折損了幾代人

編輯邀稿談特首選舉,我一直推卻。直至上周,睇怕編輯應已放棄之時,忽然又收到私訊邀稿。盛情難卻,真的感謝編輯的錯愛,唯有借此地方,略談感受。有些是個人感受,有些是時局看法,若有得罪之處,萬望見諒。 去年12月,我跑去參選高教界選委。唔係人人都知,在選委的界別分組選舉之中,高等教育界是唯一界別有3個不同陣營的非建制團隊角逐。我們這一隊叫Politics 1001,所謂「白票隊」。我們亦是「唯二」(另一隊是在社福界)的團隊說得清楚明白,我們會投白票。而在提名方面,我們主張民間公民提名。 公開講如政治自殺 白票派慘敗 坦白說,團隊一早就打定輸數。因為我們不是主流,我們沒有跟高教界的泛民隊伍「團結」地去參選。只是,有部分團隊朋友想不到會輸到如此慘烈。輸了之後,作為團隊發起人之一,我覺得需要「長考」──長期思考及反省敗選的原因。我在面書上如是說:「先向各位支持我們的高教界選民,深深地鞠一個躬,說一句對不起,辜負大家所託。是我做得不夠,讓你們失望了。你們願意支持我們,這一步不容易,我現在需要的是自省和長考……我好感激團隊內每一個人的無私參與。我好珍惜大家一起為選戰打拼時的幹勁。實不相瞞,我最珍惜的,

詳情

茱麗葉,快點醒來!

新一屆的特首選舉今日落幕,不足1200人的選舉委員會將為香港「選」出未來5年的特首。 過去的歷屆特首選舉,民間大都抱「食花生」心態。雖然先後有幾次泛民主派都有派人象徵式參選,但由於在這項被判定為「小圈子選舉」中,泛民實力微不足道,影響不了大局。除了對上一屆唐梁之爭,建制派候選人之間少有火花,泛民參選者則每次都煞有介事,落力扮演反對派角色,使「選舉」看起來更似有競爭,同時每次都能安全完成「突顯小圈子選舉荒謬」的任務。而所謂小圈子選舉的「荒謬」,也不外乎提醒人們,小圈子選舉並非普選,因為大部分香港人其實手中都沒有一票,去選擇這個管治香港數百萬人的特區首長。 如果香港式小圈子選舉的問題,僅在於使人感到疏離冷漠,「見水唔飲得」,問題其實不大。它的真正「荒謬」,並不在於剝奪了人們的政治參與權利,而在於它根本是陷阱重重,甚至是極其「惡毒」。它的「惡毒」在於,當你以為它是一個高牆處處,水潑不進的「貴族式」協商機制,只是一套讓權貴們分贓的工具時,它卻又會留有它的所謂「改進」空間,讓你覺得它還是可以增大其「民主成分」,你可以在當中找到顛覆的縫隙。 過去20年,反對力量寄望制度最終邁向民主化,不積極參與或

詳情

綑綁投票講實力

特首選舉各種規定與自選動作,各候選人該做的已經做足,各選委也已經心有所屬;剩下來影響投票結果的就只有綑綁投票的效果。各個政黨、界別、團體該表態的已經表態;剩下來的是泛民的投票取向,看來又是一盤散沙,最後沒有統一的結論。 泛民要做「造王者」,是夢寐以求的事情;唯一能夠產生效果的就是綑綁投票,但這是談何容易的事情。要綑綁,需要手中有票的選委甘願被綑被綁,要達成這樣的目標,300多名選委有一個同仇敵愾的理念,還要有嚴格遵守的紀律,這正是泛民的硬傷。如果他們有上述兩個標準,就不能稱之為「泛民」。 建制派的政黨、界別與團體,要麼在成立是基於一個理念,願意追隨的才會加入政黨,成員甘願接受紀律約束;界別是出於利益關係,商界要謀求某種營商環境才能獲利,認同某個候選人的政綱是出於長遠整體利益考慮,他們毋須紀律也會甘願遵守。團體的共同訴求比較複雜,紀律約束也難於執行,但總體來說還是有迹可循。 泛民先天的理念就是自由,300多名選委當選的原因雖然不同,但他們追求自由意志的初心不改,在沒有一個「大敵當前」的情况下,他們是不會有統一意志的。恰恰就是在3名候選人當中,沒有一個非黑即白的同志或者敵人。雖然林鄭月娥的

詳情

董伯伯,你造王造夠未呀?

上周,有報道指全國政協副主席、前特首董建華在由他擔任主席的團結香港基金會議上,明言若曾俊華當選,中央不會任命,為免出現尷尬局面,所以他才邀請並說服林鄭月娥參選。 及至行文之時,董建華尚未就該報道作出任何正面回應。而事實上,林鄭月娥在宣布參選後,便曾向傳媒表示,董建華在梁振英不爭取連任後,有主動接觸她、要求她認真考慮參選。再者,董建華的不任命論,亦接近林鄭月娥上月與傳媒高層之閉門聚會中的論調。 由此觀之,董建華的言行,明顯是欲擔當「造王者」。其實,早在一二年特首選舉,據報,當時董建華便曾向外批評唐英年不是合適的特首人選,又公開表示「我是梁振英的堅定支持者」,以及在受訪時說:「有愛心的政治家才能真正為香港福祉做考量,梁振英會成為一個非常好的特首。」 據悉,董建華一四年成立團結香港基金,就是為了給前財政司長梁錦松造勢競逐下屆特首,亦有傳言指他是要為梁振英爭取連任鋪路,可謂「雙梁」都有得商量。不過,當「雙梁」皆不成事後,他就改為游說林鄭月娥出選。由此可見,他非常熱中當「造王者」,完全是不到黃河心不死。 董建華作為回歸後首位特首,執政八年,可謂劣迹斑斑,最終在○五年不得不腳痛離場。一二年,他力挺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