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遊客須入鄉隨俗

正在進行中的「十一黃金周」,令境內外的許多國家和地區迎來大批內地遊客。國家旅遊局數據中心之前發布預測,今年「十一黃金周」,內地近一半的人都將選擇外出旅遊,同比增長12%;預計消費更創新高,同比增長13.5%。「十一」出遊的職場人士成為主力。「途牛旅遊網」監測資料顯示,21至40歲年齡段用戶佔總出遊人次比達61%。「途牛網」資料顯示,目前選擇預訂出境短線遊的用戶佔出境遊出遊人次的70%,其中日本熱度不減,成為首選地,排名其後的為韓國、泰國。而每年的旅遊旺季,總會有內地遊客不文明旅遊的新聞爆出,讓人們反思如何提高國民素質。兩年前的內地遊客讓孩童在香港街頭便溺事件,更讓這一話題進一步發酵,引發兩地網民的口水大戰。同樣,在韓國,近來涉及內地少數遊客惡性個案的發生,令當地居民側目,甚至由此招致了部分韓國民眾要求當局取消濟州島對內地遊客免簽的措施。近年來,伴隨着大量內地民眾出境旅遊,遊客的素質已經成了一個世界性的話題。隨地便溺、便後不冲水、隨地吐痰、大聲喧嘩、亂扔垃圾、亂塗亂畫、貪小便宜、對服務人員頤指氣使等不文明行為,差不多已經成了中國遊客特有的標籤。也許它們僅是個別案例,但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網絡時代更是如此,也更容易引起過激反應。中國遊客在海外花了很多錢,並沒有得到別人的尊重和好感,反而獲得了粗魯、暴發戶的壞名聲。一些內地遊客的惡行,並非到了海外才爆發。事實上,在內地糟糕的旅遊環境中,這類惡習人們已經見怪不怪、習以為常。而一旦出了國門,到了文明程度更高的地方,內地遊客的惡習就格外突出。內地有關部門近年起也加大力度,對在海外滋事、有惡行的遊客採取通過「黑名單」公開實名的強硬政策。「黑名單」被稱為「不文明行為紀錄」,在中國國家旅遊局官方網站上公布,相關部門會對「黑名單」上的遊客採取多項制裁舉措。最終着眼點仍是「文明」其實,遊客只要本着「入鄉隨俗」的原則就會避免許多失當行為。「入鄉隨俗」亦是對不同價值觀、文化觀、傳統習俗的尊重,比如,在國外公共場合大聲喧嘩實際上並非這種行為多不文明,而是這種行為不為當地的風俗所接受。大量的內地民眾外出旅遊,強大的購買力的確受歡迎,而好的習慣、修養、禮儀則是每一個遊客都應具備的。宣導「入鄉隨俗」,也是希望能「出口轉內銷」,進而提升內地公共場合中個人行為的文明程度,最終着眼點,仍是「文明」。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0月4日) 遊客 中國遊客

詳情

遊客豈會僅僅留在購物城?

居家旅行,偶遇碰傷撞傷,我常跟內子說笑,有一種神奇方法,可以將痛楚轉移。說是方法,其實是搞事:她腳痛,我扭她的手,當她的手比腳更痛,就可以暫時忘了腳患。當然這不過是說笑,這門「斗轉星移」功夫自然無補於事,腳痛的地方還是痛,而本來不該痛的,也因此無聊手法而痛起來。面對走水貨問題,政府還真的使了這一手「痛楚轉移大法」。報載,城市規劃委員會今天將審議落馬洲新田臨時邊境購物城申請,初步已獲規劃署「開綠燈」,相信獲通過機會甚大,該購物城初步建議不會引入名店及藥房,但會售日用品。最快明年就可開業。規劃署更明言,綜合部門及公眾意見後,這個「只」營運三年的臨時購物城構思,屬可容忍(could be tolerated)。本來北區一帶已經夠痛,現在,政府再出手扭了那一扭,傷患又多了一處。然後,離地高官還代表在地居民說,這是可容忍的呀!那些權威人士、保皇份子,最愛說這能「分流旅客,減輕市區購物點壓力」、「開拓新的旅遊點」、「重塑好客之都形象」諸如此類,是政府「適度有為」的德政,然而平凡如你我,自然知道這不過是政府無意打擊狀況,將走水貨集中化、常規化,變成水貨九龍城寨之舉。早前有記者曾前往預計興建購物城的地點,發現其一街之隔的永平邨,已變成水貨客分貨和接貨的水貨倉庫,當該區道路已開始飽和、大量水貨客駐守的情況下,再空降一座購物城,只會令水貨客變得更猖獗,交通負荷超載。特別是該處鄰近邊境,交通水平減低及快速賺取油水的誘因下,新增的水貨客及自由行數目自是難以估計。退一步說,說分流效應,購物城真的可以改變自由行購物習慣?將心比己,香港人到外地旅遊,千里迢迢走到邊荒的OUTLET大掃特掃,難道就會收手,不會跑到市區藥房買化妝品?人客都有腳,為何不會穿梭港九尋寶?今次先例一開,小心缺堤。早前,新地就向城規會申請,將元朗南生圍東面一幅佔地約100萬方呎的用地,興建12座4層高建築物,以興建特賣場和食肆。服務對象?看看「位址與落馬洲口岸的車程不足10分鐘」就說明了一切。這個政府,多年來經濟飲鴆止渴,政策倒油救火,水貨問題遍地開花,海關充耳不聞,港鐵袖手旁觀,水貨客自由進出,內地關刀易過,本港古箏難闖。接連的投訴結果卻只換來沉默,高官們安坐門常開,未曾嘗過一眾「喼神」甩尾技術,未見過上水的士上一地鮮肉血水,只懂對著鏡頭侃侃而談:「鳩嗚令香港購物業踏入寒冬。」但那所謂的經濟利益,其實只有一少撮人嚐得到,但代價卻需要剩下的大部份人無奈承擔。到底,我們的城市,還有多少承受力可以為千千萬萬內地人的生活習慣消災?我們還要將這痛楚轉移多少次,換取那自欺、不復在的舒適安穩?fb專頁:www.facebook.com/summerwater2015 遊客

詳情

「趕客行動」是在驅趕本港經濟和民生

非法佔中之後,來港的內地旅遊團隊和遊客明顯減少,旅遊業和零售業已經受損,而一周一行的政策也使水客大幅度下降,幾乎銷聲匿迹。然而,就在此背景下,近日卻有百名激進人士再度在上水發起所謂「光復上水」的反水貨客遊行,驅趕來此購物的遊客,着實讓人匪夷所思。如今,上水港鐵站一帶街道上冷冷清清,沿街的藥房、化妝品店等店舖門可羅雀。人們不禁要問:「趕客行動」到底要驅趕什麽?「趕客」是自砸「飯碗」衆所周知,旅遊業是一個朝陽產業。而作為人口大國和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去年的出境旅遊人數已經達到1.1億人次,增長13%左右,是該年度GDP增長率的近兩倍。早在2012年,中國境外旅遊消費就突破1000億美元,成為世界第一旅遊消費國。未來10年,中國的出境遊人次將翻一番,達到每年2.2億人次,旅遊消費將佔到全球的20%。許多國家和地區看準了中國這個巨大客源地,紛紛到中國內地推介自己的旅遊資源,吸引中國遊客。由近及遠,是遊客選擇旅遊目的地的基本規律。對於許多中國內地遊客來說,出境遊的首選之地是香港、澳門、台灣,其次才是日韓和東南亞,再次是美洲和歐洲。因為,到港澳台,地理上相近,心理上相親,文化上相同,便於溝通。從這個角度看,吸引內地遊客,以旅遊業帶動零售、餐飲、運輸、酒店、百貨等產業的發展,香港有「近水樓台先得月」的優勢。事實也印證了這一點。近年來,內地來港遊客佔遊客總量的70%左右,內地遊客消費約佔香港零售消費的三分之一。在旅遊的拉動下,香港零售業向社會提供了34.3萬個就業崗位,香港飲食業提供了23.9萬個就業崗位。然而,在非法佔中和去年以來的多次反水客行動之後,內地來港遊客明顯減少。以今年3月為例,內地來港旅遊團隊大跌45%,許多門店生意難以為繼,一些店員處於半失業狀態,昔日人滿為患的酒店,房租已下調10%至20%,生意慘淡。旅遊業是香港一個重要的產業,對香港GDP的貢獻是4.7%,是法律、會計、工程、建築、測量、醫療等之和。眼下,且不說從內地出境遊的增量中分一杯羹,做大旅遊產業,為市民創造更多就業機會,如果任由激進分子「趕客」,香港旅遊業將會萎縮,現有的許多從業者也會失去「飯碗」。因而,「趕客」的實質是驅趕本港的經濟和民生,是自砸「飯碗」,愚蠢之極!提升接待能力是最終出路對於「趕客行動」,不少市民在網上議論說,送上門來的錢都不賺,腦子肯定進水了。這是外界對香港一些人「趕客行動」的基本看法。而作為本港新界地區一些基層市民來說,由於內地遊客突增,擠壓了生存空間,特別是水客混雜其間,更使一些商品斷貨,給市民生活造成不便。這也是不爭的事實。怎麽辦?兩個字:堵,疏。堵住水客,疏導遊客;近期靠堵,長遠靠疏。適當限制內地遊客自由行就是堵的辦法。自今年4月13日起,深圳居民赴港一簽多行改為一周一行,這個政策實行幾個月來已經見效,一度困擾香港上水、元朗地區的水貨活動明顯減少。堵是權宜之計,治本之策還是疏導。不妨看看其他地區和國家是怎樣對待中國內地遊客的。近在咫尺的澳門,比香港小得多,接待內地遊客的人數不比香港少,澳門並無出現反自由行、反水客行動。筆者近日在倫敦,親眼看見這裏的零售、百貨、旅遊業,都把中國遊客當成「財神爺」,當地大小商舖充滿了會說普通話的店員。巴黎、羅馬、蘇黎世等地,都是如此。這些城市的旅遊區每日都人山人海,中國遊客最多。客觀地講,中國遊客的不文明行為也屢見不鮮,許多景點還有針對中國遊客善意提醒的標識,卻鮮見有當地市民反對中國遊客前來消費的。為了吸引中國遊客,美國、英國、法國、意大利等國還放寬對中國遊客簽證的限制。應該看到,不是來港的遊客多了,而是香港的接待能力小了。香港應該興建新的遊客景點、增建邊境購物城、開發新的風景線,既滿足遊客遊、購、娛等多種需求,又讓本港居民擁有更大生活空間和更多就業機會。這才是最終出路。「閉關鎖島」是不安好心此次「光復」行動的搞手主要來自兩方勢力,一是所謂「上水人上水事」及「本土同盟」,二是「本土民主前線」等「本土派」組織。這些組織並非反水客那麽簡單,其背後有複雜的政治背景,不排除有「港獨」勢力參與的可能。在元朗發生的反水客行動就變成了宣揚「港獨」戰場,一些示威者高呼「光復香港」、「光復元朗」等口號,還有人揮動港英龍獅旗,以及新的鳳凰龍獅旗,完全是假借打擊水客而為「港獨」搖旗吶喊。再追溯近年來香港市民與內地遊客衝突事件,也不難發現其中刻意炒作的痕迹。比如,香港人將內地赴港遊客稱為「蝗蟲」、香港導遊辱罵內地遊客、內地遊客香港港鐵內進食引發罵戰、內地女童香港街頭小便引發衝突、香港民意强烈反對內地遊客强購奶粉……這些事情被刻意放大,明顯是有人在離間兩地民衆的關係。香港是一個國際化大都市,「海納百川」是這座城市應有的素養和標誌。面向全球,都有足夠寬廣的胸襟,緣何對同為中國人的內地遊客如此牴觸,做出「閉關鎖島」的姿態?顯然,是一些勢力推波助瀾的結果,其險惡用心就是要讓兩地民衆人心分離態勢,為「港獨」提供土壤。因此,「趕客行動」除了驅趕本港經濟民生以外,還有配合「港獨」的居心,其心險惡,不可不防!作者是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 香港總會常務副會長、香港僑界社團永遠名譽會長原文刊於明報觀點版 水貨 遊客

詳情

飯來張口的時代已過

近月內地訪港旅客人數下跌,旅遊和零售業界隨即大喊救命,要求政府快速採取「救亡」措施,例如增加內地來港自由行的城市、撤限奶令等,然而今年頭7個月,內地訪港旅客人數達2669萬人次,較去年同期還多2.3%。不禁要問,現在是政策急轉彎的時候嗎?作為一個天天在旅客旺區生活的普通市民,卻是樂見自由行旅客減少。近月在街上蹓躂,開始感覺到一點空間感,不再是那種肩摩踵接、喼人爭路的令人窒息生活環境,覺得社區開始恢復秩序。政府在今年4月中央宣布深圳戶籍居民「一簽一行」改為「一周一行」時,已作過一個評估,若以去年旅客數字為基礎而旅客訪港模式不變,一周一行可減少約30%,即459萬的一簽多行旅客人次,相等於去年內地旅客人次約10%。換句話說,在推行一周一行時,香港已準備好要承受減少一成內地客的結果。再看今年上半年的訪港內地客數字,急劇逆轉的情况出現在3月,即反水貨客示威最厲害之後一個月,也是一周一行實施前一個月,該月內地訪港旅客由2月的455萬人次急跌至324萬,是2011年2月以來首次出現單月下跌,之後數月有所回升,但仍未回到400萬的水平。然而,今年頭7個月,內地的訪港旅客人數仍較去年同期高,何必要急急要求重開門戶?打從2009年實施「一簽多行」以來的6年,內地訪港旅客以驚人的速度增加,這股旅客洪水,把香港多個社區擠得水泄不通、租金勁升、物價飈升,但做旅遊零售的,面對不斷湧至的內地客,如飯來張口,單是賣手機、奶粉、藥油、洗頭水都已經做個不停,哪會理會一般市民的怨憤。當本地居民感到生活受嚴重干擾,社區遭金舖、藥房佔據,香港人很難仍對內地客展示優良的好客態度,現在的調整,才是緩和港人與內地人矛盾的最好契機。原文刊於明報觀點版 旅遊業 遊客

詳情

沒有最壞只有更壞

人仔貶值,A股暴跌,種種不利中國經濟現狀的壞消息,對所有倚賴中國消費者的奢侈品牌而言,影響是巨大的。當土豪大媽買東西都話要勒緊褲頭,不再飛去米蘭巴黎買買買,那對早已一沉不起的歐洲經濟,怎不會是經濟步入寒冬的預兆?眾所周知,在尖沙嘴廣東道一帶的名牌旗艦店,主要的客人就是大陸人。當香港都接連數個月出現遊客與消費力下調的消息時,大家都很清楚,就是強國都有靠不住的一天,只是,料不到來得那麼快。香港的市場觸覺向來異常敏銳,零售業水靜鵝飛的現實,早在大半年前已出現了。高檔次消費兵敗如山倒,如何付得起香港購物區天價的租金?於是,近日市場上接連出現的減租劈價甚至退租的事情,想必在這個下半年陸續有來。奢侈品市場面對現今經濟現實,相信也不會看輕,儘管不至於絕望,但有着最壞的心理準備或許更為實際,只因大家都看不見這一浪的衰退要到了何時結束。有品牌反映會先暫緩在香港開店計劃,但大陸的由於還未到爆煲地步,已簽定要開的店就繼續開,已擬訂好的宣傳也繼續上馬,但肯定就不再胡亂花費在沒效用兼對業績不見有利的大型活動和宣傳。也就是說,名牌們豪花亂擲數千萬人仔去搞一場brand building的日子,也一去不復返。那末,經營電子商貿又是否奢侈品牌的未來出路呢?我個人對此是比較保留的。無疑,網上購物是消費市場的未來,但假如連賣幾萬蚊的名牌貨也在網上買,又是否有人會為此埋單?須知道,買奢侈品不是買棵菜,講求的就是服務尊貴唯我獨享等體驗。再者,大陸網購至今還有賣假貨的事實,還有餘錢消費見慣世面的土豪大媽都是精明消費者,騙不了。原文刊於明報副刊 遊客

詳情

抱歉哦,你真的沒有資格叫苦連天

本港某時裝品牌連鎖店,三不時五不時會有各式各樣的大減價,最低三折二折破底價云云,路人甲如我被數字吸引進店內,價錢牌上數字卻往往驚為天人,是三折了,原價卻是五位數字,我等窮人還是乖乖離場。後來,潮流達人告知,她們的衣服,價錢總在大減價時大大提高,換言之,減價不過昰假象。近年見其門可羅雀,友人曰:自食其果,怪得了誰?據說,本港旅遊及零售業已提早步入寒冬,政府高官說,因為「鳩嗚」事件,旅客都不來了,廣東道一帶人流慘淡,有業主「更要」主動減租,銅鑼灣新租約平均減租三、四成云云。如果你如本地女歌手般不關心政治的話,你還以為「鳩嗚」是新品種滅世病毒,見血封喉,教此地生人勿近。「更要減租」的旺鋪業主們,這幾年來口說市道難經營,暗地猛加租金,也是一個假象,租戶現在不要當羊牯要撤離了,自食其果,你怪得了誰?你們記得嗎?三數年前,當廣東道自由行遍地開花,當人們因城市陷落而開始談論之際,你們沒有作聲,只顧低頭數鈔票,「刺激」、「帶動消費」;自由行就是你們的神,只看好數字上的高昇,對香港人整體生活環境的劣化卻視而不見。有人抵抗,有人不滿,你們怎說?「反映舖位零售租值上升能力高」、「應當顧及整體香港人的利益呀!」整體,即是共業了。有些人本來可能都反對地產霸權,但有人上門給他錢,給他看到利益遠景,他們也就「慷慨就義」,成全了一條條地產霸權的支路,從廣東道一路漫延全港九,好了,這麼數年走來,我們目送了多少老店小店離開?看著物價如何上揚?一次次保育如何敗走?你們呢,除了看著自己戶口笑逐顏開,不就以「沉默的大多數」自居甚至沾沾自喜,有人甚至還自傲地說:「香港成為全球舖租以至舖價的榜首均絕對合理,畢竟內地每年經濟增長仍有7%,消費力仍然強勁」你們會記得一張張被你們迫走的臉嗎?會思考他們有怎樣的故事嗎?賺要賺到盡,你們並非無良,而是根本沒有良心可言。哼哼,都說是共業了,因果未報,不過時辰未到。出來行,遲早要還的。業主們,今天「更要」減租可能只是一個開始,認真算的話,連獲利回吐也談不上,不過是要你們賺少點。別跟我們裝可憐相來叫苦連天,你們今天才開始慘淡?我們很多人,慘淡了不止一個十年。來來來,讓我們一起沉淪,你可別想逃。噢,說到「鳩嗚」影響遊客購物意慾,蘇局長也好,記者先生也好,煩請你花點時間,到屯門上水一帶看看,保證你眼界大開,連食慾也回復正常。當然啦,鳩嗚太恐佈了,連三歲小兒聽見二字也不敢夜啼哦,其他甚麼匯率呀打貪呀強國經濟呀,雞毛鴨蒜如樹根,怎會關事呢?作者專頁:www.facebook.com/summerwater2015 遊客

詳情

遊法炫富驚歐洲 「土豪」作風不可取

上月初,中國人製造了一場震驚法國、震驚歐洲及國際的新聞。有6500名中國員工,包下法國140家酒店,僱用146部旅遊巴士,到法國進行4天豪華遊。而且這6000多名遊客,竟在法國尼斯,有組織、有編排地,用人體排列成英文的「天獅夢想,尼斯綻放(Tien’s Dream is Nice in the Cote D’Azur)」。官方大概不會也不敢花巨款去搞這一場「大騷」,這必然是中國「土豪」的傑作。果然,這是來自天津保健品集團直銷公司天獅的創舉。這家公司為慶祝成立20周年,花了差不多1.1億港幣,到法國去做這麼一場國際「大騷」。不僅在法國,天獅15年前已經在莫斯科搞過一個國際年會,還在德國、印尼、泰國、肯尼亞等地也舉辦過類似的嘉年華,只不過規模沒有這一次的大、這樣的轟動國際社會。直銷保健品賺大錢難怪直銷生意如此的紅火,保健品生意如此的興隆,看香港報章上和電視上的保健品廣告,可見一斑。這家天獅公司,還不止於做保健品生意,它還是一家生物技術、健康管理、教育培訓、酒店旅遊、電子商務、金融投資的多領域的跨國企業。這家公司的董事長李金元,今年57歲,被稱為中國的「直銷之父」,以350億元人民幣身家而名列今年胡潤全球富豪榜的第204位。有人為這一次中國人在法國做的「大騷」歡呼,認為這是揚眉吐氣之舉。我卻認為這是中國土豪的特色,是令外國有識之士搖頭嘆息,令國人認為是欠缺道德文化內涵之舉。國人炫富,往往出人意表,如有某富豪將一疊疊新簇簇的百元人民幣築成「高牆」,站在鈔票牆之前攝影留念。又有某富豪到外國以及台灣當街派錢以炫耀自己。還有不少稀奇古怪的炫富之舉。處富而奢 衰之始也像最近逝世的富豪余彭年,盡量捐資興學的並不多見。而國人對李金元的行徑,卻只有驚嘆的份兒。法國外交部長還因為李的舉止為法國低迷的經濟打下強心針而會見他。中國俗語常說笑貧不笑娼,這是道德淪亡的標誌。現在中國的確有一部分人先富起來了。富起來是好事,只要不是偷呃拐騙、官商勾結、用不正當手法賺錢的便不應責備。李金元如果賺的是正當的錢,未可厚非。但因錢用得適不適當,公眾有權評論。現在國人是一味讚嘆之聲,甚至還有羨慕的份兒,就可知道德觀念今不如昔。明朝錢琦有話說﹕「處貴而驕,敗之端也;處富而奢,衰之始也。去驕懲奢,其唯恭儉乎!」這話值得富而奢者三思。做生意而有所成,獎勵下屬本是好事。請員工外遊以開拓眼界,增長知識,也是明智之舉。但何必集中去一個地方,並有計劃地排練出巡,便似乎有些過分了,相信外國有識之士,對這種中國土豪炫富之舉,也不以為然。意圖宣示「國威」,結果相反,恐怕為主事者意想不及的吧。看國人在外遊中產生的不文明現象,如在人家的古蹟名勝塗鴉,如在飛機上及公眾場合大聲喧嘩,如不講衛生讓小童隨地大小便等等,早已為人所詬病。今天即使換一個形式,以大規模出巡以炫富,也未必為有識之士所驚嘆。國人外遊,多做一點文明舉動,多守人家的文明規矩,總好過用此「包下羅浮宮、巡遊尼斯街」的炫富方式吧。而國人的由驚嘆而轉至羨慕,也反映出道德標準的低下。現在什麼都看錢份上,這也是造成「土豪」和土豪行動流行的原因,是重整道德的時候了。原文刊於明報筆陣 遊客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