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暗中重建光明:天地創造

在未來,地球在光與暗的一場沒有勝負之戰中毁滅,不僅人類的文明毀滅,在最後的戰爭中,連生存的環境和一切都毀滅了。這遊戲的開始,像是另一個故事的結局,一切都在之前被摧毁了,剩下一個了無生氣,一無所有,沉默,枯死的世界。地球表面已無法生存,但是在地底深處,卻藏着一個不知為何還能存在的小村莊,保護着這星球僅有的生命。主角自小悠閒的活在那處,有一天他偶然觸發了一件古代寶物,除了他以外的村民變成了水晶。天空長期灰暗,只剩下乾枯的岩石與殘骸,各大陸陸沉,沉睡在海洋中,所有的親人朋友都變成不會說話的水晶。主角則是整個陰沉枯燥的世界中,唯一還活着的人。沒有同伴,沒有朋友,沒有對話的對象,連其他生物也沒有。這樣的開場,製作者不斷給玩者營造巨大的孤獨感。在這麼憂鬱和灰暗的環境中,你也會感到,主角為何渴望要復元整個世界。因為玩者也會深切感受到,一開始時,這遊戲的世界是怎樣空白而沒有色彩。想回到過去所以創造天地整個遊戲就是將世界復元,主角開始慢慢的復蘇各個大陸,然後在上面,重新帶來生命,最終人類重新誕生,文明也慢慢復興,愛迪生,發明電話的貝爾等偉人也重生。一個一無所有的世界,從乾枯變成綠意悠悠,天空由灰暗變成漂亮的藍色,大地從空洞變成豐盛,主角也從孤身一人,變成藏身在一個繁榮進步的社會中的成員。雖然主角不是造物主,卻跟那些創世神話一樣,不論是盤古還是造物主,都是忍受不了一個空虛孤獨的世界,而決心去把所有美好的東西造出來。只是主角並不是控制一切的神,而是一個到處奔走的輔助者,不老不死的他,在別人眼中就只是一個少年,背地卻是把一切創造出來的功臣。主角卻沒有成為什麼神或者大地的主人,對他而言,他只是想回到過去那個美好悠閒的生活,只是為了滿足這個小小的願望,卻需要把整個文明與社會,花幾千年的時間重建起來。天地創造這個偉大的事業,最終成就的,並不是什麼霸業或者虛榮,而是活得平凡的願望,能夠過着溫暖與有人情味的生活。建設原是為了讓生命豐盛一開始玩者是地球唯一一個人時,雖然控制一切卻一無所有。去到後期,玩者就只是社會中一員,卻能從周遭屬於所有人的豐盛中得到滿足感。這個遊戲是一個活的寓言,從你能全盤控制卻扼殺了一切,去到你失去了控制萬物卻繁榮的自然成長。當主角的使命結束時,他回到故鄉,睡上自己的牀,安心的進入永眠。在夢中主角化成一隻飛鳥,不再感到孤獨地,從天空中觀察他所努力回復的那片豐盛天地,回到初衷的主角不再孤獨而感到幸福,為這遊戲落幕。遊戲並不是單純殺時間,也不只是官能的刺激。也有遊戲像天地創造一樣,整個遊戲建立在玩者的投入上,從無到有,絕望到希望,從危機到平安,從灰暗到色彩。終讓人從感情上領略到,人類一切的建設,都是為了讓生命得到豐盛,情感得到滿足,否則一切建設也只是本末倒置。這遊戲在出色的氣氛營造下,把這點好好的帶給玩者了。原文刊於明報星期日生活 遊戲

詳情

一句話惹毛遊戲製作人

最近網上流行玩「一句話惹毛乜乜物物大賽」,乜乜物物包括女友、地勤、設計師、社運人士等等,好不熱鬧。假如有一句話惹毛遊戲製作人大賽的話,對我來說,大概就是「文案啲野,求其得啦。」不,最是覺得文案可以求其的人,字典裏面其實沒有「文案」這個詞,大概會說「呢啲野,求其得啦,都無人睇架啦。」既然沒人會看,留空就可以,何必填些字進去。既然放上文字,用字就要認真選擇,這是對文字的尊重,是文字工作者的尊嚴。文字是文字工作者的尊嚴客觀經驗,很多遊戲玩家,看到文字就跳過,是事實。但別人的反應是一回事,自己的態度是另一回事。也有很多人聽到遊戲就說不會碰了,如果以上邏輯成立,那豈不是整個遊戲都可以隨便做了?况且,因果循環,要是寫文字的人不認真寫,看文字的人就更相信不必認真讀,造成自我實現。公司的角色扮演遊戲正開發得如火如荼,同事找我要玩家提升體力、經驗和金錢的藥品的文案。藥品除了分三種,還再分五個等級,等級愈高,提升的體力、經驗和金錢也愈高。對於這款想要體現港人情懷的遊戲,作為監製的我不甘於像大部分遊戲般,簡單用上一級體力藥、三級經驗藥、一箱金條之類的文案,跟導演兩人認真討論良久。體力比較直觀。遊戲界面用電池圖標表示體力,順理成章,五個等級的提升體力物品我們選上了不同電量的電池,初階三級為碳性,選以前最流行的黑貓,高級的為鹼性,選專門推動四驅車的粉紅兔電池,分別銀色和金色。提升經驗的藥品,想過用鹽和米,正所謂「食鹽多過你食米」,但物品有五等,加上油、醬、醋又太牽強。一番討論後,決定以傳統價值做文章,既然有五個等級,自然聯想到儒家五常。虧我還是在新亞念書的,不到此時,都沒認真思考過儒家五常,愧對錢穆唐君毅等一代宗師。老實說,有種覺得中式思想過時的潛意識,然而細心解讀,可以在二千多年前指出仁為人之本,信為社會之本,確實很有智慧,歷久常新。不知情者,大概會以為這是為當下中國量身訂造的價值論述。然而,最好的尊師重道不是盲從,而是批判和修正,五種價值,我們逐一斟酌。基於默契,很快就共識淘汰掉「禮」。在我眼中,傳統儒家強調的禮,講求君臣、父子、夫妻之間的無理尊卑,產生虛偽和不平等,也妨礙新時代引領社會進步。相對而言,我們加入了「勇」,這份無論是面對霸權、生活還是自己都需要的氣魄。出賣尊嚴比淚水更值錢比較好玩的是金錢道具,我們有過不少想法,比如紙皮、鋁罐是初階,舊電器是高階,賣出可得相應金錢。也想過鐵皮屋、木屋是初階,洋房、獨立屋是高階,這切合了遊戲的地產主題,但遊戲的主人翁本身是受欺壓的一群,這個沿自大富翁的概念並不合適。嘗試停止思考,聽聽自己一想到錢意識到什麼。結果是血汗。勞動換來的錢,自然有血有汗,出賣汗水,可得少量金錢,出賣鮮血,錢加一等。既然流血都不流淚,出售眼淚,當然可得更多。出賣什麼能比淚水更值錢?尊嚴。(同事一陣吐槽,「邊有咁值錢呀?」)這個物品的描述,引述了阿里士多德,「Dignity does not consist in possessing honors, but in the consciousness that we deserve them.」很難想到比尊嚴更值錢的物品,還差一個。可是反過來想,出賣什麼比汗水更賤?固然是學識。你說我們很灰?但我沒提到的是,導演提議過用良心做金錢道具,結果五層都擠不進。原文刊於明報星期日生活 遊戲

詳情

銀河霸主的文化多元論

近期有人主張,電車跑得慢,所以就是阻塞交通,建議取締。這樣說的人,心裏只有一把尺,就是快,不快就要死。在大陸網民中也有一個說法,叫作「千城一面」,就是說在大陸的城市每一個都是那個樣子,同樣的商場,同樣的連鎖店,同樣的建築風格,沒有情趣。同樣地,也有些人主張,語言應該消失剩一種,如果人類只有一種語言,溝通就會比較方便,比較有效率,不用學習別的語言。統一和趨同 不一定好這些人的概念是,這世界上所有人最終都會變得一樣,統一和趨同就是好,差異沒有價值。世界大同就是說同一種語言,吃同一種東西,住同樣的房屋,做同樣的工作,去哪裏都過完全同樣的生活。文化的差異真的沒有價值嗎?至少在銀河霸主這遊戲,他的設計卻剛好的完全反對一點。銀河霸王其實就是太空版的文明帝國,文明帝國是讓人類從石器時代進展到太空時代的遊戲,而銀河霸主則是在剛踏進太空進展到太空帝國的遊戲。跟一般同類型遊戲一樣,建立軍隊,研究科技,探究未知星球,在上面殖民擴張。在太空你也會遇到很多事情,例如發現某些星球有大量的金礦,有原居民,雖然說太空其實事情跟地球上也很相似的。這遊戲跟「殊途同歸」的文明帝國不一樣。每個不同星球的人,因為成長的環境不同,產生文化差異,而且在說明書有很好的解釋。例如爬蟲人很會生育,導致人口過度,在同一星球比其他種族多擠人口,生活環境擠迫惡劣,自古以農立國,社會的結構是官商勾結的權貴家族結構,權力經常妨礙資訊傳播導致發展落後,但是草菅人命的工業和賤價勞工,使他們能造出欠缺安全保護的便宜戰艦,對了,有沒有令你想起什麼?有文化差異才會交流知識而且不同的民族,也會發展出不同的科技,文明帝國這遊戲認為所有種族都會發展所有科技,華人也會發展出一神教和騎士精神。但是銀河霸主中,每去到一個科技階段,大部分情况下你都只有一個選擇,就算玩到尾,都不會發展出所有的技術,有些是永遠遺失了,不同文化產生不同的制度和科技,那怎樣彌補?接觸外星人,向他們學習,可以是互相學習,可以是偷學,可以是要軍隊強迫他們教你。所以宇宙中文化愈豐富,技術就愈豐富,只有一種文化的話,很多東西就永遠發展不出來了。遊戲到後期,還會有一個演化機會,令你的民族再多一些特質,變得更多元化。文化是趨異,但是正因為文化不同,大家產生不同的思想和方法,互相交流,才使大家變得完整,如果你只有一種文化,則很多知識永遠都不會發展出來,銀河就會陷於停滯。這遊戲還有一個非常惡趣味的部分,就是「地球人」這個種族,有甚麼特色呢?非常有趣的:宇宙中唯一一個民主政體,作者的立場也太明顯了吧?原文刊於明報星期日生活 遊戲

詳情

走難的故事:太陽帝國之原罪

即時戰略遊戲,是一種很受歡迎的遊戲類型,他的魅力在於讓玩者使用自己的軍隊,在網絡上對抗。通常會有不同的軍隊,有不同的作戰方式和兵種,玩者往往根據自己風格的戰法去選擇。總有藉口做「壞人」玩者往往不想自己的軍隊是「壞人」,一個軍隊即使看起來多邪惡,背後都有他的理由,各個軍隊只是立場不一樣,各自有善有惡,沒有完全的對錯之分。這雖然是為了玩者而做的平衡描寫,但這也刺激了些遊戲的故事,變得有深度,不會將世界用「善惡」去二分。而且往往你能從裏面看到現實世界的影子。太陽帝國之原罪,便是一個這樣的即時戰略遊戲。故事的源頭,開始在一個古老巨大的Vasari帝國,經歷過數萬年,這個帝國長期靠鎮壓各少數民族維持,某天,開始有一些省份失去了聯絡,帝國一開始認為只是民變,一如以往的想靠大軍去鎮壓,可是在這個神秘敵人面前,這支大軍卻有去無回。強敵壓境蝗蟲式逃難面對無法對抗的可怕敵人,這件事使他們變成了星際難民,這些難民只是想活命逃離自己的國土,可是他們的做法是去到別人的星系,統治那個地方,盡快剝削當地的資源和人力,以繼續他們的逃亡到更遠的地方,他們在任何地方都只是過客。終於他們去到地球人的領域,那是個安定繁榮已久的區域,經濟繁榮而且很久沒有過戰爭。長期活在和平的地球人,在新移民到來時,忘掉戰爭而且長期政治內鬥的他們完全沒有抵抗力。 但是面對武力壓迫,多番失地之後,地球人終於下定決心勇武起來,將民用船艦武裝化,開始學會戰鬥,終於止住了劣勢,守住了現在的防線。外星人發覺這些人不再那麼容易征服,便願意和談,好不容易達成了和平。諷刺的是,和平帶來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因為,外星人從沒有遇過這個情况,就是這些人不再和他們以前遇過的原居民一樣,那麼容易被征服,這裏的人抗爭成功了,這件事反而改變了作為侵略者的外星人的想法。逼虎跳牆地球人勇武起來外星人分為「移民派」和「留守派」,移民派想繼續以前的做法,為逃避危險走難,繼續遵從古老智慧,在地球人這邊盡可能賺夠了錢,就走到更遠的地方。另一群外星人認為永遠走難不是辦法,終有一天他們將會無處可逃。過去遇到的本地民族都是被征服統治,而地球人卻對統治進行抗爭,證明他們擁有異於其他物種的鬥志。也許這才是Vasari人復興的真正機會,應該試圖聯合地球人,不再逃亡,把矛頭對準那個讓Vasari人一直走難的恐懼源頭,真正的解決問題,形成了「留守派」。是走是留?是逃避是抗爭?面對難以解決的可怕未來,要逃還是要面對?過去他們只想到要逃,為了逃不擇手段,逃是他們過去唯一的選擇。今天,他們卻出現了另一個選擇,留下來,聯合這裏的人,面對那個大家一直逃的事情。如果是你,你選擇逃走,還是留下來?原文刊於明報星期日生活 遊戲

詳情

洛克人的社會寓言

洛克人的故事發生在近未來,智能機械人科技日漸發達,機械人成了社會的勞動階級,一切社會基層運作都由機械人去完成。機械人不斷進化,知識和智力層面上不斷提高。進展到一個關口,就是人類已有能力弄出有心智近乎人類的機械人。兩大機械人工學的頂級泰斗,卻產生了相反的意見。萊特博士認為,機械人應該有自身的意見與感情,才能夠和人類好好交流生活,否則技術將會停滯,而且因為沒法理解人類,更不能跟人類好好相處。而威利博士則相反,威利博士認為,機械人思想太過自由,有了意見和感情,就會失去控制,以自己的方式和思想去行事,就像人類會產生罪犯一樣,社會就會大亂。說會思想就會反抗,給他們這種權利社會會亂。威利博士為了證明自己的想法是對的,便偷偷將全世界各種有感情的工作用機械人,灌輸了惡意改寫的程式,在某天一起暴亂,自我實現了機械人叛變。 自由意志是衝突緣由?認為有自由意志就會亂的威利博士,對於利用漏洞驅使有感情的機械人作惡,毫無罪惡感。這很有趣,他的行為出奇的現實,就像覺得開放民眾更多權利會致亂的人,行為相似。因為鄙視,所以盡力將該制度最壞的一面呈現出來,去證明自己是正確。主角洛克人是個家居型的少年型機械人,在威利博士中,他是個不值得控制,沒用的廢青。因此被威利無視了,這個被無視的少年機械人,感情回路讓他擁有強烈的正義感,主動要萊特博士將自己武裝起來。從激烈的抗爭中,洛克人學會了他的機械前輩們的作戰方式,擊破了威利博士的堡壘,故事是否大團圓結局呢?這就是洛克人這寓言最有趣的地方。每次去到最後,被擊敗的的威利博士,失去了一切機械之後也只是個瘦老頭,不斷的向着洛克人叩頭認錯。因為少年洛克人的感情裏有「良知」,他選擇了放過威利博士。然後,威利博士會因此改過嗎?沒有,他堅持自己的想法,之後再一次的讓機械人暴亂,也再一次的被洛克人阻止,而洛克人又再一次的放過。 愈控制事情愈失控整個故事就是不斷循環着多次的機械人叛變,可是背後都是人類威利博士導致的。他引伸出一個有趣的課題,導致機械人暴亂的是給予他們自由與感情,還是威利博士對「機械人不應該有感情」這件事的執著?機械人的失控,正是源自人類覺得機械人應該永遠受人類統治而不能自立。這像不像家長說子女叛逆,但子女的叛逆卻源自家長對子女的控制欲?人類自大禹治水以來,有一個智慧都是隱隱約約的出現,就是發覺事情愈想用控制堵塞的方式去控制,事情就愈失控。甚至去到為了證明控制是有價值的,而刻意將失控惡化。其實洛克人這遊戲,就是一個北風與太陽的故事。文__九龍帝國原文載於明報星期日生活 遊戲

詳情

權力扭曲人性:女王萬歲

雖然那遊戲有點老了,但應該很多人有印象。曾經有個遊戲,叫「美少女夢工場」,培養一個所謂的美少女,由十歲去到十八歲,透過工作,學習等方式,而產生不同未來的遊戲。從你怎樣培養她,可能成龍成鳳,變成國王,宰相,勇者,也可能墮落成為流氓,小偷等。今天我們要談的這個遊戲,「女王萬歲」(Long Live the Queen),似乎也有受這遊戲影響。遊戲主角是個少女,繼承了女王的位置,開始從政。她每星期都要去上課學習各種知識,玩者可以選擇課程,讓她學習例如歷史,劍術,戰略等東西,她的心情則會隨着休閒活動而變化。心情會影響到學習的效果,不同的知識在不同心情下,學習效果不同,例如劍術,在憤怒時比較學得好,在恐懼時卻會學得很差。看起來是個平凡的育成遊戲?重點來了,這遊戲基本上玩四十多周,遊戲的勝利條件很簡單,去到四十多周之後,女主角沒死。 勝利條件:沒死就贏什麼?沒死就贏?對。因為你很容易就會死。因為這遊戲的主題就是從政,而且是當國王,但是當的是一個內憂外患,崇禎式的國王。這國家內外交窘,外有外敵,內有內亂,民變,建制的內鬥,政府有不可告人的黑暗秘密。女主角的確大權在身,但這遊戲教導我們一個很重要的概念﹕有權力就有責任,你集中擁有這麼多的權力,意味着所有的責任都會歸於你。那代表什麼?代表所有的報應都會在你的身上。你在遊戲中練習的能力,就是為了識破各種政治陰謀,就算吃一塊蛋糕也可能會被毒死。兵力不足就會打仗的時候戰死,國庫不足亂徵稅就會被民眾打死,那些貴族看似你的同伴?其實他們也很想要她的權力,隨時打算出賣女主角,置她於死地,還好這遊戲裏面並沒有WhatsApp,不然大概會有訊息外泄的劇情吧。 權力集中只會鬧權鬥如果不看攻略的話,大概玩十次都不可能活到一年後。很多人以為把權力集中,政令就會容易通行,社會就會安康,但這遊戲展示的世界觀,卻是權力的集中只會引起權鬥,因為女主角的權力讓她能做很殘酷的事情,例如處決任何貴族,這使他們為了自保,對女主角也毫不客氣。其實看看某些國家一些上層統治階級鬥來鬥去,我們會知道,這遊戲的設計很切合權力現實的。這個遊戲可說是對不斷想要增加權力的人,很震撼的教育,擁有大量權力的女王,就是幸福的嗎?擁有超越自己能力的權力,最終不僅對於國家社會來說是災難,自己也要活在提心吊膽當中,因為這國家並沒有良好的制度,而只有無上的權力。就算女主角活到了最後,也為了生存做了很多道德有問題的事情,結局也往往是暴君了。現代的政制講求分權,互相制衡,也使責任變得分擔,人才能夠盡量避免於權力的摧毀,可是我們很難體會到權力過大,對於擁有權力者也是壞事。而這遊戲可是好好教育了這一點,這也真的是難能可貴。文__九龍帝國原文載於明報星期日生活 遊戲

詳情

異塵餘生:理想世界理想嗎?

曾經我們有一個時代,對於科技,未來,有着非常樂觀的想像。那時的氣氛幾乎讓我們認為,二十一世紀太空旅行會變成常見的事,到處都有強大的新能源,建立月球基地,甚至殖民火星,不斷發掘各種奧秘,癌症也不再是問題。但那個時代已過去了,這種樂觀早已消散。我們當時就是沒想到,真正活在廿一世紀的我們,不是在太空漫遊,而是拿着手機做網絡漫遊。遊戲故事實現幻想如果那時代的願景成真的話會怎樣?「異塵餘生」就是依這理念創作的遊戲系列,在這遊戲中,五六十年代美國文化和理想能夠一直發展下去,而且未來如同他們想像一樣的發展。雖然故事發生在未來,可這個未來跟我們的不一樣。沒有手機,不會到處都是電腦石油卻耗盡,到處是核能科技。向太空進發,而且,當年的人所恐懼的第三次世界大戰也真的發生了。你扮演的主角,就是要面對一個文化上停留在五六十年代,核戰後分裂的美國。遊戲的故事實現了種種過去的幻想,你希望有的科技,都實現了,但遊戲最大的寓言,就是得不到的想像中的理想世界。雖然遊戲的設定是非現實的,可除了設定外,一定都是現實主義,所有科技與思想,遇上人類現實的本性,都會扭曲,然後形成了這故事的一切。在這世界裏,所有事情最後都有副作用,有一件事不變的,人類是無法預計所有事情的結果的。核子能源的普及,反而導致了污染,失控,爭奪和歧視。先進的生物和醫療科技,表面上強化了人類和醫治了疾病,背後卻帶着難以從初期發現的不育副作用,將人類推向全體滅亡。原本保護人類免於核戰的安全避難所,管理者卻慢慢私有成自己的自閉王國。對於回復過去美國光榮的追求,誘發了想要將受輻射影響的人類滅絕的「純種美國人」思想。對於亂世秩序及和平的追求,反而造就了殘暴的統治與暴力。良善的出發點,不保得到良善的結果。良善出發點未必有良善結果第三集有一段劇情是這樣的。有一個幸運沒被核戰摧毀能正常運作的酒店,叫作 Tenpenny Tower,裏面住了一群自大,歧視別人的居民,營商致富。他們只讓有錢人來,歧視外貌醜陋的變種人,就算有錢也不准他們進去分享裏面舒適的生活。遊戲容許你以暴力解決問題,但也可以和平的,用道理說服裏面的人去接納變種人,容讓變種人進內居住。然後你會看到變種人和原本的居民和平共處,關係融洽,看起來是個美好的結局。過一段時間後回來,卻會發現裏面的人類全部消失了,大部分都死了,剩下的都移民去了別的地方。據說是因為在變種人移入不久之後,「變種人不同意人類某些事情」,造成這樣的結果。這看起來是在影射些什麼?不過這真的是遊戲裏的劇情,真的是這樣演。這個遊戲裏,理想的實現,總是伴隨着殘酷的現實。一個理想全部實現的世界,一點都不理想,活在一些人的美夢裏,會不會反而是別人的惡夢?原文刊於明報星期日生活 遊戲

詳情

GTA的社會內涵

作為在遊戲界工作的人,常常聽到有一些言論,就是說為何華人總是不能做出像美國GTA那樣的大作,或者說,自己很希望有天有機會能做出這樣的作品。說到這裏,這個人人仰慕的GTA到底是什麼?他的中文名稱叫「俠盜獵車手」。這是一個已經有十幾年歷史,總銷售量達到一億五千萬,盈利以十億美元計的「單機遊戲」。要說是遊戲界的王者,絕對當之無愧,自然很多人都跑去模仿這個遊戲,在同樣的遊戲方式上,套上不同的題材。可是題材一轉了,就沒有像他們模仿的對象那麼成功。 遊戲魅力在於自由?這個遊戲的魅力到底在哪裏?只是好玩,自由?是不是把這遊戲改成「三國獵車手」,「武俠獵車手」,「夢幻獵車手」,就是一個相同等級的遊戲?這遊戲是否只是一個靠豪華技術,大量資金堆砌出來的東西?大家只要有同樣的技術和資金,就能做出一樣的東西?這遊戲之所以稱之為「俠」盜獵車手,本身就是因為他的主角是一個遊走法律邊緣的亡命之徒,在遊戲裏面容許你做有爭議行為,包括搶劫,綁票,一看就知道這是一個會被所謂衛道之士批評的遊戲。看到這裏,似乎會有人一鎚定音,斷言這就是一個膚淺,嘩眾取寵的犯罪遊戲,作這種粗淺判斷的人不少。他們應該難以想像到,這個遊戲背後竟然包括很多所謂好書都沒有的社會內涵。 反映先進世界黑暗面事實上,俠盜獵車手的世界觀之所以充滿魅力,在於他誠實的反映了西方世界先進世界的底層生活和黑暗面。在日後加入劇情的版本裏,角色們的行為,反應,言論,其實都嵌入社會不公義和麻木的現象,裏面處處表現出窮人居住環境和有錢人的對比,有色人種所受到的不平等對待和偏見,虛構的遊戲裏,卻滲透出種種令基層有共鳴的沉重現實感。 你可以想像,在娛樂背後,他能贏取多少在現實中基層的人的共鳴。其中最具代表性是GTA: San Andreas,被稱為「系列中最好的遊戲」的這個作品,一舉躍進為國際頂級的遊戲。作為一個遊戲,他坦率的以遊戲的方式控訴九十年初的LA騷動,他的背景城市Los Santos 就是九二年的LA。他整個故事就是九十年代中蘭帕特警察分局的醜聞,當年的司法不公,以及產生死亡數十人暴動的惡果,換句話說,這個遊戲在做的,是以遊戲的方式,去描述一個十幾年前的回憶,和因為不公義而產生的慘劇。這遊戲的成功,建基於基層和草根對不公義的巨大共鳴,我們作為外國人,卻往往只覺得這遊戲很有趣也看到很賺錢,系統很開放很自由,看不到他裏面有着聲音,感情,集體回憶與控訴的力量。羨慕別人的遊戲很成功的時候,想想我們就算有再多的資源和機會,卻沒有那種心腸,一心想要迴避社會現實去做遊戲的話,做出來的東西也再豪華也只是徒具其形,一輩子也不會做出這樣等級的作品。文__九龍帝國原文載於明報星期日生活 遊戲

詳情

總統萬歲──獨裁者貪污 我謝絕你監管

在我們華人耳裏,「建設」兩字好像永遠是好事。相信很多人都玩過或聽過所謂的「模擬城市」,而總統萬歲(Tropico)也是一個這樣的「建設」遊戲。你要管理一個國家,一個城市──所以是一個城邦。你是第三世界某處一個城市小國的統治者,目標和很多華人完全一樣﹕毫無意義的繼續維持你的權力到永遠。 沒有選舉就沒事?這遊戲裏,如果「不慎」建立了「真正的選舉制度」的話,你就有機會因為不受歡迎被人踢下台。所以你以為沒有選舉就沒事?不會,民眾們輕則示威癱瘓設施,重則武勇起來組成義勇軍對抗你,很自然地你會派軍警去「維持社會穩定和平」。不過是否鎮壓了就沒事?不,軍警會要求回報,你不滿足他們,他們就會倒轉槍頭。滿足軍警給他們加班費和濫權行了吧?結果原來你的奴才,也會因為分贓不均窩裏反,偶然抽你兩句水,妨礙你的計劃。好吧,內部的不是鎮壓就是安撫了,這行了吧?不,外面還有「阿爺」,如果你不慎得罪了某些強國,輕則貿易杯葛,重則派兵解放。滿足市民為何不易?因為你的城市裏存在着多個派系,他們的好惡都不同。他們分別有社會主義者(Communist),知識分子(Intellectual),本土派(Nationalist),武勇派(Militarist),商界(Capitalist),「政府做嘢使唔使你教」(Loyalist)等。通常你是顧此失彼,搞最低工資就得罪資本家,不搞就得罪左翼。你可能看到一定會說,最好一定是支持政府的保皇黨吧?不是,如果你不搞大量擁護自己的宣傳,樹立各種浪費錢的東西,以及意圖推進任何民主化(你竟然給這些刁民控制政治?),這些保皇黨就會覺得你一定是被小人瞞騙,然後……所以最難滿足的反而是他們。好吧,有時事情是不需要被調解的,有些人不知為何「自殺」了就好了。 遊戲結束 戶口銀碼最緊要好煩?不過回報是豐厚的,遊戲結束時計分,除了很老套的看看市民滿不滿意外,最重要的莫過於你在外國銀行戶口的銀碼,一生利益輸送,「投資有道」,把你的故鄉搞成怎樣不重要,反正晚年你就可以回去你的真正祖國,例如在加拿大當個離地階級,你的子女也會在那些先進國家讀書,以後成為那邊的人,這個地方陸沉了也跟你無關了。上面的全部都是真的,是這遊戲的內容,不用翻了,這是遊戲專欄,不是本地新聞。文__九龍帝國原文載於明報星期日生活 遊戲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