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燕妮:值得關注的問題

作為運動員,最大願望是可以在國際比賽場上取得獎牌,為自己付出的努力取得成績,不負辛酸,換來回報。自己對這群專心付出、犧牲不少時間、流汗也流淚的運動員,不管有否取得獎牌或名次,都為他們的堅持致意。沒想到,近日報章的報道,令人吃驚得說不出話來。原來不少運動員,竟然受到教練性侵犯,不少更是十二三歲的小小運動員,可悲可惡。那是體壇上的大醜聞,犯法者必須受到嚴懲。方才扼腕慨嘆,沒想到香港體壇也有着披着教練外衣,卻是對運動員作出性侵的禽獸教練。更可悲的是當事人那時候的年紀才不過十四五歲。與其說禽獸,倒不如說那是禽獸不如,對一個年紀小、不懂得反抗或不知如何應對的小孩子,作出如此行為,可說是埋沒人性,失去良知。利用小孩子赤子之心,以為對方是可以信任的人,作出侵犯。為一己之慾,令小孩子留下一生不可磨滅的痛苦,更嚴重的是日後隨時有創傷後遺症。運動員取得獎牌,背後辛酸不足為外人道。如果只是訓練過程辛苦,可以說是無可避免,但在精神受到的傷害與折磨,卻是年年月月,一生一世。不要姑息養奸,看來大家也得關注這些問題,特別是年紀細小的運動員,不懂得如何表達曾經遇過的問題。作為運動員的家長或親友,更加需要對子女關注,觀察他們的行為。[林燕妮]PNS_WEB_TC/20171202/s00198/text/1512151368002pentoy

詳情

金牌運動員:政治色彩淡,政治功能強

看奧運羽毛球男單決賽,表情帶點囂張的諶龍,奪金一刻,臥地痛哭,不能平復;看女排艱苦力戰,踏上巔峰,汗水與淚水交雜,忘形的狂喜與解脫,折射着長年訓練與榮辱的重擔——甚麼?他們幾天後就要來香港「獻技」?做人要有同理心,請代入這群金牌運動員的心情︰他們剛剛拼搏完,數年的刻板訓練與心理壓力才剛放下,大概每個人都有幾個月無見過家人朋友了。遠在地球另一邊的里約熱內廬,總要趁離開前,遊遊Copacabana沙灘,上山看看那巨型耶穌雕塑吧;從南半球的巴西回國再回鄉,飛行路線有很多選擇,你可以經北美回中國,經南太平洋去澳洲轉機也可,亦可以經歐洲轉機亞洲,也可以經南非轉機回國,而且每個航程都差不多時間,為何如此?因為地球是圓的,南美洲與中國日本在地球直徑的兩端,每間航空公司都一樣遠,安倍晉三飾演Mario掘洞穿過地心去巴西,確實是最短的路徑,運動員們回國,廿四小時飛行時間已是最快;然後,他們回家,總得見見分別多個月的父母親朋,分享光宗耀祖喜悅,還要適應十一小時的時差…不,他們還未來得及靜下來,還未來得及同鄉親父老分享艱苦奮鬥的經歷,就被安排到香港,趕及立法會選舉前,以金牌榮耀展示國力,為舉國體制主旋律打氣助選。香港何德何能,受不起。特首梁振英曾經形容體育界「沒有任何經濟貢獻」,不過,他們有政治貢獻,這可不是我說的。還記得,2008北京奧運,可惡的美帝藉機會批評中國人權,官方喉舌說「體育不應政治化」,但國家體育總局局長劉鵬,被記者問到體育與政治的關係,劉鵬很誠實地說:「體育的政治色彩淡,但政治功能強…」甚麼「政治功能強」?以他所言,正是「振奮民族精神、提高民族自信心、自豪感、凝聚力的重大作用和意義」。運動員的笑與淚、奮鬥與挫折、競技精神的高尚,無疑「政治色彩淡」;但運動員以國家為界定,獎牌以國家為單位比拼,國旗滿場飛,冶煉敵我分明的國家主義民族主義,不同國家運動員互相幫助稱兄道弟拍晒膊頭,往往成為大新聞,乃因為稀有。奧運與立法會選舉,都是四年一度,剛好在同一年。過去四屆,中國運動員都被擺布在選前到香港助選。天降下來的特效藥,縱使亢奮短暫,但總能催谷一下凝聚力與國家自豪感,證實一下國家強大,如此「政治功能強」的金牌運動員,怎可能不拿來一用,在關鍵時刻,為自己貼貼金?有人可能說,獻技當然打鐵趁熱,難道等熱潮過後才來嗎?對的,政治化妝術的最高明手段,叫淡妝軟銷,順水推舟。我欣賞運動員的努力堅毅,鄙視利用他們達致政治功能的吃人體制。 (本文原刊於晴報專欄《風起幡動》,此為加長版)(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運動員 里約奧運

詳情

誰是寧澤濤

寧澤濤這個名字,過了上周四以後,應該不認識也都認識了。最新的銜頭,是成為首名亞洲人奪得世錦賽自由泳100米冠軍。他奪標以後的一小時,大陸的社交媒體就給寧澤濤刷屏了,幾乎無人不懂他,還挖出他去年替時尚雜誌拍大片的照片瘋傳。網絡時代就是什麼事情都擴散快,去年大家還是用小鮮肉去形容他,今天呢,就是國民老公,十三億人最新的精神寄託。早在去年初時,大陸的時尚圈已有人跟我提到寧澤濤這個名字。當時對這個男孩印象非常模糊,不知他是何方神聖。但外形是真心不錯,乾淨整潔的陽光氣息,非常早上七點太陽的感覺,不像是中國水土培養出來。當然,身材是沒話說。一身因運動鍛煉才有的肌肉,跟一般模特兒靠操練和節食不同,所有事情加起來瞬間惹來各界注目,最起碼,他開始得到各大名牌的高層們關注了。以寧澤濤現下22歲的年紀,他的事業黃金期應該是來年奧運會吧。以這樣年紀加以不俗外形,要奪得各大名牌們的青睞是毫無難度的。我更相信,他在時尚圈的知名度和影響力,會較之前的劉翔、林丹,甚或李娜等更大。主要原因,就是源自他的外形和質樸簡單的個性,很屬於這一個年代,很有時代感。時代感是一個很概念虛無的詞,但當名牌遇上這樣的一個詞,就彷彿遇上續命丹一樣,遊戲可以繼續玩下去。別以為明星效應在網絡年代早已是老掉牙的一種市場伎倆,失敗的原因往往只有一個,就是挑錯人。不是形象不符就是效果不好。現今國家隊管理運動員的經紀人都很有市場觸覺的,令我驚訝的是,他們連一些巴黎小眾男裝品牌也很熟悉,畢竟運動員予他們而言是國家資產,更重要的,跟面子攸關。原文刊於明報副刊 運動員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