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華就是香港的寫照

南華足球隊宣布退出香港超級聯賽,自動降班,令人神傷。然而,我們實在很難用那一句幾近陳腔濫調的「象徵一個時代的結束」去形容此事,因為南華曾經屬於的、那個香港足球運動興盛的「美好時代」一早消逝了。無數忠實支持過南華的「擁南躉」眼淚(如果有的話)也一再流乾。今日若還有悲哀,也近於淡淡的悵惘,無奈的可惜。 南華1970年代與精工爭霸,「南精大戰」為每季重頭戲。1976年的一戰,卞鎬瑛(圖)一記「雙龍出海」救出馮志明一腳勁射。(資料圖片) 1974年初夏,香港甲組足球聯賽爭冠附加賽,由上屆冠軍精工對傳統班霸南華。精工三屆前還在丙組作賽,以三年時間升上甲組,隨即奪冠,陣中有馬來西亞國腳林芳基把守最後一關、新晉球王胡國雄、一年前從流浪轉會過去的蘇格蘭三劍俠積奇(又稱端納)、華德和居理(又稱戴歷)等;南華則有亞洲鋼門仇志強、黃文偉、袁權益……彼此勢均力敵。當年「南精大戰」早已取代五十年代的「南巴大戰」,成為球迷每每迫爆政府大球場的球壇盛事。未改建的政府大球場觀眾席可容納二萬八千人,無緣入場又波癮大的球迷部分會跑到可以俯瞰大球場的山頭,爬上大巖石,自建「超級樓座」。場裏場外,開啟收音機,收聽商業電台的「

詳情

南華退港超聯的體育悲歌

本地老牌足球隊「南華」成立於1908年,這個堪稱為百年老店的體育隊伍,伴着一代又一代香港人成長。老一輩常常懷念上世紀60年代「南巴大戰」時,球迷要爬山睇波的盛况。筆者小時候經歷1980年代的南華、精工、東方、寶路華四強爭霸時代,也算是打開我這輩人的足球啟蒙之幕。如今,香港最老牌、最有叫座力的足球隊,竟然落得無人接手而要退出港超聯的困境,令很多香港人,不論是否擁南躉,也會不勝唏噓。 「老細足球」的錯? 這次事件很多矛頭都指向南華的班主張廣勇,認為「老細足球」害死南華。「老細」是譏諷行外人卻對球會指指點點,一無成績就拂袖而去,不會講道義更加無承擔。筆者不熟悉張先生,但不可否認,張某過去幾年不論在資金上,尤其是對球員的待遇方面、精神上的投入,都是值得肯定的。有人說「老細足球」有違足球專業化的方向,但現實是「老細足球」是球市低迷下的無奈之舉,這是果,不是因。「老細足球」最大的問題是一旦主要贊助人退出,球會就會無以為繼,就如當年精工和寶路華的命運一樣。 「班霸球會」所困? 南華作為傳統班霸,不論是球迷、足主還是會方,也對球會的成績有較高期望。以香港標準力邀星級球員加盟以外,還加上訓練成本,以香港

詳情

英超玻璃腳分獎典禮(上集)

曼聯勇奪歐霸盃冠軍。職業病使然,最吸引我眼球的,是場邊那六支(或三對)枴杖。伊巴沒法在家鄉瑞典斯德哥爾摩比賽,在場邊指手畫腳。當地市民在想,若果伊巴可以踢這場比賽,會否令這場悶球贏得精彩一點。 因著這些枴杖,我想起,英國有班無聊的運動物理治療師會統計所有英超傷患數字,亦會於賽季完結做分析。所有球會官方醫護人員需要巨細無遺地報告傷患,由腳趾尾爆甲到腦震盪脊椎損傷都要作出通報,通報方式是根據國際足協指引,還要先上訓練課程才可以如實準確通報。 好,事不宜遲,首先要分第一個獎。 1)最少傷患球隊:上屆李斯特城奪得英超冠軍,很多人將它和極少傷患和缺席日數扯上關係。今年聯賽冠軍車路士在受傷次數和缺席日數都在英超排第二位,僅次於西布朗,但以要再參與歐洲賽事的英超隊伍則名列前茅。當年摩連奴離開車路士是因爲傷患數字太高和美女隊醫Eva Caneiro 有爭執,最終因為一件場邊小事而一拍兩散,摩帥和車路士還要作道歉聲明和巨額賠償。細看下,車路士的物理治療師、按摩師沒有隨醫生離隊,傷患數字卻直線下降,似乎摩連奴如此動氣未必無由。但亦有同事將低傷患「扶轆化」,歸於藍戰士在足總和歐洲賽期抽到好籤,讓球員有足夠休

詳情

奪標食譜

寫了幾個星期選舉數據,怕「悶親」讀者,今個禮拜歇一歇,轉寫點輕鬆的。 法甲球隊摩納哥吐氣揚眉的一季 最近有一支法國足球隊,大放異彩,獲得一致好評,不單在歐聯先後淘汰曼城和多蒙特,打入四強,最後才被祖雲達斯淘汰,雖敗猶榮,更勇奪法國聯賽錦標,打破近年勁旅巴黎聖日耳門的壟斷。這支球隊就是摩納哥。 摩納哥的成功,當然牽涉很多因素和努力,筆者無意在這裏一一細表,只想與大家提一提一篇相關有趣報道。那就是CNN的「奪標食譜」(A Recipe for Champions),當中說摩納哥的隊醫Philippe Kuentz、營養師Juan Morillas和Tara Ostrowe,也有一份功勞,他們為球員揀選合適的食物,讓他們的體能和表現在適當的時間達到巔峰。 秘訣之一竟是「食譜」 報道當中特別提到8種神奇食物,當中除了大家常常吃到的三文魚和牛油果之外,還有藜麥(quinoa)、羽衣甘藍(kale)、紅菜頭汁(beetroot juice)、奇亞籽(chia seeds)、酸櫻桃汁(tart cherry juice)、藍莓(blueberries)。報道還分別介紹了這8種食物的營養價值,以及對運

詳情

英國通訊:鄰舍與仇敵

足球場上宿敵對決叫打吡大戰,像西班牙的皇馬對巴塞就叫國家打吡(El Clásico)。在上世紀統治西班牙的獨裁領袖佛朗哥將軍,本身是皇馬球迷。他不斷利用政治手段,從影響球員轉會到走入巴塞球員更衣室出言恐嚇,卑鄙手段應有盡有。佛朗哥是要針對巴塞隆拿球隊,希望皇馬可以繼續稱霸。但更重要的,是針對巴塞隆拿的最大民族——加泰隆尼亞人。獨裁者就是喜歡耍這些伎倆,要全面將敵人封殺。 誰是Kings of London? 死敵有很多種,像皇馬和巴塞,就是政治問題的延伸。但不是所有死敵都如此政治敏感,像英國足球的很多宿敵,都叫做「同市宿敵」,純粹是兩隊距離太近,大家覺得對方「篤眼篤鼻」。像利物浦和愛華頓都在利物浦市之內,兩個球場只是隔着一個Stanley Park。《聖經》上說「要愛鄰舍如同我們自己」,還要「愛你的仇敵」,看來在足球場上應用不來,信徒們要多加努力。 一山不能藏二虎,像曼徹斯特的曼聯和曼城,兩隊已經鬥得難分難解,再看看倫敦,就肯定是「七國咁亂」。單單是頂級聯賽、英超的球隊,就有五隊來自倫敦。誰是Kings of London是討論七日七夜都不會有結論的問題,因為即使車路士是今年的冠軍,我

詳情

BedTalk系列:頭鎚的震盪

(圖:Alan Man Photography) 本地球迷可能對Andy Wilkinsons 沒有甚麼印象。這名右後衛是史篤城的N朝元老,「因為我在史篤城長大,從小就聽過球會的威水史了。所以,可以為史篤城效力,是我一生人的夢想。」 他在2001年首度亮相職業聯賽,雖然經歷過嚴重傷患,但每逢出場都有表現。一踢,便踢了14季。 2015 年足總盃對布力般流浪的賽事,他被一記罰球頭擊中眼窩。「就像車頭燈壞了,一閃一閃的。我以為沒事,到事後隊友發現我跑步舉止有點怪異,才被教練換出。」 隊醫問他球賽當時比數,他竟然支吾以對,連忙送他往急症室。醫生知道他在球場有點彷彿,但沒有失去過知覺,也沒有平衡力問題。畢竟失過憶,他循例被送去照腦掃描,沒有發現異常,醫生故此同意他出院休息。 「醫生,那我是否可以復出下星期聯賽?」「我不知道。你還是先好好休息吧。復出的事,從長計議。」 一步出急症室,其他的事情已經和急症室醫生無關。和在運動場邊工作的醫生不一樣,急症科醫生不知道就算腦掃描結果正常,回到賽場需要循序漸進的運動量,完成整個練習流程需要約三星期(註1)。他以為睡一覺好的,明天便可以復操。 愛因斯坦醫學院

詳情

萬達科水,九大馬一定有北京?

早前,萬達宣佈和雅博世界馬拉松大滿貫將會由六大變九大。全場噓聲四起,大部份都反對紅色資金侵襲運動界,亦覺得基地設於中國的萬達一定想盡辦法將未有當地市民支持基礎和長跑運動風氣的北京馬拉松揠苗助長推上新九大。實情是否真的會這樣? 我姑且在這全民參與的活動裏,補充六大對九大馬對精英運動員的影響。 首先,我明白大家會如此動氣。因為馬拉松和其他運動比賽不同,業餘跑手和職業跑手可以在同一跑道上比賽,正如凡夫俗子不可能在將軍澳單車場和李慧詩踩爆偈,更遑論和林丹在紅館磋羽毛球。再加上不久前雅培才設計了六大馬完走「冬甩」獎牌,打咭要多去幾個地方,還要是很大可能不是傳統旅遊城市。「無啖好食」的想像,和好些業餘跑手追求沿途紅酒芝士補給和美好風景(和美女)的人生哲學背道而馳。 但請留意,決定馬拉松大滿貫的主辦城市,必須平衡職業和業餘跑手在馬拉松比賽的目標,而職業跑手要跑馬拉松大滿貫,更要必須完成兩年一度的世界錦標賽和四年一度的奧運才算正式完走。故此國際田聯、奧委會應該比萬達當然有影響力。而據我所知,六大馬甚至其他國際田聯金標公路馬拉松基本上都是賺錢項目或有市政府包底,沒有存在需要萬達注資主辦馬拉松的問題。根據

詳情

中國萬達雅培九大馬拉松你要不要?

早晨朋友紛紛傳來消息: 去年收購了ironman的中國萬達集團和美國雅培馬拉松大滿貫達成合作協議,六大馬拉松將會新加三個賽事變成九大。許多人都猜測,應該會有一個中國馬拉松賽事晉身大滿貫。 我聽到消息之後是相當不快。 我知道不管任何體育運動,沒有錢都是寸步難行。而基本上金錢投入越多,該項運動的風氣也能更盛行,吸引更加多高手參與,令到整體水平都會有所上升,可謂百利而無一害。那麼為什麼我會有這麼一種不愉快和抗拒的感覺呢? 以下我要說的話非常主觀,甚至政治不正確,但是這的確是我心裡面最誠實的感想。 我認真地覺得,不管是中國的籌劃機構或者是中國的馬拉松,在精神水平上都屬於發展初期,根本沒有一個馬拉松有世界頂尖級數可以與其他的六大馬拉松平起平坐。純粹因為贊助而勉強把一個不夠水平的賽事放進大滿貫,實在是把整個大滿貫賽事的水平拖低。 有些人一定覺得中國的馬拉松大有進步空間,日本東京馬拉松也只是辦了幾年就已經晉身六大, 中國的馬拉松又為何不可? 但是我相信喜歡到日本跑馬拉松的朋友都會同意,日本民眾對於長跑運動的投入和認識非常深厚,即使未有東京馬拉松,長跑運動早已深植日本民間。所以東京馬拉松即使歷史短暫,

詳情

扮無辜.扮受害

以歐洲為首的世界超級足球壇,早已由業餘體育演變為職業「演藝」大生意,球星身價高過很多電影明星。正規演藝人也會發達,但更多捱窮。 其實球賽真是表演藝術,球技大有觀賞價值。何況球員形象愈來愈標奇立異,髮型鬚型五光十色,入球後又各有慶功姿勢,十分演藝化。 不少球員確有影帝級演技,最普遍是犯規被罰時「扮無辜」,明明動作粗暴危險,電視重播證據確鑿,也會扮成慘受冤枉似的。 妙在球場上「冤案」也實在很多,因為常有球員「扮受害」,略受合法攔截便滾在地上慘呼狂叫,好像受重傷很痛苦,博取十二碼。有時博懵會被球證識破,「插水」者領黃牌,但「詐型」成功似乎更多。 因而想到,現實世界本來就充滿明爭暗鬥、爾虞我詐,人人或多或少都要有半真半假的演技,球場只是縮影罷了。 新聞人物特別流行「扮無辜」「扮受害」,明明行為不當也扮成很正義,明明無損無傷亦大叫慘受迫害;相反,真正無辜的人隨時會變成水洗不清的「罪人」。亦有顯然受害者,因某些不能說明的原因,堅持沒有受害! 人性蠱惑,社會分裂,尤其是什麼都會政治化。究竟誰無辜,誰受害?誰政治正確,誰政治不正確?更難判別。 比較起來,球場上無論怎樣扮嘢出術,始終有真材實料,遊戲規則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