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新班子點connect路邊空氣污染?

新任特首林鄭月娥於前日公布新班子名單,猜測多時的局長人選終於塵埃落定。未來5年的管治方針與成效,不僅取決於個別問責官員的人事作風,實則更受整體的政府框架及執政思維左右。 運輸及房屋局就是一個好例子,以展示重組失誤下如何妨礙施政成效。有關運輸政策的決策局在過去多年不停「變身」,1997年由運輸科改稱為運輸局,董建華時期改組為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再於曾蔭權年代重組成現今的運輸及房屋局。 現時的運房局分別處理所有與房屋和交通有關的政策和事務,囊括「衣食住行」之中的兩個要素。前者關乎公私營房屋供應,後者掌管交通系統及設施的規劃及運作,對市民日常生活影響至深。 新特首應有統領各部門的決心 不過,運房局施政卻困難重重,原因包括跨局合作不力,與發展局協調出現問題,批地與建屋部門各自為政,導致公屋輪候時間冗長;運輸政策複雜繁重,現任局長張炳良曾表示有六七成工作時間花在運輸事務之上,在處理多個當前「政治炸彈」的同時,例如高鐵「一地兩檢」問題、港珠澳大橋工程進度等,本地交通問題卻愈見糾結和嚴重,不禁令人擔憂當局似乎是欠缺心力去解決和梳理:車輛過多,交通擠塞問題日益惡化,市民每天動輒花上兩三個小時在通勤之上,

詳情

解決交通擠塞不能單靠牛肉乾?

今日,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的公聽會會討論調高定額罰款(即牛肉乾)事宜,一般意見認為,罰款提升50%太多,而且小巴貨車容易誤觸法例,政府的回覆,只是強調要追回通脹增幅。這當然不是要提升定額罰款的理由,值得大家進一步探究。 反對定額罰款的理由,大多強調單靠定額罰款並不能解決交通擠塞。這並沒有錯,但由此而推論出政府並不需要提高定額罰款,恐怕是更錯誤的結論。 調高定額罰款的作用,在於將違例泊車帶來的擠塞及健康成本,有效地轉嫁於駕駛者。 在這裡,我們必須要進一步闡述,香港人對於擠塞成本有多忽略。 近二十年來,路邊污染從未達致安全水平,二氧化氮(NO2)濃度長期處於世界衛生組織的安全上限兩倍有多,嚴重影響香港人的健康。 這究竟有多影響我們的健康? 我們找了香港其中一條最擠塞的馬路─中環畢打街─作為例子。近十年中環畢打街在繁忙時間的車速,只是介乎每小時4-8公里,和人行的速度差不多。 大量違例使用道路,只是導致路面空間阻塞的其中一個原因,究其根本,香港的車輛數目太多,違例泊車等行為會令原本已十分嚴竣的交通擠塞問題更形惡化。 我們參考香港大學與中文大學共同研究本地交通污染的一份顧問報告(1),統合運輸

詳情

對症下藥

本星期公共運輸業界發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風波,事源星期日(2月19日)一名九巴司機在中環怡和大廈巴士站,在巴士站正式範圍外上落客,被警方票控。車長認為這是無理檢控,向工會反映,繼而巴士業聯會聯盟和多個工會團體發起按章工作行動,呼籲車長由星期一起依法耐心等候「埋站」上落客,聲援被票控的車長。 以民情論,一般來說市民都覺得這位車長無辜,為市民行個方便反遭票控。事實上巴士車長每日都遇到這個「埋唔到站」的問題,原因是部分的士和貨車司機只求自己方便,停泊在巴士站內上落客,甚至停車等候,導致巴士未能駛至車站正式位置,情況可說是非常普遍。 我經常落區,留意到現時巴士站設計有兩個大問題。一是巴士站的前後沒有畫上黃線,的士就在巴士站前後方停車;另一問題是巴士站頭尾斜位沒有黃線,其他車輛司機以為可以合法停泊在這個前後斜位。我認為以上設計都助長了違例泊車。早於2014年10月,我在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上向運房局提出,在全港的巴士站設雙黃線,並伸延至巴士站的前後約10米位置,警惕的士、私家車、貨車等切勿在巴士站違例泊車阻礙巴士出入。當時局方回應會交由運輸署作進一步跟進和研究,可惜一拖兩年,終於釀成今日的局面,有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