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輕:過去並未死去,甚至不曾過去——談談《謎情日記》和《想死冇咁易》的回憶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近期上映的《謎情日記》(The Sense of an Ending)和《想死冇咁易》(The man who called ove)都不約而同都以老人為主角,兩部老人電影都以回憶作主題,探討了人生、時間和記憶之間的關係。儘管電影上映後沒帶來太多的迴響,卻也令人反思回憶的作用當不只是老人的口頭襌「想當年呀⋯⋯」,而是在人生中起着舉足輕重的作用,正如班雅明(W.Benjamin)說:「回憶是衡量人生最精確的尺度,回望前塵往事只需剎那電光。」回憶的力量可以大得令人生從終站回到起點。 《謎情日記》是導演Ritesh Batra的新作,探討回憶帶給人的巨大影響力,儘管主角踏入暮年,仍因一段陳年往事而最終改變自己待人處事的態度。電影從年邁的主角Tony收到寄自遠方的一封信開始,前度女友Veronica母親逝世,卻擁有主角好友的日記,現在竟由前度女友Veronica保管,信中則指定要歸還給他。導演先放下這個大懸念,讓回憶的部份成為電影的關鍵。同時,導演又描述主角與妻子離婚後的生活,當中加插了懷孕的女兒。主角與二人關係疏離。關鍵是主角自己原來從不站在別人的角度着想。明顯地,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