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KOL

不知什麼時候開始,有了KOL這個名詞。 Opinion Leader,意見領袖,是指有真知灼見,對社會有影響力的專家學者,是真正值得尊重的人物。但自從加了個K字,Key Opinion Leader,變成網上的關鍵意見領袖,就將「意見領袖」這四個字搞到cheap晒,真不知應該如何看待。 之所以稱為Key,叫做關鍵,是因為多人看、多人like,有很多網上的跟隨者。不管內容有否錯漏百出,意見是否胡說八道,只要點擊率很高,多人「些牙」,造成傳播極速極廣的「病毒效應」,就成為了網上的關鍵意見領袖。 我當然不會天真到認為,互聯網是尋求真理的地方,也不會幼稚得以為社交媒體可以講邏輯和道理,如果我們認定了這個事實,就不需要認真對待在互聯網出現的言論和觀點,看過,笑笑,然後嗤之以鼻,就過去了。 但現實卻偏偏並不如此,KOL來勢洶洶,一犬吠影,百犬吠聲,即使如何不符事實,如何歪理連篇,壓力排山倒海而來,受針對者也被迫認真回應。 例如有網民批評成功攀上珠峰的女教師,眼看躺在路邊奄奄一息的登山者,都不施以援手,就是見死不救。登峰只為了個人榮耀,於世界毫無助益,怎能成為學生的榜樣? 登峰熱潮造成雪巴人的犧牲、

詳情

從「一廉遮百醜」到「六四遮百醜」

古代有一句諺語是「一廉遮百醜」,意指一個官吏只消是廉潔,那怕他是昏官、庸官、酷吏、奸官,都會被容忍。後來這句話被引申為無限放大一個優點,而忽略其他因素的全盤考慮。這有點像清代的戴震所說「以理殺人」,或孟子所言「一執而廢百」;又或者像明光社認定「只要反同性戀就是最虔誠的基督徒」。 到了現在香港,也有一個病態的政治氣氛,不如稱之為「六四遮百醜」——只要認同平反六四(民主派)或六四是一個悲劇(建制派),就算該政客的識見或政綱如何垃圾、荒謬,也會被認為算是合格的政治人物。 誠然六四中,中共殺害人民是大是大非,一定要批判。但是打著「不認同六四屠殺」大義之旗來迷惑眾生,然後提出邪惡的意見來搞亂香港,豈不是本末倒置?因此,有必要直斥其非。 通常借「六四遮百醜」的政客,大多出自保皇黨。例如民建聯議員邵天虹、黨員曾鈺成、黨主席李慧琼子、或親中人士何漢權。他們被記者問及如何看待六四——當然不會說屠殺有理——都會賣口乖地模糊地說是悲劇、國家有天會有行動糾正。然而,他們就六四議題表現得曖昧地認同,博取愚蠢的市民認為他們良心未泯後,就會為共產黨服務,提出許多邪惡的政策去壓迫港人。 就像聖經說魔鬼總是會披著天使的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