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耀廷:十個救火的少年

初聽《十個救火的少年》的音樂,覺得這是一首很好玩的歌,但細味下去,發現卻是一首述說一個可悲故事的歌。 在某夜城裏發生火警,志願救火隊有十個少年決定去救火。第一個因自覺少鍛煉怕危險,報了名當去了。第二個捨不得愛侶,靜悄悄地走了。第三個因母親勸誡不要在社會走得太前,回家去了。餘下七個,因策略分歧反了臉,三個因而離開了。又一個空有一大堆理論,不肯實際去救火。最後,只有三個勇敢的少年嘗試救火,但因力量太小,沒法把火救熄,最後葬身火海。他們死了,故事還未完結,其他人議論這三位少年時,竟埋怨他們一事無成。 《十個救火的少年》是在一九九○年發表,但用這歌去比對當前香港的局面和香港的民主運動,竟是那麼貼切。回歸二十年,「一國兩制」變形走樣,香港已是火光片片,但只有很少人願意走出來,嘗試爭取建立民主制度去改變這惡劣局面。其他人為何沒有出來?他們還在睡?他們認為香港的一切問題其實都不是問題,只是杞人憂天?他們以為香港的民主自會有人為他們爭取,自己不用付出?他們認為一切已沒有希望,做什麼也沒用? 勇敢地走出來爭取民主的人,有一些只是作作姿態、有一些因不想走得太前、有一些害怕失去安穩生活,都先後離開了。民主運

詳情

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達明演唱會2017觀後感

達明演唱會在於香港人而言,除了是定期的多媒體盛宴,或一代人的流行文化聖殿,更是觀測香港整體社會文化氣候變化的參照。若由此為進路,剛過去的達明三十一周年演唱會,撇除打壓及封殺等負面消息所形成的低氣壓,更叫人寒心的,其實是達明在舞台上不自覺地呈現對前途問題的無力感。 堂皇敘事的崩裂 由1949年白光的《等著你回來》影射早年南來文化人的逃亡潮,及港式文化最終可能花果飄零的暗示,到1984年達明成立與同年中英聯合聲明草簽的歷史偶然,甫開場,達明已直接提醒香港人,無論多偉大的城市最終亦可能瞬間陷落,歷史也難以避免被沖刷侵蝕,唯獨記憶的傳承可常留人心。 正當大家仍緬懷我城早已消逝的光輝歲月,突然曲風一轉,一隊大軍衝上舞台,並掀起演唱會的序幕。之後一連串諷刺曲目以超濃縮篇幅極速揭示國家機密如何控制和改變一代又一代人的思想和記憶——當然,老觀眾當中或許有人會批評加入1984及動物農莊的內容作為比喻不過是過分煽情的陳腔濫調,新意洞見欠奉,但觀乎近年政局發展那種愈來愈粗淺粗糙粗暴的程度,根本容不下昔日知識界諷喻世情人事時講究的優雅和精巧! 事實上,在文學顧問鄧小樺的參與下,達明並非轉向成直接攻擊的重金屬搖

詳情

2+2=5、1+4=?

數學題:1+4=? 達明一派的新歌告訴你:今時今日,1+4=14。 1+4 不是 5 嗎?為何是 14?有些西裝骨骨、臉皮誠懇、掛着溫婉微笑的人會告訴你,「1」與「4」加起來、兩個數字放在一起,就是「14」,不是很明顯嗎?這就是真相! 歐威爾諷刺極權統治的名著《1984》裏,政府宣傳口號中,有一句「2+2=5」,要子民背誦,測試忠誠。 「1+4=14」一出,誰與爭鋒,這是現代政治宣傳進階版;相對而言「2+2=5」明顯為假,權貴無法解釋,只能強逼臣民口是心非;但「1+4=14」則超卓、易明,容易解釋。 正常人會問,1+4明明是5啊;他們會問,你如何證明1+4=5? 嘿,你找身邊一位讀數學的朋友,就算「1+1=2」,也不容易證明,涉及一些公理,要先定義何謂自然數,何謂加數,不易說明白。相反,1+4=14,「可以直接證明」找個「1」找個「4」,兩個數字合起來,就是 14,完成! 正常人會說,學校老師都是教 1+4 等如 5 的;他們會說,老師教錯了,老師們偏頗,老師有政治目的……這些老師啊,控制了教育界! 正常人說,全世界 1+4 都是等如 5;他們會說,那是西方思想,荼毒世人;他們會說,民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