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喜自插:關於遲到問題和建議

讀過高考中國語文及文化科的人,應該對尾生的故事不感陌生,據當年老師的解釋,尾生約了他喜歡的人在橋底下等,但她遲遲未到,洪水沖來,他不願失約,抱著橋柱,結果淹死了,這是個關於信誓價值的故事。當時同學只覺得尾生戇居,為一個遲到女子自殺,又說當時有手機就不會發生此等悲劇。這故事可引伸出三個問題:1)守約是否合理;2)遲到者有何責任;3)科技能否解決悲劇。下文不旨在透過相關討論,大講仁義禮智,只就遲到問題,喚起些反思。 為甚麼要準時? 嚴肅地說,準時背後帶有契約。約了這個時間,不準時,就是違約。英國獨立報在2012年刊登了一項調查,指英國員工平均每月遲到97分鐘,讓英國每年損失90億英鎊,這大概等於香港當年利得稅兩倍(505億港元)。當然,準時上班,政府不會退稅,公司也不會加人工。但倘若經常遲到,就可能影響勤工獎、晉升之類,甚至可被視作違約,導致解僱。 雖然很多人讀中小學時經常遲到,但在「社會」這訓導主任面前,大都學懂準時,因為在工作環境,再沒有缺點小過大過給你緩衝,也沒有優點小功大功給你價值,你只能盡力做,不然,很多跟你差不多的人隨時把你取代。準時工作,在雇主的威權下,是吃飯一般自然的事。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