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點、線、面團結專業界別民主力量

在香港政治制度中,最不民主的一塊,莫過於選特首的選舉委員會和立法會的功能組別。香港的工商名流及專業界別,是組成這一塊的最主要成分。然而,制度的不民主,不但沒有消磨市民爭取民主的意志,反而因不民主制度的種種遺害,使市民愈發明白民主之必要。今年立法會和選委會選舉,民主派在專業界別都贏得有史以來最多的議席。這樣足以證明,專業界別是爭取民主的一股穩實可靠的力量。在這個好勢頭下,民主派不能滿足於個別政治人物或專業界別的勝利,而需要更進一步,團結起來,透過協同和合作,壯大爭取民主的力量。「專業議政」的出現,正是立法會內個別專業界別的民主派議員,將「點」連成「線」的嘗試。過去立法會內的民主派功能組別議員,個別的聯繫不強;唯一的結連,就是大家都屬於泛民陣營。但隨着近年的政治形勢更見複雜,立法會選舉結果顯示不論建制派還是民主派,細碎化的趨勢更明顯。正因如此,重新整合和加強合作就更見必要和迫切。是以筆者與其他6名專業界別的功能組別議員,組成「專業議政」。「專業議政」的最大特色,不止是跨界別,更是跨背景,我們的成員既有政黨黨員、專業團體成員,亦有不屬於任何組織聯繫的獨立人士。但單是這樣,仍不足夠。因為民主派要搶佔的戰場,不止於立法會,還有選委會。「專業議政」組成後的第一項大工程,就是聯絡各專業界別的「傘後」組織,鼓勵當中的有志者參與選委會選舉,並提出共同政綱,就是:反對梁振英連任、反對人大8.31決定並要求盡快重啟政改以落實「雙普選」,以及守護香港核心價值。「專業議政」透過與不同界別合作,織成一個更大的「面」,以「民主300+」為旗幟,全力在選委會選舉中搶攻。選舉過程和結果再次證明「團結就是力量」。選委會選舉投票日前兩天,梁振英宣布放棄競選連任。但這個變化,對於認清目標——既要換人,更要換制度——的選民不奏效。民主派選委取得有史以來最多的超過300個席位,說明專業界別的民主力量只要夠團結和強大,是能夠帶來階段性成功的。須超越策略計算 探究港人想要什麼如今所有人都問,「民主300+」接下來會怎樣運用我們的提名權、會支持或投票給哪名候選人,以及民主派應否派人參選等等。這些都是重要的問題。但大家別忘記,香港人最關心的是香港未來5至10年會怎麼樣:我們將會有一個怎樣的政府?我們想要的是一個怎樣的香港?在所有策略和政治計算之中,我們絕不能漠視這些存在於香港人心裏的核心問題。普遍香港人對這些政治論述和計算沒有興趣,所以我們必須超越所有策略計算,探究香港人想要的是什麼。當我們說想要捍衛香港人核心價值,那現在是不是適當時候將之具體地提出來?法治和程序公義無疑是核心價值的一部分。我們是否接受官員推行政策或計劃時,沒有理會恒常和正當的程序、是否符合法律,也沒有做諮詢,卻只是基於官員——而他們不是民選的——相信自己是做正確的事便去做?我們是否希望由輕蔑立法會和代議士的官員領導香港?當然,也沒有人會接受中聯辦治港。要消滅社會上林林總總的不公平,香港人希望有什麼政策?我們要怎樣運用高達7000億元的盈餘,一方面讓香港人受益,另一方面為21世紀香港的未來打下基礎?不同的參選人有否勾勒出他們對香港的願景?我們要如何運用公共資源去解決目前我們見到在社會存在的不公平?這些問題我們至今還沒聽到他們的回應。必須聚焦公眾利益我們需要聆聽香港人對上述問題的想法。作為選委,我們很容易會認為自己只是在一個小圈子裏操作,思考關於策略的問題。但我們不能落入這種迷思。正如英國首相文翠珊說「politics is not a game」。在「特首跑馬仔」的氛圍下,身處局中的我們很容易會掉入這個遊戲心態;但身為選委,無論如何我們都必須時刻聚焦於公眾利益。香港人對我們有更大的期望,我們必須聆聽他們的聲音。這是「民主300+」的責任和目標。而最重要的,是「民主300+」必須團結一致,讓這300多票發揮最大的效用。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2月30日) 特首選舉 選委選舉 民主300+

詳情

佔領各界別 以社會包圍政權

民主派在選委會取得325席後,社會焦點隨即轉到各特首熱門,就連民主派選委本身,也在討論應否提名候選人等議題上。過分聚焦跑馬仔遊戲,容易令我們忽略了重要的戰略議題:民主派是如何在專業界別取得佳績?民主派有能力在選委會拿更多議席嗎?如何結合體制內外的路線推進民主運動?雨傘運動後,不少人民主覺醒,努力開拓成立傘後專業團體,陸續出現法政匯思、杏林覺醒、前線科技人員等新團體,他們打破了傳統保守專業機構(如律師會、會計師公會等)的議題壟斷,在各界別相關議題上發聲。各傘後專業團體在所屬界別「在地抗爭」,組織連結業界人士關注政治議題、監察制衡政府守護核心價值,擴大了民主派在各專業界別的陣地。這些努力更反映在選之上,民主派在九月立法會選舉,成功攻下視為梁粉陣營的建築測量規劃園境界,並高票守住會計、資訊科技等界別;再到今次的選委會選舉,這些傘後專業團體全面動員參選,正是民主派得以橫掃各專業界別的重要原因。傘後專業團體的出現,開拓了民主運動的新想像 —— 以界別為基礎,成立團體和組織群眾,長期在界別內「在地抗爭」,關注各項議題和監察政府,在地守護核心價值;選舉時則以界別為據點,動員群眾搶攻立法會功能組別和選委會,以「社會包圍政權」的方式爭取民主自治。有學者近日撰文,指「因中共現時勉強維持這個成本甚高、成效成疑,而認受性又低的制度,中央倒不如去重新考慮一個較為民主的特首普選方案」。正正要不斷提高管治成本,才可迫使中共妥協,落實「真普選」方案。然而,「沒有實力,就沒有話語權」,假如民主派能從選委選舉得啟示,持續組織群眾和擴大各界別的民主陣地,就真正有可能透過「社會包圍政權」,迫使北京在政改上讓步。擴大專業界和社區陣地故此,民主派應把握選舉佳績,持續深化各專業界別陣地,同時擴大社區陣地、以重奪十八區區議會為目標(兩個區議會界別合共有117張選委票,現時大部分由民建聯壟斷)。另一方面,在本地中小企較多的界別:如批發及零售界(今屆已有民主派出選立法會和選委)、飲食界(過去也有民主派積極為小商戶、持新鮮糧食牌照的街市商販登記搶攻立法會)、旅遊界(謝偉俊過去也是通過小型旅遊公司成功搶奪議席),建立商界陣地。今屆民主派在工程界也搶得半數(15席)選委,可繼續努力;也可進攻個人為單位的中醫界(今屆民主派已小勝3席);勞工界、體育文化界(最近的藝發局選舉中,民主派也曾成功奪得不少議席)也可呼籲更多相關團體登記成為選民,相信下屆民主派有望爭奪更多選委票。這就是「社會包圍政權」、體制內外配合的本土民主運動進路。文:林立志(《香港革新論》共同作者)本文章原刊於《蘋果日報》評論版,特別鳴謝作者及《蘋果日報》授權轉載。 特首選舉 選委選舉

詳情

不造王的關鍵少數之路

非建制派在選委會選舉大捷,坊間向當選選委的諫言、建議不絕於耳。其中有一派可以姑且稱之為「造王派」,他們的說法是:「關鍵少數是工商界,而不是民主派。拿着區區300多票想左右大局,還想要有真普選?你們想得美。倒不如退而求其次,思考如何可以連結工商界造王,推曾俊華上去,防止林鄭月娥或者葉劉淑儀延續梁振英路線好了。」作為堅定的民主派,必須拒絕「造王」的理由實在太多了。而事實上,只有堅持不「造王」,才能真正成為關鍵少數。撇開「換人換制度」的理想,從實際策略的角度看,民主派能不能成為談判桌上的關鍵少數,現在其實言之尚早。但倘若我們現在就已經考慮退縮,放棄真普選的底線,就肯定會進退失據。「民主派不能成為關鍵少數」就會成為自證預言(self-fulfilling prophecy)了。關鍵少數之條件試想像以下一個狀况:到了最後,能夠入閘「跑馬仔」的只剩下兩名候選人,分別為曾俊華與林鄭月娥(或者葉劉淑儀)。那麼可以粗略預計,曾俊華很有機會可以奪得工商界支持(因為他們早已飽受梁振英路線之苦了),再加上開明建制派的票源,大概已經手握約300票。此外,除了民主派約320票,就是「死忠」建制派的約580票。林鄭或者葉劉當然能夠掌握「死忠」建制派的支持;但民主派的取態呢?先假設林鄭和葉劉一樣,一貫強硬,始終堅持在8.31框架下重啟政改,那麼民主派當然不能投票給此兩人。但民主派選委投票給曾俊華、胡官(胡國興)還是投白票,將如何影響大局?當然,假若民主派或者工商界這時出現「叛徒」(20個「叛徒」便已足夠)投向林鄭或者葉劉,則萬事休矣。林鄭或者葉劉將會當選,然後我們就可以開始準備未來5年與「另一個梁振英」繼續對抗了。但假若民主派團結一致,兼且堅守對民主訴求的底線,則有可能力阻林鄭或者葉劉當選,更能迫使曾俊華就民主進程的政綱作出讓步。而如果最後能夠入閘的,還包括像胡官這樣的開明者,則曾俊華大幅讓步甚至參考胡官政綱的壓力就自然更大了。事實上,胡國興對於政改的取態也不是什麼離經叛道之舉。他對8.31框架避而不談,既不否定亦不肯定,而是繞道而過,重新分配四大界別,然後再逐步擴大提名委員會的選民基礎至全體選民。如此方向不但符合《基本法》,更有可能為中央接受,亦有可能為民主派受落,不失為中庸之道。而在民主派手握300餘票,而又立場一致堅定的情况下,各個候選人若有意問鼎,就絕對有足夠動機,考慮向類似胡官的方向思考其政綱。即使去到投票一刻,仍然沒有候選人願意作出讓步,然後民主派選委被迫投下大量白票的情况的話,就很有機會出現主權移交以來的首次「因為沒有候選人得到600票以上而首輪投票無效」的危險狀况。繼而在次輪投票前,只要民主派選委的訴求堅定,各個候選人作出讓步的壓力就更大了。總而言之,民主派的選委若想成為「關鍵少數」,有效影響大局,就必須滿足兩個條件:一是團結一致,二是不能放棄底線。妥協「造王」絕不可取。曾葉之辨為何?不過話說回頭,若然所有參選者都一意孤行,政綱不抄胡官而抄葉劉,堅持8.31框架下的政改,那麼民主派就更加毋用放棄底線,可以毫無懸念票投胡官或者投白票了。因為,一個堅持8.31框架、只顧向中央示忠而不理香港民情的曾俊華,到頭來與葉劉淑儀又有何分別呢?(作者按:本文為個人意見分析,並不代表「民主300+」立場)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2月21日) 特首選舉 選委選舉

詳情

毋忘初衷 推動民主

12月11日的選委會選舉結果如果用一句話總結,可以說「團結就是力量」。各界別認同和支持民主的專業人士為表達爭取民主的訴求而參與小圈子選舉,為的是換人換制度。「踢走梁振英」的目標,在選舉前實現。當我們解讀今次選舉的意義,更重要的問題是:下一步如何走下去?人心思變,選民的聲音和選擇非常清晰。這次民主派在高教、教育、資訊科技、社福、衛服、法律6個界別取得所有席位並高票當選,而過去被建制派主導的醫學、建測及工程界別亦取得突破,證明了選民的意願強烈,今次是團結的結果。以筆者所屬的資訊科技界別為例,「IT Vision」30名當選人取得過4000票,與其他候選人相差超過1000多票。換走撕裂社會的梁振英固然是「民主300+」其中一個目標,但絕對並非唯一。我相信「民主300+」不少團隊都希望今次是最後一次的小圈子選舉,終結由少數人操控選舉的不公平制度,為香港人帶來一個真正公平的民主政制。香港人向中央發出響亮的要求:當中共正計劃如何操控特首參選人的提名和選舉,到底會否聆聽港人對真普選的訴求,還是繼續採取強硬的立場,令社會更加不穩?讓撕裂到此為止過去4年來梁振英管治下挑動矛盾、制度崩壞、漠視公義,都必須到此為止。在梁振英表示不尋求連任後仍有此選舉結果,市民正正是要表達除了不要梁振英連任,更重要是不希望與民意為敵的人成為下任特首。選委選舉過後,各界必然關注民主派325名選委對各參選人或潛在參選人的取態。然而,當前我們要務實聚焦於參選人政綱落實「民主300+」的理念,爭取在人大8.31框架以外重啟政改,爭取無篩選普選,捍衛香港核心價值。推進真正的民主改革,比任何「跑馬仔」都重要。毋忘初衷 對抗高牆對於如何運用民主派選委的力量社會上仍未有共識。然而,民主理念可貴的地方是兼容並蓄,多元聲音反映我們能夠包容各種立場的同路人。事實上,經歷雨傘運動的洗禮,各「傘後」團體對於保護香港的法治、自由、廉潔等價值的堅持,令我們更團結地求同存異,對抗高牆。政治一天也嫌太長,太早將目標鎖定在參選人猶如浮沙上築牆。包括我在內的325名民主派選委肩上背負着反映民意的責任,盡力從不公義的制度中打破,利用關鍵少數發揮最大的影響力,推動民主改革,毋忘初衷。「時機已經成熟,目標非常清晰」,未來數個月將是民主派從爭論中凝聚共識的重大考驗。筆者希望這會是香港重建制度、堅定地踏向民主的第一步。文:莫乃光作者是立法會議員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2月19日) 特首選舉 選委選舉

詳情

如何打選委會這場仗(三)選舉後的幾點觀察(1)

選委會界別分組選舉已經落幕,民主派在 1200 人選委會內取得比預期更佳的 320 席以上。事實上,坊間不少分析,包括本系列的第二篇文章[1]早已預期,在特首選舉投暗票的制度下,民主派展現出有能力取得 300 席以上的實力,將大幅縮減中央對選舉的操控能力,有關結果將直接促使梁振英不能連任。現在選舉已經塵埃落定,筆者希望趁此機會總結一下選舉的幾點觀察,以備將來作參考之用。派出多少候選人為之上算在本系列的第一篇文章[2]中,筆者曾經提到,無論是哪一個陣營,盡出跟議席數量相同的候選人組成都是上上之算。有些人會擔心找不到足夠知名度的候選人,但事實上,在全票制之下,填滿人數遠比知名度重要。從選舉結果我們亦可以印證這一點。以派出 19 人名單參選的醫學界「真普選醫生聯盟」為例,他們的成員佔據了得票最高20人中的 19 人。可以預計,假如他們盡派 30 人參選,絕對有機會最低限度取得 29 席甚至全數 30 席。同樣的情況也出現在建測界的 「CoVision 16」團隊,該團隊成員全數高票當選,要不是民主派在該界別的參選人數不夠,該界別的的尾席就不會讓謝偉銓等梁粉有機會得逞。在全票制之下,政治立場相近的候選人聯票參選,亦有共同分擔宣傳工作及開支的實際考慮,令整個選舉工程更有效率。再次舉醫學界為例,「真普選醫生聯盟」雖全數當選,但從政綱所見,政治立場跟「真普選醫生聯盟」相近的 40 號候選人翁維德卻未能成功當選,可見單打獨鬥的獨立候選人在宣傳工作上難以與有組織的團隊爭勝。政治行先還是專業行先筆者肯定所有參選團隊都曾經討論過一個問題:政綱中應該強調政治議題,還是強調業界利益?從各候選人的政綱可見,幾乎所有建制派的候選人都以強調業界利益為先,有的甚至搬出「反對政治凌駕專業」「拒絕政治捆綁」等口號,一來意圖用業界利益籠絡選民,二來藉此逃避透露自己是否支持梁振英連任的立場。即使是民主派的選委 ,筆者也深信他們也曾經掙扎過,究竟應該強調政治立場還是業界利益?兩者的比重又應該如何分配?從選舉的結果可以見到,有清楚政治立場的團隊都以大比數勝出,企圖以業界利益混淆視聽的候選人俱以大比數落敗。比較有趣的例子在中醫藥界,選前一般認為這界別比較保守和親建制,在眾多候選人之中只有 3 位候選人加入了民主300+的團隊,此外,有 13 名本地畢業的年青中醫師組成「十三同仁」團隊競選,他們主打業界議題,在政治立場上並沒有明確表態。當中只有個別一兩位成員在接受訪問時透露出自己的政治取態比較接近民主派。結果選舉結果出乎大家意料之外,3 名民主300+支持的獨立候選人順利當選,但「十三同仁」的候選人之中只有 2 位當選,而該兩位候選人正是在訪問中透露自己政治立場的候選人。從這個例子明確可見,在選委會選舉中,選民能夠清楚分辨業界利益及全香港人的利益,而且他們在做決定時是懂得把香港人的利益放於首位。網上世界的影響力另一個有趣的觀察是,選舉結果基本上跟競選團隊的 Facebook Fans Page 粉絲人數成正比。以筆者所身處的資訊科技界為例,民主300+ 所支持的「IT Vision」團隊在選舉前粉絲人數有超過 3000 人,差不多等於其他四五個建制派團隊的總和。而該團隊的最終得票也是多於最接近的建制團隊一倍以上。即使是民主派內不同團隊的競爭,也可以引證這個現象。例如在高等教育界,「高教界民主行動」的粉絲人數比另一團隊「學者抗命」多出50%以上,而結果「高教界民主行動」的 30 位代表亦全數以高票勝出。可以說,選舉委員會的選民一般來說教育程度較高,他們都懂得自己主動接觸資訊,跟地區直選中能夠被蛇齋餅糉打動的選民不同,這解釋了在社交媒體主動追蹤候選人資訊的人數多少可以直接用於預測選舉結果。[1] 如何打選委會這場仗(二)選委會一票重要嗎?[2] 如何打選委會這場仗(一)候選人一個都不能少文:賀穎傑@前線科技人員 特首選舉 選委選舉

詳情

泛民325票可以做什麼?

選舉之後,被記者問得最多的問題,就是泛民拿着325票可以做什麼?我相信首先要作抉擇的,是先發制人,還是謀定而後動?泛民未必有條件派出一人選特首所謂先發制人,就是自己派出一名參選人,但我認為條件不足,機會也不大。對於泛民而言,今屆特首選舉與過去兩屆的最大不同,便是並非由大黨所主導。2012年時,民主黨早已決定派出何俊仁代表泛民參選;至於2007年時,則是公民黨派出梁家傑,於是當時泛民在很早階段便已經準備和籌劃選戰,且分別由兩大黨負責操盤。但今屆兩大黨都處於新老交替的過渡性階段,缺乏具分量可參選者,因此早早已經放棄派人參選的打算,且交由泛民功能組別議員所聯合組成的「專業議政」去統籌選舉,再下放給超過10個界別各自策劃選戰,亦因此,泛民今屆的選舉工程較為鬆散,全靠選民「自動波」,才出現破紀錄的投票率和席位上的豐收。如今雖然拿到喜出望外的325席,但要凝聚共識推出一個特首參選人,恐怕十分艱難,始終325席來自超過10個界別的各自為戰,而非源於一個強而有力的領導,且實在缺乏眾望所歸的人選,一個搞得不好,除時出現內訌,未戰先亂,更何况,縱能排除萬難,現在起步亦嫌遲。泛民大可謀定而後動如果不能先發制人,自己派出一名參選人,那就只能謀定而後動。但那又可以如何謀定而後動呢?這主要是看北京和建制派如何出牌。如果中央只容一位建制派鷹派入閘,延續「沒有梁振英的梁振英路線」,那麼泛民當然可以回歸到最初原本用來對付梁振英篤定連任的「白票策略」;但若然建制派有兩人入閘,並且有一位可以接受,例如能夠促成朝野和解的,那麼泛民也不用拘泥和執著於投白票。高教界和社福界的啟示筆者在高等教育界投票,所以特別留意高教界的結果。今屆高教界選情比較獨特,有3組主要名單,一是溫和泛民的「高教界民主行動」;二是建制派的「高教新力量」和「香港重建」;以及三是抗爭派的「學者抗命」,當中「學者抗命」事先聲明若然當選會投白票,以彰顯小圈子選舉制度的荒謬。結果,溫和泛民每名候選人平均拿2500票左右,建制派各拿1000票左右,主張投白票的抗爭派得票最少,各候選人只有500票左右,不單全軍覆沒,且是三者中最少票者。這裏看到,一開始說死投白票的主張,在高教界明顯不獲認同。我相信,選民的心聲是,如果有機會,還是希望透過手上的票,來改變如今香港的政治僵局,而不是擺個「優雅」姿態而已。畢竟,小圈子選舉制度有幾荒謬,已經講了20年,實在不需要你再「優雅」的講多一次,但之後一切依然故我,延續一條「沒有梁振英的梁振英路線」。其實在另一個界別也有類似的選舉結果和啟示,那就是社福界。社福界5張民主派名單中,「社工復興運動」那張一樣事先聲明若然當選會投白票,結果也是12人中僅得1人當選。只有高教和社福這兩個界別,有名單事先聲明若然當選會投白票抗議制度,選舉結果值得泛民去參考。那麼泛民又可以怎樣做呢?泛民十大界別選委可就最後投票進行業內公投近日,有人把由1200人選委會選出特首,類比和美化成美國由538人選舉團選出總統,說兩者都是間接選舉,但其實這無疑是魚目混珠。美國選出這538名「選舉人」,美國3億多民眾都可以投票,且每人的票值大致接近,不似得香港般,選出這1200名選委,卻只有20多萬人可以投票,且每人的票值差異很大。更何况,美國選舉團當中的「選舉人」事前大家清楚他是會最終投票給特朗普還是希拉里,不似得像如今香港般,很多選委候選人都扭扭擰擰,甚至連是否支持梁振英連任都不肯透露,除了泛民會明確一點。於是周日大家投票時,其實很多都不知道最終自己那些票幫了誰人做特首,實在十分荒謬,也實在十分無奈。因此,如今,我認為一個可取方案,就是泛民十大專業界別,每個界別的泛民選委,就着應該把票投給哪位最後能夠成功入閘的候選人,還是投白票,進行業界內諮詢和公投,用問卷調查或商討日等方法,來決定該界別最終投票決定。如果美國是每個州的選舉人,按每個州選民的民意,來決定自己一票怎樣投;那麼我們也可以每個界別的選委,按每個界別選民的民意,來決定自己一票怎樣投。這樣做的好處,是可以展現民主派的做事方式和風度,將手中一票還給界別內的選民,不會辜負選民的熱情和對自己的期望。當然,325名選委,搞一個全港性公投,再全部按公投結果來投票,也是可以,但這樣做,選委的主動性和積極性很易拱手讓予泛民的大黨,未必為他們所樂見。而前述方案,則讓各個界別的選委可以較為自主和積極參與,更可以增加10個界別內的討論和民主氣氛,鞏固業界內的民主。且在如今泛民群龍無首,欠缺亦不想有強而有力領導的情况下,再加上各個界別選委原本便是各自為戰,要現在325名選委強行綑綁統一投票,我認為幾乎沒有可能,所以以上方案在政治上也較為可行。為公民提名「再續前緣」?最後順帶一提,有泛民中人建議,組成一個150名以上的民主人士選委團,承諾提名任何得到5萬個公民提名的人士為特首選舉候選人,以為公民提名「再續前緣」。但對此我有一點保留。試想想,如果建制派攪局,派個周融之流,來蒐集簽名,以建制派的動員力,5萬個並不太難,經過「反佔中」一役後,周融等玩街頭簽名那一套,絕對不下於泛民,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因此慎防對方攪局,最後搞到可能要提名周融,那到時就讓自己進退兩難了。後梁振英特首選戰評析 系列(二)原文載於《明報》筆陣(2016年12月15日) 梁振英 特首選舉 選委選舉 梁振英棄連任

詳情

泛民的三百多票,將逼出更荒謬的選舉鬧劇

見到《大公報》的社評,真係哈哈哈大笑三聲,社評最後一句說:「堅決反對一切把特首選舉政治化的錯誤言行,不能讓反對派選委干擾選舉結果。」玩政治玩到出神入化,然後叫人不要政治化,連選舉也不要政治化,荒謬我們早已見慣。不過,從這篇社論可見,幕後一群政治玩家,潛藏着恐懼,「不能讓反對派選委干擾選舉結果」一句,正正揭示了,泛民的325票,正嚴重干擾了他們的部署。選委會選舉結果,泛民破天荒取得最少三百二十多票,眾多梁粉墮馬、所謂梁營票倉之規劃界覆沒,早應在中央政府預計之中。梁振英遭遇紅燈,不是因為輸硬,不是單純數不夠票,也不見得是最高領導層有人想製造甚麼寬鬆環境,而是若梁振英堅決去馬,很有可能造成「流選」的尷尬局面,甚至演變成交接危機。梁振英上屆得票只有689,四年多來,選委支持者流失、轉軚、不參選,當年選舉幕僚則惹官非、破產、陷獄,失票有數得計;四年多來,支持唐英年的大財團代表,沒多少轉投梁營,這些年只有更對立;梁振英以特首之尊,擁權位優勢,招攬趨炎附勢一輩,身邊那些搲爛塊面瞓身支持的投機分子,直教人情何以堪。投暗票制度下,中央與西環發功也未必有力扭轉乾坤,加上泛民佔了最少325票,要在剩下的875票中分601票給梁振英,西環出盡吃奶之力亦難以保證。讓梁振英出閘,689隨時變作589,甚至剩下389,然後要第二輪投票,若泛民選委大部分人投白票,第二輪投票仍然無人得601票大多數,特首選舉會「流選」,重頭再來,甚至磋跎歲月,沒完沒了,陷入憲政危機。所謂特首選舉,將變成一場煩厭荒謬、眾人皆見的鬧劇。那些長年在香港搞統戰搞部署的政治玩家,國家豈非白養了你班友?這個畸型制度下,泛民選委席位,永遠不可能有601,甚至沒有旨望成為關鍵少數派,但泛民選委愈多,會令幕後操盤人轉寰餘地愈少,失控機會愈大;中共派系鬥爭,爭持不下,將轉化成特首選舉的僵局;上一屆特首選舉,放任由千二選委在鳥籠選舉中自己解決,今次有可能因為第二輪選舉白票眾多,流選而出現不可測局面的機會,愈來愈大,中央政府當然不想這情況出現,拉梁振英下馬的第一步都做了,接下來做甚麼,誰是真命天子,似乎仍在角力,預測也是徒然。不過,為了不讓泛民有任何機會「干預選舉」,也為了不能讓「流選再流選」的醜態畢現。有一點可以預計:中央不會讓太多建制候選人出現,減輕失控的可能,提高安全系數;故此,有熱門參選人將會被勸退,甚至直接被拉下馬,大家放長雙眼睇。是次「選舉」,事情發展可見「紅綠燈政治」之赤裸,選或不選,人人北望阿爺、等綠燈、等祝福;甚麼政綱願景,都是襯托;沒有政策討論,一切都是權謀,小圈子壟絡,政治利益交換。無論將來誰接任,他或她都只是香港市長,旁有市委書記,上有各派系勢力插手,特首的剩餘權力就搞建設搞衛生。有云梁特不連任乃「香港重光」,也就高興得太早了。而泛民的三百多票,肯定有用,最少能逼出更醜陋更不堪的選舉鬧劇,等着瞧。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特首選舉 選委選舉

詳情

各界別之民主覺醒

2016年12月11日晚,在投票結束前一小時,我趕到票站投票,我覺得自己作為一名律師,既然可以利用自己在法律界的一票,選出能代表自己,法律界和全港市民為來年3月特首選舉選出下屆特首,我責無旁貸。一名律師樓舊同事跟我說,請我小心地投,因為選出的這班候選人將會代表港人選出下屆特首,意義重大,再選到像689這般為禍港人的特首,港人將永無寧日。既然比一般人多擁手上的一票,如果不投票,實在心不安,理不得。於是,我也在投票結束前一小時把爸媽也拉到票站投票去。選委會結果星期一早上出爐,看到一個一個令人鼓舞的消息,法律界選委37人爭30席,民主派全勝,其他界別也有不錯的成績,泛民陣營成功突破建制。這樣的結果代表什麼嗎?各評論員已分析這結果代表專業人士藉此機會,表達不滿現屆政府和現時政治狀況的清晰訴求。當然,下屆特首誰屬有待事態發展,但這結果給我看到一個感動的地方,就是泛民如果能別無私心的團結一起,是可以達到某些意想不到的效果。今次選委會選舉,正正彰顯了這點。相信很多界別,經過佔中和梁政府這4 年間的管治,紛紛對自己界別之既得利益者有著不同之想法,覺得自己並沒有授權自己界別之領袖當年投向689(當然也只怪可能當年自己並沒有理會政治和社會所發生之事所致),覺得界別領袖不代表自己,突然清醒過來,反思有參與的必要,也有發聲的必要,讓界別的選民有多一個選擇,如果再無動於衷,恐怕再無扭轉的機會了,當大家也一同有著相同信念時,最終成功突圍。法律界就年前作了一個完美的示範,把我們的會長所言投了不信任動議,那時是我作為事務律師覺得最驕傲的一刻。各界別在今次選委會選舉也作了多個令人振奮的示範。水要一直清澈很難,人的心留得永恆無私不變更難,望願意為香港發聲的各代表,繼續保留那點真和那點的不染,望支持民主的港人,不要放棄,繼續追隨,不要因為一些短期的眼前利益而把港人的整體利益奉送,不要因為害怕而埋沒公義,不要自我審查而自我滅聲,不要再中傷為大家爭取民主的各代表,因為這些都是這4年689團隊以及各建制親中人士弄得香港如此一團糟的一個很致命的原因,也是分裂港人的誘因。文:DK@法政匯思 特首選舉 選委選舉

詳情

敗選宣言,並致在香港渴望民主的人

3,777,891這數字,是明年香港登記選民中,無權選特首的公民人數。因為落選,我將會是這3,777,891人之一。我相信進入了特首選舉提委會內的1,194名、今天當選的選委,跟我們這3,777,891人,應享有平等的政治權利,我們之間,不應有部份公民比其他公民高人一等。這是我參選至今,最堅守的信念。因此,我堅信,即使我成了1,194位特權份子之一,我的行為也應只受民主運動的原則約束。而我參選,從頭到尾,最大的目標,也是為了陳述,那些應該是怎樣的原則。換句話說,如果反對小圈子選舉,但又要參選成為特權份子(選委),是為了什麼?有什麼應該做,有什麼不應做?我相信最重要的原則有兩點:第一,要成為特權份子走進去,是因為小圈子選舉的確會發生,而當它發生的時候,在內的選委有特別的位置,可以抗爭和以行動推倒和衝擊這場假選舉。(當然在外的我們也應全力抗爭)第二,要成為特權份子走進去,只是為了從內破壞小圈子選舉、製造流選,而不是為了享用他人沒有的、選特首的權利。如果進內而真的投票,就是真正參與小圈子選舉選特首,授予其認受性,很難說自己是「反對小圈子選舉」了。支持民主的朋友,不應投票選特首,不應運用其他公民和選民沒有的、被剝奪的選特首的權利。讓民主派選委走進去,是為了推翻假選舉:先投廢票(或不投票),然後抗爭,才符合民主運動的倫理。不論選委選舉結果如何,這些都是重要的底線和原則,希望所有當選選委的朋友能慎思,也希望所有跟我一樣,沒有選特首權利的公民,也共同思考我們可以有什麼行動,而民主派選委應該如何行事——我們有責任影響後者的行為。感謝支持過我的朋友們,也謝謝Politics1001學者抗命團隊的戰友。如認同這些原則和底線,希望你能將這短文給朋友,尤其是當選選委的朋友,謝謝。 特首選舉 選委選舉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