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柱銘:Gerrymandering

上月23日,選舉管理委員會(選管會)公布2019年區議會選舉選區分界的臨時建議,將增加21個選區至452個,並且在128個現有選區重新劃界,做法惹來許多批評,被質疑當中包含政治考慮。選管會前身為選區分界及選舉事務委員會,是在1993年根據《選區分界及選舉事務委員會條例》成立。香港推行選舉初期,地方選區分界及有關選舉的規例,均是由政府當局負責的,不過,由於1991年立法局選舉地方選區的劃定,在人口數目上的差距備受批評,所以政府終決定成立獨立委員會來處理有關事宜。當時,筆者在立法局內也非常關注這條條例的訂立,只因選舉劃分的確會對選舉結果造成決定性的影響,在世界各國都曾發生類似的爭議。政治學描述選區劃分不公,有一個特定字眼,就是「gerrymandering」。而這個詞源自美國,是由麻省前州長Elbridge Gerry的姓氏演變出來的。由於在1812年,身為州長的Elbridge Gerry為提高其政黨在接下來將舉行之選舉的勝算,於是在地圖上將麻省劃分成多個選區,務求將敵對的聯邦黨淘汰出局。而基於其中一個選區,形狀怪異得看來像一條蠑螈(salamander),故產生了「gerrymander」這詞。選舉劃分不公實在是很難證實的,而且負責有關工作的人亦很容易找搪塞的理由。但難道我們就只能指望相關人士恪守職責,維持選舉的公平及公正?[李柱銘]PNS_WEB_TC/20180807/s00202/text/1533579503797pentoy

詳情

褫奪參選權將被證明效果適得其反

過去兩個星期暑假外遊,返港之後,才發現香港已經被「參選確認書風波」搞得滿城風雨,甚至鬧出有數以千計人士出席九七後首個支持港獨公眾集會。確認書是「石頭湯」?我雖然不支持港獨,但卻並不認為應該剝奪支持港獨人士的參選權,尤其是無法理依據、無清楚明確準則的去剝奪市民的參選權。不少有識之士早已提出,為何只挑出《基本法》的個別條文出來,要參選人表態擁護?挑選的準則為何?會否今次要擁護的條文,是第1條等,香港乃中國不可分離的一部分;而下次要擁護的,就是基本法第23條,香港須為國家安全立法;而再下次就是基本法第45條,行政長官須先由提名委員會提名,才可通過選舉產生……總之,就如「石頭湯」的故事一樣,逐次逐次層層加碼,今天打壓一小撮,待大家習慣了以後,再把打壓面逐步擴大。林鄭月娥的愈描愈黑上周五,政務司長林鄭月娥試圖為「確認書」的做法「解畫」,安撫大家說,並非要求立法會候選人同意基本法的全部條文:「我們不是在說所有160條的條文,我們是在說最重要那幾條,是和國家對於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基本方針政策相關的條文。」並舉例說:「譬如第107條我不同意,什麼叫量入為出?你(政府)有很多錢,你有8000億儲備,你便應該使用,你為何要什麼『相適應』呢?」但其實這卻是愈描愈黑。究竟政府能否一次過明確講清講楚,基本法哪幾條條文最重要?而政府又憑什麼法理依據和準則,去判斷和決定這些條文較其他條文重要?難道政府是人大或是法院不成?林鄭月娥近年的表現,已經令不少對她本來還有期望的人,對她愈來愈失望。做法讓人覺得「對人不對事」况且,政府到了具體執行階段,去進行政治審查參選者參選權時,其準則也一樣是不清不楚。一方面,有梁天琦等5人(不包括楊繼昌)被褫奪參選權;但同一時間,有類似背景和主張,甚至在參選時喊過「香港建國」口號的參選人,卻可順利過關。這種標準不一,更讓人覺得有關做法是「對人不對事」,公信力進一步大打折扣。即使退一百步,不從法理觀點看,而是從政治觀點看,今次政府的做法也是愚不可及。「1個換3個」?今次被褫奪參選權的共有5人(不包括楊繼昌),當中較有勝算的,其實本來只有梁天琦一個。但「確認書風波」發生之後,卻令群情洶湧,不少人出於義憤、出於鬥氣、出於為了要摑梁振英一巴掌,都聲言會把選票轉投給其他港獨/自決派候選人。事實上,事發後,與梁天琦和「本民前」關係友好的青年新政,其3名候選人,民調支持度都急升;而人氣急升的梁天琦,更聲言會為3人站台。如果最終3人真的都能入局,「1個換3個」,甚至是「1個換n個」(即再加「熱普城」的候選人受惠),那麼政府是否「捉蟲」?是否得不償失?因此,近日官場中已有人私下批評,說今次中環西環是「為求立功,不計效果」,總之是向北京交差,總之是顯示他們已經「做咗嘢」;但效果會否適得其反,反為港獨/自決派候選人的選情火上加油,卻「闊佬懶理」。港獨是怎樣煉成的近日,在《立場新聞》中,讀到一篇以梁天琦的經歷來貫穿、分析港獨冒起、十分值得讀的文章,當中便提到:「從8.31落閘一路到確認書、DQ(disqualification)事件,愈來愈多人,已經絕望。」不錯,在雨傘運動、政改破局兩件香港當代政治大事之後,我都曾在本欄寫過系列總結文章。當時我便早已經提過,如果北京認為兩次企硬,「反對派」縱然發動了有數以十萬人上街的佔領運動,也只能徒呼奈何,甚至無以為繼,而北京卻始終寸土未失,因而沾沾自喜,我認為,那未免開心得太早。群眾,尤其是學生的disillusion,不會令他們從此變得愛國;更大可能,反而是本土主義和分離主義的抬頭。如今看來,當日不幸言中。但當權者卻沒有從中汲取教訓,今次進一步在選舉中作出打壓。道德,往往在打壓之下,才變得崇高偉大。我相信,港獨也是一樣。一時選舉的勝負、議席的得失,其實只是小事。但當政府無形的手愈伸愈長,當大學失守、當廉政公署失守,到今天,當公平公正選舉也失守、當公眾對公務員政治中立的信心亦告失守……大家對現有建制將喪失最後的good faith,變得disillusioned,大家也就再難按捺下去。港獨、革命等主張,昔日只是信口雌黃;到了今天,或許也仍只是一種掛在嘴邊、充滿激情但卻欠缺實質的口號。但長此下去,難保將來有一天,它們會變成星火燎原。試問,那又是誰之過呢?原文載於《明報》筆陣(2016年8月18日) 立法會選舉 一國兩制 港獨 2016立法會選舉 選管會 確認書

詳情

也許,選舉主任無越權……

今屆立法會選舉,在法定要求之外,僭建了一份「確認書」,雖然未能確認「獨派」不能參選,但卻確認了中共在港劃下政治紅線。也確認了「一國」不僅凌駕「兩制」,而且加速摧毀「兩制」。當然,大陸這次沒有越境「執法」,而是由特府代庖。雖然,特府一直反覆重申「確認書」有法可依,而選舉主任亦依法辦事。不過,至今仍沒有人能清楚地說出所依何法,更未能明白地指出判斷提名是否有效的標準和依據。至於所辦何事,卻已昭然若揭。梁特八月七日出席「全民運動日」後,否認這是政治審查,重申「選舉主任完全是根據香港有關的法律,履行他作為選舉主任的職責、行使他有關的權力,他們不偏不倚和不受政治干預。」並煞有介事地說,「這個並不是政府裏面一個人的決定,而是每個區的參選人提交了表格後,由該區的選舉主任來作出決定。」梁特這回可能沒有撒謊,不然的話,為何有人不簽「確認書」,卻獲有效提名。一些人堅持「港獨」,又可以成功入閘。相反,有人簽了,即便是改弦易轍,放棄「港獨」倡議,卻不獲有效提名?然而,到底真的由各區選舉主任下決定,還是真的有一張「黑名單」,真的不好說。根據《選舉管理委員會(選舉程序)(立法會)規例》第十六條,如《立法會條例》第三十七、三十九及四十條的規定已獲遵從,候選人的提名便屬有效,除非「選舉主任決定有關提名表格無效;或該候選人退出而不再是有關選舉的候選人。」也就是說,選舉主任一直也可以在參選人符合一切法定規定的情況下,決定提名表格無效,而且沒有法例要求必須提出理由。由此觀之,也許選舉主任真的沒有越權,也沒有以行政代替司法。因為,根據《立法會條例》第八十條,「行政長官可一般地或在任何特定情況下,就選舉事務主任行使或履行他根據本條例具有的舉行或進行選舉的職能或職責給予指示。」而選舉主任在行使職責時,「必須遵從行政長官根據本條就行使該職能或履行職責而給予的任何指示。」(第八十條)到底在這次立法會選舉中,有沒有這樣的一個「指示」,實在無從稽考,亦無法查證。既然梁特矢言「這個並不是政府裏面一個人的決定」,那麼,真的信不信由你!值得注意的是,根據《選舉管理委員會(選舉程序)(立法會)規例》第十七條,選舉主任在根據第十六條決定某人是否有資格獲提名為候選人或是否喪失該資格時,必須顧及提名顧問委員會所提供的意見。《選舉管理委員會(提名顧問委員會(立法會))規例》第六條規定,凡某候選人向選舉主任呈交提名表格,則選舉主任可向顧問委員會提出申請,要求顧問委員會就該候選人是否有資格獲提名為候選人提供意見。而根據《選舉管理委員會(提名顧問委員會(立法會))規例》第三條,提名顧問委員會的職能,是就「某候選人是否有資格獲提名為候選人或是否喪失該資格。」而向任何選舉主任提供意見。而委員會提供的任何意見,按照該規例第七條的規定,必須盡快將意見的副本提交選管會。故此,各區的選舉主任有沒有向提名顧問委員會申請,要求提供意見,是一大疑問。若個別選舉主任曾經向委員會要求提供意見,又是否涉及該選區的所有參選人,是另一疑團。而委員會所提供的意見,基於什麼準則,如何考量,更加至為關鍵。假如委員會這次真的有向選舉主任提供任何意見,也許,選管會也應在可行範圍內,公開這些意見的副本。按:五月六日憲報公布,王正宇資深大律師、陳浩淇、陳世傑、何炳堃、呂傑齡及鮑進龍,獲委任為二○一六年立法會選舉的提名顧問委員會成員。 梁振英 2016立法會選舉 選管會 選舉主任

詳情

候選人談港獨 選管會含糊其辭

立法會參選權風波未了,有候選人「過關」後即公開大談港獨。連日來選舉事務處對於候選人支持港獨,選舉主任有無權取消候選人參選資格一事,一直含糊其辭,以「不評論個案」、「選舉必須依法進行」來回應。有政界中人指出,政府在第一波阻截本民前梁天琦參選時已引起極大爭議,包括受法律界權威人士質疑,故現在處理候選人談港獨一事,也格外謹慎,避免再挑起風波,暫時先採拖字訣讓事件降溫。有政界中人稱,特首梁振英(CY)或律政司長袁國強日前開腔力撐選舉主任有法理依據否決梁天琦等人的參選資格,但法律界30名選委對此提出法律質疑,姑勿論法律界的觀點是否合理,事件已在政治上產生一定震盪,因此下一步律政司或選管會如何處理候選人談港獨問題,就要格外小心。袁國強昨日外訪前,再度回應事件,值得留意的是,對於有人就事件提出選舉呈請,質疑選舉主任的裁決,袁國強說,「在這個問題上,我認為可以在香港自己的司法系統裏處理,所以在律政司的立場,我們不會要求人大常委作出釋法。」政界中人相信,袁國強的說法用意是在降溫,表達政府立場,避免事件再激化,如避免引發一批人鼓動釋法處理事件,引起社會爭拗。他認為今次事件主要法律爭論點,是選舉主任權力及擁護《基本法》「確認書」的法律基礎,涉及的是本地法例,應毋須提升到釋法層面。對於近日有過了關的候選人,包括出選九龍東的陳澤滔表示支持港獨,選舉主任究竟有沒有法理權力取消一個已憲刊成為候選人者的參選資格?就這問題,選舉事務處一直說不清,昨日的回覆是,「我們不評論個別個案。立法會選舉必須依法進行,選舉主任會按照相關法例的規定處理選舉期間內出現的事情」。有政界中人相信政府內部仍在小心思考如何處理事件,對此未有答案,避免隨便出手又再引起爭議,所以只能模糊回應。他又指就算現時有法例賦予選舉主任這權力,但是否合適地運用這權力褫奪一個候選人的參選資格,也要小心處理。另有了解選舉法例的政界人士指出,如有候選人違規,政府並非「無符」,又提醒獨派,選舉主任有權推翻決定,取消參選資格。筆者翻過《立法會條例 42B(4)》,條文指選舉主任確認候選有效提名之後,如在選舉日期之前(今屆是9月4日) 接獲證明,並信納該候選人喪失獲提名為候選人的資格,則選舉主任必須按照根據《選舉管理委員會條例》(第541章)訂立並正有效的規例更改該項決定,示明該候選人並非獲有效提名。不過,以上的法例有否賦予選舉主任權力,以候選人支持港獨為由而更改決定,至今政府無給出一個答案。筆者又翻過《立法會條例第39條》,當中提及一些情况,指任何人如有以下情况,即喪失獲提名為候選人及當選為議員的資格,包括已被裁定犯叛逆罪、在提名當日或選舉當日正因服刑而受監禁、是香港以外地方的政府的代表或該政府的受薪政府人員、被裁斷為因精神上無行為能力而無能力處理和管理其財產及事務等。網誌﹕specials.mingpao.com/LSZ.htm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8月9日) 港獨 2016立法會選舉 選管會 選舉主任

詳情

港女麗嫦

香港女性當中,叫阿娥阿嫦,年紀應該有番咁上下,行事風格,氣質態度,很難跟今天的港女相比。但發夢都估不到,選舉主任麗嫦姐,否決梁天琦的參選資格的邏輯,竟然同今日港女有得比。港女:「你愛唔愛我?」港男:「我對你咁好,梗係愛你啦!」港女:「我點知你係咪真心㗎?」港男:「你咁都唔信,唔通要我挖個心畀你睇咩?」港女:「咁你點證明你真係愛我吖?除非咁,你簽張確認書畀我,確認你愛我,如果有個年限,就係一萬年!」港男:「為咗確認我對你真心,睇下,我已經火速簽咗確認書嘞!」港女:「我都係唔信,點知你係咪真誠咁愛我㗎?」港男:「咁你想我點吖?」港女:「你將你前度送畀你所有嘅嘢,咩嘢信物、情信,喺我面前燒晒佢,咁我或者會信……」港男:「好……我燒晒啦,幾乎屋都燒咗,連fb、WhatsApp都剷走埋,咁你信啦!」港女:「總之我就係唔信,你咁多前度,點知你同我拍拖嗰陣,心裡面仲會唔會諗住前度㗎?我哋都係分手啦!」港男:「……」梁天琦已經剷走所有「港獨罪證」,聲言轉變政治立場,不但簽署了擁護基本法效忠特別行政區的聲明,更補簽了確認書,但麗嫦姐仍然不信納梁天琦是真誠的,否決了他參選的權利。嚴格地說,梁天琦所做的一切,等於簽了悔過書。今是昨非,迷途知返,對他的粉絲來說,立場是否堅定,已經大打折扣。梁天琦要做的都已經做了,難道像上面的港男所說,要挖個心出來畀麗嫦姐睇,才能證明梁天琦的真誠?梁天琦說得很對,今次被判「不符合立法會候選人提名資格」,等於被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為什麼是終身呢?梁天琦主張過港獨,現在公開宣布悔改,但選舉主任仍不相信他的真誠,今屆被取消參選資格,那麼下屆呢?再過4年、8年、16年,真誠也可繼續被懷疑,參選資格也可繼續被取消,這不是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又是什麼?在中國大陸,無論是維權人士,又或習大大的政敵被檢控被判刑,好歹都經過法律程序,刑期多少年?剝奪政治權利多長時間?都會正式宣判。今次選舉主任的做法,比大陸還不如!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8月7日) 立法會選舉 2016立法會選舉 選管會 確認書 梁天琦 選舉主任

詳情

禮崩樂壞的香港:選管會的人治

傘運後的香港,越來越陌生。我所愛的香港,都已不像香港。一些香港本身的核心價值如法治、自由、權利,正面臨被完全侵蝕的危機。一些歪理在香港已變成真理,善惡不分偏偏得到景仰。香港人一直引以為傲的法治,好像已所剩無幾;相反有著中國特色的「人治」卻日趨猖獗。「選管會梁天琦事件」就是其一選管會如何踐踏香港價值的例子。在今年立法會新界東補選時,我相信大家最記得梁天琦與楊岳橋之爭,那時梁亦有著支持「港獨」的旗號參選,選管會當時沒有否決他的參選資水格。不過六個月後,梁再參選時卻被選管會認為「未能放低港獨主張」而否決其資格。首先,先讓我說說為什麼會用「禮崩樂壞」來形容香港現今的狀況。昔日香港的「禮樂」其實可以追溯到港英時代開放給香港人的權利,歷史課就能知曉英國政府如何逐步了解市民對於權利的需求,並逐步開放予他們參與政治的權利。其實這造就了香港以「依法」、「民主」、「自由」之道建立其核心價值,並以之為香港人的禮與道。這談得上是香港的基本價值及基石。不過,香港近年政治方面的敗壞,尤其顯著的傘運後種種政界醜聞、侵犯港人權利等事件,就看得出一種吏治墮落在香港不斷發生。這就是一種禮崩與樂壞,而何以見得?選管會事件的不同角度也能反映出來。這件事,很黑暗、很不合情理。黑暗的是,本身特首選舉政改已經是有著篩選的偽普選,而被否決後,竟然想故技重施。雖然立法會選舉並非完全公平,仍存的功能組別選舉就恰好地示範議席的分佈或架構如何有「自己人才有權玩」的意味。既然在非完平的情況下,為什麼香港政府可以連僅有基本法賦予我們的「選舉權」和「被選舉權」都要被剝奪?這猶如侵蝕香港人僅餘的「一小片天空」。在這層面及做法,基本法所寫的「選舉權」及「被選舉權」其實已經被視若無睹。不合情理的是,選管會的理據存在不少漏誤、混淆視聽及矛盾。首先六個月前後選管會變了樣已經是不合邏輯。補選時梁「港獨」的聲音比起是次立法會選舉更強,而今次有嗎?或許。如果政府是要打擊港獨勢力,為什麼補選還讓他參選成名?為什麼要留到現在才做這種黑暗的篩選?其實選管會這兩次的邏輯上很有問題。另外,整篇對梁參選的理據聲明書充斥著「我認為」、「應是」、「我不能信任」等主觀以及不肯定的字眼。其實這與有中國特色的「人治」沒什麼分別。都是那一句:香港,是用法治說話,這亦是香港核心價值中重要的一環。什麼時候「我認為」、「我相信」、「我認定」就成為了指正人的證據?為什麼你指正人不需要真憑實據,反而要求被告人拿回證據證明自己沒「港獨」的想法?這「莫須有」的罪名在宋朝有,今日香港亦有。另外,這次風波有著獨裁、橫蠻的意味。大家都以為這些荒天下之大謬的事情不會發生在香港。怎知……不用多說。在候選人的提名表格,是有聲明讓候選人簽署同意擁護基本法的,梁亦簽了。但選舉主任竟認為雖然他簽署聲明,但依然不符要求。如果只靠選管會信任誰才讓他參選,這份聲明有何意義?一方面是在人治,另一方面根本是獨裁專制的處事手法。剛才所說的「我認為」、「我不相信」亦是同樣的道理,如何知道你所信的一定是真?「不要問,只要信」只是電視劇的對白,不是在現實也能通用。「一言堂」就是這次事件選管會的一種態度。但你覺得能令香港人臣服嗎?有,或許是還未知道香港的醜惡的人。首先,我是不會信服的。總括而言,這次風波再一次印證了香港已陷入禮崩樂壞、政治敗壞的深淵。傘運後的政府更變本加厲地踐踏香港人的尊嚴、香港的價值、香港值得驕傲的基石。我只希望香港仍能堅守其核心價值,停止更多禮崩樂壞的場面出現。似乎這願望只是鏡中花,水中月。甚至連倒影都已消失。很多人(包括我)所愛的香港,還在嗎? 立法會選舉 2016立法會選舉 選管會 確認書

詳情

政治問題 不要用法律處理

立法會參選人要填寫一份「確認書」,申明擁護《基本法》裏關於「香港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割一部分」的條文。這件事的本質,便是典型的「政治問題,法律解決」。港獨是一個政治問題,涉及這個城市的人民如何回應來自大陸的政治壓力。你可以不認同港獨主張,但你不能否認,這是部分人的政治選擇。要解決政治問題,唯一的做法便是政治回應。如何能增強市民對一國兩制的信心、如何能保證中央不會插手香港事務,這才是針對問題的做法。但現在「政治問題,法律處理」,試圖利用一個官員口口聲聲「合法」的程序,去阻止參選人的港獨訴求。客觀效果明顯是弄巧反拙,「獨派」聲勢更高漲。今天輿論認為,這個確認文件只是做做戲、走走過場,向上面交代。但於我而言,這卻是政府明目張膽,試圖限制、收窄參選人的資格。即使今屆選舉的限制未有法律效力,但這種意圖還是非常危險的信息。大陸的人大代表美其名是選舉產生,和政府委任的政協不同性質;但實際操作上,人大代表的門檻,卻由參選開始已經是阻礙重重。當年大陸知識分子李承鵬有意以獨立人士身分參選,結果即使符合了10個公民的聯合推薦資格,卻還是得不到選舉部門發出的推薦申請表,結果「胎死腹中」,不要說選不上,連成為參選人的資格都不能滿足。今天選管會橫加一份「確認書」,其實已經試圖在現有的參選資格上,自行僭建門檻。今天是擁護基本法的「確認書」,明天便可能是維護國家安全的精神,要在南海問題、台獨問題上和國家保持一致。當行政部門用法律形式包裝政治,篩選參選人的資格,我們如何能相信張曉明所講,中央不是要把香港變成上海廣州深圳呢?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7月22日) 立法會選舉 2016立法會選舉 選管會 確認書

詳情

選管會掩耳盜鈴

早前鍾樹根宣傳出新書,並向網民挑機,如發現書內有錯字,可在他的facebook中留言,他會多送一本書給成功挑機者。如此氣勢,教我想起昔日秦國丞相呂不韋,將他那本《呂氏春秋》掛在城門之上,公告天下,若有人能在書中增刪一字,即賞千金。這就是「一字千金」成語的由來。由此可見,呂丞相出手比Treegun可謂闊綽得多,呂丞相玩的把戲是「一字千金」,而Treegun充其量只是「一字一書」,仲要係送多一本本身已經有錯字的書給你,你會跟著Treengun玩這個捉錯字遊戲嗎?鍾樹根承襲呂不韋「一字千金」遺風在呂不韋的時代,真的沒有人夠膽應戰挑機,為《呂氏春秋》增刪一字。並非因為《呂氏春秋》完全沒有錯漏,而是因為當時人人都怯於呂不韋的權勢,包括時為秦國大王的嬴政,都要忌呂不韋三分,未敢跟他有正面衝突。《呂氏春秋》收錄了一篇很出名的成語故事,叫「掩耳盜鈴」。原文是「掩耳盜鐘」,但後人卻習慣講成「掩耳盜鈴」,流傳至今。反正「鈴」又好「鐘」又好都不影響故事的寓意。話說有個賊,看中了一個有錢人家中的一個鐘,想偷走。但他恐怕搬動個鐘時,鐘會響,吵醒其他人,於是想出一條「妙計」,就是捂著自己雙耳去搬鐘。他以為自己掩耳偷鐘,聽不到鐘響,人家就聽不到了,你說他是否很蠢!呂不韋弄權自欺欺人「掩耳盜鈴」就是教訓人不要自欺欺人,以為呃到自己可以過關,但其實瞞騙不過別人。可惜,人類總是犯同一個錯誤。主持編纂《呂氏春秋》的呂不韋,他自己何嘗不是一個「掩耳盜鈴」之徒?嬴政初登基時還年幼,國政自然可盡掌握於呂不韋手中。但嬴政年紀漸大,野心亦越來越大,嬴政身為大王,名正言順,早晚是要加冠親政的。呂不韋亦感受到嬴政的威脅,但他自己不願意急流勇退。甚麼「一字千金」,無非是為了逞一時之威風。呂不韋深知自己在秦國的威望早已大不如前,只好掛《呂氏春秋》於城牆以示威,自我感覺良好一番。無非是「掩耳盜鈴」,騙了自己,卻騙不過嬴政。即使沒看歷史,有追看過《尋秦記》的朋友都知道,沒多久之後,呂不韋便被秦王嬴政鬥垮,繼而慘死。沒想到,兩千多年後的香港選舉委員會,又再上演一次「掩耳盜鈴」的鬧劇。選委會無端白事創新猷,在立法會選舉提名期前宣布,將會要求參選人簽署一份「確認書」,讓參選人聲明認同「香港是中國不可分離的部分」等基本法條文。不肯簽「確認書」者,將喪失參選資格。若簽署後,其言行仍有宣揚香港獨立之嫌,便有機會干犯選舉失實聲明罪,或要負上刑事責任。禁絕港獨反令更多人談港獨選委會企圖借「確認書」以限制參選人的言論,香港人就不會談「港獨」嗎?正好相反,選舉未正式開始報名,「港獨」一詞再一次成為傳媒以及坊間談論的焦點!我可以肯定「港獨」一定會成為這個選舉期人們日日都要談論的話題。選委會越要禁,反而越多人講。情況就好似在兩年前「港獨」只是小部分人在網上討論的話題。但2015年年初,梁振英在宣讀施政報告期間,突然高調批評香港大學學生刊物《學苑》「搞港獨」,使「港獨」一詞突然登上大雅之堂,在議事廳堂而皇之出現之同時,主流媒體及街頭巷尾的市民亦爭相討論。我認為政治制度和國家疆土按不同時代的需要而變化,十分正常。甚麼「自古以來領土不可分割」之說,毫無道理!你翻開中國歷史地圖,每個朝代的疆土大小都不一樣,自會明白。我認為以目前中國共產黨之爛透,並日益拖垮香港的局面,香港人爭取建國獨立,是正途。但作為統治者的一方,若想消除老百姓「分裂國家」的聲音,扭盡六壬禁絕人們去講,是下下之策。越禁人們越要講!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情況就好似神秀那句偈語「時時勤拂拭,莫使惹塵埃」一樣,境界一點都不高!明明身處的環境就有塵,你天天夾硬用力往鏡上抹塵,一時之間鏡子好像乾淨了,但轉個頭,塊鏡仍會沾染塵埃。香港人「追求香港獨立」之心已起,不管你怎樣禁絕人們談「港獨」,人們總是會講的。要消除港獨的聲音,就要學會惠能所提倡「無」的概念,從根本上消除香港人「港獨」的念頭。那麼,中國共產黨就要自我檢討,這些年頭是否干預得香港太犀利呢?梁振英政府又要自己反省,是否自己把香港治理得太爛,香港人才萌生「港獨」之意?如果政治清明,天下大治,人人安居樂業,大家每天只要專心工作和吃喝玩樂,便很滿足了,老百姓連關心政治的興趣都沒有,又何來談「港獨」之理呢?這正是惠能那句偈語「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的至高道理。但中國共產黨和梁振英政府要是死不悔改,繼續把香港搞爛,香港人不甘心搭沉船,站起來捍衛香港的核心價值,爭取變更國體,支持「香港獨立」,又有何奇?說到底,「香港獨立」在香港從來就是偽命題。最重要就是大家覺得生活過得去。我們日日喺度叫囂要爭取民主,講出建制派點衰法,但仍有很多「港豬」未醒,就是這個原因,因為很多香港人仍然覺得生活過得去。我從來不會怪「港豬」未醒,因為生活仍然過得去是他們的福氣。但當大家看到香港連廉政公署這根支柱都要倒下,香港只會日益敗壞,火焰早晚會燒到「港豬」身上令他們驚醒。自古以來,執政者「掩耳盜鈴」,最終害己害人。國之疆界可以重劃,無道昏君被人推倒,此乃恒常古理,絕不稀奇。 立法會選舉 港獨 選管會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