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戈:拖欠我及時的大律師公會DQ聲明在那裏?

早於2017年12月22日大律師公會戴啟思名單中的競選人及他們的同路不斷強調大律師公會要對法治的事宜走在前端,不要做鵪鶉。 今年1月27日,周庭被執政者DQ。究竟DQ主任是否正確,有否踐踏《基本法》? 至本文執筆之日,大律師公會現屆執委已經鵪鶉超過了雙手手指加埋的數目。那些泛民大狀在大律師公會換屆選舉前後信誓旦旦的說,戴啟思名單必然準時發聲的承諾去了那裡?他們有沒有敦促以戴啟思為核心的現屆公會快速及果斷地對DQ的事作出支持或反對的聲明。換屆選擇前,尊貴的陳淑莊議員曾說過,去年12月大律師公會一地兩檢的聲明是她期待以久、引頸以待的聲明。我了解陳議員的期望,在此我亦引頸以待大律師公會發表聲明回應DQ選舉主任的決定。 相對於大律師公會,三十位法律界選委們「DQ㩒掣後」的聲明,其反應快速無比。他們雖然來自法律界不同的選委競選名單,他們全部是泛民名單的當選者,是民主的先鋒和捍衛者,位位都是高票當選,所以他們發聲,用行動反對DQ聲音。 反之,大律師公會執委會自本年1月18日換屆後,尚未對法治議題有任何反應。自從戴啟思名單贏得選舉後,他們所承諾的大律師公會應準時發聲、即時發聲、合時發聲在那裡?陳文敏

詳情

也許,選舉主任無越權……

今屆立法會選舉,在法定要求之外,僭建了一份「確認書」,雖然未能確認「獨派」不能參選,但卻確認了中共在港劃下政治紅線。也確認了「一國」不僅凌駕「兩制」,而且加速摧毀「兩制」。當然,大陸這次沒有越境「執法」,而是由特府代庖。雖然,特府一直反覆重申「確認書」有法可依,而選舉主任亦依法辦事。不過,至今仍沒有人能清楚地說出所依何法,更未能明白地指出判斷提名是否有效的標準和依據。至於所辦何事,卻已昭然若揭。梁特八月七日出席「全民運動日」後,否認這是政治審查,重申「選舉主任完全是根據香港有關的法律,履行他作為選舉主任的職責、行使他有關的權力,他們不偏不倚和不受政治干預。」並煞有介事地說,「這個並不是政府裏面一個人的決定,而是每個區的參選人提交了表格後,由該區的選舉主任來作出決定。」梁特這回可能沒有撒謊,不然的話,為何有人不簽「確認書」,卻獲有效提名。一些人堅持「港獨」,又可以成功入閘。相反,有人簽了,即便是改弦易轍,放棄「港獨」倡議,卻不獲有效提名?然而,到底真的由各區選舉主任下決定,還是真的有一張「黑名單」,真的不好說。根據《選舉管理委員會(選舉程序)(立法會)規例》第十六條,如《立法會條例》第三十七、三十九及四十條的規定已獲遵從,候選人的提名便屬有效,除非「選舉主任決定有關提名表格無效;或該候選人退出而不再是有關選舉的候選人。」也就是說,選舉主任一直也可以在參選人符合一切法定規定的情況下,決定提名表格無效,而且沒有法例要求必須提出理由。由此觀之,也許選舉主任真的沒有越權,也沒有以行政代替司法。因為,根據《立法會條例》第八十條,「行政長官可一般地或在任何特定情況下,就選舉事務主任行使或履行他根據本條例具有的舉行或進行選舉的職能或職責給予指示。」而選舉主任在行使職責時,「必須遵從行政長官根據本條就行使該職能或履行職責而給予的任何指示。」(第八十條)到底在這次立法會選舉中,有沒有這樣的一個「指示」,實在無從稽考,亦無法查證。既然梁特矢言「這個並不是政府裏面一個人的決定」,那麼,真的信不信由你!值得注意的是,根據《選舉管理委員會(選舉程序)(立法會)規例》第十七條,選舉主任在根據第十六條決定某人是否有資格獲提名為候選人或是否喪失該資格時,必須顧及提名顧問委員會所提供的意見。《選舉管理委員會(提名顧問委員會(立法會))規例》第六條規定,凡某候選人向選舉主任呈交提名表格,則選舉主任可向顧問委員會提出申請,要求顧問委員會就該候選人是否有資格獲提名為候選人提供意見。而根據《選舉管理委員會(提名顧問委員會(立法會))規例》第三條,提名顧問委員會的職能,是就「某候選人是否有資格獲提名為候選人或是否喪失該資格。」而向任何選舉主任提供意見。而委員會提供的任何意見,按照該規例第七條的規定,必須盡快將意見的副本提交選管會。故此,各區的選舉主任有沒有向提名顧問委員會申請,要求提供意見,是一大疑問。若個別選舉主任曾經向委員會要求提供意見,又是否涉及該選區的所有參選人,是另一疑團。而委員會所提供的意見,基於什麼準則,如何考量,更加至為關鍵。假如委員會這次真的有向選舉主任提供任何意見,也許,選管會也應在可行範圍內,公開這些意見的副本。按:五月六日憲報公布,王正宇資深大律師、陳浩淇、陳世傑、何炳堃、呂傑齡及鮑進龍,獲委任為二○一六年立法會選舉的提名顧問委員會成員。 梁振英 2016立法會選舉 選管會 選舉主任

詳情

候選人談港獨 選管會含糊其辭

立法會參選權風波未了,有候選人「過關」後即公開大談港獨。連日來選舉事務處對於候選人支持港獨,選舉主任有無權取消候選人參選資格一事,一直含糊其辭,以「不評論個案」、「選舉必須依法進行」來回應。有政界中人指出,政府在第一波阻截本民前梁天琦參選時已引起極大爭議,包括受法律界權威人士質疑,故現在處理候選人談港獨一事,也格外謹慎,避免再挑起風波,暫時先採拖字訣讓事件降溫。有政界中人稱,特首梁振英(CY)或律政司長袁國強日前開腔力撐選舉主任有法理依據否決梁天琦等人的參選資格,但法律界30名選委對此提出法律質疑,姑勿論法律界的觀點是否合理,事件已在政治上產生一定震盪,因此下一步律政司或選管會如何處理候選人談港獨問題,就要格外小心。袁國強昨日外訪前,再度回應事件,值得留意的是,對於有人就事件提出選舉呈請,質疑選舉主任的裁決,袁國強說,「在這個問題上,我認為可以在香港自己的司法系統裏處理,所以在律政司的立場,我們不會要求人大常委作出釋法。」政界中人相信,袁國強的說法用意是在降溫,表達政府立場,避免事件再激化,如避免引發一批人鼓動釋法處理事件,引起社會爭拗。他認為今次事件主要法律爭論點,是選舉主任權力及擁護《基本法》「確認書」的法律基礎,涉及的是本地法例,應毋須提升到釋法層面。對於近日有過了關的候選人,包括出選九龍東的陳澤滔表示支持港獨,選舉主任究竟有沒有法理權力取消一個已憲刊成為候選人者的參選資格?就這問題,選舉事務處一直說不清,昨日的回覆是,「我們不評論個別個案。立法會選舉必須依法進行,選舉主任會按照相關法例的規定處理選舉期間內出現的事情」。有政界中人相信政府內部仍在小心思考如何處理事件,對此未有答案,避免隨便出手又再引起爭議,所以只能模糊回應。他又指就算現時有法例賦予選舉主任這權力,但是否合適地運用這權力褫奪一個候選人的參選資格,也要小心處理。另有了解選舉法例的政界人士指出,如有候選人違規,政府並非「無符」,又提醒獨派,選舉主任有權推翻決定,取消參選資格。筆者翻過《立法會條例 42B(4)》,條文指選舉主任確認候選有效提名之後,如在選舉日期之前(今屆是9月4日) 接獲證明,並信納該候選人喪失獲提名為候選人的資格,則選舉主任必須按照根據《選舉管理委員會條例》(第541章)訂立並正有效的規例更改該項決定,示明該候選人並非獲有效提名。不過,以上的法例有否賦予選舉主任權力,以候選人支持港獨為由而更改決定,至今政府無給出一個答案。筆者又翻過《立法會條例第39條》,當中提及一些情况,指任何人如有以下情况,即喪失獲提名為候選人及當選為議員的資格,包括已被裁定犯叛逆罪、在提名當日或選舉當日正因服刑而受監禁、是香港以外地方的政府的代表或該政府的受薪政府人員、被裁斷為因精神上無行為能力而無能力處理和管理其財產及事務等。網誌﹕specials.mingpao.com/LSZ.htm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8月9日) 港獨 2016立法會選舉 選管會 選舉主任

詳情

港女麗嫦

香港女性當中,叫阿娥阿嫦,年紀應該有番咁上下,行事風格,氣質態度,很難跟今天的港女相比。但發夢都估不到,選舉主任麗嫦姐,否決梁天琦的參選資格的邏輯,竟然同今日港女有得比。港女:「你愛唔愛我?」港男:「我對你咁好,梗係愛你啦!」港女:「我點知你係咪真心㗎?」港男:「你咁都唔信,唔通要我挖個心畀你睇咩?」港女:「咁你點證明你真係愛我吖?除非咁,你簽張確認書畀我,確認你愛我,如果有個年限,就係一萬年!」港男:「為咗確認我對你真心,睇下,我已經火速簽咗確認書嘞!」港女:「我都係唔信,點知你係咪真誠咁愛我㗎?」港男:「咁你想我點吖?」港女:「你將你前度送畀你所有嘅嘢,咩嘢信物、情信,喺我面前燒晒佢,咁我或者會信……」港男:「好……我燒晒啦,幾乎屋都燒咗,連fb、WhatsApp都剷走埋,咁你信啦!」港女:「總之我就係唔信,你咁多前度,點知你同我拍拖嗰陣,心裡面仲會唔會諗住前度㗎?我哋都係分手啦!」港男:「……」梁天琦已經剷走所有「港獨罪證」,聲言轉變政治立場,不但簽署了擁護基本法效忠特別行政區的聲明,更補簽了確認書,但麗嫦姐仍然不信納梁天琦是真誠的,否決了他參選的權利。嚴格地說,梁天琦所做的一切,等於簽了悔過書。今是昨非,迷途知返,對他的粉絲來說,立場是否堅定,已經大打折扣。梁天琦要做的都已經做了,難道像上面的港男所說,要挖個心出來畀麗嫦姐睇,才能證明梁天琦的真誠?梁天琦說得很對,今次被判「不符合立法會候選人提名資格」,等於被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為什麼是終身呢?梁天琦主張過港獨,現在公開宣布悔改,但選舉主任仍不相信他的真誠,今屆被取消參選資格,那麼下屆呢?再過4年、8年、16年,真誠也可繼續被懷疑,參選資格也可繼續被取消,這不是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又是什麼?在中國大陸,無論是維權人士,又或習大大的政敵被檢控被判刑,好歹都經過法律程序,刑期多少年?剝奪政治權利多長時間?都會正式宣判。今次選舉主任的做法,比大陸還不如!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8月7日) 立法會選舉 2016立法會選舉 選管會 確認書 梁天琦 選舉主任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