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家驊:為遼寧號訪港自豪

上星期一個早上的清晨時分,我坐在電視機前看着「遼寧號」駛進香港水域,一時感慨萬千。那天是七月七日,八十年前,中國便是在這天再次被外人侵略蹂躪,開始八年抗戰的噩夢,幾近亡國。「遼寧號」不是什麼軍事或科研石破天驚之作,但在盧溝橋事件八十周年早上看見它,其象徵意義卻是不言而喻。 中國數千年歷史,故步自封,從來不作侵略他邦之想;只因我們歷來只着重發展文化而忽略軍備,歷史才寫滿了被外族入侵的章節。元清之入侵、八國聯軍,以至日本軍國之欺凌,令中華兒女受盡屈辱。到了今天,國家防衛力量才可說正起步追趕國際水平,但這過程確實是充滿着辛酸血淚。 殖民地時代,特別在越戰時代,美國第七艦隊經常訪港。那些年,我經常在灣仔酒吧彈唱為生。美國艦隊之到訪,對我們來說,除了額外收入有望外,是毫無感覺的。相反,額外收入同時換來的代價,是忍受着美國海軍那種視港人如無物的傲慢態度;但身為殖民社會的一分子,我們又可以說什麼、做什麼? 今天的感覺卻是完全不同了。在此清晨,不禁慨嘆中國過去八十年的屈辱圖騰之餘,卻平添了一份小小的自豪感。沒錯,新中國在人權、民主、自由和法治多方面尚有很長的路要走,但今天中國大致上國泰民安,各大省市井

詳情

阮紀宏:航母來港 提振剛陽氣

解放軍航母遼寧號來港,並開放給市民參觀,引起一陣熱潮,各方評說不一。但最重要的一點是,媒體上充斥着委靡之音、男兒缺乏剛陽氣;軍隊、武器以及象徵力量的航母,給香港煥發出一股振作的精神。 航母來港,而且正值80年前日軍全面發動侵華戰爭的7月7日來到,應該是刻意安排的,提醒所有中國人:只有強大的軍事力量,才能保衛國家和人民、保衛民族利益。為香港推行愛國主義教育添薪,其意義不言而喻。 航母上的武器,國產化的部分當然也是顯示國家實力的象徵;但武器本身,也是國防教育的素材。香港距離戰爭已經72年。年前佔中事件,警方使用催淚彈制止抗議人士的衝擊,年紀輕輕的學生覺得這是過分暴力;如今看看什麼才是真正的武器,那些當年在大字標題上寫着「警方竟然使用催淚彈」的傳媒,可能會感到後悔。 解放軍的精神面貌,也是很多參觀者關注的方面。威武是軍隊制服和嚴肅站姿塑造出來的;他們任意跟參觀者合照,甚至幫人拍照,也可能是上級交代的任務;各個開放參觀點井然有序,可能也是事前檢查過的。但他們跟參觀者零距離交流,而且還面帶着發自內心的微笑和親和,這就不是任何命令可以讓他們裝出來的。他們是普普通通的中國人,是跟所有香港市民一樣的中

詳情

林勉一:你們以為「改天要多欺負一下日本韓國」是個別例子嗎?

二手艦遼寧號進入香港海域,有些大媽大叔興奮得充血,覺得這是中國人的驕傲、鎮攝港獨、人心回歸乜乜實實。 報紙訪問一個中國遊客,他可能充血的過了頭,說「我覺得中國很棒,改天要多欺負一下日本,韓國什麼的。」 看見這些充血活塞男,大家當然會share and dislike,不過也有人說這可能是個別傻B的狂言,不代表什麼。 我認識不少在中國受過教育的朋友,他們回憶中小學的教育,其實正在量產這種狹隘民族主義上腦的傻B。 舉個例子,之前南韓部署薩德飛彈防禦系統,中共在全國發動抵制南韓,尤其是換地給政府建基地的樂天。一時間,抵制樂天變成了小學「愛國」教育的課程內容,小學生戴著少先隊紅領巾誓師「抵制樂天,愛我中華」。 這種場景我見過–在紀錄片中的納粹德國,希特拉少年團的學生誓師反猶。(當然還有文革,不過都是中國的不算,免得double-count) 中共的狹隘民族主義教育,一直都是在製造一種受害者情緒帶動的仇恨–中國無時無刻都是受害者,所以一定要擁護中國共產黨,才能有偉大的民族復興。民族復興之後,就能以大國姿態去駕馭別國。明明南韓從來未「欺負」過中國,相反,朝鮮曾經是滿清的朝貢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