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新舊鄧寇克

因為新版《鄧寇克大行動》的關係,上網看了一九五八年的老版本,黑白片,同樣是陽剛正氣,同樣是生死存亡,感覺終究非常不一樣。 該怎麼形容呢? 老版本沒有數碼科技的強勁支援,戰况效果當然欠缺激烈。新版本不管是2D或3D,槍來彈往,立體身歷聲,皆能把觀眾瞬間拉進戰爭氛圍,坐在電影院裡,你像跟英法聯軍一樣被困在既近又遠的海岸,死亡威脅分分秒秒從四面八方襲來,前有去路走不了,後有追兵正趕來,滄海茫茫,平安回家變成世上最艱辛的事情。 然而正因戰况刺激,人與人之間的恩仇愛恨難免被遮掩了若干,終究是「戰爭片」,人情氣息只是打底,脫險解困始是戲肉,你抬頭仰望大銀幕,有幾分似旁觀一場電競遊戲,最重要的是看誰贏誰輸。 老版本卻較似「文藝片」。一堆佬味十足的英法將領在黑白菲林裡狂奔疾走,各施計謀,各有盤算,而且口水多過茶,有時候回憶成長,有時候期盼未來,一場危困串起了不同的生命故事,明明是戰友,但當面臨威脅,竟又隱隱似敵人,槍口雖仍向外,卻須提防自己人的背叛與離棄,生命如是,鄧寇克的海灘便是生命的真相。 老版本肯定不合年輕觀眾口味。回不去了,自從有了數碼科技的聲光幻影,口水多過茶的所謂經典電影已難迎合新一代觀眾

詳情

言輕:《鄧寇克大行動》(Dunkirk):人既渺小也偉大

(評台編按:下文有劇透) 《鄧寇克大行動》(Dunkirk)的焦點不是撤退的三十萬士兵和歷史的爭論,而是導演基斯杜化‧路蘭。他刻意不採取一般戰爭片的拍攝方式,沒有恢宏敘事,沒有轟天爆炸,血流成河的大場面,只有由遠至近,灰濛濛的畫面不時傳來低沉的炮火聲,連環爆發的街巷搶戰也欠奉,甚至連血也不流一滴。可是,路蘭卻透過三條主線,包括年輕步兵、中年船長和資深機師去帶出人類在戰爭中既是渺小,也是偉大。 電影最令人震撼的畫面是當德軍戰機飛過海灘上空投下炸彈之際,等待撒退的士兵避無可避,只得在慌亂之間伏在沙上,希望減少被炸中的可能性。只見投下的炸彈在沙灘和海上爆炸,激起飛沙和巨浪,士兵無處逃避,如蟻般聽天由命,生命何其渺小,脆弱得稍瞬即逝。然而,災難又是磨練人意志的不二法門,敵軍的攻擊又激出士兵驚人的求生本能。電影先由年輕步兵在街頭巷戰中遇上同僚得以保命開始。接着藉着搬動傷兵插隊登船,卻又遇上遽變,每次遇到厄困,都是發揮潛能極限的體驗。此外,被徵召的民眾勇往直前,面對眼前炮火無所畏懼,都展現了人類特有的真善美。 一幕又一幕的逃難過程都對準了人性的善惡和命運的播弄。這分鐘上船吃着果醬麵包,那分鐘又要趕

詳情

張彧暋:《鄧寇克大行動》 沒有說什麼 又想說什麼

《鄧寇克大行動》上映以來,網絡充斥大量評論,如果本版也不添一腳,豈非寂寞?這些評論內容衆多。如果看完一套作品,感受深刻,將如人飲水冷暖自知的主觀感覺寫出來,供友儕分享,自是功德無量。問題是:那種感受是真確與深刻的嗎? 筆者的意見是:從網絡與媒體的評論文章所見,幾乎找不出任何作者有什麼深刻感受。說到底,就是沒有丁點的真切感受。偶有的,譬如方俊傑一連幾篇好評,就是能說出好看在哪(作為方先生的「粉絲」受教了),但倒是沒有分析感受的本身。不過能有些感覺已經不錯了,難為一衆網絡寫手與影評人其實本甚無話可說,還要充撐場面,自是難以落筆。其實,寧願他們選《編寫美好時光》這套「大台愛回家口味」的作品,更能發揮多餘的寫作精力。這電影講述一名女編劇如何透過拍鄧寇克電影上位,充斥「三姑六婆」對白與「情情塔塔」韓劇大衆橋段的作品,本該是大衆娛樂片的王道,但加上各種政治正確的道德教化之後,再包裝以各種文藝創作與批評的心路歷程,無奈現在變成面向影評人聊以自憐的寂寞電影節的小劇目。而相反,怎麼看本來都是電影節小衆向的《鄧寇克大行動》,卻成為世界級的商業製作。大衆與文化精英的口味大倒轉現象,何解? 對白可再減大半 畢

詳情

陶囍:《鄧寇克大行動》引發的評論

《鄧寇克大行動》引發了我看來算是相當激烈的爭論,這很好啊,對作者來說,能夠得到認真的評論,不管是讚還是彈,有人看了,而且關心,一定是最好的回報。之前《星聲夢裡人》,身邊有人很喜歡,有人很討厭,各自表述,不像這一回,喜惡不同的兩批人,從評論電影本身,轉而評論彼此的判斷上去。 爭論到最後,關鍵問題是:誰比誰更懂看電影。 看了幾十年電影,有些電影我很喜歡,卻不明白,有些打從第一個鏡頭開始,已經知道整套戲會是什麼樣子,明白到不得了,就是不喜歡。電影當然很複雜,但坐在觀眾席,投入別人苦心經營的幻象,付出的是戲票和時間,除此幾乎毫無負擔,離場時撫心自問一下,喜歡不喜歡呢?沉澱一會,再慢慢回想為什麼有這番感受,百多分鐘光影,被什麼觸動,或觸怒?那是因為情節喚起了個人記憶,還是電影本身的問題?我不知怎樣才算「懂看電影」,把一齣電影變成一場和自己的對話,是最起碼的「值回票價」。 因為喜歡跟自己談電影,我認為一個人看戲是上佳享受,跟其他人看,散場後至少要一起去喝杯茶,不用急,慢慢整理,交換大家最深刻的瞬間,以此為線索,拼湊出彼此的同和不同,拍拖所以要看電影,因為在這些絮語中,方能發現戀人在美感、價值觀、喜

詳情

何恒:《鄧寇克大行動》值得一看的非神作

跟朋友談論《鄧寇克大行動》,才留意到原來有這麼多「路蘭粉」, 就連紙媒網媒也紛紛將他推上神枱。 在本港上映的戰爭片,往往都有改個「勁名」的慣性,電影叫《鄧寇克大行動》,要不是熟悉這段歷史,或先約略溫書才入場,或許會期待看到連珠炮發、奮力迎敵的軍事行動。事實上,這場戰事多數直接稱作「鄧寇克戰役」(Battle of Dunkirk),或更精準的「鄧寇克大撤退」(Dunkirk evacuation),而撤退行動的代號是「發電機行動」(Operation Dynamo),如果戲名這樣簡單直接,或許歷史意義更寫實和豐富。 這星期有關《鄧寇克大行動》的評論很火熱,先旨聲明,本人不是「路蘭粉」,更不是「軍事歷史控」,未敢班門弄斧,還是簡單一點去看這套電影好了。 不少人讚譽身兼編、導兩職的Christopher Nolan,今次表現出色,刻意減少對白,集中用畫面說故事,技法出眾云云。平心而論,很多二戰電影也會這樣處理,不能稱得上特別創新,着眼點反而是那些僅有的對白,能否起到畫龍點睛之效,若以這角度而言,似乎仍然改不了一貫「畫公仔畫出腸」的習慣,尤其年輕軍人一度被困船艙,互相猜忌那段,索性安排其中一

詳情

陶囍:《鄧寇克大行動》不言而喻的戰爭之惡

我喜歡《鄧寇克大行動》。 一如既往,入場前我沒有刻意找影評來看,買票,就因為想看看路蘭拍的戰爭片是什麼樣子。路蘭很神嗎?又不是,只是他總有本事在娛樂觀眾之餘,在文本中混進一些似虛還實、似是而非的想法,令人忍不住反覆思量。開始認識他是《凶心人》,電影讓我很認真地思考「記憶」的本質和價值;《潛行空間》那個到底有停沒停的陀螺,亦引起了很多爭論;到了《星際啟示錄》,蟲洞和黑洞我一知半解,但這不是重點,我不喜歡的是劇本對兩對父女的處理,愈看愈納悶。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鄧寇克」作為一個戰爭片題材,算是豐富還是單調呢?當年英法兩軍坐困愁城,苦候救援,情勢被動,如果期望戰爭片必然有連場激戰,或者血肉橫飛,這電影顯然叫人大失所望。莫講對戰,連敵軍樣子都沒見過,只不知從哪會飛出子彈,好不容易擠上了船,又不知何時會被魚雷突襲,找到可容身的棄船,卻慘成練靶的目標。海的對面就是家,但這邊延綿的海岸線,無遮無掩,敵人在海陸空,空中掉下炸彈時,爆完後是死是活,由不得人說。隨着年輕茫然的男主角的視線,走在沙灘上,想的不過就是逃命這回事,但一路走來,死亡如影隨形,觀眾投入得了的話,可以感到冰涼的海水,渾身沒一

詳情

日光:《鄧寇克大行動》無名英雄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電影開場,德軍「你已被包圍」的傳單從天而降,落在一群年輕英兵身上,幾下槍聲突襲,眾人躲避,英兵Tommy為避槍林,攀越平房圍欄,返回街上,看見同袍,大喊「我是英兵」,他安全跑離佈滿沙包防陣的街道,四周寂然不動,更感不安。他繼續向前找出口,提防突如其來的埋伏,當前保命要緊——畫外音滴嗒滴嗒滴嗒……他凝視灰濛濛的海灘,萬兵排隊等候救援船,景是開揚卻瀰漫着死亡氣息。無聲之際,滴嗒聲顯得更響亮,如心跳也像計時炸彈,那是機芯聲響,是導演路蘭的口袋手表聲,混入Hans Zimmer幽深的配樂,確是神來之筆。 無形的計時聲塑造了驚心的氣氛,滴嗒聲成為電影《鄧寇克大行動》的節奏,它有聲無形,跟隨甚至帶領故事之推進。Hans Zimmer八十年代以電子音樂起家,後來電音潮流大勢已去,於是把電子音樂融會傳統管弦樂,為電影配樂。他用合成器模擬重型機器運行的聲響;小提琴低沉一會,灘上士兵面臨生死未卜,一下一下抨敲着心房,滲出孤獨無奈。 德軍陸空進逼,斯圖卡(Stuka)俯衝轟炸機劃過上空,發出雷鳴巨響,炸彈擊沉救援船,年輕英兵幾經波折游回灘上,呆望着無垠的海,有人走入海,漸漸消失。他

詳情

程思傳:《鄧寇克大行動》以小見大,以弱對強,重構一場鄧寇克奇蹟

1940年,納粹德軍突破了法國的馬奇諾防線,大舉進入法國,英法聯軍被迫撤退至鄧寇克。鄧寇克位於分隔英國與法國海峽最窄處的北端,隨著附近相繼被德軍進佔繼而投降,英法盟軍開始「發電機行動」,在該地執行了大規模的撤退,從5月26日開始,6月4至5日晚間完成撤離。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基斯杜化路蘭(Christopher Nolan)的新作《鄧寇克大行動》(Dunkirk)正以這一場大撤退為背景。這是路蘭首次導演取材自歷史的作品。不同於過往的虛構故事,需要層層遞進,建構一個全新的環境,電影只是用上幾句解釋當下的情況,就直接進入戰場—— 路蘭嘗試突破戰爭片的敘事方式,沒有明顯的故事,沒有單一的主角,沒有幾多句對白,甚至沒有兩方軍隊交戰的場面(僅有空軍在天空中的對戰),《鄧寇克大行動》把電影劃分為陸海空三線描述。透過三組的小人物,無論是陸上的二等兵Tommy(Fionn Whitehead),遊艇的主人Mr. Dawson(Mark Rylance)與兒子 Peter(Tom Glynn-Carney),以及皇家空軍戰鬥發生員Farrier(Tom Hardy),呈現大撤退中的不同面貌。 導

詳情

高堡戍:《鄧寇克大行動》有種武器叫希望

毫無疑問,戰爭是世界上最殘酷的暴力。而這種暴力,之所以泯滅人性,是因為它會蠶食所有的希望。當四十萬人被德軍團團圍困,海陸空全面封殺,家,就在對岸,看得見卻可能永遠回不去。這又是一種怎樣的絕望、怎樣的痛苦?在《鄧寇克大行動》(Dunkirk)裏,路蘭卻把希望重新還給世界——原來,希望才是人類最強大的武器。 天價導演的玩笑 《鄧寇克》的導演路蘭(Christopher Nolan),不但備受影迷推崇,而且片酬驚人,據說包括這部電影高達20%的收益,羨剎旁人。在電影的世界裏,「路蘭」這個品牌,就等於是運動世界的Nike、手機世界的蘋果,或者是小說世界的哈利波特。為什麼當中國觀眾,甚至不知道國產電影的導演是誰,在地球另一邊廂,卻有這樣一個天價的導演?或者可以從《鄧寇克大行動》一窺端倪。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鄧寇克大行動》講述二戰時期德軍入侵波蘭後,英法聯軍在鄧寇克海灘慘被圍困,苦苦等待救援,面臨覆滅的危機。電影一開場,就先聲奪人,先給觀眾開了一個小小的玩笑。一隊英兵,在一條看似充滿旅遊氣氛的小街緩緩行走。半掩的窗戶、歐陸的矮牆,這座沉寂的城市,令人產生錯覺,以為大家都不過外出旅行。然後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