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子強:中外「鄧寇克」:為何勝券在握卻放虎歸山?

聖誕期間外遊。這篇文章其實寫起了很久,但因碰上本欄暑假小休,之後又碰上連串更有時事性、重要性的事件,因而一直被擱下來。就讓本星期當大家仍有濃厚holiday mood下,不談時事,講講歷史,讓這篇文章見報。 前些時候名導演Christopher Nolan執導的戰爭大片《鄧寇克大行動》在港上映。到了如今,影評已有很多人寫過,再寫也完全過氣。所以我反而想從沒有人寫過,也是自己最喜歡寫的軍事史角度,再談談這一仗。 「鄧寇克奇蹟」 1940年5月10日納粹德國在西線發動全面進攻,先後入侵荷蘭、比利時、盧森堡、法國。仗着精銳的裝甲部隊,迅速突破盟軍防線,深入穿插敵後。盟軍旋即潰敗,只是短短兩星期便大勢已去。眼看被切斷並圍困於比利時西北部,只要德軍繼續進擊,以英國遠征軍為主的大批盟軍部隊將被一網打盡。但偏偏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德國裝甲部隊卻暫停前進,讓盟軍獲得一個難得喘息機會,通過鄧寇克這個港口,在海路大撤退。結果在5月26日至6月4日的10天內,把多達34萬士兵撤回英國本土,得以保存一大實力。 後來的歷史告訴我們,德軍沒有鼓其餘勇一舉殲滅這批英軍,可謂放虎歸山、後患無窮。這一批多達34萬、能夠

詳情

程思傳:《編寫美好時光》再寫一場鄧寇克奇蹟

最近談鄧寇克,很多人把焦點放在路蘭的《鄧寇克大行動》(Dunkirk),尤是上映以後各篇評論(!)文章,添上不少火花。對於《鄧寇克大行動》評價如何,各有想法,意見既寫於上一篇〈《鄧寇克大行動》以小見大,以弱對強,重構一場鄧寇克奇蹟〉,也不再摻一腳。這一篇,倒是想談一談另一齣提到鄧寇克的電影——《編寫美好時光》(Their Finest)。 路蘭的《鄧寇克大行動》拍下戰場的當刻,《情約一天》(One Day)導演 Lone Scherfig 的新作《編寫美好時光》談的是後鄧寇克大行動。縱然撤退成功,那依舊是艱難的時期。歐洲大陸的戰事陷入困局,縱然隔著英吉利海峽,英國也常遭德軍空襲,全國生活在戰爭的陰霾之下——導演的焦點不在前線,而是看似遠離戰場卻被影響的一群;有趣的是,切入點是電影。 當戰爭持續,全國士氣低落,政府下令開拍提升士氣的電影——為了娛樂,也要成為一種安慰,安撫每一晚膽驚受怕,躲進地鐵站的人。於是,早陣子發生的鄧寇克大行動成為了最佳的題材 。 談《鄧寇克大行動》時提到大撤退「是一場富奇蹟性的行動,除了在短時間內成功讓約40萬聯軍從鄧寇克撤離,也是以一個『弱者』的行動回應『強者』

詳情

家明:《編寫美好時光》動人無分真偽

「歷史故事有多忠於真實?」《編寫美好時光》(Their Finest)說明,此問題一點不重要。 《編寫》有這一場﹕女主角Catrin Cole(Gemma Arterton)的善意謊言被揭穿了,孿生姊妹原來沒有完成她們的「鄧寇克大行動」。眼見政府情報部(Ministry of Information)的「電影部」(Films Division)快把影片的計劃拉倒,男主角Tom Buckley(Sam Claflin)為Catrin出頭,跟老闆辯論。他的觀點是,姊妹中途折返又如何?她們確有違抗父令,偷偷出海。寫劇本不過是選取真實,「鄧寇克」還有數以千計成功的真實個案;事件是「大敗走」還是「大奇蹟」,不外觀點與角度,說法而已。老闆無言以對,准許他們把劇本寫下去。 好個逆轉設計,電影演了半個小時,此場戲不多不少總結影片的第一幕。首先它解開前面的懸念,Catrin明知姊妹撒謊卻不上報,難保一天被拆穿。二,它加深男女角情誼,兩人初時針鋒相對,他好像有點看輕她。憑這場戲,她看見他的另一面。他們離開辦公室,走過雨雪紛飛街道(景象浪漫),彼此在酒吧心連心。三,它回應「真實」跟「虛構」的迷思。甚麼才算「

詳情

日光:《鄧寇克大行動》無名英雄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電影開場,德軍「你已被包圍」的傳單從天而降,落在一群年輕英兵身上,幾下槍聲突襲,眾人躲避,英兵Tommy為避槍林,攀越平房圍欄,返回街上,看見同袍,大喊「我是英兵」,他安全跑離佈滿沙包防陣的街道,四周寂然不動,更感不安。他繼續向前找出口,提防突如其來的埋伏,當前保命要緊——畫外音滴嗒滴嗒滴嗒……他凝視灰濛濛的海灘,萬兵排隊等候救援船,景是開揚卻瀰漫着死亡氣息。無聲之際,滴嗒聲顯得更響亮,如心跳也像計時炸彈,那是機芯聲響,是導演路蘭的口袋手表聲,混入Hans Zimmer幽深的配樂,確是神來之筆。 無形的計時聲塑造了驚心的氣氛,滴嗒聲成為電影《鄧寇克大行動》的節奏,它有聲無形,跟隨甚至帶領故事之推進。Hans Zimmer八十年代以電子音樂起家,後來電音潮流大勢已去,於是把電子音樂融會傳統管弦樂,為電影配樂。他用合成器模擬重型機器運行的聲響;小提琴低沉一會,灘上士兵面臨生死未卜,一下一下抨敲着心房,滲出孤獨無奈。 德軍陸空進逼,斯圖卡(Stuka)俯衝轟炸機劃過上空,發出雷鳴巨響,炸彈擊沉救援船,年輕英兵幾經波折游回灘上,呆望着無垠的海,有人走入海,漸漸消失。他

詳情

電影‧宇言:《編寫美好時光》給電影工作者的情書

近來兩部關於二戰時期鄧寇克大撤退的電影無獨有偶同時上映,基斯杜化路蘭(Christopher Nolan)的《鄧寇克大行動》(Dundirk)難免成為焦點,電影帶領觀眾走進撤退行動當中體驗由前線士兵以至人民在戰爭中求生和營救過程。不過由曾經執導《少女失樂園》(An Education)和《情約一天》(One Day)的朗舒菲(Lone Scherfig)新作《編寫美好時光》(Their Finest)也是值得一看,本片則走到戰場的後方,鄧寇克撤退行動只是其中一個引子,更多是透過「戲中戲」形式呈現當時製作電影的困難過程和男女不平等的社會現象。 電影從來都不單止有娛樂一種功能,也往往是社會意識形態的載體,尤其有政府插手的時候,政治環境和社會氣氛往往影響電影的主題和故事,本片正正反映這個狀態,那時英國政府希望透過電影向群眾灌輸正面樂觀的訊息,用意是鼓勵國民支持國家對抗納粹德軍,為正在國家後方努力生活的人民營造良好的印象。固此電影公司再不是製作電影過程的最高決策人,每個場景、情節、演員都需要政府人員的批准,劇本又可能因應各種突然的要求而不時要作出修改,故事中女主角Catrin(Gemma Ar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