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英佔與收回

對於「香港位於中國南方」和「收回香港」之厭棄,之於我,與其說是政治上的爭議,毋寧等同文化上之荒唐,以及倒退,以及弱智,充分彰顯了特區教育官吏之文字水平低落,以及「愛國唯恐不及焦慮症」之大爆發。 如傳媒所指,歷屆領導高官包括鄧老爺子都用過「收回」二字,外交部也用過,特區教育官吏如今厭其有欠精準,先不說是否「以下犯上」,且就文字水平而言,已是遠遠比不上阿爺阿公阿哥阿大。須知「收回」如同所有中文修辭,特色在於彈性靈活,具備inclusive的語言威力,對聽者和看者的理解能力有所信任,不必畫公仔畫出腸,不必畫蛇添足,不必囉唆辭費。北方的老大哥們惡雖惡矣,卻絕不像特區教育官吏般弱智,所以,開口閉口即說「收回」,絕不覺得有什麼問題。 攤開任何一張一九九七年以前的中國地圖吧,請看看香港那個小點,地名旁有個括號,括號裡寫著什麼?是「英佔」。英國佔領,英國人佔領,英國洋鬼子佔領。既然在北京眼中,香港九龍新界是被佔領之地,一九九七年把香港「收回」,有什麼問題?把被佔領之地拿回手裡,不叫做「收回」,又叫什麼?何况「收回」沒有專指主權,也可指向治權以及各種各類的相關權利,完全正確,完全準確,特區教育官吏糊塗個

詳情

蔡子強:「習續無限」:鄧小平的苦心孤詣被一手毁掉

19世紀英國史學家兼政治家阿克頓男爵(Lord Acton)曾經說過一句政治學上的不朽名句,那就是「權力使人腐化,絕對權力使人絕對腐化」(power tends to corrupt, and absolute power corrupts absolutely)。 周日官方新華社公布了「中共中央委員會關於修改憲法部分內容的建議」,當中一項建議刪除國家主席、副主席「連續任職不得超過兩屆」的任期限制。外間普遍相信這是為習近平在5年後第二度以至之後第三度、第四度……連任鋪路。 鄧小平留下的兩大祖訓 這標誌着由鄧小平在文革後一手建立的政治秩序將會結束,中國將正式走進習近平年代。這可能是改革開放40年來的一個轉捩點。 當年,汲取了文革的教訓,尤其是自己曾經身受其害,鄧小平致力為中國確立新政治秩序,以防止晚年毛澤東那種濫權和胡作非為的情况再次在中國出現。結果他歸納出兩條:就是(1)取消終身制,及(2)集體領導。 1981年中共通過《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總結了建國以來的歷史經驗,尤其是要總結文革。而在結尾部分,中共總結文革的基本教訓,其中一條就是:要實行集體領導,禁止任何形式的個

詳情

馬家輝:還原軍人血肉之軀

中國大閱兵,電視鏡頭所見,男女士兵大多是單眼皮,身高亦接近,頗似倒模出來的人肉玩具。 可惜在所謂「軍事機密」的保護罩下,我們對軍人的big data所知甚少,沒法得悉數百萬官兵的詳細資料,譬如說,籍貫的地域分佈、教育的高低程度、身高的長短差距,以至日常生活的消遣喜好等等,箇中數據其實對「什麼是軍人」和「如何打造軍人」之類的社會心理學研究甚有幫助。軍人,再威武,終究是人,是人便值得心理學家和社會學家探究,在神秘面紗背後,理應還原他們一個血肉之軀。 中國近代史上的軍人,或南或北,都出過不少英雄梟雄。蔣介石祖籍江蘇宜興,據他在日本振武學堂留下的量度紀錄,身高一米六九,在那年代不算太矮。孫中山是老廣,是文人並非武將,照片顯示他比蔣介石矮了半個頭,大概有一米六,後人曾把蔣說成一米八,又把孫說成一米七,皆為尊諱誇大,把牛皮吹到死人身上,對歷史真相踩在腳下。 蔣介石有個老戰友和老對手叫做馮玉祥,安徽人,生長於直隸,天生身長手長腳長,《時代》雜誌訪問過他,說他身高一米八三,站到蔣介石旁邊,把他壓下去了。但又有人把馮玉祥壓下去。此公名叫吉鴻昌,河南人,原屬馮玉祥手下的西北軍,好打得,他的部隊有「鐵軍」稱

詳情

安徒行傳﹕一國兩制的陳腔濫調

今年是香港主權移交的20周年。 筆者翻閱《鄧小平文選》讀到鄧小平發表於1984年6月一段解釋「一國兩制」的論說,是時中英雙方還未草簽《中英聯合聲明》。他說—— 「我們的政策是實行『一個國家,兩種制度』,具體說,就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內,10億人口的大陸實行社會主義制度,香港、台灣實行資本主義制度……中國的主體必須是社會主義,但允許國內某些區域實行資本主義制度,比如香港、台灣。大陸開放一些城市,允許一些外資進入,這是作為社會主義經濟的補充,有利於社會主義社會生產力的發展。比如外資到上海去,當然不是整個上海都實行資本主義制度。深圳也不是,還是實行社會主義制度。中國的主體是社會主義……」 除下遮羞布 社會主義只剩一黨專政 鄧小平的文章並不長,卻足夠把「一國兩制」的「初衷」勾畫,亦令人不勝感慨。所感慨者,就是鄧小平當年所描劃的兩制和兩制之間的關係,簡直有如明日黃花。 鄧小平當日堅持,社會主義是10億中國人生活的大陸的主體「制度」,只是在香港、台灣「這兩個小地方」實行資本主義,非常形象地表達了一國兩制的主從關係。一邊是主體,另一邊是主體屬下的「某些地區」,一大一小。大的實行「社會主義」,小的實行「

詳情

內地曾討論過的第一名女特首

林鄭月娥有機會成為香港首名女特首。其實在她之前,早在1980年代,內地的港澳系統就曾考慮過香港女特首的人選問題。 六四後出走美國的已故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中共港澳工委書記許家屯,在1998年出版的《許家屯回憶與隨想錄》就有這樣的記載。許家屯說,與中共領導人鄧小平關係良好的「船王」包玉剛,曾與他談論第一任行政長官的人選,在眾多名字之中,只有一人是女性,那就是時任行政、立法兩局議員鄧蓮如。 在書中,許家屯這樣寫: 「包(玉剛)又問:『鄧蓮如如何?』 我(許家屯)回答:『她的年齡、地位以及她的人望和各方面的關係,不失為一個可考慮人選。』 但我反問包:『她持英國護照,她肯放棄英國國籍嗎?』」 鄧蓮如曾是特首潛在考慮人選 後來,許家屯與時任港澳辦主任姬鵬飛談及此事時說,除了香港人能接受、中國政府能接受這一基本要素以外,最好是個親英的人士,其實就是把鄧蓮如作為潛在考慮人選之一。可是,當時姬鵬飛沒有表態,這話題就沒再議論下去。 對鄧蓮如,許家屯有這樣的評價,說她講話婉轉靈活,同樣一個意見,她表達出來,容易讓人接受。 鍾士元、鄧蓮如、利國偉是中英談判時期,中共在港的重點統戰對象,一兩個月會聚餐一次,討

詳情

從英國新密件三看六四事件

在之前兩篇文章中(1月7日、2月4日《明報》),筆者已抽絲剝繭分析了去年底英國國家檔案館新解封一批涉及1989年北京六四事件的機密文件。特別指出了當中引述「來自鄧小平方面」關於「200人的死亡可以換取中國20年和平」的所謂「權威」消息,可信度非常低及可疑,接下來再分析其他內容。 當年在華西方情報機構或手足無措 當時英國駐華大使唐納德在密電中還提及,第27集團軍在天安門廣場的血腥鎮壓,或觸發軍中各部隊內訌。但英國時任駐美大使Antony Acland在6月7日密電中指出,縱有多項證據顯示第38集團軍與鎮壓行動保持距離,不過中情局未有證據顯示,軍中冒起了另一股勢力,對於傳媒指中國或爆發內戰的揣測表示懷疑。 這段內容已證明幾乎完全失實,並且顯示了英國對華情報工作水平不宜高估。當然類似情況也出現在其他國家情報機構,甚至當年算是相對了解內情的美國中情局。英方文件引述中情局消息,指解放軍未至於出現另一股反政府勢力,對爆發內戰的可能表示懷疑,是上文唯一正確之處。 然而令人疑惑的是,上月中情局也解密了六四檔案。內容除呼應英方指第38軍沒有參與清場的同樣謬誤外,卻反而指出軍隊曾發生內訌和交火。同樣消息皆

詳情

林鄭洩天機

其實,修改《基本法》的聲音,自上世紀九十年代以來,一直不絕於耳。但全被中共壓了下去,理由到底是要維護「兩制」,還是「一國」,真的不好說。不過,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卻洩露了天機,就是除了《基本法》第一條、第十二條和第一百五十九(四)條,其他條文均毋須「擁護」,也可以修改。特府八月五日發出聲明,表示《基本法》的任何修改,均不得同中華人民共和國對香港既定的基本方針政策相抵觸,而這基本方針,就是「香港作為國家不可分離的部分」。特府這個對「基本方針」的新解釋,雖不至於違背初衷,但卻值得相榷。林鄭月娥八月十二日出席《基本法》青年高峰會致辭時,主動談及《基本法》條文,而且由閉門舉行,改為公開讓傳媒採訪,明顯是有的放矢。既可為己造勢,也可向京交心,同時劍指財爺。至於「確認書」,她更「透露」了原來是出自選管會主席馮驊,事件與行政機關無關。諷刺的是,林鄭花了大量篇幅,強調司法獨立的重要。不過,到底是誰在「睜着眼講大話」,卻又真的煞費思量。鄧小平一九八七年四月十六日會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時說過,「我們堅持社會主義制度,堅持四項基本原則,是老早就確定了的,寫在憲法上的。我們對香港、澳門、台灣的政策,也是在國家主體堅持四項基本原則的基礎上制定的……試想,中國要是改變了社會主義制度,改變了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制度,香港會是怎樣?香港的繁榮和穩定也會吹的。」當時鄧小平也強調「對香港的政策不變,對澳門的政策也不變,對台灣的政策按照『一國兩制』方針解決統一問題後五十年也不變。」歸根究底,「一國兩制」根本目的是為了統一台灣,而不是收回香港。而「一國兩制」的根本政策方針,也就是「堅持社會主義制度,堅持四項基本原則。」時任基本法委員會主任的喬曉陽,二○○七年三月在北京接見了胡漢清、邵善波等人。胡漢清會後引述喬曉陽表示,《基本法》的修改絕對不能與中國對香港既定的「基本方針政策」相牴觸。而這個「基本方針政策」,即是《中英聯合聲明》,因此《聲明》中關於基本法的條文,也不可牴觸。《聲明》列出了中國對香港的基本方針,也就是在「一國兩制」原則下,中國政府確保不會在香港區實行社會主義制度,香港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維持「五十年不變」。雖然,中共於二○一四年曾公然指出《中英聯合聲明》已失效。林鄭月娥也指出,「在收回主權的過程裏面,國家很重視我們領土的完整,以及能夠達致國家統一這個目標。……要達致這個目的,想出來的方法就是在《中國憲法》的第三十一條,成立一個特別行政區。」這個第三十一條,根據喬曉陽今年三月在《紫荊》雜誌發表的文章,是《憲法》的一項特別條款。「因此,《基本法》第十一條規定的法理,是《憲法》特別條款與一般條款的關係問題,《憲法》關於社會主義制度和政策的規定不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是《憲法》第三十一條的效力所致……《基本法》第十一條的另外一個含義是,如果不屬於該條規定的範疇,仍然要適用《憲法》的規定。」不說也真的不知,寫進中共國《憲法》已數十年的第三十一條,其實是一條「特別條款」。原來隨着時間的流轉,時局的變遷,時勢的需要,《憲法》條文的本質,也可以重新演繹。真的極有中(共)國特色。說明大陸的《憲法》和條文不僅可以改,而且同一條文,也可以有不同的含義。這當然包括《基本法》和《基本法》條文。林鄭月娥在致辭中也指出,「當然你說《基本法》一百六十條條文中,你沒有理由要我每一條也同意,譬如第一百零七條我不同意,什麼叫量入為出?」這正正說明,即便是宣了誓擁護《基本法》,也真的不代表擁護《基本法》的條文,更遑論《基本法》的每一條條文。根據《基本法》第一百五十九條說,《基本法》如須修改,「均不得同中華人民共和國對香港既定的基本方針政策相抵觸。」問題是,這個基本方針政策,到底是林鄭最新宣布的「國土的完整」,還是喬曉陽所說的《中英聯合聲明》,又或是鄧小平的四項堅持呢?其實文章:官商合作/勾結?愛沙尼亞的模式(Kwun-Lok) 基本法 一國兩制 林鄭月娥 喬曉陽 鄧小平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