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崇基:黃金戰衣

律政司長僭建風波,即使千夫所指,在當事人「橫眉冷對」、特首叫人「到此為止」下,看來又是不了了之。這個與時並進政府,面對醜聞,已經掌握了如何拆解的法寶。他們的法寶是,醜聞爆發,當事人盡量沉默,以免講多錯多,而建制中人,盡量體貼諒解,配合忙中有錯等等藉口。到了醜事愈揭愈多,行貨藉口掩蓋不了,當事人被迫走上立法會,建制派那副不問是非、只求保皇的舉手按掣機器,跟政府眉來眼去互相掩護,就發揮得淋漓盡致了。至於反對派,你有你鬧,當你唱歌,反正在這黑白不分的醬缸中,他們的臉皮早已浸得幾呎厚。到了譴責動議也好,要成立調查委員會也好,在保皇議員保駕護航之下,必定通過不了。在不公不義選舉制度下,加上新增了獨門DQ武器,議會內自己人永遠佔大多數,什麼三權分立、立法監督行政,早變成有名無實了。好了,立法會「質詢」完畢,當事人依然以矢志服務香港的精神,來眷戀權位以及那舉世罕有的公務員高薪,賴着不走。當另一件醜聞,或另一件大事,例如今次巴士車禍出現,忙不過來的傳媒、善忘的香港人,又將這位比什麼人都忙,忙得因公忘私的大話高官,輕輕放過了。都說今天香港,當官是走入熱廚房,但只要當了官,就猶如穿上了消防員的黃金戰衣,怕什麼熱?[趙崇基 derekee@gmail.com]PNS_WEB_TC/20180221/s00305/text/1519149538533pentoy

詳情

蔡子強:林鄭與泛民形勢此消彼長

就任特首後一直順風順水的林鄭月娥,終於栽了一個大筋斗。只是想不到,那不是因為「一地兩檢」,也不是因為立法會修訂議事規則,而是因為招攬了一個她可能認為人才難得的精英鄭若驊當律政司長。 過去一個星期,隨着傳媒一再揭發新的資料,鄭若驊寓所的僭建風波在短短時間內急劇升溫。各界對她的批評,亦從「政治敏感度不足」演變成「誠信」問題。 4項新揭發 讓鄭再難有「benefit of doubt」 原本大家只是奇怪,鄭若驊既是土木工程師又是資深大律師,如何能夠沒有察覺到寓所裏的地庫是僭建,但或許仍打算給她保留一點「benefit of doubt」。但過去一個星期傳媒陸續揭發: 一、她在購買大宅後簽訂的銀行按揭文件及樓契,均列明獨立屋有「地下、一樓、二樓及天台,連花園及車棚」,但偏偏沒有提及地庫,而兩份文件均由鄭本人親自簽署; 二、她曾擔任《建築物條例》上訴審裁團主席之一,職責上需處理有關僭建的上訴; 三、她又在2012年才與人合著過書講解香港《建築物條例》,當中有章節引述香港個案,講解何謂僭建; 四、她曾作為代表律師打過官司,代表物業買家控告賣方,指買入的單位不符《建築物條例》,當中涉及違法建築。 按

詳情

湯家驊:為何歪理總是更有說服力?

為何歪理總是更有說服力?不少人也曾問我這問題,為什麼冷冰冰的事實不為傳媒重視,反而那些與事實不符的指控卻總是受傳媒追捧?相信這問題需由傳媒解答,但我明白到,對於新世代來說,講事實說道理並不搶眼,矛盾對立才算是新聞,已是不爭現象。最近鬧得熱烘烘的僭建事件便是好例子。有人說新任律政司長鄭若驊簽了一份按揭文件,而文件內並沒有提及僭建物,因此涉及「行騙」之嫌。奇怪的是,提出這些嚴重指控的不是一般人,而是一些有法律背景的議員和資深大律師,究竟這指控有否事實根據?首先,按揭文件是銀行的文件,由銀行律師所準備,交由買家簽署。文件用意是列出買家需遵守的條款和責任,而並非買家向銀行陳述事實的文件。銀行當然不能「行騙」自己,所以單從按揭文件便硬說買家「欺騙」銀行,是一種缺乏事實認知的指控。更重要的是,銀行從來不會單靠買家單方面提交的資料來批出按揭。銀行有自己的獨立律師及測量師檢視買賣物業的業權和實際狀態。買家在交易完畢前,很多時只與銀行一樣,曾視察物業一兩遍,銀行與買家同樣是需依賴賣家提供所有相關資料。銀行與買家既然互有獨立法律顧問,所以根本談不上銀行被「欺騙」的情况。既是如此,為何一些法律界人士仍言之鑿鑿地提出犯罪的指控?這當然有兩個可能性:一、便是這些人對法律認知不深;二、是這些人明知內裏,但因政治理由而故作虛假指控。事實是怎樣,只有他們才心知肚明。[湯家驊]PNS_WEB_TC/20180119/s00202/text/1516298377915pentoy

詳情

吳志森:陰謀論

僭建醜聞,愈揭愈多,愈演愈烈。寫過有關建築條例的學術著作,又打過僭建官司的資深大律師,在大宅住了足足十年,說並不察覺家中有地牢有天台屋等違章建築,固然令人難以置信。最新一宗,可能涉及虛假聲明,詐騙銀行按揭貸款,更是匪夷所思。醜聞發展至今,不少無法解釋的詭異現象相繼出現。大宅僭建資料從何而來,是否有組織有計劃地發放?泛民表面對鄭若驊口誅筆伐,但卻手下留情,並未趕盡殺絕。剛剛相反,建制沒有盡力保駕護航,說好話也只是半心半意。更有個別深藍作家,在建制網媒,全力圍剿鄭若驊,提升到信任問題,質疑她有否能力打大仗?如何推動「一地兩檢」、《國歌法》、二十三條立法?至此,政治陰謀論開始浮現。有股勢力不滿林鄭起用相對「溫和」的鄭若驊,不夠能力打大仗之餘,對反對派也心慈手軟不夠強硬。這股勢力借僭建醜聞發難,乘機把鄭若驊拉落馬,塞進他們屬意的人選,推行強硬路線。陰謀論言之鑿鑿,但卻令人半信半疑。一來是提出取代鄭若驊的人選太荒誕,即時反應是:唔係啩,係佢?二來律政司長是主要官員,經中央任命,櫈都未坐暖就落台?阿爺面子攸關,發生的機會幾乎等於零。流言會否成真,無從判斷,但按邏輯,消息極有可能來自特區政府,以圖扭轉惡劣形勢。如果你們繼續追殺,鄭若驊被迫下台,換個嚇人一跳的「爛人」出任司長,不但推行更強硬的路線,更會敗壞整個制度。這個傳言明顯是說給泛民聽的,如果你們不願意見到這個局面,就應該收手。事態繼續發展,花生又要漲價了。[吳志森 samngx123@gmail.com]PNS_WEB_TC/20180117/s00193/text/1516126158705pentoy

詳情

吳靄儀:精英僭建 特首失職

新任律政司長鄭若驊資深大律師的僭建風波發展未了,但在追查的過程中,特首林鄭月娥的為政弱點已暴露無遺,過去執法「一視同仁」鐵面無私、「好打得」的神話一朝打破。為何對梁振英敵手唐英年的住宅僭建就從嚴從苛,對自己屬意的鄭若驊就叫公眾「包容」?為何平民百姓忙於生計疏忽拆卸僭建就不能推之曰「忙」,精英「太忙」就是合理辯解?因為再挑剔就更難找到合適人選進「熱廚房」?這與當年梁愛詩檢控員工而放過老闆有何分別?林鄭大半生做公務員做到高官,理應了解過去高官委任或擢升前的嚴密品格審查,重要作用不但是保障政府不會在不知情的狀况下,因委任人選出了問題而令政府公信力受損,同時也為保障擬委任的人,不會因委任曝光而突然成為輿論攻擊對象。林鄭若真正珍惜人才難得,就應謹慎處理委任過程,做妥一切應有準備,有什麼可能引起公眾疑慮之事都先行處理,為何竟倉卒若此?袁國強不肯久留,難道找個署任司長也找不到?還是林鄭自視過高,自信硬闖就能過關?林鄭自揭批准鄭若驊上任後,繼續兼職數月完成她私人執業的六宗仲裁,又是施以高壓手法,聲稱若不批准,「甚或不利於香港銳意發展成為區域性法律服務和解決爭議中心這政策方向」——這麼重要,不是更應讓她完結私務才正式上任麼?常言「知錯能改」,但林鄭好強,恐怕不會接受教訓。[吳靄儀]PNS_WEB_TC/20180115/s00202/text/1515953136994pentoy

詳情

區家麟:人才

如果我「真的太忙」、「因公忘私」,遲了三年又三年再三年還未交稅,稅局會否「包容地看整件事」,「不作咄咄逼人的態度」,不追究不罰錢?如果有一位會計師,他說「我太忙」,「無留意」自己逃稅了;如果有一位大學教授,他說「我警覺性不足」,「無留意」自己抄襲論文了;你會否大愛包容,體恤憐憫?香港就有這樣一位律政司長。鄭若驊面對的,不止僭建,而是毁滅性的誠信問題。身為資深大律師、工程師,又曾出版教科書論僭建,更曾出任政府處理僭建上訴問題的審裁團主席,更拿着不當的圖則向銀行簽字申請按揭。知法犯法,然後說「警覺性不足」,嘿。所謂「道歉」,乃為「引起不便道歉」,你向誰道歉了?你的作為,大概只是引起林鄭月娥的不便;明明在隱瞞,你的上司還說「不存在隱瞞」,瞇埋眼就睇唔到,急彎轉軚,飄移境界,卻臉不改容,道行甚深。貪圖小便宜,懂得利用專業知識鑽空子,這就是新時代的專業精神。國家「深思熟慮」,最愛這樣的人,他們不需愛惜羽毛,因為羽毛已經掉光;他們不用講原則,因為人人都知他的原則只說不做。以後廿三條立法、國歌法、無限釋法、永續DQ,就能夠搲爛塊面,一往無前,報答黨恩。人才難得,國家需要你,請好好做下去。[區家麟]PNS_WEB_TC/20180115/s00311/text/1515953140816pentoy

詳情

陳惜姿:公而忘私

一星期都是鄭若驊僭建的新聞,大學同學的通訊群組裏有各種討論,其中有人提出,林鄭誤用了「因公忘私」這四字詞。該四字詞指的並非如新任律政司長所言,因這樣那樣如此這般的工作,而留意不到新購入的大宅內有僭建。 因公忘私,應作「公而忘私」,出自《漢書.賈誼傳》:「故化成俗定,則為人臣者主耳忘身,國耳忘家,公耳忘私,利不苟就,害不苟去,唯義所在。」正確的意思,應是為了公眾的事而不考慮私事,為了大眾的利益而顧不上個人得失。 公而忘私最常用的例子,是大禹為了治水,三過家門而不入,為了國家人民而不顧個人家庭幸福,為整治洪水而撇下家中妻小的故事。「忘私」,指的是犧牲一己利益,一片丹心為社稷。 鄭若驊的過失,完全不能喻為公而忘私,因裏面沒有犧牲,只有得益。 當年令她忙得一團糟的是不是公職的事,資料不足,姑且不談;但她的「私事」,卻是買下一幢僭建大宅,身為工程師和資深大律師,神秘的地窖視而不見,地契、銀行按揭文件裏都沒有列明的空間,卻爽快笑納,在文件上簽下名字,一聲不響包攬了偌大的非法空間。 任憑議員和傳媒口誅筆伐,只要特首堅持包容,不予起訴,鄭若驊烏紗得保。不過,這件不光彩的「私事」纏擾鄭若驊整個司長生涯,

詳情

吳志森:包庇縱容

香港人邊個唔忙?十幾小時工作,回到家還要煮飯湊仔,又要完成從公司帶回家的文件。如果用太忙做借口,超市買東西忘了付款,飲茶唔記得找數,忙到忘記交稅,試吓能否以此博得網開一面。 新科律政司長工作太忙,「唔為意」大宅有僭建,其實,她的鄰居先生已經說過一次了。潘先生說:當時工作節奏特別緊張,安排未夠周全。也因為太忙,不察覺大宅有僭建。 與鄭若驊同一律師樓的大律師公會前主席譚允芝,也以此為司長開脫。譚大狀說鄭大狀忙到好得人驚,一般市民無法理解。大狀肯做司長,已經難能可貴,相煎何太急,何必窮追猛打。 譚允芝說的是由大狀變司長,交接時間緊迫,忙到好得人驚,一時疏忽,唔記得處理大宅僭建,或許勉強可以理解。 但問題是,鄭司長不是今天才搬進大宅呀!鄭若驊二○○八年買了四號屋,而她的鄰居潘先生,四年後也買了隔鄰的三號屋。他們兩個真的太忙了,忙到馬上在兩屋之間鑿牆通門,但卻對大宅超過一千七百平方呎的違章建築,懵然不知。 鄭女士買了大宅長達十年,除非一天都未住過,也從來沒有到這從天而降的地牢看過,否則只憑常識,都應該知道這個建築圖則沒有蹤影的五百呎地庫,至少有可疑之處而問個究竟吧! 因為情節太荒謬,就連林鄭在立

詳情

馬家輝:她的確是應該走的

鄭若驊事件是個「完美風暴」(perfect storm),但面臨最大考驗的,其實不是她,而是香港人和特區政府:到底我們對法治尊嚴看得有多重?我們願意為維護法律尊嚴付出多大的代價?我們對法治精神之高舉,確是認真,抑或只是「葉公好龍式」的嘴巴說說而已?事情的本質不在於鄭氏本人。區區僭建,發生在任何人身上都沒什麼大不了。在香港,從富豪到平民都要僭建,這其實是香港地產霸權和繁瑣監管條文的悲哀。香港人應在這兩方面多有反省。然而,鄭氏是律政司長呀。她肯致歉,等於承認犯了規,何况她在記者會上說了一句關鍵話語:買樓之後有加暗門,雖然不是她加,但她知道也同意。這就是說,她有「主動犯規」,有proactive的配合動作。當她的鄰居丈夫問:「好唔好裝多道暗門?」擁有法律和工程專業資格的她竟然點頭說好,而不是把對方罵個狗血淋頭。這樣的處理方式,等於共謀犯事。鄭氏親口承認了,鐵證如山,冇人屈她。所以,問題本質是:我們能夠接受一個主動破壞法治的精英來做維護法治的律政司工作嗎?這把律政司崗位和法治尊嚴置於何處?這難道不是徹底撕下法治尊嚴的假面具嗎?我們真的願意?再說一次:其他崗位的高官(另一個例外是運房局長)或可由於「太忙」、「警覺性唔夠」而令家宅存在僭建,律政司長卻不可以,因為律政司長的立身行事直接代表香港對法治尊嚴之維護。香港真能接受一個丟盡了法治顏面的律政司長嗎?駱應淦說得對,「僭建就是僭建」,她應辭職。 而我再加一句:僅是不肯辭職的堅定立場,僅是厚顏要求其他人對她包容,已足顯示我們的律政司長心裡不尊重法治。法治崩壞,不出現於未來,而是現身此時此刻,賴死不走, 拉住香港法治陪葬。[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80113/s00205/text/1515780641449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