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志森:誠信醜聞

可能真的愈有錢就愈貪婪,君不見多少豪宅區獨立屋,由頂到底,都有起高啲挖深啲的僭建。如果你只是悶聲發大財的生意人,被揭發有違章建築,頂多是拆掉填塞還原,然後可能給告上法庭,罰款了事,絕對沒有什麼大不了。但人怕出名豬怕肥,如果你是特區高官,特別是身為政府最高法律顧問,兼負責刑事檢控的最高級官員,僭建醜聞當然非同小可。西方國家的部長,即使只是聘請了沒有工作簽證的兼職保母的芝麻小事,不是什麼貪污腐敗作奸犯科的滔天大罪,一經曝光,絕不心存僥倖,馬上落台,以平息政治風波。問責官員被揭發僭建,只要坦白承認錯誤,開誠布公更正改過,事情很快就可以過去,但企圖用語言偽術、唧牙膏、大話冚大話來掩蓋真相,簡單的僭建問題,就迅即演化成誠信危機。「買的時候就是這個現狀」、「沒有改變室內結構」、「已經講過了,沒有補充」,鄭若驊三番四次拒絕回應記者的追問,就是要迴避問題的核心。問題的核心是什麼呢?不是有沒有改變任何建築結構,而是住進大宅後,是否知道大宅滿是非法的違章建築。一千六百平方呎豪宅,突然送多一個五百呎的地牢,作為資深大律師兼工程師,沒有理由一點懷疑都沒有吧?有無僭建、會不會導致法律上的麻煩,總會問個清楚。若然明知是違法,不但十年沒有處理,委任做律政司長也不去改正,品格審查時又沒有透露,被揭發後多次用語言偽術企圖掩飾,甚至連自己的婚姻狀况也含糊不清。僭建問題,還可以用工程還原修正;誠信醜聞,別無他法,就只有下台一途了。[吳志森 samngx123@gmail.com]PNS_WEB_TC/20180111/s00193/text/1515607122723pentoy

詳情

蔡子強:時代在進步 但政治人物的腦袋卻沒有

哲學大師黑格爾曾經說過:「人類從歷史中汲取到的唯一教訓,就是人類從未從歷史中汲取過任何教訓。」 朋友送來一張電腦合成照片,下面是當年媒體用「吊雞車」俯瞰拍唐英年大宅僭建;而上面卻是如今媒體用航拍機來俯瞰拍鄭若驊的大宅僭建。我看後覆了一句:時代在進步,但政治人物的腦袋卻沒有。朋友回覆:軟件不嬲發展慢過硬件。 上周六,新任律政司長鄭若驊,在她上任首日,便被《明報》揭發她購入並一直報住的獨立屋大宅,原來築有包括地庫等多項懷疑僭建;而同日《蘋果日報》亦質疑該大宅築有天台玻璃貯物室等懷疑僭建。鄭隨即即日現身回應,說:「其實在我買的時候,情况已是這樣……在屋內我並無作出任何結構性改動」,但就承認警覺性「可以做得更好」,就引起的「不便」致歉。鄭匆匆說了幾句後便「急急腳」離去,沒有留下來詳細回答記者提問。翌日,亦以就有關問題「噚日講咗嘅嘢,已經無嘢補充」為由,拒絕就外界種種質疑再作解釋。 上任前先要處理好僭建是「政治常識」 相信大家還會記得,僭建作為政治問題,源於2012年特首選舉。當時先是候選人之一的唐英年,被《明報》揭發家裏有僭建。事件的持續發酵,再加上唐的危機處理表現不濟,直接導致其落敗。之後僭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