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線科技人員:與黃永商榷醫委會改革

不瞞大家,筆者是商台時評節目《人民大道中》的忠實聽眾,獨到的見解令筆者獲益良多。惟昨天(七月十九日)的節目中,主持黃永評論醫委會改革的一段,卻出現頗多與事實不符的謬誤。以人民大道中的影響力,如此錯誤難免對公眾構成負面影響,亦不符合該節目推廣「解困新聞學」的原則, 筆者希望藉此機會跟黃永商討一下當中一些事實陳述。 在昨天的節目中,主持黃永如此評論:「增加業外委員,是為了加開初級偵訊委員會。有人質疑業外委員欠缺專業知識,在初級偵訊委員會內的貢獻有限,但新增委員可以加入其他委員會,從而騰空其他業內委員人手,加開初級偵訊委員會。」(大概意思,非逐字記錄,有錯歡迎指正) 首先,釐清幾個事實:醫學界從來都沒有反對新增四位業外委員,亦沒有反對增加初級偵訊委員會的數目。剛好相反,上屆梁家騮議員所提出的6+6方案,建議業外委員的數目進一步增加至六位,同時增加六位醫生以增加人手[1],因此增加四位業外委員由始至終並不是爭拗點。主持所言難免會引導聽眾,誤以為醫生業界反對增加業外委員。 再者,新增業外委員是否為了騰空人手以加開初級偵訊委員會呢? 黃永可能沒有留意他的老朋友,社區組織協會彭鴻昌的意見:「有說,只

詳情

醫生別自陷於四面楚歌之境

立法會剛成立了法案委員會,審議2017年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再次探討如何改革醫委會。談及醫生專業規管,便令人想起近月多宗病人出現嚴重情況的報導:先有鄧桂思未獲處方藥物引致急性肝衰竭;再有八年前同樣遭遇的死者蔡文超的家屬申訴;及後有少女被刺穿動脈後出現腦缺血中風;亦有病者覆診時已難以行走但未獲跟進,兩日後因頸椎感染致癱;最近法院正聆訊一名市民懷疑被DR集團醫學療程誤殺一案。無論這些個案屬醫療事故或不幸事件,病人及家屬都承受著巨大創傷。 在醫生而言,治療後出現已知副作用及併發症等風險,和醫療事故之間有莫大分別。前者是疾病發展或治療伴隨的風險所造成的不幸,後者卻是醫生的疏忽失誤引致。然而,對病人及家屬而言,治療後出現嚴重情況,很容易產生疑問,尤其在治療前,病人及家屬未有得知有關副作用及併發症等風險時,更會引起猜疑。此時,若醫生用已知風險作解釋,就更可能被質疑是否編織理由掩飾錯失。 過去也曾有投訴人接獲醫院回覆指治療後的嚴重情況屬已知風險,但經進一步查證及覆核,原因卻未如醫院所言,反而是治療未按既定程序引致,實屬疏忽。因此重要的,是協助病人及家屬,甚至令市民辨別治療後的嚴重情況,是天意、

詳情

評析3名特首候選人的醫療政綱

誰是新一任的行政長官,本星期日便有分曉。可惜一場關乎香港未來福祉的選舉,七百萬市民幾近無可置喙,只能在螢幕前「剝花生」、網上給「心心」或「嬲嬲」、甚或留言痛斥謾罵,宣泄一番。然而,就算目不轉睛地觀看近期的選舉論壇,也只是聽到內容空洞的sound bites及對人不對事的金句,實質的政策辯論卻完全欠奉。雖然如此,近屆特首選舉的勝出者,都按照競選政綱施政,所以關心政策發展者,理應認真細看三位候選人的政綱,並作出分析。 一直以來,社會對醫療服務十分關注。候選人的醫療政綱反映著三位對醫療問題的了解及處理策略。醫療議題,大概可以沿「人手」、「資源」、及「方向」作討論。「人手」,就是醫護專業人手能否應付社會需要。眾所周知,香港醫生對人口的比例偏低,每一千名市民只有不足兩名醫生,比已發展國家每千市民達三名醫生為低。按照政府委託香港大學進行的醫護人力資源推算模型顯示,醫管局去年仍欠缺400名醫生工作,十年後更欠缺500名。除醫生外,其他醫護專業各有欠缺,未能應付香港醫療需要的增長。 曾俊華、林鄭月娥、及胡國興三位候選人均理解到公營醫療人手短缺,並一致提出須增加培訓醫護人員。當中林、胡同樣提出要訂立長遠

詳情

為何醫生集團繼續反對醫委會組成的新方案?

討論醫委會改革的三方平台已舉行最後一次會議,並觸及到最核心問題──醫委會的組成。聽聞會上醫生與病人雙方各就組成的改革方案作出熱烈討論,爭持不下。 經去年爭議,大眾應該知道醫委會24名醫生委員中,7名由全港約1萬3千名醫生一人一票直接選出,7名由醫學會28名會董間接選出,10名由五間公共及醫學機構提名後獲名義委任。另外有4名業外委員由政府直接委任,即業外委員對醫生委員比例為一比六,遠低於外國一般達一比三甚至一比一的比例。 醫委會業外委員比例偏低,透明度不足,不利確立公信力,因此多年來醫委會的運作、決策、以至對失德醫生的偵訊審裁,均備受批評為未有保護公眾利益。增加業外委員人數、提升業外委員比例就是改革的正途。可惜去年醫生集團極力抗拒,表面上看似開明的贊成增加業外委員,實質上卻是保守的要求增加相等數量的醫生選任委員,目的就是維持執業醫生在醫委會內的勢力,抗衡任何損害醫生利益的政策。 醫生是聰明的,當然知道上述理由不能「見光」,於是將議題政治化,推說特首藉委任干預醫委會,進而降低門檻,通過有限度註冊令大陸醫生湧港,以包裝保護主義的底因。在當前的政治氛圍下,去年的改革方案終被拉倒,醫生集團成功保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