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無需「反疫苗」?——跳出框框的5個中醫觀點

近日「反疫苗」的問題又再成為輿論熱點,就連香港的主流媒體也作專題報道,可是當中還是用了「正反雙方」的角度討論疫苗問題,如此爭執不下,各不相讓。(參見香港TVB新聞透視節目) 很多事情都難以分對錯,一個人頭腦裡面可以有不同思想,你可以支持反方又同時支持正方。關於疫苗的問題,我們無需要去反對它,而是看到問題後再超越它,看到當中的概念局限,跳出框框。 實在無需要「反疫苗」。就好像人們不看西醫去看中醫,當他們指出西醫的一些問題,你就可以說他「反西醫」嗎?不是,西醫也有許多好的地方,這其實是另一個選擇,未必是優劣勝負好壞之分,而是站在不同角度看問題,因此不希望變成二元對立。 以下主要站在中醫的角度,提出五點宏觀討論,一起來超越疫苗的概念限制。 一、中醫主張「種痘」? 討論疫苗的時候,常常有人提起,疫苗概念是從中醫來的!說中國的「種人痘」方法,啟發了英國種牛痘的方式。還經常提到清代已經有四種種痘預防天花的方法,例如:穿上天花患者穿過的衣服;將天花患者的痘漿液蘸到健康人的鼻孔中;將天花患者的痘痂乾燥磨粉吹入健康人的鼻孔等等。甚至有文獻指,早在唐代已經有「種人痘」的相關記載。 無可否認,中國古代是有這

詳情

為何越來越多自閉症兒童?

反疫苗人仕一直認為疫苗是引致自閉症大流行「真兇」。醫學界到現時為止都找不到疫苗與自閉症有所關聯。其實,我們可以從醫學界診斷方法的角度,解釋自閉症個案越來越多的原因。 自閉症如何臨床診斷 自閉症一般只需接受臨床觀察疑似患者的行為,不用驗血、腦掃描等較為客觀檢查即可診斷。根據美國《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第五版 (The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 Fifth Edition , 簡稱 DSM-5) 》自閉症確診要求為:社交溝通及互動上的缺損,且對有限物件或事情有興趣及有重複性行為。 推斷自閉症患者方法 據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 (CDC) 估計,現時全美每 68 個兒童就有一個患自閉症,男生與女生患病機率分別為 1/42 與 1/189 ,男女患病比例則為 5:1 。整體患病機率明顯由 2008 年的 1/88 上升,亦接近 2000 年的 2 倍 (1/150) 。 2000 年, CDC 成立「自閉症及發長障礙監察網絡」評估美國本土自閉症問題。而以上數據由 CDC 研究員從 11 個被選中州份 8 歲兒童

詳情

免疫年代:接種疫苗了 然後呢?

我的孩子一歲時打了麻疹、德國麻疹、腮腺炎混合疫苗(MMR),全身出疹,嚇得我。之後要吃十四劑中藥才康復。我問過醫生,查過資料(醫學網站定義麻疹病徵),一般染上麻疹的話,「七日內不吃藥會痊癒」──可怕的併發症,大多只發生在長期病患者,或營養欠佳的兒童。我孩子因為疫苗副作用而受了十四天苦,直接入血,跟天然感染的麻疹,果然不同。 之後我找了很多資料,想看看究竟MMR是什麼。我也明白為何主張不打針的人,面對麻疹爆發而無動於中,表面上,像是不負責任,但其實是因為他們看過比麻疹更恐怖的東西。 免疫針真的在替我們預防疫症嗎?外國一爆發麻疹,不打針的,都被視為始作俑者;香港爆發流感時,亦有趨勢去怪罪沒有接種疫苗的人,甚至患者遇上併發症及死亡,醫護界一定會向傳媒標明該人有否接種疫苗。不過,實情卻是,疫苗並不一定防到該病,一是針的效力問題,二是針的實驗室病原(「減毒」或「滅活」)與野生病原(天然感染)是有分別的。 潛在疫症爆發的「始作俑者」 不同的嬰兒疫苗,有不同的保護年期,除了MMR內的麻疹部分被認為有永久保護外(此乃藥廠聲明,西醫聖經Physicians Desk Reference 認為至少有15年

詳情

復活

即使真的有其他死而復生的案例,但耶穌可說是世上最著名的一位復活者。他復活,我們放幾天假,這稱得上是雙贏。 現今醫學當然未能令死了三天的人復活,卻已能做到另一種意義的復活:器官移植。過去幾天,全港都被捐肝事件所觸動,不少人問法例為什麼那樣鐵板一塊,為什麼就不能酌情讓離法定年齡只有三個月的女兒完成救母心願。 的確,「三個月」會令人有「不近人情」的感覺;然而這條法例的原意,是保護未成年人,避免他們因心智未成熟、欠缺周詳考慮下作出捐贈器官的決定,法例也沒有賦予任何人有放寬年齡限制的酌情權。Michelle未能捐肝救母,我們也無可奈何。 而其實在此期間,黨友郭榮鏗暗中奔走,先跟政府、立法會主席、各黨派議員同事互通聲氣,再在周三晚夤夜起草了緊急法例,臨時將法定捐贈年齡降至十七歲,並且設下「日落條款」,法定年齡在五月一日便會回復至十八歲。這條為Michelle度身訂做的法例,得到局方、律政司、大主席、民主派和建制派同事一致支持,只等周四大會重開便可立即三讀通過。 這,相信是本屆立法會首次的「真.跨黨派合作」。很多人感覺到香港已死,希望這次大家不分你我、雙方卸下壁壘的小舉動,能多少減輕這種心理陰霾。

詳情

從區分與藝術治療師的異同看臨床心理學家的訓練及工作(心理學家認證專題系列之二)

究竟甚麼時候應該找心理學家,甚麼時候找藝術治療師較好呢?這問題除了求助者或家長,很多時連老師或社工亦未必能三言兩語理釋清楚,希望藉此文能幫助讀者能更全面地明白臨床心理學家和藝術治療師的分別。事實上,要區分這兩項專業,首要是看他們所要求不同的學歷和訓練背景。 (1) 學歷和訓練要求不同 在香港,要執業成為臨床心理學家一般需要臨床心理學碩士或以上的學位。香港大學與香港中文大學這兩所學府所提供的臨床心理學碩士和博士課程,可算是最歷史悠久,並廣受政府、醫院和各大公私營機構認可。臨床心理學家需要經過嚴格的學術和臨床訓練,除了本科需要修讀心理學以外,還要完成最少兩年全職的臨床心理學碩士課程的訓練,學習各種精神病症的診斷和病理,並要選取、配合和施行以實証為本的治療方式(如認知行為治療),為患者提供最適切的幫助。因此,除了書本上的知識,訓練中的學生還需要經歷十分嚴格、為數高達最少二百二十天的臨床實習,並由多個現職和有一定經驗的臨床心理學家作為臨床督導員,提供指導和學習進度評估,確保受助者得到最適切和有效的照顧之餘,亦守住學生可以畢業並正式執業成為專業臨床心理學家的門檻。 另一邊廂,藝術治療在香港的發展

詳情

BedTalk系列:心繼續跳

話說,有朋友分享他為了得到醫生證明參加海參崴冰馬的經驗。 長話短說,他的家庭醫生沒有隨意給他寫信,堅持要全身檢查,包括跑步心電圖檢測才給他證明。識途老馬遇著攔路人擋住去路,心裏不是味兒。最後朋友亮出他兩個月前的身體檢查結果,醫生才草草將檢查結果搬字過紙,生怕朋友遇上甚麼不測會告他專業失德。 賽前檢測是參加大型比賽前的風險管理,令賽事醫療支援團隊可以評估風險,其實所有不限跑齡的參賽者都應定期檢查,以保平安。但別忘記,光是剛過去的香港渣馬已經有六、七萬人跑,若保守估計一半男一半女的話,香港的心臟專科醫生沒有可能在現時的病人工作量上再加海量的賽前檢查,所以暫時渣馬都未強行規定參賽者要提交醫生證明。 光以心電圖去檢測耐力賽參加者的風險其實存在極大問題,主要是敏感性(sensitivity)和特異性 (specificity)不足所致。敏感性不足,即是說可以有異常情況的狀態不能由心電圖檢測出來,例如早前在新加坡渣打馬拉松猝死的香港男跑手,做過詳細檢查去跑都逃不過厄運。特異性不足,即是在心電圖的異常也不一定對參與耐力比賽構成危險。國際奧委會追縱由2004-2014年夏季及冬季奧運會超過2000名國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