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文敏:世有伯樂

前一陣子在大學咖啡店遇到黎青龍教授,隨後在報章得悉港大不和他續約一事。我和黎青龍教授不算稔熟,但他是一位我非常尊重的同事,也是肝臟方面享譽國際的權威。黎教授在港大服務了四十多年,桃李滿門,香港沒有多少醫生不曾是他的學生。多年來不少私家醫院不斷以高薪厚祿向黎教授招手,他都不為所動。雖然他已年屆七十,但仍然活力充沛,希望留在大學繼續教學和診症。以黎教授這種享譽國際的人才,若他願意留下,相信全世界不少大學都會認為是求之不得,但港大卻堅持要他轉為兼職僱員。對黎教授而言,他並不介意兼職合約下少得可憐的月薪,但在兼職合約下他不能再保持教授這職銜,而一句「大學要考慮續約是否符合大學的最佳利益,以及會否阻礙其他人士的晉升」更是如斯侮辱和冷漠!大學最重要的資產便是人才,好的人才方能提升大學的聲譽、研究和教學。這些人才願意留在大學任教,很多時都是基於一份理想和熱誠,他們着重的不是金錢的回報,而是大學對他們的尊重。過往港大有幸能吸引到一批頂尖的學者,可惜,近年港大似乎不再重視人才和經驗,以致流失不少資深的人才。這並非出於政治考慮,而只是僵化的官僚人事政策的結果。如果以處理黎教授的心態來處理人才,人心不思去才奇怪。世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但若機構不懂珍惜,伯樂和千里馬最終還是留不住的。[陳文敏]PNS_WEB_TC/20180627/s00202/text/1530038063169pentoy

詳情

陳文敏:醫護之間

日前醫委會就病人遭紗布封喉致死的紀律聆訊,裁定涉事的醫生兩項專業失當罪成,被停牌六個月。事件引起前線醫生強烈不滿,有醫生組織認為,「護士做錯不應由醫生負責」,批評醫委會嚴重損害專業互信和合作。醫生的責任大致可以分兩方面:第一是專業疏忽的責任,這是指在當時的情况下,該醫生的診斷是否達到一位合理的專業醫生的標準。醫委會認為,被告醫生巡房八次,造口長時間被紗布蓋着,物理治療師的報告亦有記載,但該醫生仍未能從紀錄中發現護士出錯,屬不能原諒的錯誤。換言之,醫生的責任並非為護士的錯誤包底,而是一個合理的醫生在這種情况下應該能夠發現錯誤,這是醫生本身的專業水準。前線醫生強調醫生和護士是伙伴而非從屬關係,這涉及第二種的責任,即僱主須為僱員的疏忽負責。這方面的責任建基於僱主或上司對下屬的管理權力,即使僱員或下屬的工作高度專業, 例如僱主可能對電腦一竅不通,但他還是要為專業僱員因電腦疏忽引致的損失負責。這種責任,一般但不一定建基於正式的僱傭或從屬關係,要視乎在相關事件上,一方對另一方的工作範圍或模式可以有多大的主導或決定權。現代醫療涉及不同的專業,醫生一般不該為其他專業的失誤負責是可以理解的,但這似乎並非醫委會判決的基礎。至於前線醫生指出公立醫院醫生的工作極度繁重,資源和人手不足,則是政府應該正視的。[陳文敏]PNS_WEB_TC/20180523/s00202/text/1527012270318pentoy

詳情

馬家輝:醫生真係大晒

「紗布事件」引發醫生聯署,亦替升斗市民如我長了知識——原來醫生與護士之間沒有從屬關係,在工作制度上,護士不受醫生監督,所以,醫生亦無理由為護士的失德負責。確是天大的誤解。這麼多年來,在公立醫院見到醫生看病或巡房,總有護士跟在身邊,醫生囑咐護士咁做咁做、點搞點搞,姑娘們頻頻點頭,從不駁嘴,永不say no,絕對不會阿芝阿佐。臨牀照料病人,遭遇任何質疑,護士亦總是左一句「等我問吓醫生先啦」或「醫生話乜乜物物」,一切以醫生之令為令,醫生是將軍,護士是小兵,醫生揮手說要攻左,她們絕對不敢打右。如果這樣的工作關係都不算從屬,確實離奇到無與倫比。有權下令工作,卻毋須監督工作之妥善完成,也就毋須承擔失德責任,豈不等於有權無責?豈不簡直是「神」?香港的「醫病關係」向來嚴重不對等,醫生高高在上,掌握所有醫療資訊,往往三言兩語,只花兩三分鐘便把病人打發離開診療室,病人或家屬想多問幾句病情都似要搖尾乞憐。以「忙」之名,讓病人處於非常劣勢。私家醫生當然比較好,問題是閣下要用錢去換笑臉,醫生的時間並不廉價。萬料不到,經「紗布事件」揭示在社會大眾眼前的是,原來連「醫護關係」亦極不對等,醫生有權指手揮腳令護士必須唯命是從,一旦出了事,醫生卻可說「我唔係佢上司,所以佢做錯事都唔關我事」來推掉責任,並且可以極速發動幾千人聯署,係威係勢,對醫委會帶來了無比壓力。顯然只是四個字:醫生大晒。出了事往往唔關佢事,即使幾經轉折而證明了確關佢事,亦經常只是緩刑或極短期停牌。人命和醫生的權責非常「不等價」。醫生萬歲,下世輪迴,我也要當醫生。[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80516/s00205/text/1526408619152pentoy

詳情

醫生別自陷於四面楚歌之境

立法會剛成立了法案委員會,審議2017年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再次探討如何改革醫委會。談及醫生專業規管,便令人想起近月多宗病人出現嚴重情況的報導:先有鄧桂思未獲處方藥物引致急性肝衰竭;再有八年前同樣遭遇的死者蔡文超的家屬申訴;及後有少女被刺穿動脈後出現腦缺血中風;亦有病者覆診時已難以行走但未獲跟進,兩日後因頸椎感染致癱;最近法院正聆訊一名市民懷疑被DR集團醫學療程誤殺一案。無論這些個案屬醫療事故或不幸事件,病人及家屬都承受著巨大創傷。 在醫生而言,治療後出現已知副作用及併發症等風險,和醫療事故之間有莫大分別。前者是疾病發展或治療伴隨的風險所造成的不幸,後者卻是醫生的疏忽失誤引致。然而,對病人及家屬而言,治療後出現嚴重情況,很容易產生疑問,尤其在治療前,病人及家屬未有得知有關副作用及併發症等風險時,更會引起猜疑。此時,若醫生用已知風險作解釋,就更可能被質疑是否編織理由掩飾錯失。 過去也曾有投訴人接獲醫院回覆指治療後的嚴重情況屬已知風險,但經進一步查證及覆核,原因卻未如醫院所言,反而是治療未按既定程序引致,實屬疏忽。因此重要的,是協助病人及家屬,甚至令市民辨別治療後的嚴重情況,是天意、

詳情

從醫委會的裁決看醫醫相衛

近日基督教聯合醫院遺漏處方預防性抗乙肝病毒藥物的嚴重醫療事故引起全城關注。事故令曾長期服用高劑量類固醇的腎病病人鄧桂思,經過兩次換肝手術,至今仍徘徊於生死邊緣。八年前同樣的醫療事故,令腎病病人蔡文超於2009年因急性肝衰竭身故,家屬至今仍未釋懷,眼見事故再次重演,更是百感交集。 另外,家屬於2012年5月向醫委會投訴涉事的伊利沙伯醫院腎科專科醫生黃浩聲失德,希望取得公道。家屬一直苦候至今年一月,醫委會最終裁決黃醫生失德罪名不成立,家屬對此亦耿耿於懷。然而,分析醫委會的裁決理據後,似乎有值得商榷之處,闡釋如下。 投訴重點 家屬向醫委會作出以下三項投訴: 為死者提供免疫抑制劑治療或增加該藥物劑量之前或期間,未有詳細評估死者乙型肝炎狀況。 未有讓死者知悉接受免疫抑制劑治療時,可能引發乙肝復發的風險,及有預防性抗病毒藥物。 在提供免疫抑制劑治療或增加該藥物劑量之前,未有處方預防性抗病毒藥物,以減少乙肝復發的風險。 投訴第一及第三項,指控黃浩聲醫生作出「專業上的失當行為」,即未達註冊醫生應有水平的行為。投訴二,指控黃浩聲醫生違反《註冊醫生專業守則》(2016)內,2.10 建議治療與風險的恰當解

詳情

病歷自救

香港是個現代化城市,資訊科技發達,公營醫院早在十多年前開始推行電子病歷,近年更與私院接通,令病歷在公私營醫療系統都能一目了然。但開漏藥導致急性肝衰竭的重大醫療事故,才令人驚覺,這個發展了十多年的電子病歷系統,原來是這麼不堪一擊! 乙肝患者服用類固醇藥物可能誘發肝衰竭,醫療文獻早有記載,同時要服用抗病毒藥來防止,不少醫生說這已是普通常識。如果電子病歷存有病人的乙肝紀錄,當醫生同時處方類固醇時,在電腦屏幕馬上彈出警告字眼,提醒醫生注意,以今天的資訊科技水平,理應一點難度都沒有。 但原來公院電子病歷發出的警告,除了藥物過敏外,乙肝並不是必然顯示的警告信息,若醫生認為有需要,才由人手設定,有關信息才會自動彈出來。有些醫生說,現在的警告信息相當多,會導致「信息疲勞」,令醫生失去警覺性,因此不贊成太多警告同時彈出來。 如果信息沒有自動顯示,那麼醫生如何得知有關病歷?要由頭到尾看一次?就像翻查大疊手寫病歷一樣困難。醫生除了說這樣不好那樣不行之外,他們有何辦法確保同類事故不會發生? 一位醫護聽眾打電話到我的節目,提供了一個病歷自救的方法,我認為很有參考價值,而且難度不高。 聽眾的方法是:把過往重要的病

詳情

致張崇德先生的信

張先生:剛看完了城市論壇,有感而發,希望與你分享。對於你兒子的不幸事故,本人深表同情。九年的等待,一定不好過,所以我絕對明白你對醫委會改革的期待。但與此同時,有幾個重點是不容忽視的:1. 你希望醫委會能夠確保醫療水平,但現時政府的方案恐怕只會令醫療水平下降。政府已說明,方案的其中一個目的,是要「便利」非香港醫生到港執業。由於這些「有限度醫生」不用考執業試,正如孫玉菡所說,要確保他們的質素就是醫委會的責任。但你認為一個由更多非業界代表組成的委員會,會更有能力判斷海外或內地醫生的資歷嗎?單是看履歷裡的細節,如哪所醫學院較有信譽、哪份論文較有代表性,業內人必然較業外人更清楚。所以,這個重要把關,一定要由專業醫生守住,亦是醫委會必須維持最少1:1的主要原因。2. 論壇上,當被問及你對輸入內地醫生的看法,你回答醫德比醫術更為重要。雖然我認同醫德較重要,但這個答案以及當時台下的歡呼聲,彷彿在諷刺香港的醫生就算醫術較高明,醫德卻不見得比內地醫生好。眾所周知,大陸的醫療事故(被報導及不被報導的)遠比香港的多,而當中由於醫生欠缺醫德、罔顧人命所導致的慘劇屢見不鮮。中國從不公開官方數據,但相關的報導時有所聞(見註1-3);幸然,同樣嚴重及蓄意(非疏忽)的事故並未有在現時還把得住關的香港發生。我明白「一朝被蛇咬」的道理,亦知道每個地方總有害羣之馬,但普遍來說,我認為香港醫生的質素仍是名列前茅的。單看公營醫院的醫生在人手嚴重不足下仍盡心盡力,面對種種制度下的問題卻從不罷工,更從不會像大陸的醫生收取「紅包」…… 這些就是醫德,亦是香港醫療界積極捍衛、不願被染黑的核心價值。3. 至於評估一個醫生的醫德,由於沒有可測量的標準,除非他/她曾被告罪成,否則一般來說,唯有從推薦信或行內口碑中略知一二。要洞悉這些口碑的可信性,沒有人比行內人更清楚。4. 九年時間的確很長,而現時積壓的案件數目亦令人嘩然。增加人手是理所當然的,但我們必須明白醫委會除了審理案件以外,它的其他功能(如以上所說的把關)亦不容忽視。既然有更好的方案,如梁家騮的6+6方案,既能保障業界水平又能達成平衡監察作用,為甚麼硬要推行政府較偏頗的方案?相信大部份香港市民和你同樣希望改革能為醫療界帶來進步。問題是,政府的方案將會嚴重影響這個專業的把關能力。他們守的關,是市民健康的關,不是他們飯碗的關。這個關一旦守不住,香港的醫療水平只會下跌,正正和你所希望的背道而馳。多看、多聽、多想,不難發現更好的方案。懇請三思。陳蓓茵註1:藥物濫用 見利忘德 醫療事故亡魂多註2:孕婦剖腹產子被偷腎 醫院院長供認曾偷九個腎註3:中暑不適求醫被打吊針 深圳30歲男命喪診所 醫生 醫委會

詳情

得罪講句,寧願睇個伏伏地嘅大陸醫生,好過等排期等死

得罪講句,醫委會改革,係梁振英任內鮮有嘅德政。今時今日香港醫療制度崩壞,公私營醫療嚴重失衡,公營人手短缺,排期輪後時間極長,醫護工時亦過長,頻頻出現醫療事故。私型佔整體醫護人手四成,但只有大概一成市民負擔得起(住院重症),收費過高。種種問題歸根究底,係醫委會權力過大,防止引海外醫生入香港市場競爭,自己人保障自己人,醫醫相衛。講到呢度,如果讀者唔明咩係醫委會改革,簡單啲講就係,政府將吸納張宇人提出嘅方案,提出加多4名委任議員入醫委會(即所謂4+0方案),令原本政府委任對業內互選舉嘅14:14,變為18:14。(醫委會主要負責決定醫生註冊,同埋一啲醫療事故嘅紀律聆訊,而醫管局就負責公營醫療嘅資源分配。)咁班醫生就即刻衝出黎反對,主要論點就係醫委會會權力失衡、染紅、俾689操控、跟住大陸醫生落黎令醫療水平下降,仲恐嚇話上面啲醫生用灌腸醫冠心病信唔過。事實係咩呢?現時醫委會業界對非業界比例係24名業界對4名非業界,加多4名非業界,都只係24:8,即係得25%係非業界,莫講話操控,連一半都無。而比起英國嘅50%同加拿大、澳洲嘅33%,係非常低,業界仍然壟斷醫委會。至於染紅一說,筆者絕對唔排除係梁振英嘅政治任務,條例一通過就真係可能俾大陸醫生落黎執業。但俾著你係一個癌症病人,你寧願睇個伏伏地嘅大陸醫生,定係想好似而家咁,等排期等兩年先有得睇?到時個瘤都已經大到變絕症啦!以公私營全部醫生計算,2014年本港每1,000人有1.9名持牌醫生。比起發達國家如英國、新加坡和美國嘅3.7名(2013年)、3.0名(2014年)及3.3名(2013年),係差成倍。解決人手短缺,最好嘅方法就梗係增加醫生嘅數量,做法有兩種,一係就就增加醫學生數量,一係就輸入外地醫生。政府喺2016年就增加50個醫學學額,至470個,而預計呢批學生要2022年先畢業出黎做野,讀埋專科,最快要2028年,即係12年後,到時人口老化嚴重,更加供不應求。培訓一個醫學生要三百萬,等最少6年,註冊一個海外醫生,係可以即時投入市場,仲可能已經有專科資格。但每年有百幾個海外學位醫生申請考試,三份卷加埋合格率大概得一成,每年得大約15個成功註冊。筆者唔係認為,為咗增加醫生就可以無視醫療質素,但個問題係,要有能者居之。以法律專業為例,無論你係外國定香港法律學位,要成為執業律師,必須通過同一個專業考試,即係PCLL。如果醫委會決定以通過高難度考試作為海外醫生註冊嘅條件,咁港大中大嘅醫科畢業生,都應該須要通過同一個考試,以確保醫療質素,right?筆者係一個濕疹長期病患者,以前經常要睇私家專科醫生(因為等公營就真係等死),每次睇兩分鐘就收我八舊水,醫生處方俾一罌用一陣就用完嘅類固醇藥膏。每次配藥,唔睇醫生,都收兩舊水,通常一個月就要黎一次,聽朋友講,佢睇嗰個要千幾銀一次。結果我某次偷偷地去鄰近藥房配(本身要醫生處方),一大碌,五十蚊,用咗成年都未用完。香港醫生工會過強,實施唔到醫藥分家,外國輕微病症例如普通傷風咳會去藥房配藥,唔會睇醫生增加醫療負荷,當藥劑師認為你有需要搞唔清先會去睇醫生,醫生只會專注醫治重症。咁既然醫療人手不足,點解仲唔實施呢?大佬,睇一個傷風咳兩分鐘收你幾舊水,咁大舊錢,點會益你藥劑佬?然後同出面啲人講,我地唔想香港醫療質素下降(咁醫生又真係專業),咪可以食埋你啲生意囉,好合理,但係一年入面因為排唔到期等到死嘅人,真係多不勝數,你我身邊都總有一個。對於醫療人手不足嘅問題,醫生經常反映政府批得唔夠錢請多啲醫生去公營醫療。大佬,納稅人供你三百幾萬讀個學位,你唔係應該負擔應有嘅社會責任?出到黎仲要確保自己starting有幾皮野一個月?筆者認為根本一直以來香港醫生薪酬定價過高,令政府唔夠資源聘請更多人手。假如開放醫療市場,無論公私營,讓更多海外醫生於香港執業,競爭越大,按經濟原理,醫生服務價格亦會隨之降低,亦可解決輪候時間過長問題。而種種醫療事故嘅紀律聆訊,醫委會每次一查就查五、六年,期間醫生可以繼續執業、袋糧,仲要係自己人查自己人,我諗建制如監警會嘅監察機構都唔會擺警察入去啦。醫委會習醫療事故有關嘅立法權同司法權,明顯權力過大。講到尾都係供求問題,如果而家政府話要輸入內地教師來港執業,一定係無理,因為該行業人材過剩,但政府話增加醫委會非業界委員用以推動開放海外醫生註冊,喺求過於供嘅醫療市場,就好難唔支持。是次議案,係在於政府霸權同醫委霸權之間嘅選擇,但係議案一獲否決,班醫生根本唔會俾你開放個市場俾外國醫生入黎爭食,筆者寧願支持689一次,都唔想再等公營等死。希望喺facebook鳩share鳩like醫生post嘅朋友,可以有另一個角度嘅思考。筆名:瑞典佬作者簡介:喜歡去宜家傢俬食熱狗的人。 醫生

詳情

陳健華醫生X黃子華:當「男神」遇上「男神」

黃子華一向被網民喻為「男神」,不但金句不時被引用,他的棟篤笑及舞台劇更是一票難求。不過,這位受眾人力捧的男神,則認為「真•男神」另有其人。今年擔任「無國界醫生日」榮譽行動大使的黃子華,日前與無國界醫生救援人員陳健華醫生(Akin)一起拍攝宣傳照期間,聽到他在前線的救援點滴後,不禁盛讚Akin簡直是男性的典範,究竟是甚麼令「男神」子華亦折服?一切要由Akin的救援故事說起。自小已認識無國界醫生理念、並立志成為其中一分子的Akin,一直默默耕耘向夢想進發,完成外科訓練後,終於在2011年加入無國界醫生。他說:「當時沒有向甚麼人提起過,這是心中的夢想。讀中學時覺得這個志願很遙遠,不一定可以成真,但原來一步一步是可以做到的。」子華認為Akin的夢想「特殊」──不少人會夢想做醫生,因為收入高又可以幫助別人,但夢想成為到貧窮或戰亂地區幫助別人的醫生則不常見,莫非是受到家人的啟發?Akin說:「我家是草根階層,爸爸從事地盤、裝修,媽媽甚至有當過小販,他們都沒有受過甚麼教育。但我從不同途徑看到一些國家的人比我們的生活環境更差,便開始思考如何出一分力幫助他們。」儘管如此,曾經到過巴基斯坦和南蘇丹參與前線救援的Akin,卻不認為當地人是「絕對的慘」。他解釋:「如果你看他們的生活環境、醫療質素,你可能會覺得他們比香港人慘很多,但我感受到他們其實很容易滿足。只要他們能夠來看醫生,有人為他們醫一個簡單的傷口、打一個簡單的石膏,已經很開心。」滿足的不單是受惠的病人,也包括Akin自己:「很多時在當地,我就是唯一的外科醫生,甚至是整間醫院唯一的醫生,很多病人都要我一手包辦,例如開刀剖腹產子,或者骨科手術,所以我和病人的關係會密切很多,滿足感也很大。」不少人認為,在前線的工作不但艱鉅,更可能要冒生命危險,例如近日就有多間在戰區裡的醫院受到襲擊,而Akin覺得最驚險的一次是在南蘇丹。當時有執法人員和醉酒的犯人於距離醫院約500米的地方發生衝突,現場有槍聲和手榴彈爆炸聲,有傷者被送到醫院,子華問Akin當時有否緊張?Akin憶述說:「我自己不是太害怕,因為去過幾次救援任務,也聽慣了這些槍聲。反而是聽到後要馬上預備接收病人,有時可能有十多二十個傷者送來。」聽到Akin的分享,子華除了為他擔心外,亦呼籲大家要支持前線救援人員的工作:「在香港我們常說『男神』或者『最理想的男性』,你看Akin高大靚仔,又是外科醫生,正正是這種人。他絕對可以在香港過很好的生活,但他仍認為每年去兩個月的無國界醫生救援工作,是很值得投入的。我們當然也只能在身邊默默支持。」觀看Akin和子華的足本訪問![embed]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zZx2s1r_IA[/embed]想知道子華會否身體力行地捐一日人工?即睇︰[embed]https://www.youtube.com/watch?v=2X6MB5jM46w[/embed]「無國界醫生日」詳情:www.msf.hk/msfday 黃子華 無國界醫生 醫生 義工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