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慧麟:忽視基層醫療的惡果

筆者只是時事評論員,不是什麼公共衛生專家。不過,筆者也是一班醫療界朋友的WhatsApp私訊討論區成員,「圍爐取暖」愈講愈激是常事。最近私訊區內的朋友有兩個意見,爭論得相當熱烈:其一,有某學者指可以派流感藥到安老院舍等,所謂「社區控源」,友儕期期以為不可,因有可能加大了病菌的抗藥性風險,弊多於利;其二,是部分傳媒誇大了疫情,導致社區有不必要之恐慌。 筆者只是一介時事評論員,常識不及知識,就前者之「社區控源」論,垂詢「谷歌(Google)大神」。原來關於社區派藥,都有一些爭論。因為假如一些地區的基層照顧人員,醫療知識培訓不足,例如非洲一些偏遠鄉郊,派藥的結果可能會導致病人藥石亂投,反而會導致病毒產生抗藥性,弄巧反拙 。按理,香港是發達地區,不是非洲國家,社區派藥應該不會犯下亂派藥亂食藥的風險。 但是,香港安老院舍大多只有保健員在場,而且支援人手不足,如何有效及在可控風險下派抗生素而不會大大提高病毒抗藥性呢?這就要靠基層醫療制度的支撐,讓保健員也有基本的醫護教育了;又或者有跨界別的支援,即是當有流感疫症時,社區有足夠醫護人手做第一道防線,避免安老院舍有事無事call白車送老人家去急症室了。

詳情

醫療分寸

醫療系統連連爆鑊,直接受害者當然是病患,然後呢,應該未輪到醫生,反正投訴之後仍要調查,調查之後仍要審議,拖完再拖又拖,有排搞,在此期間,醫生仍可照舊睇症兼收銀,最後亦十之九九是緩刑了事,沒什麼實質影響。 那麼,第二位「受害者」是誰? 恐怕是前線的公關人員。醫院也好,醫管局也罷,都有專業的公關大員,平日已有許多小事需要處理,一旦爆鑊,出大事了,更必日忙夜忙無時停手,從記者會上的line to take,到危機善後的image building,裡裡外外皆要打點。怪不得坊間都說,有兩間機構是公關界的「人間煉獄」,一是各大醫院/醫管局,一是港鐵,只因失誤頻繁,既燒傷了病患和搭客,亦令傳訊部門員工忙於日日救火。 火熱源頭? 如果翻看紀錄,十之九九在於醫療疏忽。醫護人員在檢查或治療時沒有百分百按照程序辦事,反而馬虎行事,或開錯藥,或睇漏眼,或打錯針,或輸錯血,總之是因一時大意而鑄成恨錯。一個錯字,忒是了得。而每有疏忽,必有解釋,箇中又通常是「雞與雞蛋」的惡性循環邏輯:公立醫院病人爆棚,醫護人手長期不足,忙中有錯,乃有差池;醫院病人爆棚,有個主因是私人醫療市場取價高昂,病人付不起錢或不願付錢;私人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