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菲斯,在重慶

在中文大學的Gordon Mathews教授引領下,到重慶大廈吃晚餐,已經不是第一次來此,倒是首回由專家帶路,而且是有「重慶大廈代言人」之稱的專家,這頓咖喱盛宴當然多了一份來自老闆和侍應的額外熱情。 熱情在大廈門外已可領略。約於門外,我抵達時,墨菲斯教授已在梯級等待,進進出出的住客和店主都跟他握手,像久別多年的老友,但明明前兩天甚至同一天才剛見過,因為這陣子許多洋傳媒到訪香港,他帶不同的媒體來看這個被《時代》稱為「The best example of globalization in Asia」,身影往來,沒有人會對他陌生。「今早我帶BBC記者來做採訪,在這裡吃過午餐,到現在還飽著呢!」墨菲斯有點不好意思地笑道。 重慶大廈咖喱多,然而來過幾回,終究沒覺有啥特別,即使此番有專家在場,仍覺一般,所幸的是有他在,話題便多了,從他卅年前首回踏足此地說起,一個又一個「政治庇護申請者」的喜樂故事,替桌上的或黃或綠的咖喱添上了濃厚的人情味道。 墨菲斯有嚴重的糖尿病,他自己在著作裡表白過,所以完全不是私隱。動刀叉前,他從背包掏出工具,掀起上衣,在肚皮上扎了兩針,同行的年輕人被嚇得幾乎驚叫,他倒過來諷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