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花 文:MAY TAM

金像獎於前夜圓滿結束,除了許鞍華實至名歸,最最高興的是於《黃金花》飾演自閉兒子的舞台劇演員凌文龍勇獲最佳新演員,及飾演其母的毛舜筠初奪最佳女主角。電影圍繞屋邨師奶如何面對已成年的自閉症兒子與出軌的丈夫,題材不屬主流,據說幾經辛苦才斟得有心人投資。演員皆是實力派,呂良偉、毛舜筠、凌文龍三人演活了一個千瘡百孔的家庭。事實上,我城對這類型弱勢家庭的支援是否足夠實是「有目共睹」,片中自閉兒父親的原型余大俠曾於訪問表示,特殊院舍宿位要排十七年才有宿位,而其中一申請條件是照顧者年齡達五十五歲以上。加上在香港這彈丸之地,照顧一個中度弱智的自閉兒可說是「困獸鬥」,人口稠密更令照顧者深明人言可畏。電影想反映的是照顧者所承受的壓力,而生活的困境亦令女主角生出想要殲滅情敵的念頭。此片英文名譯作「Tomorrow is Another Day」,亦是電影裏飾演友人的劉美君用以勸導女主角看開的對白,「無嘢嘅,瞓醒咪可以從頭嚟過囉」。活到某個年紀的人都知道,其實,睡醒了,問題依然存在,艱難生活還是一樣要過。片中女主角堅持每天跟兒子一起跑步,看着她咬緊牙關奮力前進,讓人很是動容。生活縱是荊棘處處,但為着你愛的人,只能堅信自己能熬過去。明天會否更好,我們無從預見,但可以肯定的是,熬過了今天的你,一定比昨天的你堅壯自強。[MAY TAM]PNS_WEB_TC/20180417/s00203/text/1523902477168pentoy

詳情

林燕妮:恭喜毛毛

朋友傳來信息,說知道毛舜筠獲得今年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主角時,興奮得叫了出來。她說之前真的替毛毛擔心,怕她今次會失落獎項,所以在宣布毛毛得獎時,自己也覺得激動,心情開心又興奮。算起來毛舜筠出道的日子也有四十年,還記得她那帶着一點孩子胖的去飾演林黛玉的樣子,跟當年俊俏中帶點青澀的張國榮所飾演的賈寶玉,委實合拍。之後二人分道揚鑣,各自在娛樂圈守着自己崗位,取得大家認同的成績,Leslie成為受萬千寵愛的歌影巨星,而毛舜筠則繼續她的電視電影工作。自己雖然沒有看過她所有電影,但她在《家有囍事》中跟張國榮那一對,實在天衣無縫。毛毛的喜劇細胞實在出色,跟張國榮的合拍,盡在不言中。電影工作者都要面對許多殘酷的判決,正如說,比賽就是成王敗寇,電影圈也是個特別的圈子,有些有獎運的,一出道已經可以攞獎;有不少是努力多年,演技備受讚賞,但偏偏在攞獎運氣方面就是欠缺一點點,獎項就在身邊掠過。堅持,是每個人對自己的鞭策,特別是娛樂圈的人,如果自我放棄,就是放棄了一切。當然,遇上好劇本、一個好角色,自然將所長得以發揮,天時地利加上人和,就是成功的重要元素。但首要還是要自己莫忘初心,只要是自己興趣,堅持加爭取,再遇上機緣,自然可以明白到天道酬勤、天道酬不放棄。[林燕妮]PNS_WEB_TC/20180418/s00198/text/1523988761509pentoy

詳情

阿寬:金像獎的保密

今晚是金像獎頒獎禮,昨天參加拜神儀式時見到負責製作的是一班很有朝氣的新面孔,感到欣慰。 第一次與金像獎接觸應該是一九八九年,因為首次得到最佳編劇提名去參加的,以為是陪跑,誰知公布前見到有部攝影機走到我們面前,那時沒有像今天那麼多部機可以同時拍幾個提名人的反應,是用一部機捕捉得獎人知道結果的表情,再跟他起身上台領獎,所以有了預感。 參加金像獎創作好像是九三年左右,一直到三年前才沒做,因為年年都是同一班人做,已沒有新意,換了一班新人,又真的耳目一新,更有活力。 電影人幫手做金像獎都是義務的,連車馬費也蝕埋,創意香港雖然每年贊助幾百萬,都是放在一些必需的支出上,其實也不足以應付全數開支,不計幕後大部分人不收取報酬,幕前的頒獎嘉賓與表演嘉賓都是不取分文,服裝費化妝費交通費也沒有津貼,全是蝕錢參與。 多年來都有批評質疑金像獎賽制,但多數是不完全了解便先作批評,也有是因為對賽果不認同便覺得制度有問題,沒多少人真的上過大會網站看清楚整個評審制度。 有些人的意見很合理,但當我告訴他們我們的評審制度正正是如此時,他們才說:「是嗎?我不知道啊。」 也有人以為金像獎董事或主席可以影響賽果,當知道他們也是與觀

詳情

從金像獎看到希望

香港電影業的低迷,總令人懷念港產片在八九十年代的黃金時代。去年政治意味極濃的《十年》,奪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簡直是「反轉」整個電影界,也讓公眾看到籠罩本港電影界的政治恐懼。時隔一年,今年的頒獎禮卻讓人看到希望,至少,香港電影未死。 筆者不是電影專家,只是以一位普通市民去看今年的頒獎禮。今年值得可喜的,是大批新晉導演和幕後人員參與的電影,如《樹大招風》、《一念無明》、《幸運是我》和《點五步》等,在社會上獲得認同之餘,更成功登上金像獎的頒獎台。 更可幸的,是這班開始發亮的電影新人,作品取得甚佳口碑的背後,是獲得一班早已「上岸」的資深電影人大力扶持。也許公眾對藝人曾志偉的行事作風很有意見,但不應抹煞他在扶植電影界新血的努力。 今年曾志偉憑《一念無明》奪得最佳男配角,絕對是實至名歸,但更應為他鼓掌的,是他對這齣只得200萬元政府撥款拍攝電影的支持。看過《一念無明》的劇本後,曾志偉喜歡到不得了,囿於製作費的限制,他沒拿片酬,連紅包也沒有收,他還協助導演拉攏了好戲之人金燕玲和余文樂一同義演,結果成就了一齣充滿「港味」的社會電影。 另一位令人尊敬的,是名導演杜琪峯。獲得今年最佳電影的《樹大招風

詳情

《樹大招風》是最佳電影?憑什麼?

早幾日,又是一年一度的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禮,電影《樹大招風》成了大贏家,林家棟更因為在該片飾演季正雄一角,而榮獲影帝殊榮。坦白說,林家棟在片中的表現,確實是「三大賊王」之中做得最好,也是最立體的一個角色。然而,若說《樹大招風》是最佳電影,個人實在覺得不敢恭維。 如果說,《樹大招風》拿最佳電影,跟它被大陸禁播有關,似乎這是一些人猜想出來的頒獎動機。如果說大陸禁播就應獲獎,我會覺得《選老頂》更應該獲獎。雖說《選老頂》隱含大量政治訊息,借黑幫選舉暗諷香港的鳥籠民主,但是整個故事非常順暢,故事最後也清楚交代了,黃秋生飾演的幕後大佬神哥,如何在幕後操控那場黑幫選舉,也解釋了他要壓止幫派改用一人一票。單是談故事情節和劇本,《選老頂》便比《樹大招風》流暢多倍。 相反,《樹大招風》先不說偏離三位賊王的真正經歷,整個故事給人一種感覺,便是壓根兒的虎頭蛇尾。特別是電影的預告片,一直強調的「三大賊王合作」,最終竟然沒有發生,所謂原因竟然是三人碰巧曾同一個酒樓出現?說實話,看完預告片之後,看到這個結局,簡直有一種被人誘騙進場的感覺。 有人又說,這個故事蘊含所謂的政治訊息或者隱喻,特別是葉國歡不做搶匪,轉行幹走

詳情

第36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應該是新舊交替之時

第36屆香港電影金像獎得獎結果塵埃落定,在此恭喜所有得獎者,特別是《樹大招風》、《一念無明》和《點五步》。 其實筆者每年都特意收看整個頒獎禮,雖然今年過程有點平淡,驚喜不多,但今年總有種新舊交替的感覺,若今年的得獎結果還不能真正讓年青一代導演在本地影圈奪得一席之地,相信香港電影業未來只會慢慢老去。 過往多年時常還聽到電影業前輩仍然講著香港電影曾經有多輝煌,當年如何打拼、如何努力等等,的確這是香港電影歷史中不可或缺的年代,然而一切已是過去,當時和現在所面對的問題已經大大不同。今年頒獎禮一開首是對一代香港電影連環致敬絕對沒有問題,不過後來整個過程已反映出兩代人的分野,不少頒獎嘉賓的發言令人感到兩代電影人的迥異,如有些人口裡說著支持年青後進上位,但會感覺其身體語言已出賣他、新藝城一眾創辦人還「開口埋口」獅子山的維穩精神等等,只是這一代的電影人已經不是活於那個年代,他們要編寫的是自己真正面對的環境。 如在《樹大招風》中,由三個賊王出發,三人由高峯跌落低谷,點出香港回歸前後的差異;《一念無明》直視我城一直存在的社會問題;《點五步》象徵年青人經歷港英香時代以至後雨傘時代的成長過程,還有《幸運是我》

詳情

誰掌過去與未來 速評金像獎頒獎典禮2017

一年一度的電影金像獎又再一次結束,而以下是本人一些簡單觀察。 1.《美人魚》《七月與安生》代表的是北進想像,可惜兩者在港的口碑卻不及《樹大招風》《點五步》及《一念無明》等充滿本土情懷的電影。明顯地,從文化研究角度看,港人的本土意識愈來愈濃裂! 2. 當我們嘗試盤點去年的港產片,尤其前述的所謂本土情懷系統,大致會發現兩大主流,其一為關社派,當中包括《大手牽小手》《幸運是我》及《一念無明》,至於《樹大招風》和《點五步》則較明顯強調香港本土歷史的重塑,我姑且稱之為歷史派。有趣的是,關社派得到的迴響並不如歷史派大,而得到網民支持,而最終得到較多獎項的《樹大招風》,其諷喻更是力度最大,甚至因此而無法在大陸上映。更值得關注的是,繼上屆《十年》後,今次已是國內媒體連續兩屆將最佳電影「從缺」。 3. 若果《十年》代表的是香港人對未來的焦慮不安,《樹大招風》呈現的便是對過去的反省。事實上,港人在三大賊王的失敗經驗中,不難找到自己的身分認同,例如影射賊王轉型做大陸生意的挫折的章節,便是不少人的集體回憶。而透過導演在銀幕上的虛擬重構,及現實中電影受到的打壓,本影片正好強化港人對昔日老好日子的緬懷,及對現狀的

詳情

第36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有故事的人

典禮一開始,司儀鄭中基說,今屆是近幾年最多港產片的一屆;事實上,今年的港產片,也是近年幾最吸引的一年。 這一年,值得進場的港產片很多,好看的港產片很多,類型也不再是千篇一律──從借三大賊王談到城市的唏噓的《樹大招風》、談躁鬱症與城市空間的《一念無明》、談老人痴呆症的《幸運是我》、有著後雨傘運動影子的《點五步》,甚至無法擠入金像獎提名中的紀錄片《伴生》。這一年的港產片,不需以純港產片為賣點,不需要大賣低俗,成功吸引了我們的眼球。 頒獎台上,有很多熟悉的面孔,也有很多新的面孔,尤其是多了很多新晉而有才華的導演──《一念無明》黃進、《七月與安生》曾國祥、《點五步》陳志發、《幸運是我》羅耀輝;就是最後贏得最佳電影的《樹大招風》,也是由三位新導演許學文、歐文傑、黃偉傑執導。編劇也是如此,《一念無明》陳楚珩,《樹大招風》伍奇偉都是第一次撰寫長片的劇本。 這些新的電影人大多有一個共通點,就是拍香港的故事。不一定再如去年《十年》般,明明白白地談政治,而是從不同的角度切入,有的談城市被忽略的一面,以電影喚醒觀眾對議題的關注;有的則是城市從前的故事,以古說今。 他們呈現的香港面貌,不是繼續如老一輩如黃百鳴

詳情

勿遺漏金像獎其他亮點

香港事情太多,連上星期究竟發生過什麼事幾乎都記不起來,何况一年前。但一個星期前在電視機前看第35屆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禮,過程中,我不時想起去年第34屆金像獎頒獎禮的一幕幕。上一屆,兩位司儀林家棟和陳小春的表現都備受質疑,而部分嘉賓的演辭亦惹人詬病。最深印象的一幕,是林家棟介紹最佳新演員其中一名候選人張雪芹時,竟然稱呼對方「張乜乜」,更笑稱沒看過她主演的獨立電影《點對點》,揶揄該片在「歐洲」上映,暗諷電影只在屯門的小型戲院如巴黎、倫敦、紐約、米蘭戲院上映。林說:「十點半早場,我點會同你去睇啫,唔好癲啦!」記憶中,這些不專業、不尊重的表現,輿論沸沸揚揚了好一陣子,對香港電影界肯定是醜事一樁。但今年的頒獎禮完全是另一回事。我不是整個頒獎禮都在看,只看了後半部分,司儀劉青雲流暢自然,幽默得體,絕對做足功課。劉嘉玲頒最佳男主角,那篇講稿更加字字珠璣,膽大心細,笑而不謔,令人拍案叫絕(美中不足是郭富城領獎時沒有回應兩句)。而最令人有驚喜的,是安排了不同年代的童星同台。不知構思源起是否與有份角逐最佳電影的《五個小孩的校長》有關,但這一幕,絕對是整個頒獎禮一大亮點。馮寶寶壓軸是意料中事,但沒想過秦沛、姜大衛、杜國威、張繼聰是童星出身。還有久違了的小彬彬、原島大地……那些曾經在熒幕為觀眾帶來歡樂的小可愛,統統長大成人,有些早已告別娛樂圈,這夜難得都聚首一堂,為往昔光影再留一個紀綠。歷史值得記住這一刻。我有個感覺:可能去年頒獎禮太爛了,於是知恥近乎勇,今年特別用心撥亂反正。《十年》獲得最佳電影我開心歡呼,但除了《十年》,今年的頒獎禮還有其他可讚之處,值得大聲講句「做得好!」原文載於2016年4月11日《明報》副刊 金像獎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