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黃金機會的浪費

據聞特朗普已被提名諾貝爾和平獎,金三胖亦是。兩人可厭歸可厭,但,若不以人廢言,也不以人廢事,朝鮮半島的和解確是世紀變局,深遠影響強國之間的權力關係和世界經貿動態,把獎頒給他們,不能說是完全沒有理由。奧巴馬不是在上任之初已取得了和平獎嗎?以事比事,如果奧巴馬的作為可以,特金二人組的世紀握手亦應及格有餘。所以,可以想見,當特金二人組他日站到領獎台上,趾高氣揚,高舉獎狀,滔滔演說,必又是另一場荒誕戲碼,清楚地告訴世人,「妓女從良」可贏得掌聲與喝彩,「烈女失節」則易遭受萬人唾罵,尤其在意想不到的時候做成一樁意想不到的好事,足抵先前所做的百樁荒唐混帳。你可以說這很不公平,卻又可視之為吸引和鼓勵壞人「改過自新」的方便法門;如果連這法門亦被關上,壞人可能乾脆一壞到底,反正沒有回頭路,唯有拚命前行做個終極壞人。公平與否是一回事,能否促成好事發生又是另一回事,後者許多時候比前者更為重要,給暴君一條活路,說不定等於給了未來的無數的老百姓一條活路;這是我的「實用主義」,這是我的保守犬儒。頒獎有頒獎的道理,領獎也該有領獎的姿勢,我們期望當特金二人組站到台上的時候,可以拿出多一些的大國領袖風範,在言語演說上,在態度神情上,多向世人展示超邁的價值和信念,千萬別像先前的「特金會」一樣,只像兩個有著年齡差的生意佬,坐上談判桌,各取所需,各施其策,然後向股東們公布我方成功爭取了多少利潤商機和合作單目,絲毫不提民主自由人權等普世價值。多麼可惜。現實利益和普世價值根本可以不相違背,絕不是有此即沒彼,可惜特金二人組卻偏不強調,白白錯過百載難逢的黃金演說機會。換上林肯,換上甘迺迪,換上列根,換上克林頓,換上奧巴馬,若逢特朗普的和解處境,必能留下激盪人心的精彩名篇。特朗普終究只是特朗普,寵壞的闊少爺,放肆的生意佬,低而俗的商場惡棍,要他說謊容易,要他口吐金句則甚為難,他的國家或許獲利了,他的國家卻氣度變小了,得失之間,視乎你要的是什麼。至於金三胖,只不過是個被迫害幻想症的獨裁者,不再濫殺已經很好,沒必要旨望他來令我們感動了吧?[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80618/s00205/text/1529259215967pentoy

詳情

楊岳橋:華麗的低頭

大家都記得,薩達姆、卡扎菲下台後的畫面,難看得要死。一代強人、偉大的獨裁領袖,怎會想到自己也有低頭(而且是低到貼地)的一天。 同樣是獨裁者,金正恩前日卻向世人示範了可能是史上最華麗的一次低頭:他的笑容是如此陽光燦爛,即場請文在寅跨過三八線是如此饒富急才,閱兵時雖然因路程非短而稍微氣喘,國際的視線卻瞬間就轉移到跟着他座駕跑的十二名保鑣身上。金仔,真識玩。 金仔識玩的地方,在於知道自己有什麼牌,手上這些牌又可以讓自己「偷雞」還是「晒冷」。或許他打從上台一刻已經盤算着開國,不過一夜變天肯定小命不保,所以才擺出硬姿態,邊說要美國一片火海邊試射導彈,對着中國又像個桀驁不馴的青春期少年;但其實幾年來他剷除國內保守派的行動持續不斷,又炮決又犬決,到他真正大權盡握的今日,他那齣《板門店宣言》終於可以上畫。 由獨裁者搖身一變成為救世主,不是各國經濟制裁逼出來的嗎?我倒認為各國的經濟制裁是金仔逼出來的。他之前擺出強人甚至是瘋子的姿態,無非是向世界塑造「你唔好逼我,我乜都做得出」的形象。有了這角色設定,加上似有還無的核彈頭,習近平要接見他、文在寅要吃他帶來的玉流館冷麵,特朗普還會遠嗎? 說到底,政治都是講本

詳情

陳慶德:韓朝未來 就在今天?略記民間多年來的聲音

世紀編按:早在韓朝雙方舉行峰會前,金正恩稱停射洲際彈核試,似乎意味着峰會即將商談的是正面的內容?峰會今天舉行,且看成果如何;此前,韓國文化社會專家陳慶德撰文,記錄多年來韓國人如何看朝鮮威脅。峰會過後,誰敢保證那些國家領導人會否實現承諾?唯有民間反應,才最真實。先從今年2月的冬奧談起…… 比較起去年朝鮮半島核風雲再起,朝鮮最高領導者金正恩2017年7月起,不斷於亞洲地區大「搗彈」,甚至與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隔空喊話大鬧口角,特朗普以將對朝鮮進行「前所未見的烈焰與怒火」警告勿再挑釁,另一方面,金正恩也不甘示弱宣稱中程飛彈已經瞄準好關島美軍基地,隨時可發射攻擊美軍等言談。然而,朝鮮半島近幾個月來氛圍確有點改變。 從今年2月的第二十三屆冬季奧林匹克運動會在韓國江原道平昌郡順利展開,看到朝鮮金正恩「釋出善意」,派出過去低調、極少在熒光幕前曝光的胞妹金與正參訪韓國、朝韓隊伍同舉「統一旗」入場,及共組一支女子冰上曲棍球隊參賽,儘管戰績不佳,然而半島朝韓之前僵持的局面,卻漸漸破冰;時不過一個月,朝鮮與亞洲各國協商破冰動作不斷,3月28日各國媒體證實,自從2011年金正恩掌權朝鮮後

詳情

特朗普與朝鮮:大韓民國會否再成為戰爭的犧牲品?

最近美國與朝鮮半島的關係日趨緊張,兩位代表極右的國家領袖特朗普與金正恩在核問題上爭持不下,來到現在甚至揚言準備好開戰。而談到兩個國家的夾心層,正是南韓(大韓民國)。而回望整個韓國的歷史,多次世界的爭執甚至戰爭,朝鮮半島都成為了戰場上的犧牲品。來到這次特朗普與金正恩的唇槍舌戰,南韓會否再次被牽涉於這次「戰爭」呢? 早前美國與南韓落實了部署薩德反導彈系統,為了防止北韓的核導彈系統威脅。而實體的部署計劃亦已經進行當中。而特朗普上任後,更積極加快薩德的建設及部署,會見不成名地實行限韓令的習近平,更表示薩德是事在必行,為反對北韓的核導彈建設。其後北韓金正恩回應特朗普的施壓時,更表明會不斷試射導彈。兩國在核問題上依然未有共識,甚至好像有開戰的準備。但另一面值得關注的是,南韓政府的立場上,除了支持美國反北韓核武之外,在薩德部署上亦面對不同立場的爭議。例如,最近一群年輕人再次走上街頭,表明反對薩德的部署,造成與鄰國關係的緊張,現時韓國政府為保守派執政黨,這次反對薩德的聲音,不但挑戰著保守派的勢力,而且亦在帶出一個很大的憂慮,就是南韓人對於美國及北韓的緊張關係會否殃及池魚。 而回望過去韓國的近代歷史,分

詳情

金正男被殺與中國的未雨綢繆

金正男大馬遇刺事件至今案情撲朔迷離,在外界的各種猜測中,有一種猜測認為朝鮮是「真兇」。果如此,則中國可能再次因朝鮮而「躺?中槍」。有媒體解讀,金正男和已經被金正恩處決的其姑父張成澤都同中國關係密切。而之前韓國決定部署薩德系統,對中國構成極為嚴重後果,也是朝鮮使然。 不過,以上僅僅是朝鮮對中國局部的有形傷害,更值得注意的是對中國全局性的無形加害,比如顛覆中國賴以立國的整個外交理念。最典型的例子是朝鮮核試驗,朝方不顧中國一再反對先後5次核試驗,令中國不得不與國際社會一道痛加譴責乃至嚴厲制裁;而朝鮮則以中國上世紀60年代同樣從無到有研發核武器自衛為例,表示這是「主權國家應有權力」、「是保衛國家安全的正當措施無可厚非」。不管是當今的朝鮮,還是如今的世界局勢,都與上世紀60年代大不相同,對於朝鮮此時堅持的「國家主權論」,中國外交部等國家功能部門顯然需要與時俱進拿出新觀念新對策。 「國家主權論」可溯源於「和平共處5項原則」(不干涉別國內政等),乃由前總理周恩來1953年會見印度代表團時提出,與新中國幾乎同齡,為各國普遍認可而成為全球通則與中國驕傲,是中國外交之本。中國今天反對朝鮮擁有核武器、主張朝

詳情

金三世其實不太壞

金大胖被殺,使人驚覺那遙遠的國度確仍是傳統朝廷,只不過由上到下都換了現代服裝,但其實,由上到下都是朝廷心態,掌權者以皇帝自恃,老百姓以臣民自居,是廿一世紀的古舊王國。 既然如此,不如別做偽君子了,索性宣布王政復古,由上到下一律換回古代朝服,黑帽、紗褂、高靴,闊袍大袖,樓房設計亦盡量改回古代制式,汽車不可能不用,但可以准許馬匹和牛車在城裡走動,務令整個國家古色古香,相信必有助發展旅遊經濟。 來此度假的人在視覺上認定了這是古國,自會用古國的標準看待這個地方,不會有錯誤期待,從而拋開所有文明尺度幻想,無論是主是客,肯定相處更自在和愉快。 金三世上台以來,到底殺了多少人? 網上有統計說一百多,包括親人和大臣,不含牽連被殺的其他可能以千計的無辜百姓。法國革命時代有所謂「白色恐怖」和「紅色恐怖」,血流成河,名詞遂沿用至今。 亞洲的北方國度不讓歐人專美,不妨另起爐灶,由學者統稱這模式的統治為「胖子恐怖」或「脂肪恐怖」,好讓金三世歷史留名——惡名也是名,專有名詞也是名,他應會同意。 但公道地說,金三世雖似古代暴君,卻亦留了一手,比古代暴君有了進步。以鄂圖曼帝國做對比吧,十五世紀的蘇丹王朝有個慣例,生了

詳情

金正男被殺與中朝關係

金正男遭刺殺之事在全球引起轟動,但中國外交部的反應卻出奇冷淡,僅稱「注意到媒體有關報道」。又稱「有關事件發生在馬來西亞,目前馬方正在對事件進行調查」。最多說了一句,「我們目前正在密切關注事件的發展」。 殺金正男非為向華報復 對於金正男被刺事件,外界把矛頭一致地指向他的同父異母弟弟、朝鮮現任領袖金正恩。雖然離國多年的金正男已難對金正恩構成威脅,朝鮮剛剛試射導彈,遭到國際一致譴責,此時在眾目睽睽下,上演女殺手一招致命的鐵金剛式戲碼,實在令人匪夷所思,但畢竟符合金正恩的個性及行事風格。不過,將此事說成是金正恩對中國的報復,殺掉金正男是根絕了中國干預朝鮮的後患,就屬過度解讀了。 金正男雖在北京居住多年,但中方對他的保護只是基於維護自己地盤安全的考慮,若想利用他來對平壤施壓,絕不會任由他自出自入。根據報道,金正男對他在中國受到的保護不以為然,曾經說過這「既是保護,也是監視」。在華居住多年的他,據說會說英、日、俄多種語言,就是不會說中文。金正男由北京到澳門,尚屬中國勢力範圍之內,但他近年南下移居新加坡,經常出入大馬,已是主動脫離中方視線,而更傾向進入美國保護範圍,身體語言已十分明顯了。 更傾向進入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