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男被殺與中國的未雨綢繆

金正男大馬遇刺事件至今案情撲朔迷離,在外界的各種猜測中,有一種猜測認為朝鮮是「真兇」。果如此,則中國可能再次因朝鮮而「躺?中槍」。有媒體解讀,金正男和已經被金正恩處決的其姑父張成澤都同中國關係密切。而之前韓國決定部署薩德系統,對中國構成極為嚴重後果,也是朝鮮使然。 不過,以上僅僅是朝鮮對中國局部的有形傷害,更值得注意的是對中國全局性的無形加害,比如顛覆中國賴以立國的整個外交理念。最典型的例子是朝鮮核試驗,朝方不顧中國一再反對先後5次核試驗,令中國不得不與國際社會一道痛加譴責乃至嚴厲制裁;而朝鮮則以中國上世紀60年代同樣從無到有研發核武器自衛為例,表示這是「主權國家應有權力」、「是保衛國家安全的正當措施無可厚非」。不管是當今的朝鮮,還是如今的世界局勢,都與上世紀60年代大不相同,對於朝鮮此時堅持的「國家主權論」,中國外交部等國家功能部門顯然需要與時俱進拿出新觀念新對策。 「國家主權論」可溯源於「和平共處5項原則」(不干涉別國內政等),乃由前總理周恩來1953年會見印度代表團時提出,與新中國幾乎同齡,為各國普遍認可而成為全球通則與中國驕傲,是中國外交之本。中國今天反對朝鮮擁有核武器、主張朝

詳情

金三世其實不太壞

金大胖被殺,使人驚覺那遙遠的國度確仍是傳統朝廷,只不過由上到下都換了現代服裝,但其實,由上到下都是朝廷心態,掌權者以皇帝自恃,老百姓以臣民自居,是廿一世紀的古舊王國。 既然如此,不如別做偽君子了,索性宣布王政復古,由上到下一律換回古代朝服,黑帽、紗褂、高靴,闊袍大袖,樓房設計亦盡量改回古代制式,汽車不可能不用,但可以准許馬匹和牛車在城裡走動,務令整個國家古色古香,相信必有助發展旅遊經濟。 來此度假的人在視覺上認定了這是古國,自會用古國的標準看待這個地方,不會有錯誤期待,從而拋開所有文明尺度幻想,無論是主是客,肯定相處更自在和愉快。 金三世上台以來,到底殺了多少人? 網上有統計說一百多,包括親人和大臣,不含牽連被殺的其他可能以千計的無辜百姓。法國革命時代有所謂「白色恐怖」和「紅色恐怖」,血流成河,名詞遂沿用至今。 亞洲的北方國度不讓歐人專美,不妨另起爐灶,由學者統稱這模式的統治為「胖子恐怖」或「脂肪恐怖」,好讓金三世歷史留名——惡名也是名,專有名詞也是名,他應會同意。 但公道地說,金三世雖似古代暴君,卻亦留了一手,比古代暴君有了進步。以鄂圖曼帝國做對比吧,十五世紀的蘇丹王朝有個慣例,生了

詳情

金正男被殺與中朝關係

金正男遭刺殺之事在全球引起轟動,但中國外交部的反應卻出奇冷淡,僅稱「注意到媒體有關報道」。又稱「有關事件發生在馬來西亞,目前馬方正在對事件進行調查」。最多說了一句,「我們目前正在密切關注事件的發展」。 殺金正男非為向華報復 對於金正男被刺事件,外界把矛頭一致地指向他的同父異母弟弟、朝鮮現任領袖金正恩。雖然離國多年的金正男已難對金正恩構成威脅,朝鮮剛剛試射導彈,遭到國際一致譴責,此時在眾目睽睽下,上演女殺手一招致命的鐵金剛式戲碼,實在令人匪夷所思,但畢竟符合金正恩的個性及行事風格。不過,將此事說成是金正恩對中國的報復,殺掉金正男是根絕了中國干預朝鮮的後患,就屬過度解讀了。 金正男雖在北京居住多年,但中方對他的保護只是基於維護自己地盤安全的考慮,若想利用他來對平壤施壓,絕不會任由他自出自入。根據報道,金正男對他在中國受到的保護不以為然,曾經說過這「既是保護,也是監視」。在華居住多年的他,據說會說英、日、俄多種語言,就是不會說中文。金正男由北京到澳門,尚屬中國勢力範圍之內,但他近年南下移居新加坡,經常出入大馬,已是主動脫離中方視線,而更傾向進入美國保護範圍,身體語言已十分明顯了。 更傾向進入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