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言財雋:短評債券通

「債券通」剛剛在昨天七月三日開通。不少評論謂此為中央慶祝香港回歸二十週年的「大禮」,會為香港帶來「機遇」甚或可改善香港「股重債輕」弱點云云。作為財經界一份子,思言財雋當然歡迎所有可為香港金融業帶來商機的措施。但究竟此次債券「開通」到底可為香港帶來幾多好處呢? 首先,此次「北向通」,是開放大陸債市于境外機構投資者,透過香港交易,參與大陸債市投資。香港十多間參與交易銀行,當然可以賺得交易相關的收入。 但說穿了,「北向通」最大目的是為吸引外資進入大陸財資市場。需知道大陸債市市值達人民幣68萬億,為全球第三大債市,但外資參與只有2%不夠。今次北向開通主要是開發外資參與渠道。以人民幣68萬億基數來看,似乎的確是很大商機。 不過,有渠道又大基數是否代表資金會瞬間一湧而入,香港又可大賺交易相關收入呢?我們相信,內地企業信貸質素參差風險較高,會使投資仍主要集中在少數大型國企及金融機構債券,加上中國對債權人保障法規透明度低,因此,境外資金流入相信並不會太快。長期而言,內地資本賬未開放,始終會對吸引外資投入中國財資市場造成障礙。 至於香港,我們不認為「北向通」甚至如果將來有「南向通」可以幫助香港發展債市。

詳情

科技應用 後發制人?

在廣東汕頭市的一家飯館點餐,侍應生取出電子點菜手帳,並指沒有「點心紙」和菜譜。內地民眾的流動手機生活,已遠遠不止於通訊、資訊及娛樂。當香港的流動消費交易服務要以超市優惠作招徠之際,內地支付寶等流動交易平台早已成為大街小巷的「流通貨幣」,並且乘着內地旅客的消費力而進軍全球各地的市場。 內地流動電子商貿讓世界矚目 在內地不少城市,流動消費、交易和商貿平台,已成為都市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一台智能手機電話,就如一個有齊鈔票和證件的銀包一般。從前,香港的八達通曾讓內地朋友感受到貨幣電子化的便利。如今,內地龐大而活躍的流動電子商貿市場,足讓全世界矚目。 如何能解說中國流動電子商貿市場迅速崛起?中國市場本身規模龐大,當然是原因之一。不過,難道香港等地的金融服務機構和網絡供應商就沒有內地的技術?技術落差恐怕並無說服力。其次,從朋友圈之間流傳的消費經驗得悉,網絡安全可能是一個因素。大家如果曾以信用卡於海外簽帳,或多或少都有安全檢查的經驗──交易系統可會要求你輸入一些個人資料以核實身分,以至是自動中止交易,由銀行職員親身致電求證核實交易。有時,別小看要求用戶「按多幾按」、換個版面再核實資料的影響。在數

詳情

穆迪降級代表乜?

如前所料,穆迪下調中國主權評級後,在二十四小時內也把香港主權評級下降。穆廸已經把26間中國國企降級,相信很快也會調整與香港主權評級掛勾的企業,如港鐵、香港按揭證券公司等。 自從去年三月穆廸把中國和香港評級展望調至負面,市場已經預期最終會有降級,只差時間問題。今天早上港股未受影響,恒指未見波動。 其實,信貸評級與股市關連較低,對債市及機構借貸的影響較大。評級下調,一般代表借貸成本會上升。就香港及評級與其掛勾的企業而言,因為它們大部分的借貸不算高,而銀行考慮貸款時只會參考但不全倚賴國際信用評級,所以,總借貸成本受影響應較少。但如果香港企業要發外幣海外債券或票據,成本就會受較大影響。 另外,有某些基金對買入或持有債券有評級規定。就這點而言,中國評級由Aa3跌至A1(由”double-A 雙A”落 “single-A 單A”),就意味有某些投資者可能要考慮減持中國或相關企業所發債券。香港仍在「雙A區」,影響較少。 香港本地債券市場並不發達。相反,中國債券市場最近數年發展極快,可惜流通量不高,因此中國積極希望吸引外資投入其本地債券市場,而「債券通」

詳情

香港是一帶一路的風險對沖基地

北京在周日召開了「一帶一路」高峰論壇,習近平主席親自主持會議,並發表專題演講。香港這邊,行政長官率領了一個30人代表團赴會,梁振英並「成功爭取」在論壇上發言,介紹香港可以為「一帶一路」作出什麼貢獻。 自回歸以來,香港積極配合國家的大戰略,當年朱鎔基總理提出「西部大開發」,時任政務司長曾蔭權在2001年5月也率團考察過西部地區,煞有介事;但到現在,似乎看不見什麼成果。最新的國家發展戰略,以舉國之力推動的當然是「一帶一路」,區域合作則是總理工作報告中提出的粵港澳大灣區。對於這兩大戰略,本屆政府都全力配合,特首親自出馬,又帶團,又出訪,但很多人仍然未知最後會對香港有什麼好處。 必須承認,香港過去配合國家發展戰略顯得非常被動。特區政府的長遠規劃報告,都是以香港本身的發展藍圖為主,很少觸及跨境規劃。相信這是因為「兩制磨合」需時,回歸初期,河水不犯井水,特區政府不會主動把規劃連上內地的發展策略。 更重要的,是香港一直以來都以「市場主導」為原則;所謂規劃,其實主要是基建和城市發展的藍圖,屬於城市規劃而非「發展戰略規劃」,後者以政府為主導,就如內地的發展規劃,包含了經濟發展、社會體制以至就業民生等各方

詳情

新地產霸權?

本屆政府以房屋土地政策為主打。然而5年下來,私樓的升勢一浪高於一浪,「上車」置業愈來愈難;公營房屋方面,輪候公屋排隊的時間愈來愈長,且短期內看不到改善曙光;與此同時,新樓的「納米房」數量不斷增加,港人居住質素正在下跌,而政府在覓地方面也未見任何突破……交出這樣一張成績表,房屋土地政策還可以說是成功嗎? 過去5年,政府不斷發出信息,表示房屋供應會漸漸增加,土地開發也「重回正軌」,可供建屋的地皮陸續有來。這些信息目的十分清楚,就是令人產生樓市供應源源不絕的預期。而眾所周知,樓市受預期牽動,當知道未來供應驟增,有意置業者自然不急於入市,靜待樓價回落。這種心理預期一旦成為主流,樓市自然會降溫! 事實卻是另一回事:本地樓市不但沒有降溫,樓價反而不斷創出新高!香港已連續7年成為全球住宅價格最高的城市。資料顯示,去年樓價中位數是本地家庭收入的18.1倍,而2010年該比例為11.4倍(5.1倍以上即視為樓價嚴重超出負擔水平)。 即使政府調控樓市的「辣招」一再「加辣」,但據差餉物業估價署公布的數據顯示,今年2月私人住宅售價指數為312.8點,按年升14.3%,已是連升11個月,二手市場亦不斷錄得破頂成

詳情

當中資走進你家門

近年中資大舉「襲港」奪地,過去5個財政年度,中資財團所投得政府賣地、市建局及鐵路項目的比例由過往1%至5%,增加至20%至25%(註1),引起本地資本階級「洗牌」的疑雲。當中資來到眼前,回到最基本的問題:我們是否認識何為「中資」?又如何從歷史維度去理解中資與香港房地產的關係?這也許是認識當前中資「泊港」以及中港關係的起點。 「中資」的界定與分類 到底什麼是「中資」?香港暫時未有一致的定義,亦比較少有討論,多數指來自中國或由中國資金所經營的企業。但這樣界定會忽略在金融操作下比較隱藏的中資,部分可能以投資、收購本地或外地公司,或在外地註冊公司變身「外資」,仍未被留意和納入討論。 台灣就中資(他們稱為「陸資」)的定義問題討論已久。由於台灣政府限制陸資湧入本地經濟,禁止投資國防事務和經濟上有壟斷性質的範疇,即使進入其他行業都需申請和經審核批准,他們的界定更涵蓋了陸資有份持股的外地公司:(a)直接或間接持股30%或(b)對公司有控制能力。但事實上仍可透過多種方式規避其投資限制,例如冒充外資或稀釋股權,最明顯的例子是連眾所周知的中國電商阿里巴巴,竟曾在台灣開放陸資前,以「新加坡商」身分在台灣成功註

詳情

如果我係候選人:金融經濟篇

我們早前向四位特首參選人發出公開信,提出十個我們認為現時香港最迫切面對的問題(註一)。我們 其後以【修補撕裂篇】(註二)為題發表我們對修補社會分裂的意見,今次我們將提出對金融及經濟方面的建議。 問:在中港融合下,香港正逐漸由一個國際大都會下滑至中國一個邊緣城市,並趨向市場單一化,而且對內地經濟過份倚賴,請問閣下如何帶領香港重回正軌,令香港重拾競爭力? 除「一帶一路」式的空口號之外,閣下有甚麼實質經濟政策 ? 答:思言財雋自成立以來,一直堅持香港必須保持本身國際大都會的角色及優勢,切忌過份倚賴內地經濟。我們對來屆政府有以下建議: 一)發展債市 多年來本地財資市場之發展均側重於股市方面,我們建議下一屆特區政府應積極推動債市及商品期貨巿場。債市方面,由於特區政府長期坐擁巨額盈餘,無需舉債,令香港缺乏長息率的指示價格(indicative pricing)。香港現時透過外滙基金票據,建立由現價(spot price)至一年的孳息線 (yield curve);兩年以上只有不定期的機構債券發行計劃,未能發揮穩定的指標作用。政府應考慮經半公營機構,如香港按揭證券公司及機場管理局,因應本身的財務需要

詳情

金融改革到了臨門一腳?

北京的「兩會」開得甚是熱鬧,內地金融業也不甘寂寞,讓普通投資者心潮澎湃的事件不斷曝出:保監會、證監會頻頻「秀肌肉」;寶能、恒大、鮮言(投資者)相繼被拿來「祭刀」;改革派官員郭樹清被「閃電」調回北京,執掌銀監會。 年初經濟數據向好,給了北京推進改革的時間窗口,監管層趁熱打鐵,為改革造勢,金融業的改革似乎勢在必行。但內地金融改革真的到了臨門一腳的時候了嗎? 今次金融改革最大關注點在變「分業監管」為「混業監管」,坊間盛傳「三會」(保監會、證監會、銀監會)將要合併。但行政部門的合併,會帶來諸多矛盾和糾葛,一時之間不容易磨合。從政治、經濟、社會各方面穩定的需要考慮,這麼重大的機構變動恐難在十九大前落實。 而今次改革能否達到預期效果,亦未可知。「改革」一詞在內地頗為盛行,每個官員都想在自己的任期內做些重大改變。但「改革」知易行難,最經典的例子是,2016年初,證監會時任主席肖鋼引入的「熔斷機制」,本意是降低市場波動,卻不曾想加劇了市場恐慌,讓剛經歷過災難的股市再次暴跌,出現「千股跌停」的局面,肖鋼本人也被免職。 其實早在2008年金融危機後,北京就已經謀劃金融「混業監管」,但至今沒有實行。而現行「

詳情

思言財雋就港交所及證監會改善上市監管決策及管治架構聯合諮詢文件之意見書

證監會與香港交易所在今年6月推出了就《建議改善香港聯合交易所有限公司的上市監管決策及管治架構》的聯合諮詢文件。我們歡迎兩個機構為保障香港金融市場的聲譽、提升監管質素及效率,以及加強對投資者保障而作出適當的改革。在其他國際金融市場如紐約及倫敦,監管機構亦有機制對所有新上市申請進行審批,以保障投資者之利益。與此同時,我們亦關注到自諮詢文件推出後,有部分業界人士對此改革建議有頗大的反對聲音。我們細閱是次諮詢文件後有以下兩點意見:1. 監察上市職能諮詢文件建議由上市政策委員會(LPC)取代上市委員會,作為聯交所内部負責監察上市職能及上市部在監管職責方面的表現的機關。同時港交所薪酬委員會在釐定有關薪酬時,會把上LPC的評估考慮在内。 我們對此的必要性存疑。港交所上市委員會現已有28位來自港交所、業界及投資者的會員。他們早已具有監察上市職能之專業知識,亦能準確地了解市場情况,平衡監管與市場運作之需要。現時架構早已有非常清晰的問責性。建議的新架構上市部要向LPC問責,其員工之薪酬釐訂甚至要與其監管表現掛勾。我們認為此舉將會嚴重影響上市部們之靈活性及對應日趨複雜的金融市場之變化,更會令人有「諸多制肘」之感覺,令上市部員工為了表現可能動輒要求把上市申請定為上市監管委員會 (LRC) IPO 個案。上市部的自主權可能因此而削弱,亦更難吸引金融專才加入上市部工作。所以我們認為此架構改變是不必的,亦是弊多於利。我們認為港交所應該保持現有上市部向上市委員會問責的架構。2. 上市監管委員會的成員組合及程序諮詢文件建議成立一個由港交所及證監會共同組成的6人委員會,作為上市委員會之上的一個決策委員會,我們有下列意見:a. 上市委員會本身的組成已函蓋了港交所、業界及投資者的代表,熟悉市場規則及運作,對上市之申請批核工作亦經驗豐富,為何還需要再設立多一個不論人數及代表性都相對較低的委員會去審理上市委員會提出有問題的上市申請?難道一個6人組成的委員會,會比較一個由28位擁有專業市場知識的業界人士組成的委員會更具審批能力?這點我們是存疑的。b. 諮詢文件提到上市監管委員會成立之目的主要是希望可以簡化上市部、上市委員會及證監會的决策程序,令決策程序更為直接有效。我們認為若要達到上述目的,證監會可以派員直接加入上市委員會,一同與其他業界代表一起參與討論及審批工作。這樣做更能令證監會直接參與所有上市申請審批工作,即時向其他委員表達意見,這樣更能提高上市委員會的監管質素,亦令整個審批過程更有效更專業,無須「架床疊屋」地成立一個新的委員會。c. 根據港交所公佈之數據,在2015年上市委員會例會平均出席人數只有16.8人。為了令上市委員會更有效率地運作,我們建議上市委員會需要訂下一個法定最低要求人數(Quorum)。若個別委員有一定缺席會議的次數,上市委員會可設機制更換委員,以達至上市委員會在獲得足夠代表性下舉行會議。d. 根據諮詢文件所述,上市監管委員會之主要工作是負責審批由上市部或上市委員會擬定為LRC IPO的個案。上市監管委員會不會負責審核非IPO LRC的個案,亦不會要求上市部或上市委員會呈交非IPO LRC 給上市監管委員會審核。而證監會將不再常規性地就新申請人的法定存檔另行發表意見。在此建議中的新架構内,如果上市部及上市委員會沒有擬定任何個案為IPO LRC個案,那證監會是否在整個審批決策過程上毫無角色?若然如此,這改革建議又如何應對諮詢文件中所提及「確保制度跟隨市場發展」,「加強協調監管工作」呢?我們認為證監會有需要盡早加入審批新股上市之過程,但無需另設一個上市監管委員會。證監會直接派員加入現時的上市委員會就可以了,而上市委員會的總人數可按比例增加。我們明白到良好的上市審批程序對保障投資者利益及加強香港金融業的競爭力是非常重要。就這個目的我們認為上市架構改革是有需要的。此改革將為未來上市申請之批核過程帶來莫大影響,亦會直接影響市場上金融機構的業務。因此,改革必須獲得業界及 投資者的廣泛理解及支持才能順利推行。 我們認為證監會及港交所必須盡力收集業界及投資者不同的意見,細心考慮改革建議中的方向及細節,絕不能倉猝推行。除了對新上市申請有嚴格審批程序外,公司上市後的監管亦同等重要。希望港交所與證監會能衷誠合作,解决分歧,携手為保持香港金融市場競爭力及保障投資者利益而繼續努力。思言財雋financierconscience@gmail.comhttp://financierconscience.blogspot.com 金融 上市改革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