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勇衡:人類科技進步卻心靈腐朽──《銀翼殺手2049》如何延續《2020》

《銀翼殺手2049》是1982年的經典科幻電影《2020》之續篇,戲中有不少引人深思的、關於人性的哲學問題,貫穿了人物的動機和情節發展的動力。 《2020》的故事時間是2019年,經過再一次世界大戰造成的環境災難,倖存的人類活在污染的地球中。角色活動的舞台是困在夜雨中的洛杉磯。到《2049》的時候,環境問題更嚴重,洛杉磯靠巨大堤壩的保護才不至被洪水淹沒;動植物幾乎滅絕,普通人不知道樹的樣子;拉斯維加斯不再是綠洲而是沙漠。三十年間,舞台從罪惡都市轉變為荒土末世。 人類摧毁了自己的家園,把希望寄託於開墾太空殖民地,而艱險的開拓工作便交予「人造人」去做。很明顯後者就是「做牛做馬」的奴隸,被設定為壽命有限、沒有情感和自主意志的工具。怎料人造人竟然出現了反抗的意志,人類便派出「銀翼殺手」去追殺那些潛逃回地球的人造人叛徒。兩集電影的主角Rick和K都是銀翼殺手。人造人與人類的鬥爭不絕,致使政府一度全面禁止人造人的生產,令第一代生產商Tyrell的企業倒閉。後來企業家Wallace發明了完全順服的新型人造人,使政府撤消禁令。K就是一個新型人造人,奉命追殺其他潛逃的同類。 在人類眼中,叛逆的人造人是問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