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樹根要本土就要分離

鍾樹根,現任民建聯港島區直選立法會議員,綽號Treegun(黐根),智商有限,笑話連篇,率真粗野,猛發謬論。從籠絡漁民街坊封鎖海港到成為共產黨的販夫走卒,鍾樹根經營港島東樁腳地盤達數十年。近月,繼他在港島多處展示「要本土不要分離」廣告看板,摩拳擦掌,疑似準備投入9月立法會選戰謀求連任之後,民建聯中委會竟然在6月1日要求他讓路給民建聯副主席張國鈞,建議他排在第二位「抬轎」,實際上就是要他徹底放棄連任美夢。民建聯主席李慧琼還要火上加油:「政治有時候好殘忍,政治人物選擇出來參選,有時都要接受不同可能性的出現」,並強調不希望鍾樹根退黨自行參選。這些政治突變換來鍾樹根大吵大鬧,猶如山洪暴發,一發不可收拾。他一方面揶揄譚耀宗到醫院割瘜肉插隊特事特辦,譏諷李慧終有一日他朝君體也相同,另一方面更大膽披露民建聯在上屆立法會選舉中,曾經通過即場票站調查結果配票。對於後者,如屬實情,亦即民建聯利用第三方的當日票站調查結果配票,即屬違法,應予追究。有關當局及各路媒體應該密切追蹤跟進,不要辜負Treegun。畢竟,去年區議會選輸了,今年立法會又未選先輸,吃政治飯的鍾樹根以後究竟如何維持生計?難道真的要吃樹根嗎?其實他心裏也有這個大問號。當他被問到民建聯會否繼續向他「派糧餉」,鍾樹根相當坦白,聲稱沒有議席就「無飯食」!這就是殘酷的政治現實,也是他近日大吵大鬧的主要原因。看穿了這一點,一切花言巧語自可一掃而空。畢竟共產黨對待眾多媚共者棄如敝屣,史實昭然,經常發生。鍾樹根自己心裏也相當明白。但他沒有氣餒,考慮自行參選,並表示他在未來兩三個月會加強宣傳,盡量爭取中間票源如中產及年輕人支持,以填補流失的票源,報名前會再評估,確定夠票即參選。他聲稱甚至有可能夥拍黃容根,合組「黐孖根」分別參選。大家拭目以待。有些香港網民反應相當奇怪:同情樹根、鼓勵參選、投票給他。我希望他們能夠清醒一點。首先,選票不是拿來投給令自己同情的人,而是投給與自己政見相近的人;投票是行使公民的政治權利,不是施捨給所謂政治失敗者。其次,鍾樹根完全不值得同情或可憐。共產黨不再需要他,極有可能是因為他始終不是根正苗紅的地下黨員。面對僧多粥少,長期媚共而非我族類者必須讓位。畢竟他依附共產黨,撈了這麼多年錢,是時候滾蛋讓位,「出得行,預要還」,完全不值得同情,反而令人對這個傻瓜過去混了這麼多年,賺走納稅人一大筆血汗錢,仍然感到相當憤怒。更重要的是,有人竟然聲言為了「分裂」親共建制陣營而呼籲選民投票給鍾樹根。此說簡單就是幼稚無知。我一直呼籲香港選民投票給非建制陣營的候選人,而後者絕對不可能包括鍾樹根。況且,在共產黨和中聯辦的組織、動員、攤派、利誘、計票、固票、配票、種票、假地址、老人團等精密運作下,一旦鍾樹根獨立參選,肯定會遭受共產黨的全面抹黑和封殺,地區樁腳將會立即被挖走。反之,親商的自由黨有部分新界鄉事派作靠山,共產黨可能因而放過他們一馬。但是親共媚共多年而稜角鋒芒早已消磨殆盡的鍾樹根,又可以憑藉甚麼呢?大家千萬不要再把鍾樹根視為「分裂親共建制派」的一顆名星了,因為一個喪失黨國支持的「棄卒」根本就沒有任何能力足以「分裂親共建制派」。顯然,在通盤精密算計過後,共產黨不再需要鍾樹根,但鍾樹根還是希望依附共產黨。這不是暴龍分裂,而是新陳代謝。大家千萬不要以為「奇貨可居」,甚至妄想可以利用「代謝物」來「分裂」暴龍。此外,如果大家對於鍾樹根的政治立場還是沒有基本認識,或許可以看看他在6月5日《城市論壇》節目中的發言。當年曾經一度加入支聯會的鍾樹根表示:支聯會的路向是「歪曲」,「目的只是想推翻中共」。他反問:「六四之後,中國綜合國力增加了多少倍?」鍾樹根又指:「泛民吃六四老本吃了廿幾年,選舉就講六四,現在不行了,長壽節目還是不改,沒有人來」。支聯會主席何俊仁反問要求「結束一黨專政」有何問題,鍾樹根表示這根本「不是愛國民主運動」,是「想將中國變成伊拉克」。鍾樹根又反駁本土民主前線的黃台仰:「我做青年工作的時候你都未出世。」鍾樹根還被要求解釋何謂「要本土不要分離」,繼而表示:自己是「香港的中國人」;「本土」是自然形成;即使是一個民族和不同地區的習慣文化習俗都有分別;國家內也可以有本土,「本土也不用分離」云云。我不擬評論「中國結束一黨專政將會變成伊拉克」、「你不被強姦將會變成性無能」、「你不被奴役將會荷爾蒙失調」、「他殺完人才能令大家發財」這類低級意見。我只想簡單談談下面兩點作結。一、鍾樹根要飯吃先要分離。他如要討生活,就只能跟民建聯分離。分離之後,雖然結局難料,但是如不分離,幾乎肯定沒飯吃,頂多只能乖乖幫民建聯做個無薪顧問。至少他現在已經懂得提高身價,希望跟共產黨討價還價了。當然,無論如何,也無論他有多麼慘情,票還是不會投給他。二、香港人要本土也要分離。若非追求實質意義的自主,自治、自決、反共、獨立,那麼某些人標榜所謂容共建國呼聲、文化保守情懷,往往只不過是陷溺於自己的幻想世界。香港人所需要的,不只是保育古蹟、文物、農地、文化、祭天、非物質文化遺產,更是政治上的獨立自主,並在此基礎上,與中國、亞洲與世界上其他人和國家建立聯繫與交往。曲意接受與附從中國獨裁暴政意志而拒絕談論分離方略,香港就只會不斷往下沉淪,終至萬劫不復,徹底赤化與奴化。分離從來不易,這個你我早已知。千里之行,始於足下。 2016立法會選舉 鍾樹根

詳情

還我樹根!

阿爺黨實在太不識貨了,Tree根生氣得極有理由。Tree根明明是難得人才,阿爺黨這樣對他,當然不公道。請大家想想,這些年內,Tree根不顧形象、不理身世、不畏人言,如此賣力替阿爺黨的各式荒唐政見拚命護航,儼然黨內一級戰將,就算沒功也有勞,絕不應該把他放到次等位置。這樣恩將仇報,太不顧他的面子了,Tree根乃男子漢大丈夫,名次事小,飛屎事大,自會反彈,若因他反彈而令黨譽受傷,便是自取其辱,太欠缺政治智慧了。Tree根太具爭議,不受民意支持,不得民心?是的,但那又如何?阿爺黨的存在基礎本來就不以民意為核心基礎,Tree根只是依照戲碼配合演出,完全沒有違反黨內的核心價值,不得民心,有什麼問題?他是個把忠字寫在胸口的男子漢大丈夫,是特區建制派愈來愈少見的夠man的男人,其之所謂不得民心,其實是「求仁得仁」之無奈結局,只要忠於黨便難得民心,這本就是特區的政治常識呀,「匹夫無罪,懷璧其罪」,Tree根沒有錯,反而,倒過來看,誰在黨內而得民心,必是因為他或她不忠於黨,沒有切實貫徹黨的路線和立場;Tree根有此忠而得此報,真叫廣大的老百姓替他感到不值。更何况,任何枱面上的黨員皆應在形象和功能上有所分工,有人扮黑臉,有人扮白臉;有人斯文,有人粗暴;有人搞笑,有人嚴肅……這樣才顯得出黨的多元化,有助吸納不同性格和階層的選民。Tree根的角色就是Tree根,不管他曾經弄出多少笑話,他最有力的貢獻有三。首先,Tree根擅長替阿爺黨吸睛,把所有關心或不關心政治的人都吸引過來,充分提升黨的知名度。當今政壇最重要的是知名度,有了他,阿爺黨在臉書上日日夜夜被關注討論,正面負面是一回事,關鍵是黨名長生不滅,在年輕人的網絡世界裡留下足印和噪音,打下基礎,極有利於日後的政治動員。其次,正因Tree根夠騎呢,始可對比出其他黨員的「似模似樣」;也正因他常成為網民的嘲笑和攻擊對象,始減輕了其他阿爺黨員的被嘲笑和被攻擊機率。這份墊底之功,絕非常人可及,唯有Tree根這樣的大無畏男子漢始可做到。為了護黨,他總是不怕犧牲,非常可敬。更何况,Tree根勇於自稱「本土派」,替阿爺黨開創了新一輪的「本土論述」,不讓亦高速向本土靠攏的白鴿黨和大狀黨專美於前,這份功勞,不容抹殺。樹根其實是Tree Gun,大炮也,戰將也。千萬別激走樹根,還我樹根!原文載於2016年6月5日《明報》副刊 鍾樹根

詳情

樹根退黨只是擴大建制光譜

政圈盛傳鍾樹根退黨民建聯,他可能自行參選今年九月立會,一些人即時唱「熱烈地彈琴熱烈地唱」來賀樹根,並認為現在建制派內亂互搶議席,認為是對非建制派有利,因為他們內鬥,大家吃花生。但這種設想其實只是在一種民主政黨和沒有牽制下的政團才會出現,但是一種規限極高與專制政治的政治團體下,你想退黨另謀高就,你除非是叛黨,或者你反中共,否則任何退黨行為,都是只中共下的佈局,所以吃花生也是需要衡量政治環境。樹根在黨內並不是什麼高層,又不是富豪級數,亦不是如曾鈺成般的重量級人物,即使如曾,在大時世時他都要聽黨的領導和指揮,何況樹根會有這種氣魄和膽量嗎?只能夠學他時常說一句「收皮啦!」那為什麼會有退黨意圖?其實都是只有一個原因,就是黨要他去執行命令。自從區議會輸了議席,他其實己經成為一隻棄卒,但是棄卒依然有其可用的功能,就是做爛頭卒,從他近期的海報上,聲稱「要本土,不要分離」,其實只是為自己的黨去擴大光譜,從而吸納潛在的選民。而事實上他所打的口號是頗有市場,只是那批泛民仍然「普世價值」地而不懂什麼叫「本土」,連中共都懂玩本土時,泛民還繼續盲毛要人人平等的大愛,難怪會變得兩面不討好。在現今社會資源緊張,如何奪取有限資源其實是政黨其中一樣最需要去想的政綱,當中這不只是什麼政治理念,而是現實問題,學位、醫療分配、房屋問題上,本土人士如何可以最有效優先獲取資源,也是當今本港政治下的難題,政府一方面說會本地人優先但另一方面卻另有意圖,本地政黨亦為了新選票以及從中稀釋本土人士的力量而加以阻撓,但是近年本港人士不論是大家認為的泛黃或者泛藍,其實當中會有重疊的資源需要,舉例有人會認同新移民是否合理地可以即時獲取本港政府資源便是一個爭議點,樓下牛頭角順嫂在港出生雖不認同佔中但卻一定會感到有人搶去了她的資源而不安,因為這是人人皆有的私利思維,要行普世價值但都需要在你有充足資本下做,但現實本港的奇怪制度下卻難以推行的公平原則,因為政策早己傾斜,難怪有人反抗。樹根近期的舉動,明顯是轉方向,就是擴大中共的基本盤,不只是在擁護中共上,支持特區政府外,還加多一種樣就是走本土路線的思維,例如反對假難民、大鬧泛民如公民黨在幫新移民獲取社會福利等(但留意當中這些市民自己受到公民黨的恩惠卻可以同時支持中共,這些新移民比比皆是,並不出奇,明顯是泛民開了口井給人喝。)樹根這樣擴大的光譜自然是受黨的指揮,不可能會如此神通會行這一著,而且樹根退黨後,亦放下民建聯的醜樣包伏,對其選戰同樣有利,樹根都心知自己的剩餘價值所餘無幾時,被放逐外流也是他生存的方法,贏了以保一席當然是好,但輸了也至少是向其黨有所交待而不會被指做不出事,往後的生計還有著落,隨時政府安插他做什麼委員、顧問之類,官就有點難,他始終不是劉江華般醒目,但是做這些委員會有其無形利益輸送,其實同樣和味。不要以為入民建聯的人是傻瓜,他們絕不會比大家蠢,只是人家願意賣意志和底線,但換來是金銀,那看看你想要是什麼東西。想做人還是做儡傀?看你自己的家山有沒有福。 民建聯 2016立法會選舉 鍾樹根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