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借閱旅遊指南就是膚淺 文:余照

香港公共圖書館愈見創意。年前開始,圖書館整理借閱數據作為閱讀現象調查,公布最多人閱讀的書種,結果發現,每年都是旅遊指南和試卷試題書最受歡迎。網上隨即有人大做文章,指香港讀者沒有深度、一味食買玩云云。KOL與網民借題發揮,全在意料之中;一本書到了什麼讀者手上,才是關鍵吧。不妨問問學者,他們除了在海外開會,自己出境旅遊的話,會看什麼書?如果是看Lonely Planet,又與一般讀者看的旅遊指南有大分別嗎?一本書是好是壞,品味是高是低,存乎讀者閱讀態度如何。數年前,在網上讀過一位出過書的作者,寫自己真的買了一本「閃閃書」(旅遊指南)遊日本近郊,循指示到鐮倉山上一間修道院買一盒曲奇,說曲奇盒典雅精美。徒步上山近一小時,終於買到了,可是沒有盒子,只有簡單包裝。作者寫成文章,覺得旅遊指南畢竟會過時,卻因它的過時而有了新的旅遊體驗。明明是中伏,在作者筆下又是另一回事。每本書,每個讀者,都是有經歷的人;如果每個借閱旅遊指南的人,都把經歷寫出來,難道不是好事嗎?有人嘲笑借閱旅遊指南的人膚淺,這結論無疑是太簡單、太廉價了。何况借閱的人,未必讀完手上的書(你懂的)。膚淺的,從來不是旅遊指南借閱者,而是隨意演繹數據的人吧。[余照]PNS_WEB_TC/20180421/s00203/text/1524247211953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