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關災難小編炒晒未?睇清網絡大忌保平安

公關災難何其多?先有紅十字會捐血危機,再有西九龍中心因為兩球雪糕要道歉,還有開價萬一蚊請「十項全能」奴工的不知名公司。涉事小編和發言人,成為眾矢之的,但有時只是他們太老實,將自己心目中的真相如實稟報,並犯了大忌:命令公眾。 紅十字會動輒得咎,大背景是極右思潮在互聯網壯大,反對大愛互助。所謂捐出的血會運上大陸,一早實證是假消息,普羅市民不會相信。不過,去捐血要人排隊4句鐘,又希望「奴隸」調整作息時間以遷就捐血,就觸動很多人神經了。 紅會的呼籲,只是實事求是,而同一時間,該會已承諾改善安排,理應問題不大。奈何,部分網民僅僅擇取其發出的呼籲,放大事實,斷章取義為其炮製公關災難,一呼百應。 在未有社交網絡的時代,大家聽了紅會呼籲,不會出聲質疑,因為指摘紅會是道德不正確。來到現在,大家在網上匿名抒發,才發現同道中人那麼多,自然愈鬧愈大聲。紅會只能從善如流,減少依賴以臨時呼籲的方式管理捐血者,調整捐血安排。若重演類似失當,恐怕將成為仇恨者的助燃劑。 無論真相如何 網民要的是抒發情緒 至於西九龍中心不跟雪糕店續約,是商業決定,但商業考慮從來不是網民考慮。中心在社交網絡專頁暗諷網民力撐的雪糕小店,還有

詳情

當「關公災難」/氾濫時

這個星期,美國聯合航空客機因機位超賣,要求四名已登機的乘客讓位予機組人員,一名男醫生斷然拒絕,結果被警員粗暴拖走,片段曝光後引起全球關注。數日後,香港媒體報道事件,一如所料,出動四個大字:公關災難。 這四個字,香港人絕不陌生。 近年翻閱媒體報道,每隔幾天就有事件被冠以此名,頻率更愈來愈高。我嘗試在網上搜尋過去5年香港報章出現「公關災難」或「關公災難」的文章,結果2012、2013年分別只有72和59篇,2014、2015年稍為上升至124篇及122篇,到2016年,數字已急升至581篇。又以過去幾個月為例,隨便列舉已有聯合航空、國泰、天比高、港鐵、東方(足球隊)、林鄭月娥、李克勤,先後被香港傳媒一錘定音,判斷「引爆」公關災難。「關公很忙」,已經成為無可置疑的民間共識。 「公關災難」成流行修辭 小學常識課本有教,香港向來是一塊福地,天災不常見(人禍另計),那為何近年在媒體眼中,災難頻生?表面上,它只是傳媒行業裏面的又一次潮流。眾所周知,香港媒體向來用詞貧乏,同時擅長嘩眾取寵,每逢坊間出現新式「潮語」,媒體定必落力追捧,不理語境,發揚光大,直至用語的趣味被搾盡之前,絕不罷休。近年「公關(關

詳情

香港人,放鬆啲啦,好嗎?

港鐵「孭嘢人」短片引起爭議,有人認為是醜化背囊客,亦有人認為道出了他們心聲。但我看這次事件,卻只是覺得:香港人真的太累了。 香港人的累,不是那種跑完馬拉松想即刻攤落床的累,而是長期精神緊張,想睡又睡不著的累。也許社會近年真的太多不公,太多怨氣,我們已成驚弓之鳥,甚麼風吹草動都會嗅到敵意,而一感到威脅,就會立即群起反撲。 港鐵的短片,在我看來,只是一次原意甚好,卻有三點瑕疵的公益宣傳:一是tagline「唔做孭嘢人」針對性太強、二是未有分清大型背囊和普通背囊、三是放低背囊的建議略嫌不設實際。短片有其不足之處,固該指出,但上綱上線,指其歧視港人、搞拖篋抗議行動,又是否反應過大?反過來看,個別乘客的行為對其他人做成不便,自然有改善空間,但情況又是否嚴重到要拍一條官方短片去「糾正」這些行為? 其實使用公共空間,不外乎「互相遷就」四個字。筆者也試過揹著大型背囊搭港鐵,郁動總會特別小心,盡可能靠埋牆邊,碰到人會講聲唔好意思。這是背囊客應有的awareness。相反,面對背囊阻路時,講聲「唔該借借」,也從未遇過不願相讓的人。至於被人碰到,亦會理解對方可能感覺不到,一般都只會一笑置之,不會隨便就認定對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