鬍鬚靠識Do 奶媽靠Take Two

特首選舉論壇已全數完結,筆者與大部分香港人一樣,就算睇到幾咁咬牙切齒,亦只能在「核心外圍」食花生。與上屆相比,今屆戰況一如唐唐所說:「無上次咁好睇架啦。」 雖然無得投票選特首,但從另一角度來看,兩位前司長的選舉工程及論壇表現,可以見識到兩種作風不同的老闆,算是長見識了。 鬍鬚:Free hand 得來有義氣 鬍鬚呢類老闆,可能有人覺得佢 Hea,不慍不火,沒甚麼「驚天地泣鬼神」的搞作;佢未必會幫你起機「出人頭地」,但跟住佢搵兩餐,應該問題不大。 他有點幽默感,懂得 free hand 畀下屬發揮,會在適當時候窩心讚下你;緊要關頭時,會挺身而出扶你一把。最佳例子是他曾替前發展局局長麥齊光寫求情信,很多人都對受官司纏身時的麥避之則吉,而鬍鬚卻是唯一為他撰寫求情信的時任官員。要上陣殺敵,他會主動出擊,看他論壇時金句連珠爆發,逼得奶媽頻頻黑面,便知他與對手交鋒時絕不手軟。這點很重要,伙記是否願意死心塌地跟著你,老闆的戰意,就是他們的工作指標。 鬍鬚與葉劉在官場都風評甚佳,與他們共事的,無不豎起姆指,這類「講義氣」的老闆,在現今社會,與鬍鬚的競選團隊一樣:識 do,「是用錢買唔到的」。 跟住這類

詳情

GoGoVan誓爆剷App潮

GoGoVan一定會爆剷App潮,今次唔係要多謝Shell,而係要多謝幕前推手民建聯!話說天下之勢,關公一日都嫌長。我早上仍半夢半醒,在床上把弄Facebook之際,已見到有網友Share一張藍色海報,海報右方是一架貨Van內裡坐了GoGoVan創辦人,而左方有大大個民建聯Logo,未睇內容,第一印象是GoGoVan何時做了禮義廉的代言人?細看之下才知海報宣傳某個民建聯有份舉辦的創業講座,除了GoGoVan創辦人,還有多名主講嘉賓,只不過突出GoGoVan做Selling Point。我自己本行都係平面設計,咁嘅宣傳手法本身冇乜唔妥,邊個賣點最吸引就盡量突出它,反正觀眾永遠無時間仔細睇內容,最緊要有一個First Impression。衰就衰在,當GoGoVan呢個First Impression跟萬惡民建聯連結埋一齊,立即好事變柒事,其爆炸威力,非同小可。那時我從Facebook要感受到網友們的怒氣,但慣於早上瞓覺的我,當時實在太過眼瞓,未有精神追Post,瞓番着。及至中午又醒一醒,繼續半睡狀態下睇Facebook,看到GoGoVan個Page新發表篇題為【關公有話兒】嘅Post,當堂醒一醒!個Post唔長,主要表明GoGoVan自己係「政治中立」,表示事前不知論壇有政黨參與,並決定不出席論壇云云。但識睇一定睇留言,網友們絕不因為這篇關公聲明而收貨,大家繼續留言怒插,多人表明已經剷走了GoGoVan個App,轉投Call4Van云云。其實,作為GoGoVan長期用家的我,今早看到GoGoVan創辦人要出席民建聯論壇,本身冇乜大感覺。香港每日都有幾十萬個這種論壇,而每個論壇又總會有幾十個合辦或聯辦機構合力宣傳,總會多多少少有些機構來自政府或涉及某些政治組織。作為受邀嘉賓,要麼完全不出席論壇,要是想完全「政治中立」,把自己抽離於政治之外,其實係避無可避。但當我看到GoGoVan篇【關公有話兒】,實在令人生厭。首先,咁大間公司應邀出席論壇,無理由無問清楚主辦者係邊個。知道誰主辦,仍決定出席,那麼大大方方出席便是了!聽到網上有劣評,然後自己心怯,臨時改變主意,決定不出席論壇,本身就係言而無信,有負於論壇主辦機構之舉。胡亂寫篇乜鬼「關公」聲明,實際上為自己製造公關災難。今時今日香港,太多人迷信乜嘢「關公」,以為識寫兩隻字,懂得度兩條屎橋,就懂得玩弄「關公」。「公關」全名就係公共關係,而政治就最能夠在日常生活中影響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好多人毫無政治觸覺,卻亂請「關公」,出左事就拿「政治中立」做擋箭牌,實在貽笑大方。「政治中立」這四字成語被人誤用得太多,有時真係難聽過粗口!看完GoGoVan篇垃圾【關公有話兒】,令我下定決心安裝Call4Van。我之前曾經詢問過身邊朋友,到底Call4Van是否真的可以叫到貨Van。因為我時常見人在Facebook分享Call4Van的時評金句,我一路以為它的正職係做時事評論。及至今日,身邊朋友以及網上好多人都一致推介Call4Van,我才如夢初醒!首先,香港用家唔係白痴,不會為撐而撐,如果Call4Van叫唔到車,冇人會去用。所以我第一個擔憂根本唔存在。第二,我諗番起Call4Van個Page以前的Post,都係即時回應大家關心的事,令人感到言論出自肺腑,有果句講句,唔係為左公關而請關公。講到尾,乜鬼公關都係假,人同人相處,貴乎兩個字:真誠!(圖片為GoGoVan Facebook專頁截圖) 關公 公關 gogovan

詳情

關公新世代與The me Generation

相信熟悉網絡文化的朋友,應該知道題目上「關公」一詞並非出錯,而是來自近日流行的一個潮語: 「關公災難」。所謂「關公災難」,其實是來自「公關災難」一詞,網民故意將「公關」倒裝為「關公」,意即用錯事後當事人沒有採用恰當的回應,解釋或道歉平息事件,導致事件愈鬧愈大愈演愈烈。事實上,有關公關一詞的起源,一直存在不少爭議。有人認為公共關係(Public Relations)一詞是在1807年美國總統國會演說中首次出現。亦有人認為,英國貴族德文郡公爵夫人喬治亞娜在1784年英國大選中,運用個人力量,遊說社會名流甚至社會團體為緋聞情夫福克斯助選,而過程中更利用個人與媒體關係,進行廣泛宣傳才是近來公關行為的起始。但無論如何,公共關係的出現,就是有計劃地透過不同種類的活動爭取公眾對某人物/機構/團體/事件的了解、認同和支持。無可否認,早期的公關活動大多與政治有關。為了替政府建立良好的公眾形象,政府會成立專業的團隊甚至部門製作各種資訊,並透過不同的傳播方式,務求向民眾發放正面形象。特別在民主發展較快的國家或地區,政府官員的形象將直接影響公眾的投票意向,為保信任度和支持率,官員會竭力維持與民眾的良好互動關係。又或者在推動一些較具爭議的政策或法案時,為了減少負面的質疑及批評,政府更會努力做好公關形象,試圖透過不同渠道發佈對自己有利的資訊。即使在一些較專權的社會,由於官方的認受性不太高,政府更要主動操控媒體來引導輿論方向。表面看來,公共關係只具裝飾性,沒有太大實用價值,但事實是正如藝人黃子華所言,缺乏公關技巧,做事可能會舉步維艱,而這亦可解釋為何私人機構及商界,一直十分重視公關技巧,更會為了得到公眾的接納和愛戴,不惜工本聘用專業人士加以協助。就以處理鉛水事件為例,在技術層面分析,美國和香港可能分別不大,惟在公眾觀感角度看,卻是雲泥之別。看到這兒,也許你會問,公關不是政府或企業才需要的嗎?跟時代週刊在2013年提出,針對資訊科技發達導致個人主義及自我中心現象愈來愈明顯的the me generation 概念有任何關係?要回應這個問題,首先,我們必須要理解「自我」是如何建構的。所謂「自我」,顧名思義,是指人對自己的觀感及理解,當中主要的組成部分,包括個人對自己能力、性格或價值的認知與評價。一般而言,自我的構成來自個人對身體、性別、價值觀、信念、自尊等不同組件。這些概念可能會因經歷和認知的轉變而出現變化。在絕大部分情況下,自我概念是一個持續發展不停更新的動態進程,而以下3個概念,正好解釋「自我」認知常變多變的特性: 1. 主觀我,即我相信自己是個怎樣的人,是由生活經驗的反映及個人主觀想法結合而成; 2. 理想我,即理想中的自我形象; 3. 社會我,即我相信其他人會怎樣看自己,本質上是一種個人投射及想像。簡單而言,資訊科技發達,社交網絡盛行,一方面令自我意識膨脹,但與此同時,基於「自我」建構之元素並無根本改變,個人更要注重自己的公眾形象。眾所週知,社交媒體的特色,會令個人空間與公共空間的界線變得模糊(除非一直以化名或匿名方式現身)。當每個人也有智能手機,及個人賬戶,某程度上已可視為資訊收發平台,而從不少本地例子中,我們亦可清晰看見個人失言或誤用資訊產生的災難後果。試想像,如果某家庭明白公關的重要性,並願意「因不熟悉機場運作」而對受影響的人士致歉,情況會否有所改善?因此可見,基本的關公技巧,已經成為每個人的必須裝備的基本技能,除非你本身是個口沒遮攔的億萬富豪,絕不介意別人對你的目光之餘,甚至習慣在鏡頭前與人爭辯,又或者你本人喜歡迎難而上,或真正領悟到「人到無求膽自大」的真理。 關公 公關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