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補漏拾遺

「補漏拾遺」這四個字,出自財政司長陳茂波口中,既是一場公關災難,也是一場行政災難,更是他個人的災難。曾經有史上最大筆盈餘在你眼前,你沒有好好珍惜,有錢不懂用,派錢又惹人憤怒,等到預算案公布才後悔莫及,來個補漏拾遺,塵世間一位財爺最大的悲哀,莫過於此。補漏拾遺,代表有漏有遺,十幾萬公務員背後支援,幾百個諮詢委員會出謀獻策,千多億盈餘任你撥弄,竟然搞出個大頭佛。明明漏招,卻說有「伏筆」;明明說是共享成果,卻不是人人有份,現在由關愛基金補漏,共享變作關懷施捨,難怪罵聲四起。盈餘應否「共享」,派錢不派錢,我一向沒多大意見。像鄰埠澳門,庫房水浸到眼眉,政府羸弱低效,但有自知之明,反正有錢都係倒落海,澳門連續派錢十一年,今年大手筆人人九千,皆大歡喜。反觀香港,天跌落嚟千幾億,政府高官信心滿滿,寧願長遠規劃,說不派錢,好的,就不要派,然後呢?然後就沒有然後。高舉五字「理財新策略」,遍尋文本,不見得「新」,也找不到稱得上「策略」的東西。擁巨額盈餘,卻欠前瞻又進退失據,香港人眼睛是雪亮的。宣讀預算案前,陳茂波在臉書上載自己準備的相片,留下一句「希望一切順利」。奇怪的留言,現在明白了,那叫心虛。[區家麟]PNS_WEB_TC/20180313/s00311/text/1520879377897pentoy

詳情

林燕妮:要同理心

財爺派錢派得市民怨聲載道,卻又罕見地為不同政見黨派營造團結心態,證明那是民意所歸。以為財爺波哥如何來個「定風波」,哪知一個波就交到「關愛基金」手上,如何定下關愛界線,更加令人費解。看多了左一句「N無」,右一句「N無」,將市民標在「無」的框框內,令受關愛的階層,彷彿無奈。讀到星期日《明報》港聞版有一段〈助人開心勝千金 傑出義工:要同理心非同情心〉,說得真好。十七歲的林峻毅,由小時候自我中心,及至當義工後明白「不要抱施恩者心態,高高在上去可憐別人」。讀完這段報道,覺得大家甚至各位高官也要感受,要同理心而非同情心。部分香港市民的不滿,在於政府少了一份同理心。我們不是要政府同情,而是要政府明白,市民希望可以分享經濟成果。預算案中無疑有許多惠民措施,但卻遺漏了部分曾經付出卻沒有得益的那一群。正如林同學的感言,我們不是要政府「施恩」,不是要政府「可憐」。香港人其實是容易滿足的一群,試想想,之前幾年,政府不派錢,市民沒有埋怨,覺得需要在醫療、教育、安老、住屋方面多下工夫,自然需要用收益去支付。只不過,盈餘日多,政府的錢包鎖得愈緊,簡單來說是資助不是顧及每一階層,令市民覺得不是人人受惠,厚此薄彼;關愛基金,是關埋門的送炭,並不是對全港市民一視同仁。[林燕妮]PNS_WEB_TC/20180307/s00198/text/1520360526773pentoy

詳情

癌症患者的醫療重擔與生死抉擇

腸癌是香港五大殺手癌症之一,2014年新症個案逼近5000宗,當中第四期腸癌患者(即癌細胞已擴散到其他器官)新症約2000人。雖然在醫學昌明的今天,已有適當治療可一定程度控制腸癌擴散,但隨之而來的巨額醫藥費,卻非一般升斗市民可負擔得起。尤其是針對性的標靶藥物治療,每個療程費用動輒高達20多萬元;對備受癌魔折磨的病患來說,沉重的醫療費用絕對是另一場令他們透不過氣的「噩夢」,面對財政壓力與生死攸關的抉擇,他們又該何去何從? 我早前剛接見了一批腸癌患者,其中一位第四期腸癌病友Eddie,現年50多歲,自2010年首次確診患上大腸癌後接受手術治療,至今已四度復發,癌細胞更擴散至腹膜,唯一方法是「與癌共存」,採取化療及標靶藥物合併治療,以控制擴散情况。雖然化療費用由政府資助,但Eddie不合資格申請標靶治療資助,每次療程共需24萬元,不但花去他所有積蓄,還要向親戚借貸才能渡過這一難關。 Eddie不能申請關愛基金的原因,是因為基金設有規定,只資助「擴散至肝臟的第四期腸癌患者」,如果是擴散至其他器官的腸癌患者便不可申請資助了,出現「同病不同治、病者無其藥」的情况。根據資料,2016年成功獲得關愛基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