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家傑:FCC事件的危險思維

紅線愈收愈緊,香港外國記者會(FCC)邀請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演講,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出面勸阻,國家領導人級別的政協副主席梁振英則採用更高調的政治恐嚇手段。FCC的中環會址是向特區政府月繳55萬元租金,租客並須負責整幢歷史建築的維修開支。梁振英罔顧事實,胡亂指控FCC僅支付象徵式租金,梁粉唱和,呼籲政府收回物業。雖然現任特首林鄭月娥馬上澄清FCC支付市值租金,但梁振英辯稱他的意思是政府無公開競投便批准FCC續租。事實上,FCC上次續租是2016年,時任特首正是梁本人。梁振英城府深,可能明知錯都照講,藉機「提醒」各個正接受政府資助、撥地或其他形式支持的機構,政府隨時有權終止這些「恩惠」,順我者生,逆我者亡。這種扭曲思維十分危險,與廿年前時任政協委員徐四民炮轟香港電台節目《頭條新聞》用政府錢罵政府如出一轍,引導公眾產生一種君民尊卑關係的錯覺。只要想深一層,無所謂政府的錢,公帑都來自納稅人,政府的責任是將錢運用在最符合公眾利益的項目;掌權者並非施主,否則,政府資助的社福機構、領取綜援甚至生果金的市民就是接受施捨?不能逆官意?無權罵政府?梁振英刁難FCC,再次驚動國際傳媒,唯恐全世界沒察覺到:本港言論自由與新聞自由岌岌可危、人治凌駕法治指日可待、中國威脅論有證有據。梁振英造孽,對香港和國家都是千古罪人。[梁家傑]PNS_WEB_TC/20180809/s00202/text/1533752389055pentoy

詳情

猛火煮蛙

一九八三年底,中英談判期間,我在以保存中國傳統文化為使命的月刊發表文章,公開談論香港獨立為香港人須面對的選擇。文章題目為〈妥協與頑抗——擺在眼前的路〉:沒有底線的妥協,就是完全與中共政權下的中國大陸同化;徹底抗拒同化,邏輯上就只有香港獨立。兩條路都難以接受,但香港人必須破除禁忌,正面討論,面對代價,作出選擇。文章刊登之後,一片沉寂(可能文匯、大公除外,但我忘記了),因為香港人視抗拒為畏途,寧願寄望於一國兩制方針之下,香港會五十年不變。《中英聯合聲明》簽署既成事實,我們就努力建立一切能守護香港那一制的原則與制度,堅持在《基本法》之下我們所有的空間。三十年多年之後的今天,為何港獨成了家傳戶曉的熱門話題?為何有17%港人支持港獨,而年輕人之中有四成人支持?是不是獨立的條件忽然成熟?是不是香港人忽然有興趣成為獨立國家?決不是。自1999年人大釋法以來,香港人的原有生活方式、自由權利、自治自法的範圍已不住遭到蠶食,尤以2003年反對23條立法大遊行之後,中央改變政策,香港機構干預香港事務已日深,雖然已有人警告這是「溫水煮蛙」,香港人會在不知不覺中盡失自由,但「港獨」仍沒有變成話題。忽然變成熱門話題,始於特區政府及中聯辦為了自己的理由,忽全力加強火力,猛火煮蛙,於是半昏迷的青蛙,忽然紮醒,看到原來原有的生活方式,已完全沒有了「一國兩制」之下的生存空間。要生存,就只有極力扎掙,跳出沸水,在蓋子壓下之前。起碼,17%的人相信。這場扎掙,不可能不流血,在現在的條件及狂人強權領導之下,鮮血必然會是白流,要消滅港獨何其易?只要香港人的原有生活方式在一國兩制之下確實受到尊重,港獨就沒有銷路,反之,就會愈亂,在添馬廣場上不過二十餘的陳浩天向聚集的群眾說,革命不是時候,因為未有足夠的群眾基礎,這是十分正確的決定。未來幾年如何發展,就要看雙方的智慧了。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8月8日) 立法會選舉 港獨 2016立法會選舉 確認書 陳浩天

詳情

封殺陳浩天 只容得下兩種情緒?

如果你有定期入戲院看電影,是否察覺,觀眾們愈來愈踴躍發言?不論銀幕上的劇情是劍拔弩張,還是催人淚下,總有人急不及待宣泄情緒:「有冇搞錯!」、「嘩嚇死!」、「好慘呀……」,不勝其煩。觀影明明是一個接收的過程,為何卻愈來愈多人亟欲輸出,甚至無法自制至一個近乎病態的地步呢?其中一個可能原因,是我們習慣了在接收資訊後,立即以情緒回應。在WhatsApp、在facebook,我們較多使用表情符號,宣泄情緒;較少動用腦筋,分析內容。搞新聞、做內容的人,為迎合網民習慣,已經預先為每一條資訊,設定好閱讀情緒,力求爭取最多「like數」。以本文章的標題為例,實乃票房毒藥。因為它無法在一兩秒內,觸動讀者情緒。若將之改為「港獨分子陳浩天自作自受」,或者「選管會極醜惡 篩選本土派」,收視有望突飛猛進。因為兩者皆可瞬間迎合讀者情緒,讓不滿港獨派的人去嘲笑陳浩天,或者讓不滿政府的人去指摘黑箱作業,當中幾乎省略思考過程。只要你同意標題,就會點擊閱覽,不吝「讚好」。類似的情緒操作,見諸各大網上新聞媒體。Pokémon GO本身是城中熱話,人見人愛,而為了照顧haters(在網上反主流的人)情緒,有時加插「廢青」、「港豬」沉迷打Pokémon的稿件,也能帶來收視。又例如早前有司機推跌阿婆紙皮手推車,對網絡編輯來說也是上佳材料。只要引導讀者同情阿婆、仇恨肇事司機,便能以低成本收穫驚人效果。陳浩天被撤資格難引同情香港民族黨陳浩天被撤參選資格一事上,值得探討的問題不少,包括選舉主任的權限、「擁護《基本法》」的定義、當局處理本土派人士前後兩次參選立法會的天壤之別等等。不過,「探討問題」對於習慣「抒發自我」的大眾來說,顯得複雜。對於「陳浩天冇得選」這個嚴肅議題,一般人很難談得上有什麼情緒。如果換上另一名形象討好的本土派代表,效果可能好一點。對比起同日「啟暴龍有得捉啦!」這個振奮人心的消息,陳浩天更顯得無關痛癢。民族黨事後發表聲明,指作為首個因政見被禁選之政黨,「實有榮焉」。姿態一如既往,寸步不讓。若其可以放下身段,跟本土各派連成一氣,擺出備受打壓的弱者姿態,突顯當權者咄咄逼人,讓市民同情年輕人多一點,又討厭選管會多一點,社會迴響有望更大。港獨派本土派難博同情不過,示弱從來不是港獨派本土派風格,因為這太貼近泛民路線,忽然示弱反而突兀。他們由始至終,專注操作一股情緒,就是仇恨。港獨派本土派花費大量心力,鼓吹仇恨泛民,甚至在陳浩天出事當日,還在針對泛民的一條橫額。操作仇恨,有利在支持者間塑造共同敵人,同仇敵愾,迅速聚眾;缺點是難以爭取廣泛支持,舉目無親。大家一窩蜂玩情緒操作的遊戲,集體葬送悶死人的理性討論。所以當民族黨在網上號召群眾到金鐘集會,網民僅集中恥笑他的叫座力:「瞓咗冇去,請問有幾多千人?」文:陳帆川(記者)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8月2日) 立法會選舉 港獨 2016立法會選舉 陳浩天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