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麗瓊:民間教育局長陳美齡

陳美齡是陪着我成長,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偶像。近因盛傳陳美齡會出任教育局長,令她再火紅起來。基於好奇,我買下了《人生的38個啟示——陳美齡自傳》。 令我驚訝的是,樂壇寵兒一出生,陳媽便大喊倒楣,因祖母嫌她連生三女,「美齡」意思是「尾齡」,警告媳婦不准再生女!她不及大姐漂亮和二姐聰明,膽小害羞,買沙示汽水會打翻,滿身是血;無心讀書,降到D班。轉捩點來自小六班主任Miss Tang一聲讚美「好可愛!」令她通電,燃點信念:只要有心去做一件事,一定會有成功的方法。 陳美齡由害羞和自怨自艾的女孩,變成愛心大使、在舞台上發光的明星,轉捩點是做義工,探訪沒有四肢或失明的小朋友,發現「所有的埋怨都只是無病呻吟」。沒有放棄自己的小朋友啟發陳美齡「為人着想,忘記自己」,驅使她練習結他和學唱民歌,以便籌錢給小朋友買食物和舊衣。上電視,吸引到唱片公司注意,邀請十四歲的她灌唱片,她靈光一閃挑選的Circle Game,是改變她一生的成名作。 這張唱片像有翅膀一樣,把她帶到日本闖天下,但月亮的背面是奔波賣唱,令她最紅時毅然退出歌壇……陳美齡表面順遂的人生,絕不平坦。廿一歲喪父,經常面對艱難的人生抉擇,包括中日婚姻

詳情

「你想」的教育局長

候任特首密鑼緊鼓地組班,其中一個焦點是下任教育局長的人選,而首先被傳媒大幅報道的人選竟然是旅居日本多年的著名歌手陳美齡博士,出乎大家的意料,成為城中熱話。誠然,若以學歷觀之,陳是美國史丹福大學教育學博士,遠勝其他潛在的人選;若以個人能力觀之,陳既是成功的歌手,亦是賢妻良母,其三名兒子亦先後於史丹福就讀,可見她教子有方。 雖然如此,我認為委任她為教育局長不啻是一個高風險的選擇。理想的教育局長固然應該熟悉教育理論和對教育有願景,但更重要的是能夠洞悉本港複雜的政治環境、駕馭龐大的官僚機器和妥善應對不同團體的訴求。長居日本的陳博士是否熟悉本港的政治和教育議題?近年社會愈趨政治化,諸如母語教學、「普教中」、新高中學制、通識教育科的政治部分、國民教育、全港性系統評估(TSA)等都是棘手的政治議題,在立法會以至社會都掀起連番巨浪,再加上與教師相關的福利議題複雜,教育此一政策範疇可謂滿佈地雷,非一般新人可以勝任。再觀乎陳於公開場合表述過對各政治或教育議題的立場,其或可獲得深藍陣營的支持,卻幾可肯定無法獲得黃營的認同,走馬上任後勢必大受攻擊,最後只會既辛苦了陳博士,又辛苦了新任特首。 第二名盛傳的人選是

詳情

假如你是陳美齡

又是全城嘩然的時候。上周五早上,有傳媒報道,前藝人陳美齡乃其中一名林鄭月娥有邀請並向北京推薦出任教育局長的人選。陳接受查詢時還說,無論在政府內外,都希望帶新風進入香港教育,「如果大家都希望,我在任何崗位都願意」。消息言之鑿鑿,許多香港人(如我)先是驚訝,後是疑惑。 這反應絕不令人意外。基於(至少)三個原因,教育局長的人選,一直是全港市民其中一件最關注的大事。 一、吳克儉。眾所周知,過去5年,在吳局長的「英明」領導下,香港社會捲入了國民教育、普教中、TSA 等連串政策爭議,學童自殺問題成為公眾焦點,教師工作壓力備受關注。永不止息的風波,令全港市民成功(從反面角度)了解一個理想的教育局長應當如何——毋須月讀30本書,只要真正關心香港學童的困境(而非躲在私家車內玩手機)、教師的苦況(而非不停警告談佔中、港獨有損專業)、教育制度的缺陷,可能已很足夠。 二、政治。誰都知道要操控一個社會,必先揑住傳媒,抓實學校。過去幾年,香港人全程直擊一國的旨意如何降臨在香港學校身上——國民教育縱然教材偏頗,但因政治正確,照樣推行(直至萬人抗議);普教中縱然成效不彰,但為了「學生的幸福」着想,永無休止。教育局長既

詳情

陳美齡、陳國基……還有誰?

至今為止,被傳出會加入特區政府新班子的人選只得兩人,先有陳美齡,後有陳國基。前者在公開回應時說「希望帶新風入香港教育」,後來再澄清,坦言「真的沒可能任命我」(「灼見名家」訪問)。至於陳國基則由「傳言」變事實,他在5月4日獲林鄭月娥委任為候任特首辦主任,即日履新,成為政府新班子的第一員。 為何林鄭組班仍無聲無息? 但是,其他司局長人選仍然未見任何公布,而距離上任的7月1日,剩下已不足兩個月。林鄭月娥在去年4月在電視台節目中曾經說過:「有意參選特首的人士,應先組班,問責團隊有共同理念很重要,現屆政府部分司局長是『埋班』後才認識,工作有一定困難。」在本屆特首選舉競選期間,林鄭月娥並沒有「先組班,後參選」。原因不說自明,是她決定參選的時間十分倉卒,根本來不及組班。然而她的助選團名人如雲,選舉也在3月26日結束,為何組班之事仍然無聲無息? 當司局長起碼要過三關:第一關是基本的品格審查和健康狀况;第二關是特首邀任;第三關是中央委任。正式就任之後,司局長還要過民意關,即是民意的支持度。 長期處於民意低迷狀態的司局長在本屆政府大不乏人,他們推動政策時固然困難重重,對管治班子而言則是一個負累!雖說「民意

詳情

「港豬」lesser evil 理應全力真心撐陳美齡做教育局長

上星期在東京公幹,我在吃一件好好吃的炸雞,從宮崎來的炸雞,皮脆肉滑,天下極品。忽地,朋友看他的面書,問:「健吾,你知唔知啲人話陳美齡做教育局長?」 我當下覺得,香港應該立例,在吃好吃的炸雞的時候聊香港這種低質風聲政治的人,應該罰錢,罰來的錢拿來再請我食炸雞。而且,犯例的人,要向那件宮崎雞道歉。 可以插翼離地 誰要衰到貼地? 我一直都覺得,在香港什麼「收到風」哪個做局長這些新聞,無聊至極:一句到底,就算吳克儉連任教育局長,so?你香港人又會如何?陳美齡有什麼不好?她現在得到的東西,很多香港女人都想得到:一層日本的豪宅,一個容許她外出工作的日本丈夫,3個入到史丹福大學的兒子(而且算帥),到加拿大多倫多大學留學讀社會兒童心理學,之後還有美國史丹福大學的教育系博士學位,在日本有在大學任教。人活到六十有一,有這樣的學歷經歷履歷,不是金光閃閃嗎?更何况,她在2017年才在大書店出版了一本中英對照的談「對教育的建議」,也寫過日語小說《完美的情侶》和《子彈作的戒指》進入日本的文學界。至少她給我的感覺是她識字的。 不是比現在的那個好嗎? 「她很離地啊!」朋友堅持。 離地?算吧。我們在周末去東京吃宮崎的炸

詳情

陳美齡、Nazi Sympathizers、Swing Kids

陳美齡掌教育局的小風波,有意見認為是一場美麗誤會,相信會不了了之,不過陳老愛国對「支那」一詞的憤慨言論[1],倒令筆者想起二戰前一段歷史。 發動二戰前的德國納粹黨,是一個頗為光芒四射的執政黨,帶領德國由一戰的頹態一躍成為經濟奇蹟,國內國外一時風頭無兩: (Wikipedia:Economy of Nazi Germany - Pre-war economy) 當日,德國國內固然有死心塌地的納粹黨支持者,但其實國外亦有所謂 Nazi Sympathizers、一群被納粹德國經濟奇蹟所迷惑的局外人,對納粹黨有正面評價甚至支持,其中英國貴族就是當時的表表者: /And although few could claim to have been unaware of the official German policy of anti-Semitism after the 1936 Olympics in which Jewish athletes were banned from the German team, many were prepared to turn a blind eye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