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志森:覆巢之下

特府財爺陳茂波指摘美國總統特朗普挑起貿易戰,冇信用兼霸凌,希望美國能回歸理性。看起來陳茂波確實勇武,帶頭開名批判特朗普,比林鄭的隱晦批評更進一步。但細看陳茂波的遣詞用字,原來是鸚鵡學舌,跳不出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的框框,只是向中央表態顯示忠誠而已。美國提高中國進口貨品的關稅,頭炮五百億,未及招架,又加碼二千億。美國是香港第二大貿易伙伴,香港也是一個獨立關稅區,但中美貿易戰,來自中國的轉口貨物已受影響,金額高達一千三百億,特府官員稱要嚴陣以待,但會佈什麼陣式對待,除了一句空口號,便一無所有。這場硬仗打下去,香港單靠「獨立關稅區」這個地位,覆巢之下無完卵,起不了什麼作用。九七前,美國立了《美國—香港政策法》:「美國政府將繼續把香港視作一個在政治、經濟、貿易政策方面與中國完全不同的地區,並在對外政策上把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區別對待。」有了美國這條法律,芯片禁運也好,提高關稅也好,貿易制裁也好,香港雖未至完全置身事外,也可減少影響,保存元氣。美國對香港和中國有這個區別對待,完全是因為「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港人治港」。美國定期檢討《美國—香港政策法》,看看可以「區別對待」的元素是否存在、狀態如何,才決定是否繼續。當中港加速融合,京官不停指手劃腳,中國憲法自動適用香港,司法獨立受損,港官口脗似足京官,「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名存實亡……一國只有一制,不再需要區別對待,《美國—香港政策法》就會馬上取消。[吳志森 samngx123@gmail.com]PNS_WEB_TC/20180719/s00193/text/1531937316487pentoy

詳情

區家麟:補漏拾遺

「補漏拾遺」這四個字,出自財政司長陳茂波口中,既是一場公關災難,也是一場行政災難,更是他個人的災難。曾經有史上最大筆盈餘在你眼前,你沒有好好珍惜,有錢不懂用,派錢又惹人憤怒,等到預算案公布才後悔莫及,來個補漏拾遺,塵世間一位財爺最大的悲哀,莫過於此。補漏拾遺,代表有漏有遺,十幾萬公務員背後支援,幾百個諮詢委員會出謀獻策,千多億盈餘任你撥弄,竟然搞出個大頭佛。明明漏招,卻說有「伏筆」;明明說是共享成果,卻不是人人有份,現在由關愛基金補漏,共享變作關懷施捨,難怪罵聲四起。盈餘應否「共享」,派錢不派錢,我一向沒多大意見。像鄰埠澳門,庫房水浸到眼眉,政府羸弱低效,但有自知之明,反正有錢都係倒落海,澳門連續派錢十一年,今年大手筆人人九千,皆大歡喜。反觀香港,天跌落嚟千幾億,政府高官信心滿滿,寧願長遠規劃,說不派錢,好的,就不要派,然後呢?然後就沒有然後。高舉五字「理財新策略」,遍尋文本,不見得「新」,也找不到稱得上「策略」的東西。擁巨額盈餘,卻欠前瞻又進退失據,香港人眼睛是雪亮的。宣讀預算案前,陳茂波在臉書上載自己準備的相片,留下一句「希望一切順利」。奇怪的留言,現在明白了,那叫心虛。[區家麟]PNS_WEB_TC/20180313/s00311/text/1520879377897pentoy

詳情

林燕妮:要同理心

財爺派錢派得市民怨聲載道,卻又罕見地為不同政見黨派營造團結心態,證明那是民意所歸。以為財爺波哥如何來個「定風波」,哪知一個波就交到「關愛基金」手上,如何定下關愛界線,更加令人費解。看多了左一句「N無」,右一句「N無」,將市民標在「無」的框框內,令受關愛的階層,彷彿無奈。讀到星期日《明報》港聞版有一段〈助人開心勝千金 傑出義工:要同理心非同情心〉,說得真好。十七歲的林峻毅,由小時候自我中心,及至當義工後明白「不要抱施恩者心態,高高在上去可憐別人」。讀完這段報道,覺得大家甚至各位高官也要感受,要同理心而非同情心。部分香港市民的不滿,在於政府少了一份同理心。我們不是要政府同情,而是要政府明白,市民希望可以分享經濟成果。預算案中無疑有許多惠民措施,但卻遺漏了部分曾經付出卻沒有得益的那一群。正如林同學的感言,我們不是要政府「施恩」,不是要政府「可憐」。香港人其實是容易滿足的一群,試想想,之前幾年,政府不派錢,市民沒有埋怨,覺得需要在醫療、教育、安老、住屋方面多下工夫,自然需要用收益去支付。只不過,盈餘日多,政府的錢包鎖得愈緊,簡單來說是資助不是顧及每一階層,令市民覺得不是人人受惠,厚此薄彼;關愛基金,是關埋門的送炭,並不是對全港市民一視同仁。[林燕妮]PNS_WEB_TC/20180307/s00198/text/1520360526773pentoy

詳情

潘麗瓊:投資未來vs.眼前掌聲

財政司長陳茂波在財政預算案中,雖動用巨額盈餘中近四成超過500億元提出一次性紓困措施,但仍無法壓抑巿民要求派錢的欲求。立法會補選在即,政客無論左中右,為爭選票,當然是討好市民、鞭撻財爺!陳茂波會計師出身,理性務實。過去10年,香港經濟增長率平均每年只有2.7%。政府1380億的巨額盈餘,是來自土地強勁的收入。因為經濟出現不尋常的現象:歐洲和日本負利率,美國和香港的利率亦長期偏低,造就了巨大的樓市泡沫。庫房水浸,是吉也是凶!樓市和股市狂升,代表經濟蓬勃走到尾聲了。十年豐年,十年荒年,經濟好景得太久,大家忘記了金融海嘯的慘痛教訓,泡沫總有爆破的一天。財爺寧願投資於未來,也拒絕盲派錢以爭取眼前的掌聲。他預留了500億用於發展生物科技、人工智能等創科項目,增加醫療和教育的經常撥款,但對於市民來說,生物科技和人工智能太遙遠,派錢最好。錢,反正是「阿公」的,手一鬆,派街坊又何妨?但陳茂波面對八方風雨,重香港整體利益而輕個人榮辱,是需要很大政治勇氣的。陳茂波也不是傻瓜,結果多數是透過關愛基金,再派幾十億,以擺平政客利益及平息民怨。我擔心的是,政府的經常開支已逐漸超越收入兩成的危險水平,面對經濟周期從盛轉衰,香港是否準備好迎接暴風雨?[潘麗瓊]PNS_WEB_TC/20180307/s00196/text/1520360526524pentoy

詳情

梁家傑:不派錢更要懂得花錢

盈餘巨額超標,香港人要求派錢以自行花費,皆因不信任政府會善用千億「橫財」解決社會問題。陳茂波司長以至林鄭特首應感羞愧,只因香港人要求全民派錢,是對不稱職政府投的不信任票!過去30年只有6年財赤,而2003/04年度至今已經連續14年盈餘,本年度逾千億元盈餘更是創新高,但政府每每以量入為出、未雨綢繆之類說辭堅持當守財奴。前財政司麥高樂主張財政儲備不少於18個月政府開支,唐英年當司長時期調低至12個月。現在,未計3萬多億元外匯儲備,財政儲備已經累積逾1萬億元,相當於超過24個月政府開支,羨煞多少已發展地區,但港府還是覺得儲備不夠多、不足以安心以備應急?香港風光背後貧富懸殊嚴重,堅尼系數高,幸福指數低,是少有的經濟成熟地區縱有充裕儲備卻沒有全民退休保障。退保的種子基金只需1000億元,可應付人口老化及貧富懸殊兩大問題,好過政府年年絞盡腦汁以各種名目派糖安撫不同的人。香港人平均壽命冠全球,政府必須加緊投資在公營醫療服務,興建醫院及培訓各科醫護人員,刻不容緩。下一代面對的競爭愈來愈大,政府在投資教育與創意工業兩方面開支亦不可吝嗇。庫房水浸,政府派糖,不患寡而患不均;香港人期待公帑用得其所,政府懂得花錢投資未來,不要一再錯失真正未雨綢繆的時機。錢用來防患未然,總比亡羊補牢好。[梁家傑]PNS_WEB_TC/20180301/s00202/text/1519842404616pentoy

詳情

還富於民?投資未來?

財政司長於上星期三發表他第一份財政預算案,也是他這屆任期內最後一份預算案。在政府換屆之前,要求他有什麼大膽創意的措施都是不切實際,如果他真有什麼跨越任期的創舉,甚至可說是不負責任。所以焦點都放在他如何使用這個財政年度的盈餘。經歷過十多年前財政赤字的日子,我明白未雨綢繆的重要性,但以現在政府財政儲備逾9000億之雄厚,相信大家都同意未雨綢繆不是當前急務。那麼盈餘應該用於還富於民還是投資未來,我認為不單是這屆政府,將來無論誰當特首誰當財政司長,都應該給香港人一個答案。 一般來說,還富於民包括紓困和退稅兩大方向,我認為退稅比紓困更為可取。在原則上,所謂盈餘就是徵收了比需要多的稅款,所以「從哪裏來,就哪裏去」合情合理。而且香港中產的日子也不特別好過,退稅對他們來說就是最重要的紓困措施。而援助基層的紓困則應該以長遠的福利規劃和幫助他們自力更生脫離貧困去達成,不是靠短期的一次性援助。我一直都堅信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即是送魚及不上教人捉魚,而這正是我所說的長遠投資。 既然還富於民和長遠投資同樣重要,我認為應該定下指標,可考慮以後的政府盈餘各佔一半。去年度政府有300億盈餘,還富於民用了差不多接近4

詳情

香港仔政治家

一天的大新聞裏,同時出現兩個「香港仔」,一位是鋃鐺入獄的曾蔭權,一位是半年任期財政司司長陳茂波。 兩人有一個共通點,都  sell 自己出身寒微,曾蔭權說自己曾經是「孤獨推銷員」,陳茂波說自己兒時住木屋。在那個「獅子山下」年代,「香港仔」代表着勤奮拼搏,醒醒目目,把握每一個機會。努力向上爬就是美德。 當年曾蔭權參選行政長官,報稱「政治家」,亮出口號「我會做好呢份工」,我等自以為有識之士噓聲四起,想不到貼地親民無料到才是皇道。在位七年,土地房屋  hea 做,但也無風無浪,社會和和氣氣,豈料臨尾香。 為何曾蔭權會貪戀深圳豪宅,明知線眼處處,他仍然不懂避嫌,與富豪們玩埋一堆,形象插水,最後自陷囹圄?也許,正是因為他從來無變的「香港仔」性格。 「醒醒目目,把握每一個機會」,很好,不過當你理應過盡千帆、收繮勒馬之時,仍然「醒醒目目,把握每一個機會」的話,就出事。放不下虛榮,努力爬上頂層落地玻璃大宅,很符合「香港仔」的人物性格。 另一位香港仔陳茂波,任期雖然只剩四個月,仍然要求裝修司長官邸大宅, 謂要以財政司身分招呼訪客,代表香港形象云云。難道曾俊華住了多年的官邸,原來一直很失禮人,接待外賓會令

詳情

庫房水浸難言擴闊稅基 基建侵蝕民生教育

本屆政府最後一份財政預算案落在陳茂波手上,會計師出身眼光自然不同。他提議成立稅務政策組,改善香港稅制結構,研究擴闊稅基和增加收入。 關於科研業務稅務扣減,我贊成,因為教育和科技是提高生產力的兩大支柱,稅務扣減比直接用公帑資助科研發展更合乎市場原則,外國也有稅務扣減這種做法。用基金鼓勵創新的問題是怕有人誤用公帑,於是要成立評審組讓有意者競投,再過五關斬六將,多次審批修改方成。當中牽涉很多成本,包括寫計劃書、修改、拉鋸、寫報告交代成果。但評審的眼光,市場未必受落;簡單的稅務扣減最有效率,實行出來,能生存就成功了。市場上已有「天使基金」,市場機制已可解決,政府預留100億元做創科基金,運用不善恐怕變利益輸送、群黨分派。 曾俊華「無為」 陳茂波「搞事」 但對於擴闊稅基和加稅,我有保留。現在大部分稅由有錢人繳交,擴闊稅基不能從窮人和中產身上拿錢,這是累退的做法,香港的貧富不均已很大;如果要擴闊稅基,就要擴闊有錢人的稅基,例如收物業稅,降低持有物業的誘因。庫房水浸千億,稅項不減反加,政治上難以說服人,也看不到有原因政府需要增加收入。會計師經常倡議擴闊稅基是因為他們有業界利益,有多點生意做。香港開展

詳情

2017-18年度財政預算案:看守政府、只求合格

財政司司長陳荗波在2月22日為現屆政府發表了最後一份財政預算案。今年的預算案,跟往年最不同的地方不是它有何創新突出之處,而是社會大眾對這份預算案一早已沒有期望。現屆政府只剩下最後5個月時間,以一個「看守」政府來說,它能夠做到的亦只望維持平穩過渡,不做有爭議性的事情就足夠了。 在金融方面,一些具體措施其實只是重覆上一個財政年度的工作,例如發行第二批銀色債券,但對推動香港債券市場發展仍然是杯水車薪、乏善足陳。對於推動綠色金融已不是新事物,政府在此項的步伐著實需要加快,不能只說空話。在推動基金業發展方面,預算案提到把利得稅豁免的範圍擴至在岸以私人形式發售的開放式基金型公司 (onshore privately-offered open-ended fund companies),以吸引基金來港註册。現時大量基金已在世界上其他有免税優惠的地方註册,如開曼羣島、英屬處女島等。此建議究竟有多少功效實在存疑。其他的建議措施如財庫局年中將就加強打擊洗黑錢立法修訂提交立法會、推動上市實體核數師監管制度改革的工作,以及證監會與港交所建議改善上市决策及管治架構等等,大都是正在進行的工作,預算案就像做了個概要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