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彌昌:回歸戰略現實 建新陸港關係

4名立法會議員被取消資格(DQ)幾乎已成定局。其實早在人大釋法和梁頌恆、游蕙禎被DQ的時候,民間對此早已消化得七七八八,而且策劃的梁振英現已離任,所以民主派無計可施也不是沒有道理。 在此劣勢下,民主派所拋出的論點的理據卻非常薄弱——4名議員背後的確代表着12多萬市民的支持沒錯,但他們自己犯錯也是事實,與人無尤,令該理據難以站得住腳。 民主派的戰略邏輯 民主派之所以遭此重大挫折,歸根究柢是他們從來都沒有攻守的觀念。一直以來,民主派憑着其民意支持和「光環」,以及作為一個沒有執政壓力的反對派,令它全然不用顧及防守,而且能夠以極低成本,全力狙擊中央、港府及建制派。換言之,這不僅是一種只攻不守的戰術,更是一種「不對稱戰爭」(asymmetrical warfare)——建制與民主派即使是強弱懸殊,但民主派仍能以與建制不一樣的條件,與整個建制抗衡。很大程度上,激進派與港獨分子也是這種只攻不守戰術和「不對稱戰爭」的產物。 當然,可以盡情進攻而不用理會防守,可說是戰略家的夢想,可遇不可求。然而,民主派在長久享受着只攻不守和「不對稱戰爭」所帶來的戰略純利,並且慢慢視之為常態,甚至覺得是理所當然,卻是十分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