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綺妮:以「怪獸家長」形容父母 不盡不實

家長關心兒女是天經地義之事。坊間以「怪獸家長」描述家長對愛護子女所作出的行徑,要不妖魔化了家長,要不蒙蔽了於社會中家長和老師(學校)之間的權力關係。所謂「怪獸家長」一詞,最早源於日本,在少子化、老年化的富裕社會下所產生一種父母乃至於祖父母對獨生子女過分溺愛的現象。具體如在日本一間幼稚園的畢業典禮表演,所有參與演出學生的家長皆要求其子女當上主角扮演「雪姑」而非配角「七友」;學校在家長的壓力下,安排上演了一套有25個「雪姑」而沒有「七友」的「雪姑七友」。「怪獸家長」並非亞洲地區獨有的社會現象。在美國,有些父母會與老師爭論為什麼自己的子女不獲編讀「資優班」(gifted class);有些父母又會與老師爭拗子女功課/測驗/考試的分數,要求老師提高子女的分數以期獲得考入「長春藤大學」的資格;有些父母甚至因子女不喜歡某個老師要求學校為子女換班。 然而,當我們用「怪獸家長」這個名詞描述家長此等行徑時,似乎假設所有家長都一樣「怪獸」,也蒙蔽了家長和老師(學校)之間的階級權力關係。能夠或想到要對老師(學校)提出所謂「不合理要求」的家長,大多都是來自於高社經地位/階級。有說這些父母慣向社會不同範疇提出要

詳情

食環署,白鴿眼!

一周以來最令我感到氣憤的新聞並非蘇錦樑在電台訪問裡自吹自擂,那只排行第二。真正的「激氣新聞排行榜」是七十五歲婆婆被食環署檢控,為的是「賣」了一元紙皮給菲傭,代價是罰款兼沒收手推車。這樣的食環署,這樣的食環署前線執法者,簡直在侮辱和傷害香港。 婆婆被罰消息傳出後,再有傳媒報道,某老年男子亦曾在中環多次被罰,據他說,食環署長期派人駐守此區:「三次都是立即檢控,佢哋見到就拉㗎啦,冇情講!」每次罰款九百元,三九廿七,要了老人家的命,可惡之極。 有沒有注意「中環」這個關鍵字? 阿婆在中環被罰,阿伯在中環被罰,據傳媒報道,中環是被無情檢控的重災區,食環署人員長期駐守,見人就捉就罰,企圖趕盡殺絕,然而偏偏趕不盡也殺不絕,理由無他,只因阿婆阿伯需要食飯,更想自食其力而不領綜援,唯有冒險難、搵命搏、頂硬上。 中環是重災區,原因亦非常簡單直接:食環署高層(或其上的民政局高層)白鴿眼也,覺得中環是CBD,只可以讓一大堆豪華名貴的「老闆車」由朝早到傍晚在街邊違規亂泊,不可以讓衣衫寒酸的阿婆阿伯在路上彎腰推車,前者足以彰顯香港之繁華盛景,後者卻令香港市容百般失禮。說穿了,就是「階級有別」,亦即「階段歧視」,見高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