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灣區雄安新區其來有自

粵港澳大灣區和河北省雄安新區是在相若的時間出台。大灣區是在3月初李克強總理的工作報告中提及,而雄安新區就在稍後4月份提出,但卻以非常罕見的形式,由中共中央和國務院聯名發布,並用上「千年大計」來形容,以示跟其他的發展新區有所不同。 城市群的發展概念 大灣區和雄安新區在基本性質上不盡相同,發展的目標也有異,但從宏觀的大方向來看,兩者都是源於城市群的發展概念。大灣區是以現時廣東沿海地區和近岸的九市再加上兩個特別行政區為基礎,而這個基礎已經有相當高的經濟水平,所以發展的目標是把握着區內基礎建設有突破性發展的契機,把這「九市兩特區」整合提升為全球領導水平的灣區經濟。而雄安新區則近於「無中生有」,在北京和天津距離約130公里的河北省雄縣、容城和安新三縣及周邊區域,發展一個面積最初約100平方公里,並逐漸擴展到2000平方公里,可以分擔北京部分首都功能的新城市。 大灣區的發展可以說是融合提升的錦上添花,充分利用香港、澳門、廣州和深圳已有相當發展高度的城市向周邊地區發揮輻射帶動的作用;而雄安新區,就是要解決長久以來,北京在區內過度發展,甚至對周邊地區出現擠壓效應的挑戰。因為北京由建國開始已經是政治中心

詳情

從根源着手 才是解決問題之道

為紓緩北京的壓力,中國政府宣布把河北省境內的雄縣、容城縣以及安新縣合組成「雄安新區」。消息傳出後,該區的樓價一夜暴漲,從每平方米4000至8000人民幣升至超過2萬人民幣。有鑑於此,當地政府立刻叫停房屋買賣,甚至停辦離婚手續,情況顯得十分狼狽。平心而論,中國政府的發展計劃是有其可取之處。然而,若不從根源着手的話,問題是永遠無法得到解決的。 明太祖朱元璋最終能得天下,全靠貫徹實行「高築牆、廣積糧、緩稱王」。說穿了,就是先立足、再發展、後出頭。可是,雄安新區卻把步驟倒過來,根基未穩、發展未完善就「先畫大餅」,完全是本末倒置。 事實上,天津市和石家莊跟北京相隔不遠,它們本身也是二線大城市,可是北京所承受的壓力依然大得驚人。雄安新區再大,也難以和北京相比。落成以後,北京的壓力雖有所紓緩,卻只能暫時治標,不能治本;過了一段時間後,一切都會還原。 再說,雄安新區未發展就先公布升級大計,導致樓價和地價上漲,反而使部分潛在投資者卻步。隨後,政府為免嚇跑投資者,所以叫停所有樓房交易,這樣做卻反使投資者認為政府朝令夕改,不願再投資當地,最終有可能使雄安新區發展計劃「爛尾」或名存實亡。 鄧小平疏忽難辭其咎

詳情

雄安新區成京津的親細佬

中共早前說會開發北京附近的雄安區,有意「打造」成為京津的紐帶地區,是自深圳、浦東後另一個經濟奇跡開發區云云。因為這一句,當地樓房價格即時爆上,而且相關的股票亦同時爆漲,金隅(HKG:2009)更因此當日發佈消息後大升三成,近日已回落,突然成為近期新貴,當然無端端這樣升法自然是資金炒作,但這亦帶出雄安新區的潛力。 北京市人口多(二千萬),已經成為一個問題,使這市導致不少因為人口上升帶來壓力,如資源分配、環境、交通等等,使這個首都負荷過重,對於經濟或者政治,也不是一個好現象。昔日人口龐大或者可以加快了社會發展的速度,但是人口過多但配套不足下,便成為一個社會的計時炸彈。 因此北京一直嘗試開發新區,或者將京城拉大,如附近的通州便是例子,京政府嘗試將一些政府服務機關移到通州,但是這一部署並未如雄安區這個大規模的佈局。 雄安區是屬保定市管核,如果看地形,這地區是與北京和天津形成一個三角地區,並不是一線的連結,這即是大陸政府想開發出一個更龐大的經濟開發地區,而不只是一個城市與城市之間的關係。雄安地區是包括了雄縣、容城和安新,如果由雄安到北京或者天津,各自大約一百三十公里左右,即一個多小時左右車程。這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