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取消資格的原則問題

最近再有4個議員被判取消議員資格,引起了公眾嘩然。特別是可能要追回所有的議員津貼和薪金,引致了很現實的財政問題,以及大量的議員助理失業。而他們如果申請破產,則不能再度參選,這部分無疑是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但是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事情並不是突發的。 這不是單獨的事件,這是香港的制度與公民權利加速崩壞的過程的一部分。在上年的時候,已有梁天琦先生、陳浩天先生、陳國強先生、中出羊子先生、賴綺雯女士等人,因為其政治主張,被選舉主任禁止參選。根據《基本法》第26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依法享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上年取消參選資格一事,已經無視了基本法對香港永久居民權利的保障。 基本法信用 一去不返 作為憲制文件,它原本的功能,應該是約束公權力、保障公民權利。但在以上人等因為其政治主張而導致了參選權被剝奪時,基本法保障公民權利的能力,已客觀上失去效果。在這件事發生之前,公眾可以假定,香港任何人持有任何政治主張,皆可參選。這件事標誌着「香港只有部分人有參選權」的事實。基本法的信用,在這點後已經一去不返。 青政事件改變議員授權基礎 有人的參選權出問題已是明顯的警號;但可能會有人認為,這只是個別例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