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傑偉:《壹》去不返

《壹週刊》改變了香港紙媒生態,爆料不留情,揭人陰私,賺人熱淚,醜聞必報,甚至爬屎逐臭,黃賭毒煽色腥,乜都敢死。達官貴人、政客明星,雖不至於聞壹仔而喪膽,但都怕咗佢幾分。無他,壹仔嘩眾取寵之餘,亦挑戰了建制與權貴,鬆動了社會權力分佈,讓眾聲喧嘩,言論市場有買有賣,那是媒體開始收緊的九十年代,而《壹週刊》壹馬當關,撐住擂台,多給香港一個發炮的陣地。早期的色情暴力是污點,但敢言直接的風格影響深遠。起題、文字、圖片,起承轉合,有獨特的招式,能扣緊讀者的口味興趣。 那些年,香港繁華盛世、紙醉金迷、欲望橫流;由九七前後的大事件,以至尋常巷陌的小人物小故事,每周化成一頁頁城市傳奇,讀雜誌有如讀小說看劇集。唔見得光嘅醜惡勾當,射燈壹開,蛇蟲鼠蟻現晒形。牛頭角順嫂只是普通百姓,生花妙筆改寫一下,變成眼前一亮的街坊股神。有時為求故事吸引,添油添醋,扭曲老作,生日派對可以剪接成賤男幽會小三。壹仔也根本改變了娛記與藝人的關係:相見不是朋友,互相利用,敵友難分,啜核標題,手起刀落。寫死你,你死你賤。 有一段頗長的時間,《壹週刊》不單是理髮店打發時間的免費消閒讀物,而是大群讀者真金白銀每星期等住買嘅「醒神」食糧。

詳情

HK Magazine

《HK Magazine》停刊,有點驚訝,卻也是意料中事。這年頭,紙媒風聲鶴唳,沒有被淘汰的只是時間問題。洗牌效應還要持續一段日子,直至網媒找到真正出路,紙媒的位置也確定下來,勢力暫時重新得到平衡,然後等待下一輪顛覆。但還是可惜的,這份英語刊物是此城最有趣的產物之一。世界上最好玩最豐富的城市,都有這種另類讀物,關注城市的一舉一動,視野和觀點都與別不同,走在主流之外。英語只是它表達的工具,其內容還是很貼地的。它有些尖銳,但不傷人,最重要是它的幽默感。這是最難拿捏的,太多就顯得輕浮、低俗,太少就不好笑。但它也設定了讀者是某類老到的內行人,所以很多話不用說得太白太盡,點到即止,笑中有淚就夠了。最令人懷念的特色,使它可以成為某種best kept secret。為什麼有人覺得這只是給「鬼佬」看的,連關心它的去向都是媚外?說這些話的人是不曾在香港生活過?或只是活在新界核心內圍足不出戶?英語不是洋人專利,通英語的港人多的是,而在此地生活的「鬼佬」難道不是香港人?如果這城市漸漸使人陌生,那是因為它天天忙於清除記憶、洗掉活過的痕迹。這一點都不好笑。雜誌社的前員工希望可以留住電子檔的資料庫,二十五年,香港的近代城市誌。決定權在於大老闆阿里巴巴,一切用商業因素就能打發過去。甘心或不甘心也罷,都得面對城市的真實本相。不要乞憐,由它去。無欲則剛。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10月9日場) 傳媒 雜誌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