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健民:不能讓歪理說得理直氣壯

回歸20年,有什麼改變?這是過去幾個星期不斷重複的問題。坦白說,20年前的7月1日,我並沒有太大的感觸,因為當時仍在英國念書,即使整天坐在電視機前看直播,但隔着一道屏幕,始終不能完全感受到大家當年的心情,也體會不到當天烏雲密佈風雨飄搖的景象。但之後10多年,與大家一同經歷了無數高低起跌天災人禍,自然感觸良多,也體會到回歸以來的巨大改變。民主停步管治敗壞等制度問題,令人失望沮喪;貧富懸殊社會矛盾有增無減,更叫人痛心難過。但過去20年最教人難受的,是很多人把歪理謬論說得愈來愈振振有詞,甚至理直氣壯;而這些歪理悖論,卻逐漸蠶食我們珍而重之的核心價值。這種說法,多不勝數,但近年有3句說話,最令我憤憤不平。 鼓吹「敬畏國家」 是返回帝制年代 第一句,是香港人必須「敬畏國家」。這是中聯辦法律部長王振民的新近提法,他斥責部分港人不願接受回歸中國的事實,也要求香港人對國家有起碼的尊重和敬畏之心。 希望港人多嘗試了解內地政府的邏輯和道理的要求,我可以理解;但「敬畏」又是一個怎樣的概念呢?按常識理解,尊敬是必須出於感性上的接受和理智上的認同。假如缺乏了這些元素,順從態度便只可能是基於恐懼。就是說假如不識抬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