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曉波已死 曉波萬歲

大約30年前,課餘我便到《明報月刊》幫手,主要負責處理一些內地作者的長篇文稿。作者群中,出類拔萃者不少,但劉曉波始終是最觸動我的一個。 他的文章不僅文辭辛辣,更敢於挑戰權威。年少氣盛的劉曉波深信不破不立,因此不論學術權威還是政治文化、社會民風,他都不留餘地,有理不饒人,定要盡情批判到底。 那時的劉曉波認定國運興衰,是執政者與人民的共業,不但一黨專政的中共責無旁貸,習慣逆來順受、得過且過的人民亦難辭其咎,把魯迅對普羅大眾「哀其不幸、怒其不爭」的批判,發揮得淋漓盡致。也因此,他相信中國的出路不在經濟或者政治改革,而更在於國民性格的徹底改造。 為理想身體力行 迎難而上 如此氣勢磅礴的議論縱橫,當然沒法提出什麼具體社會改革綱領。但難得的是,他為理想身體力行,迎難而上,在八九民運期間從紐約返回北京,全身投入其中。自此以後,他不再高談闊論,轉而緊貼社會時局,發表時評,據事說理。雖然前後四度繫獄,他仍努力筆耕,游走於民間社會之中,在極大限制之下,把反對力量聚合起來,更於2008年發起《零八憲章》聯署行動,提出中國未來發展的理想路向。 有別於20年前對時局對世情的否定、批判、議論,《零八憲章》前後的劉

詳情

陳文敏:以言入罪的悲劇

1998年10月,中國簽署了《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儘管至今中國仍未批核確認公約的生效,但簽署了公約已意味着中國原則上接受公約的內容。公約開宗明義指出,尊重個人尊嚴和平等是自由、公義及和平的基石,進而確認和保障每個人的基本權利。1982年的中國憲法,亦明確列出保障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和選舉的權利。 劉曉波因草擬《零八憲章》而被判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成,入獄11年,在差不多服刑期滿才獲准保外就醫。10年前他還是個滿腔熱血的中年書生,10年後他已是臉容憔悴、在死亡邊緣掙扎的末期肝癌病人。天地悠悠,究竟劉曉波犯了什麼錯要遭到如斯對待? 《零八憲章》就自由、人權、平等、公義、民主和憲政提出19項主張,這些主張大約可以分為兩部分。第一部分是重申對人權的保障,包括人身自由,不受非法逮捕、拘禁或審問,廢除勞動教養制度,保障公民的自由遷徙權,結社自由,和平集會、言論、出版和學術自由,宗教和信仰自由,實行政教分家。憲章亦倡議保障財產權、改革財稅、建立社會保障體制,保護生態環境和提倡可持續發展。這些主張,無異於中國憲法內對人權的保障,亦和國際人權公約的規定相符。 憲章另一部分提出憲制改

詳情

劉曉波告訴你的事

劉曉波的困境不單是身體上的絕症頑疾,而是他的對手以無法制約速度繼續肆虐。 劉曉波第一次被捕是因為六四,1990年代的中國仍然步履蹣跚,沒有經濟作為強力武器。當時外國仍然關心中國的人民更甚於人民幣,於是有一連串的西方國家「制裁」中國的舉動。那個年代的中國仍然需要取悅國際社會,於是囚禁的政治良心犯變成了當年中國的「政治手信」。 經典例子便是魏京生,1993年北京正與悉尼爭奪2000年的奧運主辦資格,魏京生一度被釋放。但悉尼贏得主辦國,北京敗退,1994年又隨即抓回魏京生。在美國時任總統克林頓訪華前半年,當局又釋放魏京生。 但今天中國已經不需要取悅國際或者忌憚國際的看法,因為各國政府也是關心人民幣更甚於人民。劉曉波成為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沒有像外界預期的可以為提早釋放帶來佳音。反而挪威宣布劉曉波得獎後,北京大幅削減挪威三文魚的進口量…… 六四時國際制裁中國,今天中國有資格制裁其他大國。 中國今天不再玩「人質外交」的把戲,因為手上籌碼更多,各式合約經濟訂單,令各國甘心順從。 在這個形勢下,冀望英國政府和美國政府會為了劉曉波問題而和中國翻臉,未免也太一廂情願。巴拿馬會否因為體諒同情台灣的生存態况,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