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明:電影教育由鬥獸場開始

台北電影節剛落幕,本文刊出日,「台北電影獎」的結果也出爐了。 今年競賽的水平十分高,關於影展及獎項,留待下次再談。這次想說的是,今年節目中有個叫「電影學校探索」的小環節,適值巴黎著名電影學校La Fémis 30周年(1986至2016),於是選映了該校精選短片(我因此看到奧桑93年的百無禁忌短片《維克多》)。在影展最後一夜(7月13日晚),還放映《電影夢的開始》(The Graduation)。那是簇新的紀錄長片,主題很簡單,就拍La Fémis的收生歷程。 La Fémis的正門口,影片首尾鏡頭。 意想不到,《電影夢的開始》的戲票竟然極早賣完。一部關於大學收生的電影可以有多好看?看完立即解我疑團。首先它像任何優秀紀錄片,都是人類學考察。導演是資深的Claire Simon,手法看上去有點像美國的Frederick Wiseman。《電影夢》沒旁白、配樂,不加字幕,不多解釋,幾乎不跟被攝者溝通(只一次例外),而是耐心、微觀地看人。場景全是學校,通常是面試的會議室;人物包括電影院校的老師、電影人及來面試的年輕人。說真的,世上沒有比「真實電影」更引人入勝的影像。鏡頭放得很近,被攝者千奇百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