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蘭花劫》是真.幾好睇

利申,我已經唔知有幾多年無坐喺個電視前面睇CCTVB D劇。記得細個時,我是追TVB啲劇追到畀老豆拎住衣架打,足見到我是幾咁鐘意煲劇。至於點解會睇《蘭花劫》,很簡單就是因為我是「人棄我取」型的人。個個唔鐘意睇、我就偏要睇下佢有幾低清(即是「撒嬌」果啲我就一集都無睇…),結果挺意外,其實是幾好睇的啊。 根據Wiki,「此劇以民初的上海法租界為故事背景,描述失散三姊妹間的恩仇愛恨,刻劃人性陰暗和善良的一面。當中環繞女子監獄的生活情節,使用位於香港中環已關閉的歷史建築域多利監獄作場景。(https://zh.wikipedia.org/zh-hk/%E8%98%AD%E8%8A%B1%E5%88%BC)」 簡單而言,我覺得可以當佢是「Prison Break 民初版」同埋「金枝慾孽」的Mix and Match,感覺上亦唔算是咩大製作。的確,TVB出品,有沙石就在所難免,當中劇情偶有犯駁或者一 啲智障行為就不在話下,雖然觀賞時覺得還好,但前十集睇時,都有不斷Fast Forward。但整體劇本寫得不錯,更加是咁多年以黎我願意坐喺電視面前有心機追睇最後幾集的一套劇。 其實,當我地成

詳情

《芝加哥打字機》:題材新穎但劇情不濟,作家未能延續其作品的話題性

俗套題材的韓劇作品漸漸被徹底淘汰,題材規限及範圍只見越廣,沒有收窄的空間。喜見不少編劇願意走出框框,造出更有突破性及吸引力的作品讓韓迷及本地觀眾收看。不過,不是部部新穎題材作品都能夠有高水準的劇情內容,其一明顯的例子就是《鬼怪》中「換湯不換藥」的俗套愛情作品。是次想評論的作品,為tvN剛播映完畢的金土劇《芝加哥打字機》,因為此劇應驗了「雷聲大,雨點小」的定理。 《芝加哥打字機》由《六龍飛天》劉亞仁、《對不起,我愛你》林秀晶、《請回答1988》高庚杓主演,講述因一部來自芝加哥的古老打字機而交織緣分的三位主角在前世及今生的愛情奇幻故事,而他們的前世,正是生活於1930年代日治時期的朝鮮。當聽到這題材及劇情簡介,已令我覺得頗為吸引,除了涉及日治時期的朝鮮這個時間作為劇情主線,而且關於作家的人物設定,均感覺頗新鮮。而且自己也是業餘作家的關係,固然會有一種作家情意結,想看看在編劇筆中的作家設定是怎樣的。再加上,演員選角方面亦相當吸引,男女主角均是青龍電影節的影帝影后,尤其劉亞仁的演技的確有信心保證,使我當初亦頗期待此劇的播映。不過,看畢全劇後,無疑令我頗為失望。 本身題材及佈局上都引人入勝的,除

詳情

無綫播倉底劇之迷

不少人都奇怪為何無綫要把十年前拍落的倉底貨《蘭花刼》排在黃金時段播出。宣傳時大家已不看好,果然收視也真的低,比上一部劇《不懂撒嬌的女人》結局篇低十個收視點。 難道一般觀眾的眼光要比電視台的專業人士還準?我當然覺得不是。 現在推出《蘭》從一般節目編排看真的有問題,因為目前無綫黃金時段星期一至日都是靠兩線一小時劇集作為收視的支柱,上線正在播放大陸劇《射鵰英雄傳》,雖然製作水準頗高,其實是以前香港出名的電視製作人拍攝,但始終港味不足,收視難以高企。 前幾星期的收視,靠下線《不》帶挈,平均還算不錯,但如今《蘭》的開播收視連《射鵰》也不及,無綫聲稱不會腰斬,肯定未來幾周的收視還有下調壓力。 有人說無綫播十年前舊劇是迫不得已,因為沒新劇可播,其他新劇未完成。這說法較難成立,無綫年產過千小時劇集,以前與亞視打仗時還能邊拍邊播,怎可能因趕不出新貨要播倉底貨。 如果不是缺貨,那問題更大。拍好十年的劇,在海外已經播過了,如果反應好,這十年為何不推出,要等到今天?除非無綫手上可播的新劇沒一部水準高過這部。若然上述估計成立,那就真的是一個更大的問題。 過去排劇出街還會有其他考慮,例如在學生考試期,手上明明有好

詳情

《師任堂,光的日記》:定位模糊,劇情略嫌拖沓

在2015年開始有關於新劇《師任堂》的新聞,來到2016年尾終於在SBS水木劇場上放送。《師任堂,光的日記》為李英愛自2003年大熱作品《大長今》後事隔14年接拍的作品,不少韓迷亦很期待這次會帶來什麼故事。不過播出之後,收視、話題性不及預期,而且負評不斷。究竟是次李英愛復出之作出現了什麼毛病?而我認為本身劇情是不錯的,但的確有其他因素令作品的水平不如當年《大長今》的質素。 而在評論或看此劇前,我認為韓迷有必要認識誰是師任堂,以及究竟整齣劇圍繞著什麼歷史事件展開的想像故事。首先,韓國5萬韓圜紙幣上肖像中的那位,其實就是申師任堂。在朝鮮歷史中,申師任堂一直被譽為韓國女性的典範,除了畫作及文學作品精湛之外,而且她的生平中所展現的形象,一直被稱讚為值得名留青史。申師任堂出生於兩班貴族家庭,父親申命和為當地名賢,而自小起,師任堂深受父親的影響,喜好追求不同學問,造就了她日後在繪畫、文學、儒學等的成就,與劇中內容一樣,師任堂深受朝鮮著名畫家安堅的影響,畫風上亦曾學習安堅的風格,她的作品一直為世所讚嘆,如月梅圖、風竹圖等精緻地表現日常生活常見事物的作品。其後下嫁書生李元秀後,誕下7個子女(劇中只得4

詳情

舊電池思維累死電視

無綫的劇集《不懂撒嬌的女人》故事老舊,影像質素又似大陸劇,但竟然贏盡口碑和收視,可見觀眾餓劇太久,只要質素高於正常也願意追看,其實也不無悲哀。 大台高層無視觀眾蔑視 緊接《不》播出的劇集,卻是2007年的作品《蘭花劫》。十年人事幾番新,幾位參與的演員已作古,取景地域多利監獄(大館)某些建築亦已倒塌,當年或許覺得好看的故事,如今看來亦老套不已,而用高清電視播映10年前的標清畫質,更苦了觀眾的眼球。電視台在科技和觀眾口味均進步的洪流之中逆流而行,觀眾只有用遙控器說不。無綫在晚上9時半的收視,由《不》的30點,暴跌至《蘭》的不夠20點,流失了60多萬觀眾。 早前有傳《蘭》能重見天日,是無綫高層權鬥的結果,這也充分顯示那些守在高位的「舊電池」傲慢、對有要求的觀眾蔑視,亦預示他們脫節卻不肯承認,是這個曾經帶領香港,甚至全球華語潮流的電視台之死因。 香港的電視業確有過輝煌的往績,不少有份創造黃金盛世的製作人,現在都成為高層。可是他們抱守殘缺,想以舊思維舊做法僥倖過關,不但令香港電視業落後於其他國家,甚至連香港觀眾想要什麼也不知道做不到。從科技層面說,《不》主打的全實景電影手法拍攝,在日韓甚至兩岸都

詳情

大台的電視劇

在大學教書只要時間夠久,就能夠從每年入學的新生身上,看到時代的痕跡。特別是我教的碩士班的學生,來自中國的五湖四海,在他們身上,我看到這一代內地年輕人心態,也反映宏觀社會面貌。 約三年前,內地生之間還存在一種我稱之為「大台情意結」,特別是來自南中國一帶的學生,他們因為從小在國內收看無綫電視,而對香港文化抱有親切感。偶爾還有一兩位只說普通話的北方同學,因為童年追看過大台電視劇,談起香港影視明星還有點雀躍之情。有趣是,當內地同學還對這間香港電視台抱有依戀,香港年輕人則向相反方向走。特別是經過港視發牌爭議和社會連串抗爭運動後,大台的新聞報道立場屢屢令年輕人不滿,這種厭倦已累積成為年輕人圈子的社會共識。 不過,隨時間流逝,今日內地學生對大台也迅速失去仰慕之情,內地學生現在輕易從手機上獲得源源不絕的帖子和視頻。在學生的鞭策下,我認識了「Papi醬」,一個在網絡以即興「棟篤笑」而走紅的KOL,討論的話題都是很年輕人的,像投訴有拍拖的同輩一天到晚炫耀是多麼討厭等,據說她已成功吸引巨大商機;另外,學生亦會督促我追看內地劇集,像談反貪腐的話題之作《人民的名義》,也讓我看得驚心動魄。至於香港電視台在內地學生

詳情

虔誠崇拜Twin Peaks 25年的理由

1990年首播的經典電視劇Twin Peaks(電影Fire Walk with Me在1992年上映),距今相隔25年,將於下周在Showtime回歸小銀幕。這次不止再度由David Lynch與Mark Frost合作,演員方面亦是原班人馬,繼續有Kyle MacLachlan飾演經典FBI偵探角色Dale Cooper。自2014年Showtime正式公布劇集回歸後,全球影迷視迷早引頸以待。 為方便Twin Peaks播放時未出世或者只得幾歲的讀者,特此簡介數個Twin Peaks可以成為經典的理由: 1.每集解謎創先河 Twin Peaks的主線劇情很簡單,講述小鎮內的警察如何找出殺害女生Laura Palmer的兇手。近年最經典的Lost、Broadchurch或最新的Riverdale,都是圍繞一個謎團的故事。不過,在1990年,這種每集都在解謎的手法在電視上算是首創,尤其當年沒有Netflix,大家都要等足一星期才可以繼續解謎。劇集首季播放時在歐美大受歡迎,競猜誰是兇手成為大家茶餘飯後的話題,相傳當時蘇聯總統戈爾巴喬夫亦是Twin Peaks迷,更打給George Bus

詳情

一個人吃飯的修行

談不上是一部出色的作品,始終深夜劇製作成本所限,劇本固定而簡單,沒甚麼緊湊情節可言,但「孤獨的美食家」還是載譽演到第六季,仍有像我這樣的忠實支持者。劇中的「美食」,往往都不是甚麼大廚巧手山珍海味,只是經濟實惠的家常便飯,而「美食家」當然也不是專家,松重豐擔綱的主人公井之頭五郎就是個勤勞的中年上班族,到處跑業務,也順道去到哪吃到哪。就像好不容易熬過一整天工作,窩在房間裡看著「孤獨的美食家」的筆者本人,這時候來一個杯麵一罐啤酒(劇中井之頭五郎雖是吃貨,但不喝酒),也許,比起出席某公司周年午宴一邊忙著傳遞名片,一邊應付面前的龍蝦飽魚還是樂得自在。傷心有時,跳舞有時,吃飯亦如是。 「孤獨的美食家」從來不強調美食,中年大叔眼中的美妙並不在食材,而是那個專注於吃飯的 Timing,旁若無人一個人的 Timing,可以隨意慢喝淺嚐或大快朵頤的天時地利。不需要追逐任何米芝蓮與網絡上的熱門好評,井之頭五郎的例行公事是,處理完每天的例行公事之後,心情一放鬆就會跑出內心戲:好餓。好餓的時候,迎面的一家小餐館,他就想也不想一個人跑進去祭五臟廟。 現實中的我們,無論是一個人走到全然陌生的餐館,或是一個人去吃飯這

詳情

不懂乜乜的女人

我身邊不少女性朋友,長期非常忙碌。除了日復日的保濕化妝、揀衫換衫、返工放工、洗衫煮飯、卸妝護膚、相夫教子(假如已婚)、擔心(或被關心)無得相夫教子(未婚者適用),近期時間表還額外增添兩項行程:睇電視、看電影——只因這陣子有三齣本地影視作品,都打正旗號,要說出香港女性心聲。 第一齣女人戲由TVB 炮製,名叫《不懂撒嬌的女人》,故事講述一對「不懂撒嬌」的香港堂姊妹,辦公室內能幹強悍,情場上卻面對中台強敵夾擊。劇集簡介寫明,這是關於「如何扭轉單身終老命運的愛情故事」。聽起來異常老套的情節,每晚卻吸引百多萬觀眾收看,甚至引起網上熱話。不少人說,此劇有別一般膠劇,畫面清新,對白精警,角色設定刺中港女心事。如劇中唐詩詠飾演的Cherry,受過情傷,堅持以結婚為人生最大意義,偏偏遇上一個恐懼結婚的男人,不少女觀眾大力點頭,「講緊我呀」。 另一個教港女點頭的故事,是《春嬌救志明》。張志明和余春嬌之間的感情,七年前萌芽於後巷煙霧,兩年後續集備受北方情敵挑戰,仍和好如初。近月上映的第三集,再無外敵,但「港女代言人」余春嬌眼見身邊大男孩長不大,心情敏感,茶飯不思,情海(無端端)又翻波。女觀眾一邊為角色無理取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