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女子都奉順》:不合格的懸疑劇情,滿分的愛情喜劇

新一輪韓流再一次引起,繼tvN的《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後,迅速地又有一部引領韓流的作品吸引了韓迷們的注意,就是JTBC的金土劇《大力女子都奉順》。劇中的男主角亦順利代替了《孤》的男主角孔劉,成為韓流其一新一代明星。不過,作為對於主流意見會抱觀望態度的我,固然對於此大熱作品亦保持著理性的心態評價。 《大力女子都奉順》由《Oh! 我的鬼神君》朴寶英及《上流社會》、《花郎》朴炯植主演,講述家族遺傳有巨大力量的女主角都奉順,機緣巧合地被遊戲公司的安敏赫代表知道她力氣大的秘密,聘請了她為保鏢所展開的故事。除了愛情主線令不少韓迷著迷外,當中的懸疑戲份亦得到不了討論。 我最為欣賞的地方,是角色的設定,早前的韓劇除了《主君的太陽》外,大部分關於超能力的韓劇都是以男主角為視點出發。而這齣劇卻以女主角擁有超能力作為主線展開故事,我認為這亦是設定上的突破。除了以女主角作為中心開展故事外,亦會多時描述女主角對於獲得及失去巨大力量時的內心世界。在敘事角度及手法方面,此劇有不少突破,值得一讚。 另外,此劇其一亮點,就是男女主角的愛情線。由於朴寶英及朴炯植的搭配及互動非常配合,令韓迷們非常喜歡這一對情侶的愛情效應

詳情

童年電視記憶

假期裏到朋友家晚飯,一幫小孩不知為何一同發出一下悠長的單音,我笑說好像「升……堂……」,孩子們莫名其妙。朋友回應,我輩無人不知衙門審犯前,兩旁的衙差會發出這樣的聲音,但家裏的孩子完全沒有這概念,這是兩代人的文化差異。 所謂文化,也包括一代人成長時看什麼劇、電影,聽什麼歌。我輩是電視撈飯長大的,全港只有那兩個台,無線的劇集主題曲固然琅琅上口,連亞視的我都幾乎首首會唱。電視文化對我影響有多深已數算不清,反正是血液一部分。 提及無線的劇,少年一臉不屑,說自己和同學已很少看。他們長時間拿着手機或電腦,上網找自己喜歡看的,而不是等待某電視台播給你看。各人口味不同,或者有三五知己跟你看同一東西,但已不見整班同學談論同一個演員,或同一齣電視劇的內容。 看歐鎧淳的訪問,談到留學美國的生活,其中一個她未能投入的原因,是同學談及的電影和劇集,她全不認識,大家的童年回憶不一樣。但我想,現在香港的小孩,還有沒有同一種童年回憶?就是兒童卡通,也有迪士尼系、BBC系、國內系(喜羊羊)、日系(多啦A夢、光之美少女),和其他如Thomas火車、Bob the Builder等等。 選擇一個兒童台,就是給他們選擇一種文

詳情

模式決定內容

討論電影與電視劇分別時,我總是說:「電影拍得不好罵導演,電視劇不好罵編劇。」 這樣好像在說電影的作者是導演,電視劇反而是由編劇主導,的確如此。 電視劇發展到今天,是製作模式決定了內容,即使內地市場比香港市場大很多,成本可以高出十幾廿倍,但模式依然,也主宰了內容。 香港電視劇大多是五天拍一集四十五分鐘長度的,三天廠景,兩天外景,算是有要求了。 內地劇有些是三天拍一集,單機實境拍攝,不是像香港電視台般,在錄影廠用三部至五部攝影機實時按掣做了簡單剪接,而是拍了回去才一個個鏡頭剪,所以後期較花時間。說是單機拍,為了省時,在現場也會有兩到三部機同時在不同角度拍攝,提升效率。 香港電視劇製作費一集頂多是百多萬,內地可以去到過千萬,可惜沒有提升到攝製水平。 為什麼有錢還要拍得那麼急,不能慢工出細貨?因為錢多了都是進了明星的口袋,他們不只獅子開大口,一部劇收幾千萬至過億的片酬,給予拍攝的檔期也只有兩至三個月,為了應付這麼緊的檔期,除了加快拍攝速度之外,便是增加其他角色的副線,不需要由這些檔期少叫價高的藝人演出太多。 拍攝快速能減省成本,要令畫面豐富點很多時會把多些電腦特技放進去,電視劇對電腦特效的要求

詳情

兩位被精神病兒子錯手殺死的母親

早幾日網上一度盛讚在《心理追兇Mind Hunter》飾演牛雜店太子爺的何遠東,稱一貫演出喜劇的他,在劇中演活了一個沉重的角色。劇中何遠東患上精神分裂,完全忘記母親馬海倫不是真正的失蹤,而是自己錯手殺死了她。不少文章都圍繞何遠東的演技,但我反之更在意馬海倫的角色,同樣作為一個母親,無論性格或背景,其實她和《一念無明》中金燕玲的角色設定相似,二人都是性格暴躁,母兼父職獨自帶大兒子,究竟兩者對於精神病患者又有什麼關聯? 劇中馬海倫開了一間牛雜店,育有一子一女,在單親家庭成長的兩位性格南轅北轍,哥哥何遠東聽話乖巧,馬海倫叫他向東他不敢向西,一直以來都根據母親的安排生活,在牛雜店度過日與夜,沒有私生活;喜歡跳舞不愛回家的「邊青」妹妹的角色相反,在馬海倫眼中女兒沒救,早已不對她抱任何期望,亦情願女兒消失不要教壞哥哥。何遠東在劇中長期穿上霉霉爛爛的「白色」汗衣,頭頂著一個磨菇髮型,典型的又蠢又鈍。雖然他貴為牛雜店太子爺,但母親馬海倫卻經常對他惡言相向,更會在店舖在食客前用力「扭耳仔」,使他尷尬非常,但他很「生性」,疼妹妹的他免得妹妹被媽媽責罵,所以讓妹妹在外生活,情願私下照顧妹妹的生活,獨自背上照

詳情

其實只是超現實

大陸紅劇《人民的名義》以打貪反腐為題,就內地尺度而言,情節不能說不現實,令觀眾們驚訝:為什麼能夠拍出並能夠播出? 理由很簡單:打貪反腐是最高領導人的主旋律嘛,只要配合主旋律,萬事好商量。更何況這劇的後台老闆是中央級別的最高檢察院,由反貪部門主唱反貪歌曲,誰敢不和應?誰敢做攔路虎? 這其實沒什麼稀奇。香港廉記好多年前已開始跟主流媒體合作,提供個案和資料,讓電視專業人員拍出長短劇集。這也是主旋律,更可以說是「教育」或「包裝」甚至「洗腦」,但只要拍得精彩,讓觀眾看得過癮,誰管你的本意何在。荷李活的許多戰爭大片同樣是愛國主旋律,但在國際明星和燦爛影像的催眠下,我們看得拍爛手掌,只要在主旋律下有幾段使人感動和引人反省的音符節奏,我們已很滿足。 所以,關鍵在於如何拍,把劇拍成肉麻的硬銷抑或撼動的軟銷;前者令人嘔吐,後者使人流淚。《人》恐怕是在這兩者之間吧。它當然有些公式化的角色和台詞,把執政者唱得又紅又偉大,但它亦意外地把許多涉乎現實的個案片段納入劇情,例如地方上的「官商黑金」的猖獗合謀、官場內部的派系鬥爭、老百姓對公權力的鄙視等等,令觀眾看得極有共鳴。然而左看右看,看穿了,始終是這兩條主信息——

詳情

四重奏——堅執夢醒

年初連播10集的日劇《四重奏》,演員陣容強勁(松隆子、松田龍平、滿島光等),編劇坂元裕二亦享有盛名,旋即在香港文青界刮起一陣旋風,爭相追看談論,被譽為近年罕見的神劇。究竟它「神」在哪裏呢? 編劇無突破 大家都說《四重奏》的編劇強勁、「超班」,且讓我們首先衡量一下坂元裕二施展的數道板斧。敘事策略上,那是situation-based無差,即首先設定了一個處境(四角關係加上「追尋夢想vs.現實限制」),在固定場景(輕井澤別府別墅和四重奏表演的餐廳),連結角色和行動,組成一個C-S-A結構(C:角色;S:處境;A:行動)。這是編劇常用的中道手法,不落向角色主導或行動主導兩邊。尤其適合拍電視劇,方便不斷向前生產新的角色(S to C),向後生產行動(S to A),推動劇情發展。場景固定了,也方便拍攝,限制成本。因此,《四重奏》在這裏沒有任何創新,反而經常出現主要角色圍坐餐桌、一字排開共同面對鏡頭、過於倚重念白交代信息等陳腔濫調的電視劇通病,並不見得編與導有心去避免和作出任何突破。 敘事結構上,《四重奏》當然沿用老掉牙,但電視台及主流影業無任歡迎的三幕劇結構:10集頭4集為第一幕,主要展示主軸

詳情

抄襲同謀

製片之中,有一個術語叫logo flip,即顯示公司、節目等標誌的短片,多用來作起結、過場之用。香港的電視台多在播放劇集的時段內,於播放廣告前,或播完廣告後續播劇集時,展示logo flip。近來,我們發現無線電視劇集《與諜同謀》的logo flip明顯抄襲外國作品。 上圖是希臘設計室Unusual所設計的海報,用來參與希臘平面設計師協會在二零一零年舉辦的「反種族主義」徵件活動。圖像代表黑白種族的兩隻手互握,兩手同時又握住一枝手槍。 上圖是《與諜同謀》logo flip的截圖,在「同」字上的圖樣,與剛才提及Unusual的海報非常近似,只有幾項微小不同,例如黑白色互換、槍管粗幼等小節,而設計意念——也是一個構圖的基礎——卻是完全相同,難以說這是巧合,而非抄襲。再說,原作海報意義深遠,它不是以一個大心形加上LOVE and PEACE,以畫公仔畫出腸的方式構成,反而將人性加入海報之中。到底是黑人與白人之間的關係,應由對立(手槍)走向和平(握手),還是相反地由和平走向對立?越看海報,越令人再三反思。然而《與諜同謀》的logo flip 硬生生地將「與」、「諜」、「同」、「謀」四字,分別加入

詳情

《迷》:哲理流劇集又一佳作

剛剛播放完畢的電視劇《迷》,是今年以來最有心思的一齣電視劇。此劇集主題構思別出心裁,圍繞人性中罪與罰作母題,可歸類入《師父‧明白了》、《愛我請留言》、《刀下留人》等一眾探討人生哲理的電視劇。近年似有一群電視製作人往人生哲理的命題說故事,逐漸匯聚出一股「哲理流」的港劇劇種。 由吳肇銅、雷秀蓮任編審的《迷》,圍繞着「迷」這個字,探討普通人因執迷、迷途、迷戀、財迷心竅、陷入迷陣而犯下錯誤,以及犯錯後如何抉擇。是悔悟知返重踏正途?還是執意掩飾意圖蒙混過關? 劇中以警探、新移民和記者三個主線人物的發展交織出這個在港劇中別樹一格的劇集。警探不是傳統英明神武的警探,雖然他也心思慎密,但卻是個凡事明哲保身,回到家裡就被女友吃定了的香港小男人。他的晉升也是誤打誤撞,憑一點小聰明和運氣使然。新移民則是典型的社會低下層小人物,雖笨拙戇直但本也活得光明正大。無奈誤交損友,一次爆竊卻令他越陷越探,不但惹來殺身之禍,更淪為通緝犯要四處躱藏。記者本是揭露黑幕的行內名家,但面對女兒、再婚丈夫和職場壓力等多方煎熬,一步一步被金銀財帛的誘惑和復仇的心魔所蠶食,逐步墜落為滿腹心計口蜜腹劍的狠毒婦人。 不單止上述主角,劇中角

詳情

羅嘉良的老態 無綫的窘態

羅嘉良真的老了。之前每個深夜出現在《創世紀》的那個聰明、重情、衝動的「香港仔」葉榮添,突然變成新劇《與諜同謀》的那個面部鬆弛,聲音沙啞,髮型誇張,毫無神采的半百老翁。除了感慨歲月不饒人,觀眾亦能從他身上看到香港電視業的困局。 葉榮添的氣場不再 《與》劇講述化妝品公司老闆卓君臨(羅嘉良飾)聘用年輕人Ringo(鄭俊弘飾)為得力助手,怎料Ringo是卓與前妻所生的兒子,更是個商業間諜,竊取公司的機密以報仇。劇集開播前,不少人都期待視帝回歸之作,可是看過首集已經失望透頂——卓君臨非但沒有葉榮添的氣場,羅嘉良也失去神氣。 觀眾急不及待查找原因:是因為久居內地的他,沾染了香港觀眾嗤之以鼻的「大陸味」?是因為他檔期太滿,所以出現疲態?是因為《與》故事或「卡士」太弱,令他索性馬虎了事?羅嘉良長居北京,習慣內地文化,手勢語氣「去香港化」自是避免不了。而根據資料,在《與》製作期間,他都要中港兩邊走,接拍《思美人》和《無間道》等劇集,疲倦也是人之常情。最後關於《與》的故事和「卡士」,倒可以討論一下。 《與》離不開無綫劇一貫的恩怨情仇套路,雖然觀眾已經看厭,但只要選角精準,劇情高潮起伏,應該還是收視保證(例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