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銳輝:在日本看中國維權節目

假期和女兒到東京小遊幾天,晚上回到酒店都會開了電視,看看新聞,看看綜藝節目。一晚,偶然在熒幕上看見一張熟悉的面孔:她不就是維權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嗎?於是,也就安坐熒幕前細看。原來這是NHK電視台的時事專題節目,名為《失蹤的律師們——中國「法治」社會的現况》。雖然節目是日語旁白,但受訪者的對話都是以普通話播出再配以日文字幕,因此,要明白節目內容沒大問題。節目從去年九月李文足到天津看守所尋找丈夫王全璋下落開始,鏡頭伴隨着李文足的步伐,讓我們看到她在看守所受到的冷待、看到她在家裏斥退硬闖的公安,也看到今年四月王全璋失蹤千日,她徒步尋夫行動,以及國保在她家門外阻撓記者及朋友來訪的經過。除了這些新聞事件性的內容,記者也陪伴李文足回到家鄉巴東,看到她在沉重的政治壓力和尋夫憂鬱下的一點抒懷,令人能更立體地看到極權對一個普通公民的蹂躪。除了李文足,節目也同時訪問了維權律師余文生先生,及早前也受香港傳媒訪問的王宇女士。或者因為節目有一小時的空間,內容比在香港看過的相關專題都要詳盡細緻。當晚睡前上網,看到一位老師好友,正巧也在東京,也看到了節目,然後在面書上分享。關注極權對人權的侵犯,又怎放得下?[張銳輝]PNS_WEB_TC/20180801/s00204/text/1533061126481pentoy

詳情

謝子祺:誰取消了體育節目?

網上看到消息,大台TVB解散體育部門,長壽節目《體育世界》也迎來最後一集。網上罵聲一片,很多KOL都非常憤慨,說大台不重視體育運動。我也是看《體育世界》長大的,看到這個節目名也會想起那個熟悉的主題音樂和場景,但應該十多年沒有看了。倒想問問那些義正詞嚴大聲疾呼的人,對上一次看是什麼時候呢?如果有人告訴我最近有看過或一直有追看,我會非常驚訝。  TVB經常是大家批評的對象,劇集、綜藝、台慶、頒獎禮……大家都樂此不疲日鬧夜鬧。我經常想,是什麼人還有興趣去看這些垃圾節目?還有那麼多時間寫文章批評?如果是二十年前還算有點道理,因為那時根本沒有選擇,TVB播什麼大家就要看什麼。到十年前,一半一半吧,年輕一點的都是上網看東西,可能年長的還會好像李香琴一樣覺得沒有電視就世界末日。到今天,婆婆也用手機看韓劇,有品味的找東歐或南美的電影看也不是難事,為什麼非要去看和罵TVB不可呢?話說回來,二十年前沒有那麼多網上KOL,在報紙寫文章的人才不會這樣無聊去評論TVB。說回《體育世界》,雖然是回憶,但我真的不明白停播對大家有什麼影響。喜歡體育的話,網上資訊一整天也看不完,即使是學界比賽也有直播。TVB是商業機構,市場是世界上最民主的地方,電視台取消體育節目是公投的結果。如有一天真的體育已死,不是因為TVB ,是大家的選擇。[謝子祺]PNS_WEB_TC/20180711/s00315/text/1531247513229pentoy

詳情

阿寬:免費牌照無人要

鳳凰衛視放棄申請免費電視牌照,一點也不意外,因為睇無綫現况就知無得做。 免費電視市場搞到今時今日環境,不能不怪香港的廣播政策落後,應發牌時不發牌,到肯發時已經無人想要。 連小學生都識什麼叫有競爭才有進步,亞視玩完之前,無綫已經走下坡,真的已到藥石無靈的階段,只能把持續下滑的收視偶然扯高一下,或者阻一阻它的跌勢。 免費電視真的無得玩?我們的收費電視一樣慘情,香港人畀錢又不看,免費又不看,真的那麼奇怪?七百幾萬香港人晚晚電視黃金時間在做什麼? Netflix賺錢,並且已開始投資拍不會在大銀幕放映的電影,只會在Netflix看到,而且也開始在不同地區投資拍當地劇集,怎可能說收費電視無得做?人家個個月收你幾十元,卻愈來愈多用戶,明明用其他侵權盒子免費看到的,都大把人願意付費收看,證明有好內容,叫人付錢是可以的。 我們的本地收費電視,雖然已做到了OTT的功能,很多精彩內容想什麼時候看都可以,分別在自家製作的節目好不好看。互聯網對電視市場的打擊,是讓大家知道電視牌照已沒什麼價值,舊頻道的慣性收視終於被一步一步摧毁。 如果沒有打算製作獨家內容的話,拿什麼免費收費電視牌照都是多餘的,無牌照反而更自由,

詳情

陳惜姿:中國式鏡頭

德國、美國的醫療專家遠赴瀋陽為劉曉波會診。醫院守衛森嚴,樓梯轉角有便衣把守。小小病房站了十多人,重重圍住病牀上的劉曉波,有人拿着攝錄機拍攝專家說話,房間上方另有監控病人的鏡頭攝下圍住病牀的人,房間裏到底有幾多部攝錄機,那些穿白袍的人是否全是醫療人員,鏡頭外還有什麼人,外間都無從知道。 專家們在精心安排的拍攝場景下,表現沒出岔子,得體地說感謝中國醫生的邀請,劉曉波在中國受到很好的照顧云云。 記者在電梯大堂找到外國專家小組人員,上前追問劉曉波是不是真的如中國當局說,不宜出國。鏡頭前,人員不予置評,其中一位慎重地按着記者肩頭,告誡說:「我們身在中國,我們的溝通會……會……」然後便打住了。 劉曉波說過:「在中國就這樣,出了小監獄就進大監獄。」離開監獄不代表得到自由,留在家中也隨時被莫須有地抓回去。不但劉曉波如此,連身在中國的外國專家都意識到自己被監控,言論自由受限制,不宜亂說話。不過專家好歹拿外國護照,不怕隨時「被失蹤」,真話,還是可以說的。最後專家發聲明,立場與中國當局迥異,指劉曉波可以出國就醫,德、美的醫院都願意接收他,愈快愈好。 這些戲經過剪輯,我們看來可笑,而且沒用,虛假得很,但國內有

詳情

大衛連治延續《迷離劫》

美國導演大衛連治(David Lynch)經典電視劇《迷離劫》(Twin Peaks)回歸電視,新一輯劇集在康城影展首映後,近日已在美國收費電視showtime放映。大衛連治風格影響一代「迷離電影」的面貌,但他的藝術平台,已由電影院轉到收費電視。 大衛連治 大衛連治在2006年完成電影Inland Empire之後,至今十一年,再沒有拍過電影。不是沒有題材沒有想法,(或許也是沒資金),但他說,是因為對電影院觀眾感到失望。俄國導演塔可夫斯基曾經說過,電影導演是沒有權利對只看娛樂片的觀眾說沒興趣的。但大衛連治說法明顯對觀眾只看娛樂片的現象感到無癮,所以每當有記者問他幾時再拍新戲,他都說不拍了,然後就會提到Inland Empire。 他不止一次說過,Inland Empire是他最後一部電影。(但當然說這也可以吐口水再說過,宮崎駿也經常反口不退休)大衛連治承認,這部片不成功。三小時的戲,沒有人看得明,還嘲諷說,今時今日假如不是拍成像暑期大電影的那類片,就不會成功,沒有另類片可以在電影院放映多一陣子。他認為,刻下arthouse電影已死。世界正等待着新一波新浪潮到來,令arthouse片回春

詳情

無綫播倉底劇之迷

不少人都奇怪為何無綫要把十年前拍落的倉底貨《蘭花刼》排在黃金時段播出。宣傳時大家已不看好,果然收視也真的低,比上一部劇《不懂撒嬌的女人》結局篇低十個收視點。 難道一般觀眾的眼光要比電視台的專業人士還準?我當然覺得不是。 現在推出《蘭》從一般節目編排看真的有問題,因為目前無綫黃金時段星期一至日都是靠兩線一小時劇集作為收視的支柱,上線正在播放大陸劇《射鵰英雄傳》,雖然製作水準頗高,其實是以前香港出名的電視製作人拍攝,但始終港味不足,收視難以高企。 前幾星期的收視,靠下線《不》帶挈,平均還算不錯,但如今《蘭》的開播收視連《射鵰》也不及,無綫聲稱不會腰斬,肯定未來幾周的收視還有下調壓力。 有人說無綫播十年前舊劇是迫不得已,因為沒新劇可播,其他新劇未完成。這說法較難成立,無綫年產過千小時劇集,以前與亞視打仗時還能邊拍邊播,怎可能因趕不出新貨要播倉底貨。 如果不是缺貨,那問題更大。拍好十年的劇,在海外已經播過了,如果反應好,這十年為何不推出,要等到今天?除非無綫手上可播的新劇沒一部水準高過這部。若然上述估計成立,那就真的是一個更大的問題。 過去排劇出街還會有其他考慮,例如在學生考試期,手上明明有好

詳情

大道中國

候任特首林鄭月娥女士在其競選政綱中提出「讓中史獨立成科及成為初中必修科目;優化高中文憑試的評核準則,包括通識科的評分方法」。多年來,筆者一直向教育局、考評局建議不要過分盲信、依賴考試,尤其是中史和通識,《基本法》教育及國情教育亦如是,都不應該過分依賴甚至強迫學生考試;而應用靈活、生動的教學模式,多媒體的教材,培養學生的興趣。 幾年前,筆者曾經在歷史頻道看過一部紀錄片《造就美國的人》(The Men Who Built America),從工業革命時期開始,講述美國崛起的歷史,以及今天美國顯赫家族摩根(Morgan)、洛克菲勒(Rockefeller)等,當年如何利用工業革命的契機,奠定他們今天在美國社會上的政經地位;並將這些企業家與政府千絲萬縷的關係,如何影響美國總統大選的真實一面呈現出來。相信對這一代年輕人了解自己的歷史位置與契機甚具啟發性。 喜歡看電影、電視的筆者,最近又在J5電視台發現了一套值得推薦的特輯《大道中國》。特輯由韓國KBS電視台及內地幾個傳媒機構合作拍攝,講述中國的崛起如何給予中國青年人百年一遇的機遇,以及對周邊國家的影響。其中有兩個故事最吸引筆者眼球。第一個故事,講

詳情

舊電池思維累死電視

無綫的劇集《不懂撒嬌的女人》故事老舊,影像質素又似大陸劇,但竟然贏盡口碑和收視,可見觀眾餓劇太久,只要質素高於正常也願意追看,其實也不無悲哀。 大台高層無視觀眾蔑視 緊接《不》播出的劇集,卻是2007年的作品《蘭花劫》。十年人事幾番新,幾位參與的演員已作古,取景地域多利監獄(大館)某些建築亦已倒塌,當年或許覺得好看的故事,如今看來亦老套不已,而用高清電視播映10年前的標清畫質,更苦了觀眾的眼球。電視台在科技和觀眾口味均進步的洪流之中逆流而行,觀眾只有用遙控器說不。無綫在晚上9時半的收視,由《不》的30點,暴跌至《蘭》的不夠20點,流失了60多萬觀眾。 早前有傳《蘭》能重見天日,是無綫高層權鬥的結果,這也充分顯示那些守在高位的「舊電池」傲慢、對有要求的觀眾蔑視,亦預示他們脫節卻不肯承認,是這個曾經帶領香港,甚至全球華語潮流的電視台之死因。 香港的電視業確有過輝煌的往績,不少有份創造黃金盛世的製作人,現在都成為高層。可是他們抱守殘缺,想以舊思維舊做法僥倖過關,不但令香港電視業落後於其他國家,甚至連香港觀眾想要什麼也不知道做不到。從科技層面說,《不》主打的全實景電影手法拍攝,在日韓甚至兩岸都

詳情

香港文化黃金時代:流行文化

香港電影、電視、音樂,深受華夏文化或西方思潮的交錯影響,呈現繽紛燦爛的文化氣息,影響力覆蓋全球。 一、電影 在電影方面,30年代粵語電影崛起,戰後50年代至60年代初期粵語及國語電影並行,60年代中期粵語電影減產,70年代國語電影獨領風騷,80年代粵語電影再起風雲,更稱雄於廣東、台灣、韓國、日本、東南亞、歐美澳紐華人社群,成就斐然。 戰後第一部粵語電影《郎歸晚》(1947)(吳楚帆、白燕主演)及第一部國語電影《情燄》(1946)(吳楚帆、李清主演),開啟了香港戰後電影的黃金時代。左派朱石麟執導的《清宮秘史》(1948)更加開啟了國語電影公司雨後春筍式的發展。畢竟香港的國語電影興隆,雖然離不開國民黨陣營(右派)與共產黨陣營(左派)之間的文藝戰線比拼,但其中也不乏受到新文化思想薫陶的南渡粵語文藝電影工作者,例如李晨風、吳回、盧敦。他們三人均師從中國戲劇先驅歐陽予倩,取材來自社會現實,改編外國文學及中國文學(例如巴金的激流三部曲)。這種爭妍鬥麗的自由文化氣息,兩岸皆無,獨步寰宇。 左派是由中共南方局主導成立的「南國影業公司」,由蔡楚生策劃創作,既拍國語片,也拍粵語片。他的幕後領導就是歷史紀錄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