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改為播放時中間插播廣告後,觀眾的反應如何?

以前還會看TVB劇集的年代,每15分鐘就有廣告時間,有時還會有冗長的廣告,好像在攝時間般,其實於我而言,是極討厭。不但影響對劇集的投入度,而且對於廣告時間的管理過份寬容,其實不是一件好事。而韓國放送對於播放劇集時,本身是禁止在劇集中間插播廣告,務求讓觀眾一氣呵成地看畢一集劇集。但最近,越來越多韓劇開始每天分開2集連播,1集中間會有廣告時間,而那2集則每集30分鐘左右。究竟這舉動得出的效果如何呢? 而最初進行這個放送改革的,就是SBS電視台,第一部將會分開2集的劇集正是前晚首播的月火劇《我的野蠻女友》,第一集播了30分鐘後,就插播30秒時間廣告,然後就放送第二集。而在《我的野蠻女友》以中間插播廣告形式播出之前,其他電視台如MBC、KBS亦宣布其劇集亦會跟隨這形式播出,如MBC已將水木劇《君主-假面的主人》、月火劇《守望者》均改為這形式,而MBC的廣告時段更有60秒,與SBS同時段的水木劇《奇怪的搭檔》一樣。其後KBS重新推出的金土(星期五、六)時段的劇集《最佳一家人》,亦改成這形式。 不過,韓國觀眾似乎對這方式不太受落,自SBS落下這決定後,隨即惹來不少批評,除了批評電視台插播廣告使他們

詳情

香港3間免費電視台何去何從?

隨着奇妙電視正式啓播,香港亦步入自佳視以來,同時有3間免費電視台的新格局。入主有線寬頻的永升亞洲將通過供股注資及股東投票,來決定是否繼續經營有線電視;主席邱達昌表示希望未來能節省2億元開支,估計裁員10%及調派人手發展財經新聞。另一邊廂的無綫電視,證監會披露有近八成的綜合股權,原來是由黎瑞剛任董事長的中資機構華人文化所持有。香港的電視產業,在不同的層面都起了很大的變化。面對新媒體的激烈競爭,整體的營業額正處於一個下降勢頭中。香港3間免費電視台,又將會何去何從呢?三台可以長時期健康地共存嗎?長遠來說,香港電視業還會有發展空間嗎? 「守業」心態不健康 從無綫的角度來看,其「霸主」的地位在短期內都不會動搖。如果能保持盈利不跌,已經是有上佳的表現;但若是長期地抱着這種「守業」的心態,則是非常不健康的。若能從香港特區的層面去爭取,成立一個純娛樂的香港衛星電視台,落地有超過13億觀眾的內地市場,始終是一個最長遠、健康的發展路向。這會對整個行業帶來革命性的影響。短期的挑戰:無綫應着眼如何使自己的強項(例如劇集),更推上一層樓,銷售到內地及世界各地。香港的影視明星,在大中華地區中仍然有非常大的優勢;而

詳情

大台的電視劇

在大學教書只要時間夠久,就能夠從每年入學的新生身上,看到時代的痕跡。特別是我教的碩士班的學生,來自中國的五湖四海,在他們身上,我看到這一代內地年輕人心態,也反映宏觀社會面貌。 約三年前,內地生之間還存在一種我稱之為「大台情意結」,特別是來自南中國一帶的學生,他們因為從小在國內收看無綫電視,而對香港文化抱有親切感。偶爾還有一兩位只說普通話的北方同學,因為童年追看過大台電視劇,談起香港影視明星還有點雀躍之情。有趣是,當內地同學還對這間香港電視台抱有依戀,香港年輕人則向相反方向走。特別是經過港視發牌爭議和社會連串抗爭運動後,大台的新聞報道立場屢屢令年輕人不滿,這種厭倦已累積成為年輕人圈子的社會共識。 不過,隨時間流逝,今日內地學生對大台也迅速失去仰慕之情,內地學生現在輕易從手機上獲得源源不絕的帖子和視頻。在學生的鞭策下,我認識了「Papi醬」,一個在網絡以即興「棟篤笑」而走紅的KOL,討論的話題都是很年輕人的,像投訴有拍拖的同輩一天到晚炫耀是多麼討厭等,據說她已成功吸引巨大商機;另外,學生亦會督促我追看內地劇集,像談反貪腐的話題之作《人民的名義》,也讓我看得驚心動魄。至於香港電視台在內地學生

詳情

免費電視新出路

奇妙電視在廣播行業最不穩定的情況下開台,前景令人擔心。 免費電視市場的畸形發展終於讓大家看見惡果,但仍然有不少電視行業的人用傳統的一套來評估未來趨勢,相信日後的事實會證明他們是錯的。 本地收費電視的最大對手是網絡娛樂平台,尤其是內地與外地的,內地不用多說,外地的目前是Netflix,肯定會打敗我們的收費電視台。 免費電視的衝擊不少於收費電視。首先電視這個概念已被重新定義,以往是廣播,即同一時間同一內容同時傳送給廣大觀眾,而今天大家看電視已打破這限制,即廣播功能大部分被取代。 哪些節目內容需要用到廣播功能呢?答案是需要實時收看的。我們打開電視節目表就知,目前真的需要實時收看的主要是新聞、體育,以及一些年度盛事,如電影頒獎禮、選美決賽等。 劇集首播也不一定要實時收看,吸引力很強的,只需要在推出的第一天看到便行,第二天可以成為閒談話題就是。 無綫推出盒子,其程度是削弱了實時收看劇集的吸引力。 如果說劇集是無綫這間唯一有生存能力的免費電視台的最後王牌,盒子便是一種摧毀,另一種摧毀是一星期七天的劇集編排,明眼人看便知是殺雞取卵的做法。 再加一招更強的摧毀,便是在黃金檔排外購劇,尤其內地劇集。 內

詳情

慢慢看漫。電視

最近挪威國家廣播公司NRK連續七日全程直擊馴鹿大遷徙,完成慢電視的創舉。最難得帶頭雌鹿交足戲,在直播開始時竟然發難不動,為這場原本年年如是、沒什麼戲劇化元素的事件增添一點刺激,更成為國際新聞。 雖說是慢電視,NRK卻出盡人力物力,又航拍機又雪地電單車甚至在馴鹿頸上掛上攝錄鏡,以多角度呈現長征盛况,十足拍攝紀錄片般大陣仗。 同時,自年初起播映的港台電視節目《漫。電視》,突然成為觀眾的討論話題,監製更受訪暢談拍攝背後的趣事,例如如何善用同事家中的貓咪、高達模型、動植物公園和海洋公園的動物等,拍攝出屬於香港的慢電視。容我潑潑冷水,港台的誠意值得被充分肯定,可是珠玉在前,《漫》仍有很大的改善空間。 以慢電視來說,亞視的《魚樂無窮》可能是全球鼻祖。只以一個鏡頭定格拍攝魚缸情况,輔以古典音樂,就播上兩小時。不過忠實觀眾並不覺悶,反而能夠察覺魚缸的變化:什麼時候有魚猝死、什麼時候有新水草等,都走不出觀眾眼睛。從看似無事(non-issue)的場景中看出有趣事情,就是收看慢電視的其中一種樂趣。 慢看無事之樂 提供發呆空間 《漫》卻反其道而行,不斷利用鏡頭追擊事情的發生。無論是突然離群的盾臂龜,抑或水族

詳情

不懂乜乜的女人

我身邊不少女性朋友,長期非常忙碌。除了日復日的保濕化妝、揀衫換衫、返工放工、洗衫煮飯、卸妝護膚、相夫教子(假如已婚)、擔心(或被關心)無得相夫教子(未婚者適用),近期時間表還額外增添兩項行程:睇電視、看電影——只因這陣子有三齣本地影視作品,都打正旗號,要說出香港女性心聲。 第一齣女人戲由TVB 炮製,名叫《不懂撒嬌的女人》,故事講述一對「不懂撒嬌」的香港堂姊妹,辦公室內能幹強悍,情場上卻面對中台強敵夾擊。劇集簡介寫明,這是關於「如何扭轉單身終老命運的愛情故事」。聽起來異常老套的情節,每晚卻吸引百多萬觀眾收看,甚至引起網上熱話。不少人說,此劇有別一般膠劇,畫面清新,對白精警,角色設定刺中港女心事。如劇中唐詩詠飾演的Cherry,受過情傷,堅持以結婚為人生最大意義,偏偏遇上一個恐懼結婚的男人,不少女觀眾大力點頭,「講緊我呀」。 另一個教港女點頭的故事,是《春嬌救志明》。張志明和余春嬌之間的感情,七年前萌芽於後巷煙霧,兩年後續集備受北方情敵挑戰,仍和好如初。近月上映的第三集,再無外敵,但「港女代言人」余春嬌眼見身邊大男孩長不大,心情敏感,茶飯不思,情海(無端端)又翻波。女觀眾一邊為角色無理取

詳情

童年電視記憶

假期裏到朋友家晚飯,一幫小孩不知為何一同發出一下悠長的單音,我笑說好像「升……堂……」,孩子們莫名其妙。朋友回應,我輩無人不知衙門審犯前,兩旁的衙差會發出這樣的聲音,但家裏的孩子完全沒有這概念,這是兩代人的文化差異。 所謂文化,也包括一代人成長時看什麼劇、電影,聽什麼歌。我輩是電視撈飯長大的,全港只有那兩個台,無線的劇集主題曲固然琅琅上口,連亞視的我都幾乎首首會唱。電視文化對我影響有多深已數算不清,反正是血液一部分。 提及無線的劇,少年一臉不屑,說自己和同學已很少看。他們長時間拿着手機或電腦,上網找自己喜歡看的,而不是等待某電視台播給你看。各人口味不同,或者有三五知己跟你看同一東西,但已不見整班同學談論同一個演員,或同一齣電視劇的內容。 看歐鎧淳的訪問,談到留學美國的生活,其中一個她未能投入的原因,是同學談及的電影和劇集,她全不認識,大家的童年回憶不一樣。但我想,現在香港的小孩,還有沒有同一種童年回憶?就是兒童卡通,也有迪士尼系、BBC系、國內系(喜羊羊)、日系(多啦A夢、光之美少女),和其他如Thomas火車、Bob the Builder等等。 選擇一個兒童台,就是給他們選擇一種文

詳情

模式決定內容

討論電影與電視劇分別時,我總是說:「電影拍得不好罵導演,電視劇不好罵編劇。」 這樣好像在說電影的作者是導演,電視劇反而是由編劇主導,的確如此。 電視劇發展到今天,是製作模式決定了內容,即使內地市場比香港市場大很多,成本可以高出十幾廿倍,但模式依然,也主宰了內容。 香港電視劇大多是五天拍一集四十五分鐘長度的,三天廠景,兩天外景,算是有要求了。 內地劇有些是三天拍一集,單機實境拍攝,不是像香港電視台般,在錄影廠用三部至五部攝影機實時按掣做了簡單剪接,而是拍了回去才一個個鏡頭剪,所以後期較花時間。說是單機拍,為了省時,在現場也會有兩到三部機同時在不同角度拍攝,提升效率。 香港電視劇製作費一集頂多是百多萬,內地可以去到過千萬,可惜沒有提升到攝製水平。 為什麼有錢還要拍得那麼急,不能慢工出細貨?因為錢多了都是進了明星的口袋,他們不只獅子開大口,一部劇收幾千萬至過億的片酬,給予拍攝的檔期也只有兩至三個月,為了應付這麼緊的檔期,除了加快拍攝速度之外,便是增加其他角色的副線,不需要由這些檔期少叫價高的藝人演出太多。 拍攝快速能減省成本,要令畫面豐富點很多時會把多些電腦特技放進去,電視劇對電腦特效的要求

詳情

老牌綜藝的瓶頸期:《無限挑戰》、《Running Man》號召力大不如前

說到推動韓流的其一重要角色,不能不提韓國的綜藝節目,其中《Running Man》固然是表表者,自2011年起,此綜藝成功為韓國的流行文化帶來不少知名度,劉在錫、宋智孝等主持無人不曉。不過來到今年,不同老牌綜藝在韓流的角色持續被劇集及其他綜藝節目比下去,而且收視亦陸續出現劣績,瓶頸期亦似乎有擴散跡象。 在韓國本土,《無限挑戰》由2016年尾起,一直維持低於15% 水平,雖然近期關於以歷史為題材創作歌曲的《偉大的遺產》亦曾獲得不少關注,而且近期《國民議會》主題受到自由韓國黨申請禁播一事亦引起迴響,但自PD宣布節目暫停製作兩個月,以及其一成員黃光熙因入伍而需暫時離隊後,收視及話題性一直未見以往佳績。連最近非常著名的演員朴寶劍參與《平昌冬奧》特輯的拍攝那集收視,亦跌出雙位數,情況未見樂觀。 另外《Running Man》更不用說,由2015年起,收視開始出現不穩定的狀況,不但雙位數收視更少出現,來到去年及今年,全是單位數字收視,其中更低見3.1%。自2014年起在韓國本土已流傳一個關於此節目的說話,就是形容《Running Man》為只有海外在看,本土人不看的節目。而Gary退出以及宋智孝金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