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國民身分認同的再思

2012年「反國教」一役,使中央領導人驚覺香港青少年的心是離國家多麼遠!直到如今,已回歸20年,雖然近期的研究指出支持港獨的青少年人是減少了,但國民身分認同仍處於低位。在2017年6月,港大港人身分認同調查民研指出,自稱是「廣義中國人」(即中國及香港的中國人)的比率維持約35%,較上次上升1個百分點,但18至29歲受訪者,僅3.1%認同是「中國人」,比在半年前進行的調查急跌,跌至港大民研1997年展開調查以來的新低。 藥石亂投 不能解決離心問題 一些中央領導人立時再度指摘香港教育未能做好國民教育,甚至有評論指香港教育仍未「去殖化」,反而「去中國化」,故此特區政府要加大力度推動國民教育、推動學生交流、將中史成為獨立科、在幼兒教育加強國民教育,以強化學生的國民身分。呂秉權近期指出,有內地論述甚至將「教育主權」提升至「維護國家主權」的層次,認為可以不理會《基本法》所保障香港的教育自主權,加強雙方在師資、課程、教材、教學、考評、督導各方面的合作。但在權力不對等的關係下,所謂「加強合作」,很大可能會變為權力大者全面控制權力弱者。但這些藥石亂投的處方,根本不能解決青少年的離心問題,反而更可能惡化離

詳情

怎樣善用十分鐘,學會聆聽少年夢(家長篇)

「每日暫停十分鐘,聽聽少年心底夢」這句來自政府宣傳片的口號對於大部分香港人而言,絕對是耳熟能詳,而事實上大家亦清楚明白,假若父母都能做到這件簡單的事,近年困擾全城的青少年精神健康問題或可得到紓緩。然而,值得思考的問題是,為什麼我們的家長跟子女溝通十分鐘也好像出現困難?香港人工作忙碌生活壓力大,自是問題的其中一個源頭。但據筆者在工作間內外耳聞目睹的實況看來,欠缺相關知識及技巧,也是問題之核心。 真誠聆聽的重要性 原則上,父母都是教養子女的專家。一般而言,父母都很了解子女的脾性,也明白子女的強項與不足。 可惜的是,孩子真正需要的,其實不單是理性分析或協助解決問題的專家或教練。他們欠缺的,其實是願意聆聽的同行者!舉個例說,年輕人面對測考成績不理想的困擾,一方面後悔自己不夠努力而自責,另一方面又擔心被師長父母責罵,惜父母的反應卻多是「早知如此,何必當初」一類駁斥,或虛無地以「下次比心機便好了」作為回應,偏偏錯過了「後悔」、「自責」與「擔憂」等負面情緒及其意義,更遑論作出適當引導。 試想像一下,如果父母們問的是「其實你最擔心的是什麼?」「為什麼你會後悔?」,孩子是否有更多空間表達自己的感覺?也許

詳情

你不願看見的青少年性健康問題

致未來特首: 閉起雙眼。你們希望香港的青少年過著怎樣的生活?各人不分背景、能力和信念,都擁有健康的身體和心靈,發展成熟的人際關係;他們努力追尋自己的理想、並在各自的崗位發揮所長。這是每一個香港人所樂見的。不過,如果社會忽視青少年的心性發展,他們又能否達到以上目標? 根據衛生署的統計,2011年至2015年短短五年間,29歲以下感染愛滋病病毒的青少年新增感染個案大幅上升超過120%。國際性顧問機構貝恩咨詢公司亦保守估計,香港每年約七千宗意外懷孕個案當中,大部份是 25 歲以下的未婚少女。 每當社會人士聽到青少年意外懷孕、感染性病的個案,有不少人都傾向責備他們濫交、道德淪落。然而,這些真的是青少年的錯嗎?還是,我們未有為青少年提供充足的知識和正面的價值觀,讓他們能作出明智而負責任的決定?作為每天與青少年接觸的團體,我們看到的,是一個個青少年為自己的身體而感到羞恥,在遇到性暴力的時候也不敢向成年人求助。我們看到的,是一個個青少年因為不懂得如何拒絕伴侶不安全性行為的要求而感染性病。我們看到的,是一個個少女在甚至無法分辨何謂有效的避孕方法的情況下意外懷孕。當政府在大力提倡職業生涯規劃、基本法教育

詳情

生涯被規劃

是屆政府,就是有一個點金成糞的能耐,教育局局長吳克儉總結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即將發表的報告,把年輕人自殺與「生涯規劃」不足拉上關係,即惹來四方指摘。(後來局長澄清,他沒有說學生自殺與生涯規劃「有直接關係」,原本說法在此。如果不是這意思,他應該要苦練一下說話技巧。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的中期報告一直很強調,自殺有很多原因,沒有單一因素。)「生涯規劃」本來沒有錯,說穿了,只是升學與就業輔導的進階版,也非鐵板一塊只教你讀書賺錢買樓,也重視培養學生興趣、應付逆境能力等等。無奈,尊貴局長的離地形象太深入民心,而且「生涯規劃」中的「規劃」可能改壞了名;一說規劃,大家就想起局長一個月讀三十本書的「規劃」;過來人則苦口婆心說,生涯多變,根本無得「規劃」。有經歷過「生涯規劃」的中學生認為輔導很廢;大學生認為規劃與現實相差太遠。升學就業,有方向、有計劃,當然好;但人人家境不同、步伐不同,興趣不同、耐性不同,這種輔導談何容易。再說,少年的煩惱,如你愛的人不愛你、父母離異、家庭破碎、又或是家人的期望,都非學生所能控制;今天香港,更多學生的生活與興趣,更是被家長規劃,被課程規劃,被社會風氣規範。自己生涯自己規劃?太奢侈了。政府最愛叫人回想「獅子山下精神」,那些年,少年人不須「生涯規劃」,人人發奮上進,因為努力會有回報,貧富未懸殊,社會有流動,人們看到希望。今天,你叫人好好規劃生涯,但現實殘酷,生活艱難,規劃愈美好失望愈難受。怎麼辦?最少,請離地高官們多點同理心,不要閑來無事只懂指摘一蟹不如一蟹;更要搞清楚,年輕人沒有能力塑造當前的環境,他們面對的許多困境與壓力,正是上一代人製造出來的。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青年 生涯規劃 青少年

詳情